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ye tracking

又是eye tracking

临时带我的老板今天回家过Jewish新年了,我也懒洋洋的9点40才晃到办公室,想不通那些老板都work from home的同事哪来的动力每天去办公室啊?…

因为之前的CHI paper还在写,今天又没什么事,基本上又做回了一天grad students,拿着公司的电脑,喝着公司的饮料,写自己的paper。JB兄把苏珊大妈加到co-author上来,一开始我还觉得… 哥们,反正你是二作,你也不嫌人多啊,后来看到苏珊大妈利用周末休息时间笔耕不辍的修改我们的文章,而且由于此人实在强悍,一举化解了当时我和JB兄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现在回头看看,JB兄果然还是在道上混的年数不够,道行还不够深…

不过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了大块大块的时间,所以感觉写东西进度还是挺慢的

手头上正在做的这个东西,搞来搞去又还是eye tracking,当时在CHI看得口水直流的tobii系统,现在终于在oracle一睹真容,calibaration和当初在Cornell用的ASL那的确是一个天上一个地底下好几百米,数据记录方面也完善很多。带我做这个的Joe高登伯格大叔,也是学术搞到一半,半路下海,跟JB兄同出UMich,在Penn State做了十几年的教授,下海屈就来Oracle搞个research scientist,不过看他年过四十,才刚抱第一个儿子的架势,可见在工业界也不是那么好混的。

看到他做的实验,会觉得我在Cornell做的那些eye tracking都是小儿科,唯一可取的只是idea而已,论实验design,手法,数据分析,跟他这没得比,跟着跟着分析下数据,也算是有得提高。学校大抵是这样,有牛人,环境就越来越牛,没有牛人,也没人来帮你甄选鉴别,至少在grad students level,想混还不是一件难事,但是在industry,想混也有一定的标准,得过了这个标准才能混…

唯一让我很不爽的是,你做实验就大大方方的去recruit participants啊,老让我一个才来三周的帮你recruit干啥啊,高登伯格大爷果然是在学术界当甩手掌柜当惯了,就好像JB兄和苏珊大妈是绝对不会亲力亲为去揪本科生来做实验的,干脏活的都是grad students,居然我到了公司还是干“脏活”的命,连刚认识没几周的学姐也被我揪来做了半小时的eye tracking,我也只有感激涕零,跟学姐发巧克力以示感谢的份了。

晚上回家好想吃black bean啊,虽然都炒了菜,煮了饭了,又把周末买的罐头翻出来,加热了一些beans…

至于吃多了beans的后果,在这里就不一一详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