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数据

TED讲演点评06-亚洲何时崛起

Hans Rosling是现在任教于瑞典Karolinska学院的一位教授。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他致力于研究外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偏见和迷思。他在研究中发现,很多发展中国家正以两倍(甚至更快)于发达国家的速度,提升着人均财富积累和国民健康程度。Hans Rosling在2009年的TEDIndia做了一场名为《亚洲何时崛起》的讲演,对亚洲以至于广义上的发展中国家将在何时赶超发达国家,做出了自己的预测。

类似这样的关于“国际”民生和发展中国家现状的讲演在TED上数不胜数,不同领域的学者对于该话题也是见仁见智;但Hans Rosling这场发表于两年多以前的讲演,即使在国际经济形式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极高的点击率和观众关注度;这当然与其对亚洲经济形势的准确预测不无关系,但更多对此讲座的引用,是由于Hans在讲演中灵活的对枯燥无味的数据进行了图表化和动画化的处理。他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但索然无味的数据好像一下子被赋予了生命,在他的指挥下“灵动”的演绎出在过去的百年里的全球经济走势。如果图形化讲演方式也有起承转合,希望下面所总结关于Hans这场presentation的四个方面能对你有所启发:

起始 -> 定义

数据的视觉化的第一步,往往是对用来表示数据的图形进行定义。Hans在定义部分做了两件事:首先,简单阐述了X(横向)和Y(纵向)坐标轴所表示的意义,接下来描述了在这个二维坐标系中每一个点所代表的意义:

Screen shot 2011-08-24 at 11.00.30 PM

其实当观众第一眼看到这幅图的时候,很多信息就已经不言自明了:横轴代表人均年收入,竖轴代表平均寿命。图上的每一个“泡泡”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中国,印度,日本,英国和美国。每一个泡泡的大小是由该国家的人口决定的。五种不同颜色的泡泡已经接近观众的视觉记忆极限了(通常7个是人们能在短时间内记忆住的颜色数量的上限,但由于图表上还有其他信息,让观众同时观察5个泡泡的状态已经是一件颇为挑战的事情了)。坐标系背景上赫然显示的是数据来源的年代:1858。Hans在演讲的初始,就明确将他所要阐述的关于亚洲崛起的故事起始点,设在了印度起义,中国鸦片战争发生的时间,这是亚洲最黑暗最混乱也是最初开始觉醒的时间点。

当看过很多精心制作的图形化数据之后,再看看Hans的这幅,基本上没什么过多加工,简单(陋)明了得甚至有点像高数作业一样的图表,倒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倒是要看看这小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发展 -> 演绎

单独的一副图表本身也是一个故事,对于大部分的presentation而言,如果讲演者能清晰扼要的对一副重点图表进行解读,这已实属不易。而对于Hans所要讲述的故事,时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变量,毕竟,他想要预测亚洲何时要崛起;那么,单凭这样一幅1858年的图表,是理不出一个完整的预测过程的。
小老头这时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根极长的棍子,他自己笑称是“最环保“的presentation提示器,开始像观众逐个指出图上的这些代表国家的“泡泡”。就在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图表背景上的1858字样就好像翻日历一样变成了1859,而表示各国的“泡泡”们也稍微改变了一下位置。这下明白了,通过图片背景上数字的变化,Hans在X轴和Y轴这个二维空间上又开拓了一个维度。随着时间的翻动,泡泡的位置将不断发生变化;当时间的切换速度够快,由于人眼的视觉暂留现象,泡泡在每一幅上单独的位置在观众的视网膜上就变成了一段连续的动画,就这样,亚洲和西方经济主体在过去数百年里的发展趋势变成了一个生动的“动画片”。
而Hans自己则举起了那根比他自己都足足长了一倍的竹竿,为动画片做起了配音。他兴奋的解说中国和印度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拼命追赶欧美经济体的过程,那样子,像极了体育评论员在解说体育比赛。观众们也不免被他所感染。这一段应该是整场presentation中最出彩的一段,建议可以看看视频体会一下 😛
Screen shot 2011-08-24 at 10.18.48 PM

高潮 -> 强调

如果幻灯片在时间轴上匀速向前推进,那Hans就真成在做体育比赛实况转播了。但这是presentation,有其明确的目的和聚焦点,事实上,即使是体育比赛,其中也有关键球和赛点的慢动作回放。当时间推移到Hans想重点阐述的历史或经济重大转折点的时候,时间更迭的速度就明显放慢,甚至停在了某一年份上。

我的父辈是在中国的计划经济体制下长大的一代,而我自己则是在“第八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舟大地”之后成长起来的一代,所以当我看到Hans在1978年附近将时间前进速度放缓,并且着重在1978这个年份下停顿下来,讲述Mao的过世,邓的即位,以及邓所推行的“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经济政策时,不免还是有些感慨。很多当年国人的纠结,原来在这些老外经济学家的眼里,不过只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被量化的推动力,并且是些毫无疑问早就应该被实施的政策;殊不知对于国人而言,意识形态方面经历的阵痛和转变远不是经济数据所能言明的。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5.57.38 PM

Hans所做的另一个强调是:当时间推移到2007年,尽管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并没有在人均收入或者平均寿命方面追赶上英美,但如果将组成中国这个“泡泡”的成分分开来看,上海作为一个区域已经在追赶上了英美,并且在平均寿命方面甚至超过了英国和美国。而另一方面,同样在中国的贵州省,则远远落后于中国的平均水平。如果对贵州省的情况单独分析,城市和乡村又再次出现两级分化,乡村的程度远远低于贵州的平均水准。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5.58.49 PM

Hans在强调这两个关键年份上花费的时间甚至多于时间从1900年推移到2000年的总和。用快速变化揭示数据变化趋势固然重要,而放慢速度,分析具体时间点上的现状,则更有助于观众理解趋势的根源,并且看清被大趋势所掩盖的事实真相。

总结 -> 预测

在讲演的最后十分钟,Hans回到了讲演最初提出的问题:(二十世纪的)发展中国家将在何时赶超(二十世纪的)发达国家。

在下面这张图上,Hans让代表不同国家的每一个泡泡在图表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逐个出现,将数百年的趋势变化浓缩在了5秒钟内;初看,Hans好像是将每幅单独的“泡泡”图堆叠了起来,将三维的信息压缩成了二维;但事实上是,他玩了个小把戏,他将之前图表的X轴换成了时间,而把Y轴替换为了人均收入,将三维的信息替换或者缩减为二维,所以形成了下面的效果。由于通过之前的展示和解说,观众对于每个“泡泡”的形状和大小已经有了深刻的记忆,所以当看到下面这张“总结图’的时候,不需要Hans多说,观众们自然而然就明了了位于图表下方红色和蓝色的“加速度比较大的”的两股代表的是中印,而上方加速度渐缓的是英美,值得一提的是,中间有一小股在二十世纪后半叶迅猛发展的所代表的是日本。Hans基此预测在2048年,中印将会“携手”追上“英美” 。这张图相当于在视觉上为观众们总结和浓缩了整场讲演内容和主旨。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6.12.27 PM

当然,如果你看过演讲视频,你就会知道这位老兄的预测带有戏谑的成分,他的原话是”我预测,非常精准的,在2048年7月21日,中印将赶超英美,为什么,因为那是我100岁生日的时候!” 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观众除了大笑加站起来鼓掌之外也别无它法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Hans在这场演讲中,既没有卖弄华丽的视觉效果,也没有用高分辨率的图片,简简单单的就用几张二维图片堆叠形成的动画,就明白的演绎除了过去数百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趋势。他将复杂的数据转化成简单易懂的图形化知识,并且让观众毫无抵触情绪的认知并且接受他的观点,

的确,“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Hans用的这只猫,不管什么花色,就算是抓到老鼠了。

这位老兄为了批量生产在这场讲演中所用到的视觉效果,还自己找人编了个软件,叫Gapminder。据说该软件后来在TED上被Google相中,还被收购了…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试试Gapminder,看看能不能够帮到复杂数据的图形化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