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anniversary nuttyear

Nuttyear一周年

一年前的生日开的这个blog,没想到零零碎碎也写了这么些东西,这么快,就365天过去了。

很多现实生活的点滴,因为叙述和酝酿的过程,有了细致的感触;反倒是激烈的情绪,难得,懒得,也怯于去用文字表达。怕是从小就看多了传记跟纪录片,小说和电视剧还是看少了。不管长到多大,那些模子都是小时候刻出来的。

小时候没有印象拔过牙,牙齿都是自己掉的。还有印象有些半掉不掉的牙,吃饭的时候非常碍事。外婆说了,掉了的牙,是一定要放到屋顶或者床低的,这样才可以长得正。

生日前的周末,一直被牙疼纠结,自己知道是智齿,一直是等着回国再拔的,一边疼就一边想,怎么这么不争气,晚几个月再疼呗…  但就是疼到晚上也睡不着了,吃完止疼药,整个人都昏昏沉沉像发烧了一样。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周日还开门的牙医诊所。

我被逼急的时候常常对自己的性别都已经没有意识了。当终于找到一家有available appointment的周日营业的牙医诊所,二话不说就开了30分钟车杀过去了。填了个人信息(应该算是挂了号),都已经被麻倒了躺在拔牙台上,医生笑眯眯的走过来说,小姑娘,现在还可以写自己24,不用写25的,还有两天吧。我笑了笑,当时是半边嘴被麻了,只能勉强笑了,但就是没被麻醉,估计也只能勉强笑了吧。

Anyway,把智齿拔了,本来就不聪明,那会不会再笨一点点… 用Renee的话来说,即将要“年过半百的一半”,那后面那“三个半半百” ,靠剩下的这些牙齿,还撑不撑得下来,想到这,我还是把拔下来的智齿向医生要了过来,先留着吧,just in case…  🙂

健康的时候,谁会没事儿惦记着自己的牙呢,只记得东西好不好吃,嫩不嫩,好不好嚼,但想过自己的牙没有呢?大概是没有。想起来的时候,都是牙疼出事儿的时候了。上周被人问到一题,说怎么测试network router的可用性,我第一反应就是,router这个东西,好用的时候不觉得,一旦出问题了,才开始考验可用性了,准确的说,就是trouble shooting/debug的过程。

生活大致也是类似吧,平平静静生活谁不会,bug或者边界情况来临才是考验的时候。这一岁,也算“边界”了好几次,从安安稳稳的念书,跳到浮浮燥燥的工作,让爸妈到美国来折腾了一圈,又把自己从人不生地熟的东岸,跳到人生地不熟的西岸,来了之后,又崴脚,买车,拔牙的瞎折腾。

所谓人生在于折腾,在我看来,有开始折腾的勇气不容易,但更不容易的是,折腾之后解决trouble和bug的能力。生活难保总在正轨,越长大越觉得一帆风顺是童话,因为生活变得成了一个multi-dimension的事情,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每件事,每个人都有其复杂性,难得下概论,难得做成完美,纠错能力不强,一看到bug就慌了,那还且得有日子才成熟呢。

回头想想,过去的一年折腾里,大bug小bug没少犯,好在也算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对自己的要求也不是consistently的高,小bug就懒得计较了,大bug呢,有的吃得消,慢慢就化解了,但也有吃不消的,一想起来,就让人纠结一下,说明还没修炼到。

但一想到后面还有三个半半百等着我,又好受了一点,毕竟,从懂事到现在,也都还没过几年呢,人生才算慢慢展开吧。

 

———————————

这种关键时刻,还是上Gigi吧,从第一首《胆小鬼》到现在,还是她自己写的歌最有味道: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5p9zR8_bzI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