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堂客

“嫁给”长沙妹子

One of the advantages living near the 16th ave is you get to be really close to the public library on the 18th ave in inner sunset 🙂

住到16th ave旁边的一大好处在于两个街区以外就是inner sunset的public library,前两周借了本很cheesy的卢璐写的《嫁给刘欢》来看。

之前跟爷爷看老版《三国演义》的时候,每每放到刘欢的片尾曲,爷爷就要提一下,“他老婆卢璐还是个长沙妹子咧,以前在湖南台做主持的。”  那语气,绝对是一副不管哪里的男人,不管多成功,只要是讨到了长沙妹子,那都是“高攀”。

六十年代生人的刘欢和卢璐,算起来,也应该是爸爸妈妈那一辈的,只是接受教育的机会更好些。看到书里卢璐写当年和刘欢见面并且恋爱的场景,我都忍不住要在公车上笑出声来,倒不是情节多曲折,只是字里行间,卢璐身上那股长沙妹子的”心高气傲“和“霸得蛮”,让人觉得亲切至极。

当年刘欢已是红遍半个中国的歌手,又在国关当法语老师,钢琴也弹得很不错,而卢璐,不过是省级电视台中专毕业的主持人兼记者。当然,in a perfect world,恋爱中的年轻人,自然是不应该计较这些门当户对,但放到大环境下看,两个人的背景还是有差距的。卢璐自己当然也有不确定和疑惑,但那些内心挣扎,在刘欢面前,就被一股“宁可不要这个男人也不能被他看扁了”的心态跟压了下去,丝毫不在感情面前“放让”(真真跟我妈是一模一样)。刘欢父母出面要干预两人婚事,卢璐有大段大端的文字描述当时她的不解和紧张。那段日子,对她来说那么难熬,当然主要是她觉得自己和刘欢的真爱被家长质疑,但同是长沙妹子的我,恐怕,就要读出些,所被人看轻的委屈和不忿。当然这样的心高气傲,没点实力也不行,最后,这个长沙妹子还是把刘欢的父母,两个天津老教授搞得服服帖帖。

还有个小细节让人特别印象深刻,刘欢和一群朋友一起吃饭,卢璐到晚了,只有些剩饭剩菜了,朋友之一让卢璐多吃点,卢璐本身不饿,看到剩菜也没有胃口,刘欢说了句,“人家让你吃你就别客气吃阿。” 说完之后,刘欢继续和朋友说笑,而卢璐这边就内心完全“崩溃”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在刘欢的朋友面前颜面扫地,觉得刘欢不应该这么“随随便便”对待她,应该说话要“尊重”些。

我想如果是个北方女生,此时,要不说一句,哦,我不饿;要不就抱着碗赶紧吃了吧;应该不会至于情绪崩溃吧,呵呵

有意思的是,卢璐虽然内心崩溃,但一直要忍到朋友散场,只剩刘欢了才发作。长沙妹子要自己的面子,更要自己老公的面子,在社交场合乱了礼数的这种事,她们是断然不会做的罢。

我初看到这段时,只觉得卢璐小题大做,冤枉刘欢了,但过后仔细想想,小时候爸妈有多少次是因为类似的事情而闹不愉快的,想想自己过往的经历,更觉得脊背骨发凉阿,呵呵。

一辈子嫁做人妇任劳任怨,对长沙妹子来说好像并不可怕,怕就怕你让她们觉得没了“尊重”(respect),那可是一辈子也咽不下的一口气。

 

记得之前看过得网络笑话,老公一夜未归,各地媳妇不同的应对方式,讲到湖南媳妇,那就是两把菜刀伺候,没得说的。

当然,湘女多情,长沙妹坨们脑壳灵范,身材不错,又多能歌善舞,等有一天,长沙”妹坨”(chick)变成了长沙”堂客”(wife),在外不愁拿不出手见人,在内,极尽温柔缱绻之事,相信也是不在话下吧。

 

各位有打算娶长沙媳妇的,可先想想清楚了,或者,回家练练怎么躲菜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