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创业

Date Your Dream

Shaherose是一位普通的加拿大女孩。对她来说,美国加州的硅谷是一个让无数人梦想成真的地方。大学毕业不久,她便背上行囊,只身来到加州打拼。她很快发现,几乎所有的硅谷奇迹都由男性缔造,她不甘沉默,在人生地不熟的加州,她希望通过广交朋友,拓展社交圈,给自己,也给周围的女性朋友们寻找合适的职业机会。于是,每周六,她和室友们都买来酒和奶酪,在自己狭小的公寓里组织女性创业者聚会,让老朋友认识新朋友,让每个人的想法都有传播的渠道。

六年过去了,当年小小公寓里的wine & cheese(酒和奶酪)聚会已经演变成为硅谷乃至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创业和领导力组织—— 女性2.0(Women 2.0)。Shaherose带领着她的伙伴们活跃在硅谷的各个角落,为女性创业者们提供交流,发展和合作的机会。每年,女性2.0还会举办一次大规模的创业路演比赛(Pitch Contest)。今年的2月14日情人节,我和来自Girls in Tech China(科技女孩-中华区)的Lifei从旧金山驱车前往位于硅谷中心的山景城,来观摩女性2.0今年的路演比赛,与参加会议的来自全球各地的一千多名姐妹在情人节,来了一次“与梦想的约会”。

在硅谷,能让一千多名女性企业家,工程师和设计师齐聚一堂,让在场寥寥可数的几位男性感到“女性压倒性优势”,的确不是寻常可见的场景 🙂 不仅到场女性的数量多,重量级人物也不少:Flicker的创始人Caterina Fake, Zip-car的创始人Robin Chase,Facebook的平台与移动广告部门主管Katie Mitic都登台分享她们个人和公司创业的经历。

上午11点,路演正式开始,来自Duke的一群女生带着她们的产品Perfect Beauty,将女性创业者对“美容”,“化妆品”和“社交”的偏好表现的淋漓尽致。她们所创建的社交网站让女性们评论,交换和购买化妆品。评委们显然对吸引特定消费群体的社交网站创业已经不陌生了,所提的问题也大多集中在“如何吸引初始用户”,“如何增加平台的用户粘性”上。小女生们一腔热情,但这明显是她们的第一个创业项目,还需要不少经验的积累。接下来的四个团队,也是大多将目标锁定在购物和社交上。

午餐间歇,为了让与会者能够有的放矢的学习经验,拓展人脉,每个午餐桌都设有一个特定的主题:Funding(投资机会),Product Marketing(产品营销),Product Development(产品开发),Product Design(产品设计),等等。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然后和在桌上就座的行业“导师”(Mentor)和同行(peers)进行交流。我和Yifei毫不犹豫的坐在了“产品设计”一桌,很快结识了在SRI International(研发出Siri技术湾区研究机构)工作的Raj,和从IDEO出走,自己创业的Sarah和Amy,他们都是应邀来为与会者分享经验,提供创业指导的。

下午的路演则穿插有各种主题的Panel Discussion(座谈)穿插,其中最出彩的是一个叫”$50 million Panel” (五千万美元座谈)。之所以叫“五千万美元”,是因为三位座谈嘉宾,都是来自美国的成功创业女性,而她们在创业过程中所筹集的风投的总和恰好是标题的数目。三位中有从澳大利亚远渡重洋来到加州,从程序员开始,最终创办自己公司的Deena, 也有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为了梦想,重回职场的Sheila。她们的故事都真实而感人,机会从不会轻易到来,但当机会来临时,是她们的执着和积累,让机会帮助她们梦想成真。

Tiny Review(微点评)是全天最后一个出场的创业团队叫。初上台时,两位瘦瘦高高的创始人还略显紧张。他们的商业想法是给人们提供一个移动点评平台,该平台将用户点评和地点,图片,用户评分结合起来。这想法乍听上去让人觉得会是又一个不成气候的Yelp或Foursquare,评委们看上去也有快“灭灯”的架势。直到创始人Melissa展示了下面两张Tiny Review的产品截屏:

  

正如你所看到的,与传统的点评网站不一样的是,Tiny Review将用户的评论限制在“3 lines + 1 picture(三行文字,一张图片)”,并且将用户的评论直接显示在图片上,顿时让图片和评论都充满了别具一格的“设计感”。左侧的图片里,一位用户写下的对餐馆中一碗汤的评论是:“If God wanted soup, he’d order this(如果上帝也想喝汤的话,那么他会想要点这个)”。而在右侧的图片里,用户不仅仅是在“点评”,更是在抒发自己的情感:“I waved goodbye but I don’t think he cared(我挥手再见,但他却并不在意)”。事实上,用户情感的抒发,让评委们看到了这个平台在“点评”之外的巨大空间,试想一下,如果大量用户都开始用这样的方式“直抒胸臆”,那Tiny Review的终点可能不再是Yelp或Four Square,而是Twitter或微博了 🙂 我和Lifei都是设计背景出身,这样简洁大方的用户体验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整整一天的演讲和路演比赛,直到六点才落下帷幕,而Tiny Review(微点评)也不负重望夺得了创业团队第一名。因为是女性主题的创业比赛,第一名的奖品也颇具女性特色:首先,团队将获得与包括Twitter创始人在内的几位湾区天使投资人单独会面的机会,其次,来自欧洲的服装设计团队将为Tiny Review的两位创始人量身定做套装,这恐怕是天天T恤牛仔裤的湾区男工程师们一辈子也用不到的装备吧 🙂

夜幕降临,带着收集来的厚厚一沓名片,满电脑的照片和笔记,我和Lifei已经在加州的101公路上,从山景城返回旧金山了,但会议的“议程”却仍在进行中:在一楼大厅的鸡尾酒会和巧克力品尝活动吸引了爱美食爱社交的各位女性创业者,也提供了更多结识朋友和商务拓展的机会。

是的,2012年2月14日,在湾区,在山景城,我们的情人节,这一千多位女性的情人节,少了些烛光晚餐和玫瑰薰香,多了些创意,机会,热情和友情,因为我们的约会对象——是梦想。

When Sally meets Nancy(中文版)

周末要在北京和Nancy Duarte见上一面是早就安排好了的,对于有想要在她所从事的Presentation设计领域多做了解和学习的我而言,希望这次可以不仅从职业(professional)方面,也从个人(personal)方面,来了解这位硅谷Presentation创意公司女老大的故事。

老大果然是老大,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厅,只见她一人拎着俩,还推着俩,总共四个箱子就朝我奔来了。我知道她在来北京前已经奔波了好几个地方,刚从台湾转机过来,在哪个时区,怕是她自己都不太清楚了,但神采奕奕却是不假的。

我常常会陷入这样的怪圈,觉得是个老外来中国都会异常兴奋,可能是因为自己对中国太了解,才会以为老外们一定觉得中国是另一个世界。但事实上,就好像我现在看三藩,不过是一个离家远一点的城市罢了,文化和地域性的差异现在是越来越小。至少在一路开回北京市里的过程中,不管我多么数次把话题引到路边和美国不一样的景致上,Nancy一直是一副”原来中国跟美国这么像,比印度好多了”的态度。的确,从首都高速出来的一路上,两侧都有很宽的绿化带,要不就是远远可以望见的十几二十层的商品房。既然这样,我也懒得纠正了。

车入二环,绕着紫禁城稍稍一转,我们就到后海了。可能现在北京新晋的年轻人们已经不玩这儿了吧,但对于我这个北京“老大学生”而言,记忆好像还留在这儿。找了家后海边叫“岳麓山屋”的湘菜馆,就带着Nancy开吃了。路上司机有告诉我们这里有道名菜,叫”红烧小王八“。作为长沙人,我自然是知道这不过是为了迎合四面八方游客的噱头菜,与传统湘菜已经相去甚远,但Nancy一听到baby turtle(小乌龟)的中文解释就顿时很high,强烈要求我点。那姐当然也不是吃素的,点就点呗。菜上了之后,姐还现场表演了一回“猛女徒手吃迷你小王八“的好戏… (也不晓得该视频是不是已经被youtube了…)Nancy问道,are all Chinese girls like you?(中国的女孩儿都像你这样吗)她的言下之意应该是,“好像没从你身上看到什么文静贤淑来”。想起Renee以前说过的,因为独生子女的缘故,对子女有期待的父母,男生是当男生养,女生也是当男生养,这样长大,自然少些顾忌(其实是不知道应该顾忌什么)。

至于Nancy自己,则是在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中长大(父母都是酗酒之徒,离异又复婚超过4次,她无人管教并被施虐)。现在越来越觉得内心坚强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从心底对自己信任,对生活有自己的观点和理解,也尊重别人和他们的生活方式。一个人内心的素质,和智商,性别,职业甚至是社会地位,其实并无太多关系,但却是成为一个对外(社会)和对内(家庭和自身)都有价值的人的先决条件。被生活的残酷所迫的人,大多数被压垮,少数人被迫锻炼出坚强的内心素质,走出来。Nancy很努力,也很幸运,成为了后者。


从第一次遇到Nancy和她的Duarte Design开始,所听到的名号和宣传都是,这是一家做Presentation Design(演示设计)近20年的设计咨询公司。我其实很好奇,20年前到底有没有Presentation这个东西…

掀去那些公关的说辞,Nancy自己的故事是,20年前,她和她老公开的不过是一家普通的desktop publishing(在个人电脑未被普及的当时,这跟当年用金山WPS做做报刊书籍排版的技术含量差不多)的二人家庭作坊,她负责做视觉方面的草图,老公用些基本的photoshop来排排版,专门为加州这边的企业提供平面印刷品。他们的主要客户之一是当时还没像今天这么大红大紫的苹果。接下来的十年里,湾区乃至全美国快步伐的进入了个人电脑时代,办公软件风行,原先被用来发布内部消息的企业平面印刷品,也被电子版的PPT所代替,所以Duarte的设计生意也从纸面做到了屏幕上。

因为收益好,他们当时有能力多雇佣了一些设计师。这些设计师大多是不愿意做幻灯片设计的,他们觉得这配不上他们的能力和审美,Nancy得在面试时用尽全力,才能招来一些他们满意的人才。但有意思的是,一旦当这些设计师真正接触到Presentation设计这个领域,他们就马上收声,不再抱怨,好像只有做过这类设计的人才能体会到个中奥妙和趣味。

到2000年,硅谷的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Duarte的财务进账也跟着大幅萎缩。Nancy特别提到,当年在湾区存活下来的设计咨询公司不过三所,Duarte能被保全,多亏她和她老公多年来在财务上一直持保守态度;当时的情况是恶劣到,每个月都是paycheck to paycheck(所有当月的盈利都用发当月的员工工资),迫不得已,公司也有裁员。当回忆这段经历时,她说道,“我一直觉得裁员是件太残酷的事情,话说不出口,但有一天醒过来,突然想通了,这是一件对公司其他员工不负责也是不公平的事情,于是我做了该做的事,直到现在我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很多事情就像这样,你觉得永远都迈不过去的坎,但某一天醒过来,你就会想通,并且有了做决定的勇气。” 在现在热火朝天的创投氛围下,太多人只看到成立公司,做自己事业的自由和风光,但打拼事业需要怎样的内心和艰辛,却少有人提及。能听到Nancy亲口讲这些艰辛往事,或许比多看几遍那些光环更有益处。

出乎Duarte公司意料的是,在硅谷经济最不景气的时候,要求做平面和产品设计的公司少了,要求做PPT设计的客户却不减反增(the phone’s keep ringing for presentations)。Presentation,不论主题,风格,形式,本旨其实都在于”推销“二字,推销想法,推销产品,推销个人。而在经济低迷期,需要赢得生意,脱颖而出显得格外重要,所以作为一种重要”推销“手段的presentation也为Duarte公司赢得了一线生机。Nancy决定果断的给公司转型,专攻presentation。从2000年往后,伴随着Duarte公司接下苹果的内部展示设计,戈尔的《不可忽视的真相》的讲演设计等大单之后,Nancy和她的团队也在这个细分设计领域也走出了自己的一条路。现在,总部在加州山景城(Mountain View, CA)的Duarte Design已然是一家有50+员工的湾区标志性设计企业,而这距离当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才不过短短十年。至于之后著书立说,以及做相关培训,这对于Nancy,一个连“本科”(college)都没毕业的人而言,工作上积累的作用,应该要远远大于今天大多数年轻人所依赖并骄傲的课堂知识吧。

由于她的第二本书更加注重的是语言的结构和讲演的逻辑,她希望将公司从“设计”往“说服力”方面转型,这对于一家传统是由视觉设计师支撑起来的公司,又是一个重新创造自己(reinvent itself)的坎。她直言不讳公司的设计师们对她所期待的转型并不买账(they are frightened about it)。我自己也感觉这并非一件易事,没有美术功底的人,可以去外面买一幅画回来挂着,被人称赞艺术品味好;但跑调的人,是不可能被老师教会一首歌,然后有客人来家里就能表演出来。这当然不是最恰当的比方,但教会客户讲演技巧比帮客户设计slides要难多了。

这样的故事听下来,与其说是她选择了事业,不如说是她以自己的能力和眼光,在顺应市场的过程中,所自然获得的结果。之前也听过类似的故事和理论,有优秀品质的人其实不管从事哪个行业,都大致能做到行业内的一定水准;至于如果一定要以世俗的眼光来评判孰高孰低,那就只能看”入的是哪行“了。

当然,她谈得最兴奋的其实不是她的公司和事业,而是她已经开始当老师的女儿,和现在在纽约学钢琴和作曲的儿子。她19岁结婚,20岁出头就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女儿也是高中毕业不久就嫁为人妇。她一再说到,在年轻的时候就(在爱情,事业,生活里)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她觉得她和她的家人都很幸福,在短时间内就锁定了自己的目标,有很长的时间来在对的路上奋斗和享受。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最大的问题可能是“什么是自己想要的”,而对于中国人而言,在美国人的问题之前好像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原来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么一说”。现今中国教育的同质化,以及大到社会环境,小到家庭内部对独立思维的打压,既和谐了社会,也和谐了个性和创新。

聊天之前,以为Nancy是有才华;聊完之后,觉得她和她的公司本质是平凡的,不过有在幸运中勤奋。在人生里,要做到有成就的门槛其实不高,因为大多数人自己就放弃了,能克服自己弱点的人很少。好像我还没有年纪很大,就开始觉出这种人生观,会不会太悲观了点。


P.S.: 我觉得菜应该是点辣了,在我都还没有吃到半饱的时候,Nancy就已经放下筷子了。我想了想,下午还得带她逛后海,晚上还要跟两年都没见的数媒小班同学神聊,要进行这么有深度的对话,大脑没有卡路里烧怎么行;况且“岳麓山屋”占着后海的地脚儿,一小碟菜都卖这么贵,不吃太亏了,于是就若无其事的消灭了红烧小王八,芋头米饭和剁椒鱼头,还不断叫服务员加水,一直把蜂蜜柚子茶兑水兑到喝不出蜂蜜柚子味为止… 然后才结账走人…

创业公司如何做用户体验

上周公司组织了一次免费讲座,面向的对象都是湾区的小型创业公司(start up)。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做用户体验(User Experience)方面的设计和研究在很多时候,不被这些创业者认为是他们的首要任务。他们总不会嫌程序员多,因为程序员总是会往产品上加东西,而像用户体验设计师,研究员这种想在产品上做减法,或者做修改的人,在公司里,就不一定被待见了。这个讲座的主要目的,是想告诉创业者,产品研发初期的用户体验研究和设计是非常重要的,并且这个过程既不复杂,也不需要花费过多的人力物力,对于产品质量的提升却是显著的

讲座的幻灯片是由公司的一个小老板准备的,我把原本是英文的幻灯片翻译成了中文。就幻灯片设计而言,并没有太多特殊之处,不过它至少做到的一点,那就是简单明了, which is already pretty HARD!

(对了,幻灯片里还有个小trick,看看你有没有可能在里面找到Sally童鞋 hehe)

我知道有很多hard core的用户体验的从业者,对用户、设计、体验这些概念是非常“忠诚”的,也就是他们非常坚定的捍卫用户体验在产品研发过程中的重要性;而对于我这个UX半路出家的人而言,可能更多的时候,是“条条大陆通罗马”,或者说,nothing is impossible。如果有非常牛的技术架构支撑,或者是有非常厉害的商业模式,很有可能不是那么完美的用户体验也有可能在市场上占的一席之地。

当然这并不是说用户体验不重要。回到这个演讲上,我综合的观点是,既然展开基本的用户体验研究并不是需要你在医学院或者法学院待上五年来学习和磨练,同时,任何你所增加的对用户的了解都能帮助你更准确的把握产品方向和改进设计,那么,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