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itrix

Leah Buley’s Talk @ Citrix

昨天跟 Wenhui 吃饭,说到湾区做 enterprise product UX 的圈子是要有多小:刚来湾区的时候,在 Oracle 认识的一些 mentor 和同事可以算是湾区最早做 usability 和 user experience 的一群老人吧,大多的 background 是 human factors, psychology 和 cognitive science 的,这群人之后出走到 SAP, Salesforce, Ebay, Paypal 等等,再后来,又被分流到类似 Intuit 和 Citrix 这样的后晋企业级软件公司中。现在 Citrix 的 UX 老大就是这样类似的 path。

一个很大的 benefit 是,因为有圈子的积累,everybody knows everybody,交流就变得很容易,前两周Citrix的design strategist就邀请了Intuit的design strategist Leah Buley 过来 Citrix Studio 做了个 talk。

Leah Buley 一看就是这种又文艺又 geek 的女 UX professional,是我喜欢的类型,给的 talk 也是简明扼要,我一边听一边截了些屏,觉得有些 points 是很值得分享的:

Preparation

在 Project 的初始阶段,让 stakeholders 们都认真的填一张调查问卷,主要的问题包括,有哪些人需要参与,希望达成的商业目标是怎样,用户需求是什么,产品的独特性在哪里,需要遵循一些怎样的设计原则。这些东西看似‘理所应当’,但真正做项目的时候,回头看看,很多之后的问题就是因为忽略了前期的准备工作。

Screen Shot 2013-10-10 at 10.21.32 AM

Sketch Sketch Sketch

Leah Buley 说到她刚到 Adaptive Path 的时候,很不适应 designers 们一开会就拿起笔,在纸上或者白板上涂鸦的风格,但不可避免的是,whoever has the pen makes the decision(拿笔的人做决定),因为很多概念 ’口说无凭‘, 只有画到纸面上才算是 ‘板上钉钉’。

不管是演讲,唱歌还是画画,一旦加上了 ’当众‘ 二字,难度就陡然增大,我没有做过这样的调查,但即使是在设计师的这个群体里,有 ’当众涂鸦‘ 恐惧症的人绝对不在少数。直到现在,在开会的过程中,让我 ‘当众’ 在白板上 sketch 一个想法,仍然是压力山大,就算画的是黑白的线框图也恨不得要四处对齐才好。

Leah 一方面鼓励产品团队要克服这种 ‘当众涂鸦’ 的恐惧感(因为你越早把自己的想法 visualize 出来,犯错误的成本就越低),另一方面,她积累了一套画线框图的装备,包括哪个颜色用来画框架,哪个颜色用来做批注,让这个过程变得更加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这里插一句嘴,我的个人经验是,不管什么工具,Balsamiq 也好,Axure 也好,Evernote Skitch 也好,从脑袋到鼠标的距离,总是大于脑袋到手的距离,所以到现在为止,最有效能记录自己想法的,还是纸和笔,所以我很同意 Leah 的 approach 。

Screen Shot 2013-10-10 at 10.29.13 AM

Recognize Good Enough

我常觉得自己愧对 designer 的这个称呼,就是因为我常常在 design review meeting 里讲一些 politically incorrect 的话,比如,’ i don’t have a strong preference for one vs. the other ‘, ‘ i don’t think it actually makes a difference’, ‘ i am okay either way, as long as we have a decision ‘,翻译成中文,大致意思是,你们怎么整,我都无所谓,反正也不是什么大差别。

一个政治正确的 designer 应该是处女座,很 finicky 的,而不是射手座,很 easy-going 的 XD

我觉得 Leah 推荐了一个很实用的方式来在 finicky 和 easy-going 之间找一个平衡点,make good enough design。她的方式是,把产品分成几个不同的模块,比如 dashboard,  manage profile,等等,给每个模块找到一个对应的设计的 ‘最好’ 的产品来做参照系,一边设计,一边与这些参照系做比照。

最终的目的,并非是把每一个模块都做到与 ‘最好’ 的产品齐平(那样就成韩国整形美女了),目的是在一到两个最重要的模块上,做到齐平,其他的留下一些进步空间也无妨。

如果每个模块都要纠结到最好,那设计团队就不可能不拖延整体进度了。就是因为没有下面这样一个表格来 keep track of 每个模块的 readiness,所以在做一个单独模块的 design review的时候,常会出现 ‘纠结到死,无法 move on‘ 的状况。

Acknowledge the design that’s good enough,也算是设计团队对于整个 project 进度的一个 courtesy 吧。

Screen Shot 2013-10-10 at 10.37.31 AM

The new way is … which way?

新公司的CEO Mark Templeton在收购案之后有到我们office来做一个fireside chat(英文直译是火炉边的唠嗑,指非正式的交流和分享)。一眼就看到他穿的七分裤和与之配套的齐踝浅棕色皮靴。这个年纪,如果不是gay的话,这么打扮只能说明这个小老头潮得很可以。

讲了很多关于很官方的公司大方向的事情,但也不乏有分享很多关于他和关于公司历史很非官方的故事。感觉做到一定程度的executive,简直一定需要能够在sharp(犀利)和personal(平易近人)之间瞬间切换的能力,一方面把握对的方向,一方面快速的建立起联系。那些过于凶悍或过于温暖的上级,通常还都是没修炼到家的。

他有讲一个故事,当年他还在佛罗里达当卖厨房用品的销售人员的时候(二十多年前),去参加了一个展会,遇见了隔壁展台上买厨房瓷砖的一个女生,他们周二遇见,周五他就向她求婚了,两人一直生活到现在。

他的本意是想用这个故事解释,如果看到对的公司,下手就要快准狠,没什么可等的。如果在现实生活中听到这样的故事,一定会觉得真实唐突。如果告诉你,你的老板只谈了三天恋爱就结婚了,你会不会觉得此人是靠谱的,会不会心惊胆战的跟他一起开始工作呢?

毕竟,有胆识的是少数,唐突的冒失鬼总是大多数,阻止我们对自己和其他人太过有信心。

Fireside chat上有同事提问,说Citrix怎样看待产品设计,听得我好紧张(心想,怎么没把这个问题留给我问… )。

Basically we want to be the Apple in enterprise products.

我们的目标是做企业软件界的苹果。

挺好,反正现在乔帮主也不在了,是吧…

Mark的回答真是让人压力倍增,并且与他的七分裤和浅棕色皮靴相得益彰:

我们所做的产品要卖到顾客的心里去(从情感上征服他们),而不仅仅是到他们的大脑(从理智上征服他们)。他们虽然是公司的技术人员,但他们也是人,工作的八小时之外,他们也会回家,也有妻子/丈夫 和小孩,我们凭什么做出复杂的产品让他们忍受和煎熬呢,我们有什么理由这样做?我们希望他们以愉快的心情开始每天的工作,就像他们愉快的使用家中的其他电子设备一样。请记住,这不仅仅是UI(软件界面)的问题。

“重视产品用户体验”这样的话,谁都可以讲,谁都可以放在口上当座右铭,但Citrix的不少产品还是真的在实践这样的信条,至少其品牌给人的概念和印象是简洁流畅的,如果公司的管理层能有这样的信条和共识,即使当这样的信息传递到真正产品实现的层面,已经有50%以上的effort被过程中的噪音损耗了,仍然是可以做出一些make a difference的产品的。怕就怕管理层也没有这样的概念,让用户体验永远成为bug list上最后一个被fix的item,那就真的永无见天之日了。

2012-12-14 12.16.45

听完Mark的chat,觉得这是一个有自由文化,并且还没有大到难以做出改变的公司,在之后正式的on-boarding过程中,又看到下面两句关于工作方式的宗旨,觉得很受用:

Belief in ‘any-ness’

产品的一个重要主旨是让人们在任何时候(anytime)任何地方(anywhere)都可以工作,对产品用户的期望首先从对员工的期望开始,也就是在“任何”环境和场景下,都可以迅速的从所用设备和所获信息上来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切换,这也是Citrix所秉信的未来工作方式

Comfort with ambiguity

拥抱工作中的不确定性:当很多事情都只能在最后一分钟被决定时,抱怨也没有用,只有以放松的心态来看待,并且接受快速变换的市场方向,接受需要在很多不确定性之中来完成工作

2013-01-03 09.52.03

改变总是需要的

加入新公司不过短短半年多一点,周一去上班,照例是开All Hands(全体员工会),想不过是和往常一样,了解下公司最近业绩吧。不曾想,CEO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公司被收购了,正式的消息今天下午就会被发布。”

这是一间成立时间并不短,但最近才颇有起色的start-up,同一间会议室里,既有跟着公司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也有像我这样,不过是最近才加入公司快速增长这一轮wave的新员工。已经待到疲软的老员工们应该是期待公司被收购已久,而还满是干劲的新员工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毕竟有不少也是从大公司出来加入start-up,但很快又要再回到大公司的环境中,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

但,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很有意思(社会学家们其实应该好好拿这个群体做个focus group研究 :))。收购对于老员工们而言,money wise一定是有丰厚回报的,虽然不是能拿了就退休的一笔钱,但五六年这样陪伴小公司成长,这也是应得的可以改变生活的一笔钱。即使我仅仅是坐在公司的一角,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抑制不住的兴奋。看到有不少人开始掏手机,老大一再强调,下午一点正式消息发布之前,请各位一定不要facebook,twitter, etc. …

之前听过这样的说法,如果你不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那就为钱而工作吧。毕竟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挣得很好收入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我可能还太年轻,总觉得以钱来衡量工作选择是一件奇怪而且不应该被推崇的事情,但回头想想,包括自己真正做选择的时候,也都无法免俗。难道是因为,现在身边还没有出现一份能让我在“为梦想工作”的职业,所以做什么工作不是工作,那还不如做份薪水高的?又或者是,我完全可以选择不计成本的“为梦想工作”,不过是一直不断在“主动”屈服于世俗和现实吧。

会议结束,坐我旁边的几位老员工们在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算起来了,一些来了一两年的同事,觉得他们走路也变轻快了不少…

之前就约了和Patrick开会,他来公司一年左右,看他心情不错,我也想今天估计公司有心情上班的也不多,就想随便聊聊先。听他说,他之前所在的公司被HP收购,但收购之后公司团队被拆得七零八落,最后只有一些最最核心的技术团队成员被保留下来,因为公司收购的核心其实是产品团队,所以其他部门的人在收购完成之后就纷纷跳槽。“但反正是拿一笔钱就走人嘛,也没差,再找下一家就是了”,Patrick讲得很轻松,但我听得还满心惊肉跳的… 这是说,我也是属于可以被忽略的人员了吧…

午餐间隙,组里的中年工程师大叔James走过来聊天,说是这是他exit的第七家start-up了,之前卖得好的,卖得不好的,整个公司都黄了的,他都见过,在他看来,这个算是正常的一个被收购的case吧。每每看到这种连锁跳槽的员工,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将来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要如此频繁的换工作,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到最后应该也是刀枪不入了吧,所谓跟老板提走人这种事情,也会练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下午公司办了个小party,觥筹交错之间,一些和我差不多年纪,刚入职场才两年左右的sales小哥小姐们已经开始考虑,新公司团队如何分配,需要学哪些新的产品,公司搬家到新的总部之后,上下班要怎样才更方便。股票和收益之类,对于刚入职场的人而言,可能是不及新公司和新环境所带来的憧憬吧。

 

周围唯一淡定的是一刚来才几星期的伊朗大叔(当然刚来几星期也没法不淡定了… ),跟他开会,我问说,你之前经历过吗,感觉怎样?大叔很憨厚的笑笑,很浅入深出的跟我哲学了一番,但真的让我对大叔和acquisition这件事情都刮目相看…

“嗯,也有那么几次的(我心想,您真低调…),但你知道,这些事情带来的不过是改变,改变总能给人带来短暂的兴奋和动力,但最终这些改变,都将再次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你也就不觉得新鲜了,不过是工作而已。呵呵,不过一段时间,人是需要有这样的改变作为刺激的,嗯,挺好。”

Company Pa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