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墨西哥城

Hola, Mexico City

到墨西哥城的时候,是凌晨5点。

凌晨5点的墨西哥城像极了清晨7点的加州101公路,路面上满是为了避开即将到来交通高峰期的车辆。除了,这里的高峰来的更早一点而已。两旁不规整的街道和店铺,不断的提醒着我,这是所谓的第三世界,是我更熟悉的那个世界。

酒店选在了市中心的玫瑰区(Zona Rosa)。明显是当地年轻人聚集的商业区,门口不远就有Starbucks, KFC等美国连锁店,让我感觉回到了长沙黄兴路一带,记得去年回国,也是发现居然黄兴像斜对面就开了间PapaJohns。硕大的用英文标注的美国店名和街上行色匆匆的Mexicans,与在黄兴路上的长沙人好像别无二致。

之所以在墨西哥城停留两天,一是为了看城外的Teotihuacan的金字塔,二是看看墨西哥城闻名的Zocalo广场和博物馆。

Teotihuacan(“众神之城”)是墨西哥城外40公里的一个小镇,因为至今不清楚建造者和来源的太阳和月亮金字塔而闻名。

太阳金字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只花了二十多分钟就爬到塔顶。惬意的地方在于,现在不是旅游旺季,一眼望下去,并不是黑压压的人头,可以找到“漫步”的感觉。

只是一路上兜售纪念品的墨西哥人让人觉得多了点儿,事实上,到墨西哥城不久,就觉察出这里并不很原生态,与我之前想的很有差异:无论是导游,出租车司机或是酒店服务生,都给人一种 “你们有钱,多花一点没关系,但我们多赚一点是一点的” 的心态。顿时让人觉得,没有什么话是可信的,没有什么价钱是不可以bargin的。

这么一想,觉得面前的金字塔好像又不合时宜了些,它们存在于历史的宏大叙事中,而它脚下的子民却沉浸在自己的“个人叙事”中,或许连抬头看看的兴致都没有吧。

Zocalo本身也不太惊艳,或许是因为接近黄昏,广场的地面、周边楼宇的表面又透露出积年累月的污垢。建筑水平的高低是才华问题,但干净程度就是态度问题了。

但随处可见的是警察和卫兵。黄昏时刻,仍有卫兵列队扛枪走过广场。国内总喜欢把军队神秘化,除了国旗班,天安门出现的更多的是“隐形”的便衣警察;墨西哥,则更看重武力的“威慑力”,公路上随处可见的警车,列队卫兵背着的冲锋枪,一车一车军用大卡车上坐着的士兵。但与此同时,士兵们高矮胖瘦不一,都不很规整的军装与背上所背的冲锋枪,并未给像我这样的游客带来‘安全感’,反而是对枪支走火的担心。

在美国,我是毫不排斥吃墨西哥菜的。事实上,墨西哥菜口味重,酱料足,分量大,除了热量稍高之外,还颇合我口味。来之前就想着顿顿都要争取吃正宗的墨西哥菜,结果第一天,才吃到晚饭,就放弃了… “正宗”的墨西哥菜非常无味,Taco里干瘪瘪的包着些肉, enchilada则只见奶酪不见酱料,各种汤也索然无味,我们晚餐去的还算是当地一家较为有名的餐馆,但也是乏善可陈。

我想,墨西哥,和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第三世界国家一样,依存仅有的并不那么富饶的自然资源,孕育了自己的历史、文化、经济、生活和饮食方式。当我在美国接触到这样一种异域的文化或生活方式时,想的更多的是它有多么exotic,越与我现在所过的生活不一样,就越有吸引力,越迷人,殊不知它的生活水准其实是要比美国,甚至中国一些大中型城市,都要低上一截。

就好像在美国的墨西哥菜都是被改良过的一样,我之前对墨西哥城的印象也是被idealized的,而今天的所见所闻,才是真实的墨西哥城,它是第三世界国家最大的都市之一,有古老的教堂与金字塔,这里有会说英文的星级酒店服务生,也有只会用西班牙语比划的出租车司机,有古老的教堂与金字塔,但更多的,是漂浮在空气里,因为贫富差距所带给这个国家和这种文化的浮躁与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