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原研哉

一生能买几次水壶?

Dialogue in Design | Kenya Hara x Masayo Ave

书非借不能读也,且远比自己的书看得勤快。

5 个小时飞行时间,快速的把这本竖排版的书翻完了,感觉原研哉先生在室内装修这件事情上真是不放过他老婆。查了一下,是双子座生人,果然和处女座一样,也是命里不放过我们这种秉承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哲学的射手座人群的 “死对头”。

以下是原研哉先生龟毛的最佳佐证:

如果太太擅自买水壶,我就会立刻抗议,生气的说:“我人生中没有多少次买水壶的机会,而你就像完全没有经过考虑,很快就决定了,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呢?”(笑)

原研先生对水壶的设计和实用程度 bar 太高,以至于太太随(正)便(常)买回来的水壶被轻看。看完脊梁骨一阵发凉。顿时有种想加原研太太为好友的冲动!

原研哉谈他如何挑选厨房的物件和设施:

(厨房)水的位置错误的话,生活的品质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说到水龙头,德国的 Grohe 公司,仔细研究了水与空气混合的情形,以及混合之后的水如何打到肌肤,以严谨的态度来制造水龙头 … 德国的水龙头是白金切割的,每当水出来时就有一种快感。

站在 Costco 超市的货架前,处女座指着 Grohe 牌子的水龙头跟我说,“这可是德国最好的做水龙头的厂家 ” 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我当时不过当他是从未买过厨房物件更没有装修过房子的小屁孩,偶尔看到厂家的推销广告就把牌子记下来了,并不当真。

此后,又有数次不同地点不同情境,处女座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说好东西到你手里都不值钱了,并不是东西没有了价值,而是你真的体会不到为什么这个东西好,好在哪里,明明是一个经过细心打磨的东西,但你把它当一个普通的物件来用。

虽然已经抱着 “英雄不问出处” 的人生态度横行于世了几十年,但当处女座用这样的语气来拷问我 “粗犷的灵魂” 的时候,还是不免心有戚戚焉。

顿时觉得处女座也应该去加原研先生为好友。

 

很喜欢书的排版,只有上半部分才有正文,下面的空白处留给标注,也便于翻书时手指不挡住书的内容。当然,这样一本书的厚度也增加不少,增加的销量和价格可能够付装帧设计的费用了吧 XD

直到看到全书的末尾章节,我才发现我和原研哉先生还是有些共同语言的:

自己的书房,就像在家里还有另一个窝。家是我跟太太的公共空间,我则经常回到自己的窝里。太太在家里也有自己的窝。当我洗完澡,在太太房间的地板上躺成大字形时,她就会大声斥责:“这里不是让欧吉桑这样睡的地方 。”

听起来完全是我会做的事情。

噢,我的意思是,原研先生的部分 😳


全书推荐度 ★★★☆☆

尽管已经是设计大国,像无印良品这样的品牌也在全球毫无争议的树立了日本设计品的风格,但本书里对谈的两位日本人,仍然有,并且也直面了日本文化里对欧美文化的崇拜,和设计对于日本社会的意义。

不太满意的部分是,关于为什么设计的大道理讲得太多,远没有说原研先生生活细节的部分来的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