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知识体系

“所想即所得” – Cooper Design讲演设计点评

这周参加了几个SF Design week(三藩设计周)的活动。其中一个活动的名称直译成中文应该是叫“爬大街” (-_-!!!) 因为大多三藩城里的设计公司都在商业区的几个街区内,所以活动旨在鼓励大家步行从一家公司“爬”到另一家,这样下来,两三个小时可以逛个三四个design studio。如果我之前多受了点设计方面的科班训练,听到这些design studio的名字的时候,应该会多点“如雷贯耳”的感觉吧。但可惜我没有,所以只能听xiaohan姐姐在我耳边旁白说“哇,这个是业界大牛啊!”,“哇,他就是Allen Cooper”,我仍然是一副“有眼不识泰山”的状态 T_T… 不过也好,索性没了什么preconceptions了。

Chris Noessel就是在这种“如雷贯耳”的设计公司(Cooper Design)工作的首席交互设计师,在“爬”他们公司的studio的时候,有听到他做的一个30分钟的讲演“Make it so”(所想即所得)。主要内容是科幻小说是如何影响设计的(最近刚看完“三体”,对科幻还算是重拾了一点点兴趣… )。如果你有在follow我的blog的话,那你应该就不会奇怪,我整个30分钟我都在想这家伙怎么把presentation slides做得这么牛了。更好玩的是,在演讲结束时,观众提的第一个问题也是:你是用什么软件做的这个presentation啊?我当时就在想,业界大牛应该不会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一样吧,果然,他说是仅供内部使用的工具… 不过他有说用Prezi也可以做出类似效果。

回家后,我试着上网搜了一下他的讲演视频,只找到一个2010年的版本。而且2010年版本的内容和幻灯片,都和我所听到的2011年版本的有所不同。不过好在,讲演的主题是一致的,还是设计与科幻小说,而且整个幻灯片的设计风格也是一致的,所以我想,试着分析一下2010年的视频,还是有些参考意义的吧。由于下面大部分的截图都来自于视频,所以,大家就忍一下low resolution吧 >_<

——

所以这就是整场演讲的第一张幻灯片了,风格果然很科幻… 好像是宇宙飞船上的显示屏:一个蔚蓝色的圆环,只有讲演的题目和讲演者的名字。圆环暗示着“初始”,所有演讲的内容都将从这里延伸开来(哇,这句话也好科幻…)。

——

接下来,讲演者展示了下面几张幻灯片,作用类似于一本书的目录页,或者是普通演讲中的“Content”页。不同之处在于,这的确是几张颇具设计风格的“目录页”:中央仍然是讲演的题目,左右两边分别出现了设计科幻这两个概念,一圈一圈的圆环连接起左右两端的概念,代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讲演者将要仔细阐述的内容。当然,讲演者不是一下子把整个“目录页”都展现给听众,下图中左下方的四个小图,就是讲演者一步一步的将“目录图”填补完整的过程,先上半环,再下半环。即使对我这种非科幻爱好者而言,这样概述的方式也是易于接受的。至少我很明确的知道了在接下来30分钟里,我所要听到的的讲演内容是什么。

——

接下来就是所谓的cool part了。在这30分钟里,其实讲演者只做了两件事,那就是放大(Zoom in)和缩小(Zoom out)。他们不断放大“目录图”中的某些部分,仔细讲解每一个设计和科幻之间的联系,接着再缩小那些局部,回退到全局,让观众明白每一个联系在全局中所处的位置。在下图里,我试着将从视频中的截图组合了一下,所以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张单独的幻灯片是如何fit in with the big picture的。在内环(深色)上,每一张幻灯片都是“目录图”被放大的局部。这其实和Prezi的概念非常相似,时时提醒观众们对整体讲演结构的理解,不让他们“迷失”在单幅幻灯片中。在外环(浅色)上,则是每一张局部图延伸出来的一个或者多个例子:讲演者用很多科幻电影中的片段来体现,很多设计师的灵感都来自于科幻电影,或者说,科幻电影预示了很多未来的设计风格。

简而言之,整场讲演就在这样一个顺序中来回循环:整体图 -> 局部图 -> 例子 -> 整体图。有这样的顺序里,观众想“走丢”都难吧 🙂

下面是整场讲演中的最后一张幻灯片。当所有的局部都已经被放大过,整个圆环也被所有的例子和细节所填充,现在看起来,就更像是宇宙飞船上的dashboard了 🙂 我想这可能是Cooper Design的这场演讲和Prezi很大的一个区别所在吧:在Prezi中,整体图可能不会包含这么丰富完整的信息量。Prezi的关键在于带领观众从一个信息点到另一个信息点,给观众一张地图,所以放大和缩小的过程发生在每一个单独的信息点;这个”Make it so”的讲演,可以算得上是一个Prezi Presentation的特例吧,也就是这张地图不是线性的,而是“高度集成”的,所以缩小和放大的过程发生在这张“整体图”的局部。讲演者一直在设计科幻中来回切换,一个一个的展现这两个概念之间的区别和联系,所体现的也是这种非线性信息量的特征。

所以其实这场演讲更大的意义其实在于,如果你想要呈现的是一个完整的知识体系,或者说,当你的Presentation没有一个明晰的“故事线”(storyline)来引导的时候,Cooper Design所用的这种用信息图来引导整场讲演的方式,可能是一个可以参考的例子。

——

如果你将自己的讲演幻灯片做成这样,你应该可以rock your audience in a sci fi way吧。然后,你就离Cooper Design的首席交互设计师职位,one step closer了(口水ing)。

UX Week 2010 | Chris Noessel & Nathan Shedroff | Make It So: Learning From SciFi Interfaces from Adaptive Path on Vimeo.

这篇的英文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