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offee

Algiers咖啡馆

去机场的路上跟Stacy聊到在我们公司斜对面的一家咖啡店的事情。

对于身在SF的人而言,咖啡好比每天需要的空气和水一样。对于下城区的上班族就更愈发重要了。至少我自己,已经养成了清晨没有咖啡,坐在电脑前无法专心工作的坏习惯。

差不多有接近一年的时间吧,如果早晨要来办公室的话,从地铁下来后,是必须要在这家叫Cafe Algiers(阿尔及利亚)的小店停一下的。从踏入店门那一刹那,接下来要走的流程,闭上眼睛都可以想得到 —— 一杯brewed coffee,一个原味可松面包,掏出信用卡,付账,签字,走到小店一侧,打开杯盖,加入half & half的牛奶,再撕开一小袋甜味剂,用竹签搅拌着加入,盖上盖子。临出门,通常要在小店墙边的镜子上检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衣服,然后便和来下城上班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一起,过马路,上电梯,成为大厦窗户中的一个人影。

事实上,家里也有咖啡机,办公室也有咖啡机,我也想过,与其每天花好几刀,一个星期十几刀的费用来满足早饭的需求,如果周末可以把早餐在家里备好,然后在办公室自己泡咖啡,着实可以省下一半还要多的费用。也尝试过从咖啡店买来研磨好的咖啡粉,在出门前泡好咖啡带来上班,但乐趣和提神的功效,好像莫名的少了很多。说不清为什么,当店员把新泡的甚至有些发烫的咖啡递到你手上时,仿佛就已经有了更充沛的精力,吮吸的第一口,好像是在拆开包装礼物的丝带,给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期待。

清晨是咖啡和一些简单的bakery,中午便是排长队的sandwiches。与SF众多有文艺范儿的咖啡店比起来,这家店里没有带着耳机用Mac的文艺青年或码工们,有的只是上班下班的行色匆匆,也鲜有人真正坐下来。

持续来这儿几个星期后的一天,早晨的店员,一位Latino大妈已经认得我,也记得住我常点的咖啡和早点。自那之后,进到店里,什么也不用说,只需简单的付账即可。而像我一样享受这种“待遇”的,还有很多很多。

照片中的老人是这家咖啡馆的主人,一位土生土长的Algerian(阿尔及利亚人)。

 

上周五,是我在现在这份工作上,最后一天去下城上班。可以预见的是,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会需要每天从家出发,走两个街区,乘N-Judah这趟车,到embarcaderro站下车,在这家小店停下五分钟,领取清晨的这份“礼物”。

我知道,总有一天,这份last order会到来。就在同一天,这家小店将sandwich和coffee/bakery分成了两个区,原本只有一个的狭小的店面,变成了两个,也有新店员的面孔出现。我想,没有每天在家泡咖啡的我,也是为此做出了“贡献”的吧。

在这里买下最后一杯咖啡,准备付账的时候,我在想要不要给面前的这位,每天早上为我准备早餐的Latino特别的说声谢谢,或是向她说明一下,以后我可能不会像这样频繁的来光顾她们的店面了。我很想夸赞一下她们的咖啡,或是向她祝贺一下,旁边新店的开张,这毕竟说明这家生意很好,将来只有更加繁忙的。但终究,还是没有出口,觉得好像会很唐突。

我想知道,之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里工作的店员,像我这样一个常客意味着什么,如果常客买完这杯咖啡之后,就不再出现,她们是会马上将这部分记忆抹除,继续接待新的客人,还是也会想,为什么之前的人不再出现,是换工作了,搬家了,还是离开了SF,离开了美国,还是什么别的变故。

 

接下来,一定还会再遇到新的咖啡店,再慢慢和店员们混个脸熟。但与公司对面这家小店的这一段,就在这个周五,划下一个句号了。即使之后再来,也不是刚从N-Judah下车的那个行色匆匆的我,他们可能会再多开一家店,雇一些新的面孔,而这几乎是一定的。

在开始新工作前,希望去那儿买一包coffee bean,够喝上一个月,作为过渡,给我一点时间,来找到下一家喜欢的咖啡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