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ulture difference

Chinglish

上周六去Berkeley看的这场戏。因为是我提议的,又自作主张的托朋友买了票,所以很希望会好看。

邀请别人看演出或是参加活动,就通常会不自觉的陷入这样的窘境,好像是要以自己的品味作担保(put my own taste on the line for others to judge),戏要好看,或是活动要精彩,让朋友觉得值回票价,才可以回报别人花费的一下午、一晚上,甚至更长的时间。

两个小时的戏看完,看Simon表情很凝重,明明是场喜剧,但也没有要笑的意思。我问说,觉得不好看吗,他说,我觉得看完没有很开心,没有被entertain到,至于戏好不好,他说还要再想一想。

其实我觉得戏不错,之前决定要来看,也是因为看到它在东岸演出时,有不错的review,但同行的几个朋友都觉得一般般,让我反倒对自己的品味产生怀疑。

这部“Chinglish”是去年Broadway上最卖座的一场话剧,作者美籍华人David Henry Huang在一位中国翻译的帮助下,才将他对中西文化差异的理解,以Chinglish的语言形式展现出来。

故事发生的大环境是在中国,一位完全不懂中文和中国文化的美国商人到中国做生意,找了一位“中国通”老外来帮忙,跟中国的地方官员们各种纠结了一番。最终,这门生意,以美国人所无法想象的方式,做成了。

当然,一讲到文化差异,就要来一些已经是cliche的所谓“中国人重关系,美国人重逻辑”之类的论断,整个故事也一直在围绕着错综复杂的中国的人际关系来展开:官员和官员之间既是互相合作,又各自经营着各自的利益圈子。

除了cliche之外,这部戏里的剧情还有影射一些,我平时不曾想的中西“差异”,比如:中国人和美国人可能的对婚姻的不同定义,剧中当美国男人邂逅后了中国女人后,美国男人的第一反应是,放弃一切,追求爱情(a bit too idealized even for American standard),而中国女人的态度是,多年之后,即使爱已不存在了,但婚姻仍是一份无法割舍的“情义”和现实的“安稳”,她们可以在没有爱的婚姻中生活,需要的只是偶尔的escape罢了。让我想到,来美国后接触一些朋友之后,常常听到的理论,中国女生们往往觉得找中国男生比较“靠谱”,两个人在一起长久稳定下来的可能性比较大,而老外比较“不靠谱”,因为他们很重“感觉”,但感觉是可能随时间变化的,时间长了,感觉变了,那两个人就要分开吗?或是如果感觉一直没到一定程度,那就一直不结婚吗?

可婚姻到底是应当重“感觉”还是重“情义”呢?

另外一点是,中国人有种对big names狂热的追逐。剧中,美国商人“咸鱼翻身”的原因,并非他现在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是因为他曾经有在Enron公司管理层工作的经验。即使Enron公司之后成为美国的污点(该公司2002年破产),在中国人看来,有个坏名声也比没有名声好。看的时候觉得很荒谬,但回头想想,在中国人的评价体系里,reputation大小真的占太大比重。常常坐在大人们的饭局里,听到彼此扯一些跟自己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或事,但只要能拐弯抹角的找到一丝一毫的联系,就能眉飞色舞的讲个故事。For some reason,人们觉得这些拐弯抹角的联系能增加他们自身的社会价值,尽管被提到的当事人本身可能都毫不知情。可能这也是攀关系的一个前提,先积累社会价值,然后攀到更高的关系,这样”良性循环“下去,也是中国社会生存的一种方式。

 

Simon所给我的,他不喜欢这部戏的理由是,其中对中国人的刻画过于脸谱化,甚至过于夸张某些地方,觉得有点被offended了。而且,他觉得中国社会太过复杂,不应该被simpify或devalue。如果comedy can’t make him laugh, then it doesn’t account.

我的感觉是,play is a play,你不能期待作者在两个小时之内把社会万象都包罗进去,如果不夸张的话,就没有戏剧冲突和喜剧效果了。事实上,这部戏讽刺了所有人,中国人和美国人,只是当作为中国人的我们,听到对美国人的自嘲时,都只会理所应当的带过了。Plus, the play makes me think,and that’s already good enough for me.

简而言之,我的评判标准、爱国心和笑点都比较低,所以我被严重的entertain了,所以各位在bay area的有兴趣可以去Berkeley Repertory Theatre自己体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