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CHI atlanta academia

My CHI2010 Day 2

– 依然早起听madness,所谓madness就是,每个presenter需要把自己30分钟talk的内容在30秒内表达完,并且达到吸引audience的效果,这点老美明显比亚裔们做得好,但凡是个亚裔上去,那绝对是念30秒,slide也无聊,但老美一上台就又唱又跳,根本不说talk内容,以吸引眼球为priority…

– 听完madness之后,偶当下就伪学术了一下,设想有个cultural study,样本是一群中国人和一群美国人,所有人首先只看文本的title和abstract,让他们对talk有个大致了解,通常人们都会选和自己兴趣相关的session去听,然后让他们看一遍这些author千奇百怪的madness presentation,其中可能与他们research interest相关的talk的作者present得非常无聊,而talk内容与他们research相关度不大的作者反倒在madness表现出色,看上去很有意思,看看有多少中国人,有多少美国人会最终改变选择,去听有意思但和自己研究不相关的talk… 那么hypothesis就是,中国人比较难以受到author的present style的影响,更重视内容,而美国人比较容易受到author style的影响,容易改变主意吧。

– Action Shot,昨天CMU做personal informatics的另一个talk,是他在IBM Almaden做intern的时候做的project,还是帮助task memory和resumption的,感觉此人还是挺靠谱的,两个project都很有可取之处,比大多水talk好多了.

– Sharing in Social Media这个session蛮不错的,其实这里的social media并非是我们所谓的Facebook, twitter,更多的是针对企业内部的file sharing system,几个talk都将文件的organization, labeling和sharing联系起来,通过devise一下简单的tool,让人们更加方便快捷的在企业内部共享并且搜索信息。比较有意思的一个study的finding是,当人们给文件取名字的时候,当知道是要给别人看的时候,和只是给自己用的时候,取的名字是完全不一样的… 在该talk的reference list上俨然看到了牛人fussell姐在1989年写的一篇paper… 果然是在该领域混了很久的鼻祖类型的人物…

– Poster Session,好水好水的内容配上好傻好傻的我… 来来回回都是一堆日本来的大叔大婶在我poster面前逛,看来果然还是他们比较注重efficiency这个概念,但我实在实在是听不懂日本英语,所以我seriously怀疑我有没有听懂他们问的问题…

在Poster前dan bi期间,还认识了清华美院毕业,后来去韩国念书,后来又来CMU交换的JX;Virginia Tech的WRR姐姐;GaTech的Chris;还有一巴西来的豪放女教授… 穿着及其暴露,搞得连我都没心介绍poster了…

– 电梯间,本次conference遇见的最神奇的人物(注意,没有之一)出场了… 首先是xuan姐跟我在电梯上碰到一韩国大叔,xuan姐因为做志愿者的原因跟大叔认识,于是仨人就在电梯里开始寒暄,韩国大叔一副泡菜吃多了的感觉,长得瘦小而干瘪,扁平的眼镜俨然打出的是聚光灯(眼睛缝太小…),我们住三层,电梯到二层,因为有人按的原因,停了,一堆人以为已经是三层,一哄而出… 发现是二层,又一哄而入… 这下发现前面站着个小哥,背着的书包口还大开,就好心提醒了下,于是小哥把书包口拉上,也加入了我们和泡菜大叔的“寒暄”…

– 一聊,发现小哥也是泡菜国来的,第一眼看并没觉得怎样,而且一上来就煞有介事的跟我们讨论research interest,一问居然是MIT Media Lab的Ishii的master学生,我和xuan姐当场就被震了,马上陷入对Ishii大牛无限的憧憬中,结果泡菜小哥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被他导师光环所笼罩,只是一个劲的说,“恩还好还好,他好严,不太喜欢我做的东西.” 然后就掏出iphone跟我们展示他做的在平面上进行3D绘图的一套工具的video。看video就已经觉得效果蛮神奇的了,说是也是个work-in-progress(看完之后我顿时觉得我这水project也能被选,真是走了XX运了)。感觉conference还是个挺诡异的social networking的scenario,一堆素昧平生的人见面没五分钟,就可以揽上一些common ground开始dan bi… 不同之处在于我dan的比较没有技术含量…

– 看完video之后,我和xuan姐在心里把泡菜小哥直接改名为MIT天才小少年。他背景跟weiwei哥还蛮像的,都是在日本上了四年本科,然后来美国读研,虽然现在在MS program里,正准备申Ishii的PhD. 这边我们仨讨论research interest讨论high了,那边泡菜大叔很无趣,插不上话,只能做背景,还要配合着我们面露微笑,估计实在是忍不住了,在我们讨论tangible interface讨论得正high的时候,突然out of no where来了一句:“I am gonna have dinner with my uncle tonight…” 大概有几秒钟吧,大家稍微石化了一下,然后继续ignore他…

– 泡菜大叔这瓶酱油真的打得好辛苦… LOL

– IBM China:  因为group project的原因,和xuan跑去听了IBM China的一个talk “Supporting Coordinated Collaborative Authoring in Wikis”,其实跟我们做的course project非常像,是否有必要将每一个group member的work progress实时的display给peers/managers,这样对于collaboration的progress有怎样的影响,跟我们的idea重合度很大,他们做的也是一个tool的evaluation。Present的是一个IBM的红衣阿姨,talk完了我们上去chat了一下,其实是想问问有没有intern的可能,阿姨很彪悍说话很直接,把我的M.S.背景直接被BS了,而且一开口就是,给的工资不高,规定时间要完成任务,而且最好要能留下来,intern完想走的免谈…  就剩下xuan姐以PhD背景可以follow up一下了,我就不抱念想了。

– 晚上又是Job Fair,这次忍住没喝酒,发现Fussell姐名号果然好用,一提,好多人认识… 不过感觉这些人过来没几个诚心想招人的,做广告的成分居多。

– Job Fair之后,拽上xuan跟renee, dexin, gongjie找了家downtown ATL的spanish restaurant小腐败了一下,跟renee一起策真是无比享受,并且超佩服她的记性,当年多少事儿的细节都还记得清清楚楚,而且被她articulate得超好玩 😀 xuan姐就俩字评价她了:完美;

– 听完renee和gong jie对他们老板的complain,我和xuan都觉得,对于如此nice如此humane的JB,我们真是have nothing to complain了…

– 晚上回到酒店,接到泡菜小哥的电话,我和xuan姐抱着再苦再累也要见天才小帅哥一面的意志,还是打起精神在酒店hallway里跟他聊了半小时天,并且给了一张第二天晚上Cornell Party的invitation card。晚上这次谈话超诡异,明明三个人都很困很想睡觉了,泡菜小哥一直处于不断揉眼睛打哈欠的状态,但是谈话却一直还在继续,而且话题一直围绕在“今天听了什么有意思的talk”“明天准备去听什么talk”… 我都服了,果然是MIT的…

– 最搞的一幕出现在,在大家都已经困的不行的状态,泡菜小哥问,明天你们的party在哪儿,我们说,不是invitation上面都写了的?他开始掏口袋找刚拿到的那张card,然后开始念… Francois… 拿过来一看,居然掏出的是Francois的名片… (接下来又讨论了数分钟Francois和其手下韩国大姐的research),直到大家实在不行了,才回房睡觉…

– 当韩国三好学生碰上中国三好学生…

My CHI2010 – Day 1

-居然不要show ID,直接报名字就可以register…

– 今年CHI的logo是大绿,志愿者衣服的颜色却通红,这帮老美怎么想的。

– Opening Plenary搞得很fancy,好像又把我带回了三年前在Seoul的Imagine Cup,当年是MS的Joe Wilson在台上忽悠大学生,现在是Intel的Genevieve Bell在上面忽悠台下的PhD和professor们。Genevieve是Intel做HCI方面的research scientist,user experience的director。

这边做HCI research出身的大拿有两个极端,一端是工程实干型,以小日本Hiroshi Ishii为典型代表(类似Cornell的Francois),不强求解释,用fancy的design搞定user,另一端是社科理论型,以想法设法understand user为目的,我们系的fussell姐和Hancock哥是也,做key note的这位Genevieve就是后一类,拿着Stanford的人类学的PhD,在Intel里充当一个“思考者”和“定位者”的角色。

这届的CHI貌似“阴气”很重,不仅chair是个GaTech的女教授,Genevieve也是个女researcher,一上来就讲了很多怎么understand female user的轶事。Key note的主题并不新颖,无非是在这个技术不断变化的社会中,怎么用一种cultural approach来重新解读用户,定位技术发展方向;企业和学术界应当抱着怎样的“人文关怀”来协同缩小贫富差距,帮助不同地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在这个时代更好的embrace technology。同样的topic,可以被讲的很无趣,好在她的风格很casual,加上浓重的澳洲口音很重和在intel积累多年的研究轶事,她讲得信手拈来,我们听得也甚为轻松。什么时候public speaking能到这种程度,稳而不平,活而不散,就可以了。

– 第一个session先去听了个关于large display的talk,想着跟我thesis的peripheral display有点关系,不过比较失望,不过是把几个大屏幕连接起来,让用户更好的进行task或program定位(其实后来想想,这几天听的conference talk,大凡都是名字catchy,内容so so的,自己的poster那更是不值一提)

-Multitasking,又是一个和Awareness和Interruption相关的session,有个GaTech的小哥搞了个visual note taking tool来帮助用户缩短返回primary task的时间,不过是专门面对programmer。

– Multitask Bar,才知道中山大学的英文名是Sun Yat-Sen University,开始还以为是某台湾大学,不过听presenter的口音实在是很大陆,看了几页slide,终于看见“中山大学”的logo。感觉直接从国内出来还能拿到honorable mention,还是挺牛的,而且用的research method很有国外的风格,与国内务实的HCI差异颇大,我本以为是在北美这边PhD毕业,回国发展的海归,session结束后聊了聊,才知道是“土鳖”CS PhD,中山大学的讲师。

挺不容易的,那得在国内啃多少英文的CHI文献啊…聊得过程中才得知,国内不是不能搞这个,而是大家还没买empirical user study的帐,一搞就是算法优化,paper看不到公式推导通常都被认为很水。类似于美国学术界这种搞一搞user study,整一个tool出来,然后再做做user experience evaluation的东西,国内的老教授们基本认为是che dan… 其实我自己有时候也不免会这么认为,只是可能没那么极端,我不认为这种user evaluation的approach能解决所有问题,甚至我怀疑它是否能够to some extent解决问题,但若能发现问题,那也是好的。

中山的这位PhD的想法是,必须要有国内业界的大拿来推动,然后再借几个会议的东风,把这个trend搞起来才行,不然永无出头之日。看明年的CSCW吧,说不定能成trend也未可知,国人大多总是不能免俗的“崇洋”嘛,需要的只是一个legitate的时机和理由。

– The tower of Babel是northwestern的Gergle和他的学生做的一个关于wikipedia的多语种研究,之前看paper的时候觉得好炫,听talk觉得再水的analysis也可以被包装得很炫… 不过他们的角度选的很好,是一篇角度新颖却中规中矩的文章,我的Multilingual Facebook study能做的有他们一半我就谢天谢地了。

– 听Language 2.0的时候又想到Fussell姐的三个cultural differences的level,values -> social norms -> cognitive patterns…

– Personal Informatics,跟Dan Bi哥课上的final project还蛮相关的,还做了不少笔记… 想着回头跟xuan姐汇报的,信息的collection, integration和reflection也是我们想做的方面,a way to increase self-awareness放到group context就变成了progress awareness, collaboration awareness。present的这个CMU的小哥,怎么看都是个ABC, 但英文不知为何说的还一顿一顿的…

– 晚上的reception有一些dip food,不多,不过也饿不着了。

– Exhibition有很多companies,虽不至于是recruiter,但也算是networking不错的机会,本来是想好好谈一谈的,结果没想到我喝了半杯tonic+pineapple juice之后就满脸通红…

– Exihibition上超多eye tracker companies,有一家最牛的是Tobii,直接把calibration process减少到半分钟,捕捉也很精准,如果JB当年多花点钱买这个,我的thesis study应该会少很多pain…

– 本次conference碰到很多神奇的人… 这算是第一位:澳大利亚的挖矿gg,饶有兴致的跟我介绍了半天他们怎么用eye tracker挖矿… 亚洲面孔,一直在说英文,但听口音又分不出是半路出国还是怎么回事,我也只能用英文打哈哈…

– Conference的第一天过得最健康了…  exihibition结束之后居然就直接会room了… 打开电视还发现是FOX上24最新一集的首播,很是happy的看了整集,就是xuan姐稍微惨了点儿,在完全没搞清楚剧情的情况下陪我看了四十五分钟,边看还边complain,怎么这么多缩写啊,又是CTU,又是IRK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