Tag Archives: tedx east coast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2.7/3)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1/3)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2/3)

这是Jobs先生的讲演。他的确是彻底的改变了世界:他改变了个人电脑的概念,改变了音乐工业,现在他又在改变移动电子设备的路上渐行渐远。下面是我对他在2007年所给出的,iPhone发布讲演的分析。这是一场90分钟的讲演。通过“形状”,你可以清晰的看到他是如何在现状未来之间进行频繁的切换的。

让我们来仔细看一看他的演说过程,也就是图中的这条白线;这些绿色和橙色的线条代表他在演说中所加入的视频和产品演示,他并没有单打独斗的“讲”完整场演说,而是加入了一些不同的元素;接近演说的尾声,有一些蓝色的线条出现,那些代表他所邀请的讲演嘉宾。

下面是一些我用了一些比较有意思的标识:第一行(L: laugh),每一条白色的竖线所代表的观众发出的笑声,第二行(C: Clap),每一条竖线代表观众的鼓掌。观众们如此被他的讲演所感染,以至于他们的身体需要通过大笑和鼓掌来回应讲演的内容。这真是一种神奇的互动,因为讲演者明白,他已经牢牢“掌控”住了他的观众。他从现状开始描述:“对于今天,我已经期待了两年半… ” 尽管对于他而言,这个他已经参与研发了两年半的设备,肯定已经不那么新鲜,但看看他讲演的内容,他仍然不断的发出惊叹(marvel),也就是下图中第三行所代表的内容(M: Marvel)。他惊叹于自己的产品的次数,甚至多过于观众们的笑声和掌声:“难道这不是很不可思议吗?”,“难道这不漂亮吗?” 他其实是在为观众而惊叹,他希望观众们为这个划时代的产品而惊叹。事实上,他在将自己的感觉传递给现场的观众。

每过一些年,就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现,并且彻底的改变人们的生活,在开始讨论iPhone之前,他欲扬先抑了很长一段时间:你可以看到一开始的时候,这条白色的线条一直处于“低谷”的状态。接着他开始切换,高处是这台iPhone,低处是那些远远落后的竞争者,高处是当他在描述无敌的iPhone,低处是他在描述那些差iPhone一大截的竞争者。在这里,他的演讲出现一个“闪光点”(star moment),当他开始展示iPhone,全世界的观众们第一次看到由手指触屏所带来的屏幕滑动(scrolling),你好像可以感觉到一种令人窒息的兴奋,这将会是一个让观众们难以忘怀的时刻。

如果我们继续跟随这个“形状”看下去,我们可以看到讲演中出现了一位嘉宾(蓝色线条),接下来,快到整场讲演结束的时候,他的幻灯片遥控器突然坏掉了。这位语言大师在这段技术故障的几分钟里,讲述了一个他亲身经历的故事,他用故事的感染力,保持住了观众们高涨的热情。

最后,让我们看看形状的右上方,他将整场讲演结束于对未来的展望。他对观众承诺,Apple将继续创造这些革命性的产品,他还引用Wayne Gretzky[加拿大传奇的冰球选手]的话说,“我总是滑到冰球将要去到的地方,而不是冰球已经去过的地方。” “苹果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并且我们将一如既往这样做下去,” 他将他对未来的展望和整场讲演都结束于这样一个高音(high note)上。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马丁路德金的景点讲演。他是一个拥有非凡视野的人,终生都在为他的信仰奋斗。

这就是他的《我有一个梦想》演说的”形状”。你可以看到他从现状开始,不断进行着梦想和现实的切换,并且最后他有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结尾[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I have a dream那一段]

所以,现在我来为大家把这段演讲解构一下:我所做的是把讲演的内容文字和“形状”摆放到一起,断句的地方是他所做的停顿或者是深呼吸。我知道这上面的字太小,你们读不了,不过没关系,我希望你们先对整篇演讲有一个全局观。马丁路德金是一位来自南部的浸会[基督教信仰的一个派别]传教士,所以他有属于自己的抑扬顿挫和旋律,这对于北方的美国人而言,还是很新鲜的一种语言风格。让我们仔细的看看他讲演的“形状”,这些蓝色的线条代表着他不断在用重复这种修辞手法,他在不断重复自己,用类似的句子和单词,所以听众/观众们会更多的记住他所说的内容。在这里,他也用了很多比喻,和视觉描述性的语言,好像是在向观众们描述电影中出现的一幕一幕场景。这是一种可以将复杂的想法有效表达出来的方式,并且让想法易于被观众记住和传颂,并且具体的想象他所描述的那个未来。他还使用了不少人们熟悉的歌谣和经文中的句子,当然,歌词和经文只是表象而已,这些句子还包含着不少政治上的“隐喻”,预示着他希望对人民,对平等,对自由所做的承诺。

让我们来看看整篇讲演的高潮,这是人们真正开始鼓掌和大声欢呼的地方。在演讲的初始,他说,美国给了黑人们一张没用的支票,一张被银行退回来写着“资金不够”的支票。是的,每个人都知道当你的银行账户上资金不够的时候,你将要面临什么样的问题。他在这里用了一个人们非常熟悉的类比。在演讲的末尾,当人们的情绪被完全调动起来之后,他(延续前面所说的)振臂疾呼,现在,是时候来兑现这张支票了!这张支票(不是国家,而)是自由和公平赋予给我们!这时候,人们彻底兴奋了,现状和未来的对比达到最高点。

让我们在顺着这个“形状”往下看,你将看到讲演的主线更加频繁的在“低谷”和“高潮”之间切换,观众们此时也进入一种极其兴奋的状态。这时候他扔出了整场演说中最重磅的一句话:“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将会奋起,实现其立国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证自明:人人生而平等。”(I have a dream that one day this nation will rise up and live out the true meaning of its creed: “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我们可以看到,在这里,他用了大段橙色的内容[Political References]来提醒民众,这个国家和政治家们所曾经做过的承诺。接着他不断的重复“我梦想有一天,我梦想有一天”[所有蓝色的部分代表着内容的重复],其中还夹杂着很多绿色的内容,代表的是他对民谣和经文的引用。这里,第一段绿色的内容是来自于《以赛亚先知》[the book of isaiah,书的内容主要是对圣经的解读]这本书;第二和三段绿色是来自美国国歌[My country is of thee]的歌词,这是一首对于黑人而言有特殊意义的歌,因为当时广大的美国黑人民众恰恰是用这首歌的歌词来说明,政府和政治家们并没有做到像歌中所唱道的一样,让社会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下发展;第四段绿色的文字,来自一首著名的黑人灵歌,歌词的内容是“终将自由,终将自由,万能的主啊,我们终将自由”。他在讲演中用到的经文是人们所真正信仰的,他所用到的歌词是人们所共同传唱的。他通过这些歌词、经文,真正的触碰到在场观众们的内心,并将他们牢牢绑住在一起,作为一股强大的力量,要来抵抗非正义的社会风气。演讲的最末尾,他为人们描绘出了这样一幅“未来”[new bliss],一个人们在内心中希冀已久,并且执着相信的未来。

(还有个尾巴,留到下一篇再翻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