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幻灯片

幻灯片外貌协会

事实屡次证明,我对好的 presentation 和 slide deck 没有任何抵抗力,而做得烂的 slides 则会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对演讲者,以及演讲者所代表的公司和与会方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然,必须承认,这种视觉传播上的洁癖并非人人都有,很多大牛的演讲稿和幻灯片也并非丝丝入扣,但如果能做得好一点,避免一些明显的错误,并且更有效的传播信息,为什么不呢?

上周末参加的一个 conference,九点多十点不到,第一个上来的 keynote speaker 的 slides ,就已经让我有吃过午饭下午一点的困劲儿了… 讲句老实话,老先生说的内容并非全无道理,并且会议主办方还以老先生曾经中过风,现在战胜病魔又回到职场上这一点来做噱头,听完老先生的故事,不免还是对他充满敬佩,但当他一开始“叙述”这整版整版的文字内容的时候,当他居然把一个表格完全 copy & paste 到幻灯片上,当他居然没有在幻灯片边缘留下任何边框(margin),当全世界都在扁平化,简单化,他不仅用了间隔行变色(alternative row color),还加了色彩渐变(gradient),我就有种特别想帮助他的冲动…

最近常听说的一个理论是,人真的不需要长的太好看,长得正常到,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注意不到你的长相,你就安全了(当然这一点对女生可能不太适用…);同理适用于幻灯片,不需要太花里胡哨,但正常到观众们集中关注幻灯片上的信息就好了。

2013-10-05 09.44.37

2013-10-05 09.40.28

2013-10-05 09.36.06

相较之下,Evernote 的 presentation 真是个不折不扣清清爽爽的”帅哥”。说实话,这位 COO 讲得也无非是摆事实引数据,讲得也都是些中规中矩的 facts ,但往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slides 前一站,气场马上就低调奢华有内涵了。也没什么特别的,高清晰度图片,清晰的色彩对比,少量文字,大字体,平衡的页面布局,与原产品一致的视觉风格,要点突出,信息简明。即使对于马上就要走神的听众而言,光是看到硕大的 “ 75 million users ”,也已经抓到他的 point 了。

说实话,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人费劲心思的琢磨这些 conference keynote 到底在讲什么呢,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扫一眼,能抓到幻灯片上的几个重点信息就不错了,更多是冲着演说者或者所代表公司的名气去的,在这种情况下,幻灯片变成了另一类的公关工具,需要达到的效果是,直接打印出来,就能够当公司的宣传册用了。

一个幻灯片做得烂(注意,不是 presentation 做得烂,很多公司的大佬可能并不拥有舞台感,没有台上的 chrisma ,所以并非一流的演说家,但公司团队仍然可以做出有质量的幻灯片)的公司,如果做的又是 consumer product 的话,我个人觉得凶多吉少,不注重细节也无法做出高质量的产品。

而最近两周常听人说的一个概念是,以前大家总认为,做产品一定得有个独特的想法,但事实是,一个普通的、能帮助到一些用户的产品想法,只要确保有上乘的用户体验,也能吸引到用户的眼光和关注。仅仅是使用产品的过程,就是一种享受了,至于能否达到目的,反正大多数消费者产品也都是先创造需求,再满足需求。

更何况,好的用户体验,本身就是一种需求。

2013-10-05 16.51.24

2013-10-05 16.41.41 2013-10-05 16.35.42 2013-10-05 16.27.36 2013-10-05 16.25.16

“超速”幻灯片-TED讲演设计点评 05

三分钟的讲演里你可以“塞”进多少张幻灯片?

我记得曾经听人讲过,合理的幻灯片密度应该是每分钟一张。所以三分钟,三张吧,最多五到六张?那已经是让你差不多每30秒就换一张幻灯片了。30秒里你可以说几句话?三句,两句,还是(如果你语速不快的话…)只有一句?所以你现在明白,为什么人们要说,“每分钟一张幻灯片”了吧。

最近订阅了TED blog。最近blog里feature的一个最新的讲演是由保加利亚企业家Steve Keil做的。听完这个17分钟的讲演之后,我只能说,现在我对讲演里可以“塞”进多少幻灯片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你现在可以尽放心大胆的猜一下,17分钟里,这哥们用了多少张,答案在这篇博文的末尾再来揭晓,呵呵。

——

通常我写这样的讲演设计点评的方式是,从头至尾先把talk听两三遍,在这个过程中,将讲演者所用到的幻灯片都记录下来。把所有的幻灯片放到一起,对那些幻灯片整体或者是局部的审视,会让我eventually找到讲演者在设计幻灯片和设计讲演中的思路和独特之处。这个过程不会太难,因为一个TED讲演也不过17分钟,至多30张幻灯片而已。但是,听完一边这个Steve Keil的讲演之后,我是绝对没办法记下所有他用过的幻灯片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太多了,太多了!!!(激动得我都要咆哮体一下了…)所以我能做的只是将前三分钟的讲演听记下来,而就是这前三分钟,也已经有30张幻灯片了…

所以你看到了,下面列出的就是这前三分钟的讲演幻灯片和相对应的讲稿。在你开始仔细对比讲稿和图片之前,你需要知道的是:

  • 每张幻灯片上的数字和讲稿里的[number](数字)是相对应的
  • 所有[number](数字)出现的地方,也对应着这张幻灯片在整个讲演中出现的时间点(真是体现出这个讲演极高的密度…)
  • [number](数字) = 纯文字幻灯片; [number](数字)= 纯图片/图表幻灯片
  • 内容 = 幻灯片中直接对应讲演稿中的内容
  • 由于原讲稿是英文的,翻译讲稿容易,翻译完了还能把幻灯片的时间点对上难度就有点大了… 所以先凑合着看看英文吧~
“I am here today to start a revolution [1]. Now before you get into armed [2] or you break into song [3] or you pick a favorite color [4], I wanna define what I mean by revolution. By revolution, I mean a “drastic and far-reaching change in ways of thinking and behaving.” [5] The way we think and behave, ok? Now why Steve, why [6] do we need revolution? We need a revolution because things aren’t working [7], so just not working. And that makes me pretty sad [8], because I am sick and tired of things not working. I am sick and tired of us not living up to our potential. I am sick and tired of us being last [9]. We are last in so many things, for example, social factors [10]: we are last place [11] in Europe: we are the last place in innovation [12], there we are, right in the end, right in the bottom, last place as a culture that doesn’t value innovation. We are the last place [13] in health care. That’s important for sense of well-being, right? There we are [14], not just the last in EU, we are last in Europe, at the very bottom. And the worst of all, just came out a few weeks ago, if you have seen it, in “the economist” [15], we are the saddest place on earth, relative to GDP per capita. The saddest place on earth. That’s social, let’s look at education [16]. Where do we rank, three weeks ago, in another report by the OECD [17], last in reading, math and science. Last, okey? Business? [18] Lowest perception in EU [19], that entrepreneurs provide benefits to society. Well, as a result what happens? [20] The lowest perception of entrepreneurs starting businesses. And this is, despite of the fact that everybody knows that small businesses is the engine of economy, we hire the most people, we create the most taxes, so if our engines broken, guess what? [21] Last in Europe, GDP per Capita. Last! So it’s no surprise [22] guys that the 62% of Bulgarians are not optimistic about their future [23]. We are unhappy, we have bad education, and we have the worst businesses. And these are facts [24] guys. This isn’t story-tell [25], right it’s not make belief [26], it’s not, you know, it’s not a conspiracy [27] I have got to against Bulgarians. These are facts, so I think it should be really really clear, that our system is broken [28]. The way we think, the way we behave, the operating system of behave is broken, right, we need a drastic [29] change [30].”

这里是完整的演讲:

——

所以看完整场演讲之后,感觉怎样?你觉得这是一种容易的讲演方式(因为所有的幻灯片都极其简单,只是文字或者图片),还是这个非常难(因为幻灯片之间的切换非常频繁)? Anyways,下面是我的一些想法:

1. “黑板上写粉笔字”式的讲演方式

还记得10年20年前,当教室里都还没有投影仪或者电脑的时候,老师的工具就只有粉笔和黑板了。小学好像想不起了,不过中学老师转过背在黑板上写公式的样子还是历历在目啊 😛 其实写下所讲内容的关键词的确是一个传递知识的非常有效的方式。关键词,学生们同时在到老师讲,看到文字,并且阅读那些关键词,这对知识的理解和记忆应该是很关键的。Steve Keil在讲演中所用到的就是很类似的这种“关键点强调”式的讲演方式。30张幻灯片中的19张,其实都是讲演稿中的文字关键词。Steve将那些关键词(“社会”,“教育”,“改革”,etc.)用直白的“大白字”列在全黑的背景上,醒目的从视觉(visual)和听觉(audio)方面双管齐下于观众的理解。

2. 只有更简洁 没有最简洁

很明显,讲演者尽量将每一张幻灯片都保持到足够简单,一句话,一个单词,或者一张图片。

是的,你是可以在一个讲演中放入尽可能多的幻灯片。但是,这不代表听众们所能在讲演中接受的信息量也成正比增多。恰恰相反,由于幻灯片之间的转换时间的增加,观众们接受的信息甚至可能会稍稍减少。由于时间是一定的,所以信息的接受量也会相对稳定,那么幻灯片的总数其实应该是和每张幻灯片中包含的信息量成反比的。在上面的图片里,如果每一个bar的数量代表的是讲演中幻灯片的数量,而bar的高度代表的是幻灯片的信息含量,很清楚能看出的是,Steve Keil的讲演就像是左边的讲演A,每一张幻灯片都只有非常小的信息含量,而我们平常所熟悉的讲演则更类似右侧的讲演B,幻灯片数量比较少,相对信息量也较大。

3. 做好观众只看大屏幕 不看你的准备

通常,演讲中的眼神交流,动作,手势等等,对于,让演讲者建立起与观众友好并且信任的交流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当幻灯片的密度如此之大的时候,你可能不应该过多的期望你的观众来专注的看你的表演了,因为他们的注意力已经极大的被频繁更换的幻灯片所占据。在大多数TED讲演视频中,超过半数以上的时间,你看到的都是对准演讲者表情和动作的特写,而在Steve Keil的视频中,你却不那么常看到演讲者,更多的是一张接一张的幻灯片。

关于这点一个引发而来的想法是:美国的心理学者和传播学者在长期研究中发现,在基于网络视频的远程交流中(也就是当人们没法面对面交谈,只能Skype来开会或者做presentation的时候…),这种交流方式最大的一个缺点是,人们在讲话的时候没法看到彼此的表情,眼神,手势,动作,所有这些交流中的细节(subtle stances)都缺失掉了。这些使得网络交流的效率和人与人之间的友好程度被大大的降低,导致了长期远程工作(remote working)的团队之间比较难建立起相互的友好信任。但试想一下,如果这种“超速”的讲演方式让频繁更换的幻灯片极大的占据了听众的注意力,不管是在面对面的环境下,还是在远程的环境下,人们都不太可能注意到对方的表情,眼神等等,是不是一种可以把面对面交流和远程交流的效率差别降到最低的一种方式呢?… 偶知道此时心中PhD的恶魔又在作祟了 LOL

4. 内容须烂熟于心 方知何时切换幻灯片

在一个正常的演讲中,要记住什么时候切幻灯片,别切早了,也别切晚了,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想象你必须以平均每十秒钟切换一次的频率来同时演讲并且切好幻灯片,这将会是怎样的一种考验…

所以,必须而且唯一需要做的一件事就是,通过不断练习来强化记忆。就好像是所有那些看上去很难的事情的迷思一样,比如说为什么我总是学不好英语,为什么我上台演讲总是紧张,为什么我老是忘词, 所有这些迷思都不会存在如果你将演讲的内容,幻灯片的内容,所要记的英语单词反复练习直至烂熟于心。当你站在台上,你必须,也只有你自己,才能够控制好你自己的声音,想法,肢体语言。其实做presentation不是一件难事,因为你只需要将自己发挥到极限就可以了,而这个世界上,将自己发挥到极限也不一定做得好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为什么不珍惜这个机会呢?

——

最后,任何一个讲演或者说幻灯片设计的风格(Prezi或者是这种超速的讲演方式)都不是包治百病的灵药。了解你的内容,了解你的观众,了解你自己所擅长和所不擅长的才是最重要的 🙂

这里是这篇blog的英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