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exico

Adios, Cancún

这应该是至今为止见过最漂亮的海了。

到了Cancún,站在华氏90多度的海滩边,才觉得假期刚刚开始。酒店就在有名的7字型海滩上,游泳池与海滩,大海几乎连成一片。

每当到有高温、阳光和潮湿空气的地方,那些记忆里和外公外婆一起过的长沙的炎热夏天就会溜出来,让站在海滩边的我像是回到了十几岁的暑假。变成了孩子,那么,工作和生活都变成了“其他”,享受当下的快乐,才最重要。

晚餐,终于在墨西哥吃了第一顿非墨西哥菜… 即使是简单的Pasta,顿时有种在美国吃了一个星期沙拉和三明治,终于去了家中国馆子吃了碗面的感觉。希望在异域explore不一样文化体验的心情,在味蕾的固执前,真是显得很没骨气。于是,好像一直到离开墨西哥之前,就一直在“很没骨气”的每顿都不吃墨西哥菜了…

 

在Cancún待了三天,又去了一处玛雅文化遗址——奇琴伊察。因为是“世界文化遗产”的缘故,虽然不是旺季,但仍然人流如梭。最著名的是一处,常常在国家地理或是discovery的视频里都会见到的玛雅文明引以为豪的‘羽蛇神’金字塔。古老的玛雅人用它作为测算时间的地标,显示出他们在纪元前就已有非凡的数学和天文能力。不仅如此,金字塔周围还有当年修建的平台,运动场,边缘都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石雕画,其中不仅包括人物,聪明的玛雅人还有他们特有的符号标记出人物所说或所梦的内容。

会说英文的导游,显然是已经给太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讲述过同样的台词,他对玛雅人的仪式和传说的描述倒是绘声绘色,但或许是因为他所讲述的众多故事都与玛雅人所崇尚的活人祭祀,或是充满血腥的球类比赛相关,只让我在背上涌起阵阵凉意。在信仰丧失的年代,看到当年的人类因为信仰的所作所为,第一反应其实是一种恐惧感,恐惧于,即使是如此智慧一个民族,仍然会臣服于他们的信仰和对自然的皈依。当你无法用”愚昧“来解释一件事情的时候,真实的答案往往是很可怕的。

 

去之前就想见识一下Mexico当地的salsa dancers来着。在SF的club里曾经见识过一位很有范儿的墨西哥大叔,一直以为只要会说西班牙语就能对salsa music产生最自然不过的身体律动。但真是失望至极,临走前的最后一晚,冒雨去了据说是当地最好的salsa dance place,不仅仅这家bar居然在Cancún的中国城plaza里(Cancún居然还有Chinatown?!),所以楼下就是家吃dim sum的中国店,真是太错乱了… 进去之后,听了不到二三十分钟的拉丁音乐,就开始放American pop… 然后整个场子就完全被Americanize了… 那些我觉得在SF的salsa bar里见过的似曾相识的拉丁面孔,每个都在很开心的跳美国club里面可能出现的move,于是只能淋着雨颇为扫兴的回到酒店…

就好像吉克隽逸如果在舞台上不穿个彝族服装唱歌,人们就会觉得没有那个味道,当我看到一群Latinos跟着Billboard的hits跳舞时,我就会觉得错乱,但其实有什么呢,不过是在美国的强势文化下,拉丁这种稍显非主流的文化显得更可爱,更有魅力,但这并不代表从这种文化里走出来的人的真实喜好,也并非是定义他们的方式。

我想,将来应该还会有机会再来Cancún,与Vegas的casino和hotel相比,海边的吸引力更大一点,而且应该会更轻松,没有更多的关于墨西哥exploration要去做,这就是个vacation destination,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