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互联网

所谓产品观

最近张小龙在腾讯的《微信背后的产品观》演讲,很是火。据说长达8个小时的原版演讲并未流传出来,市面上看到的都是胡震生的整理版本。从《西厢记》到《金瓶梅》,到《一双绣花鞋》,大众一直对“手抄本”这种概念有一种“盲从”和“意淫”的冲动,越是“手抄”,越是原版被禁,越是胃口被吊的老高,越是非看不可。

结果你看我不是乖乖上网down了一份张小龙演讲的“手抄本”开始看…

我常常对在大洋彼岸的祖国做用户体验的同行保有崇高的敬意,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多么一群面临极大生活压力,难以概括和分类,对技术接受程度层次不齐,同时又不具备互联网时代消费习惯的难以搞定的用户啊… 同时还要跟同类产品中其他冲锋陷阵的产品团队做殊死搏斗,那日子肯定比我们过得水深火热多了…

所以来自他们之中的成功者的感想是…

功能>交互>UI

产品结构是骨骼,不可多变和复杂;创作从骨骼开始,而不是先造肌肉… 功能高于交互,明确的功能满足明确的需求,用户不会在意炫酷交互效果… 交互高于UI。便捷、快速的交互设计为先,围绕具体功能实现UI,而非有优质UI方案为此专门设立一个功能

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也是大多数注重产品实际功效的团队所秉承的准则。但这又回到之前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Form(形式)和Functionality(功能)的辩论,清晰好用的功能固然重要,但吸引人的交互和形态可能是拉用户(更多的是那些注重产品外表形态的用户)进门槛的第一步。但当然,如果两者要舍其一,当然还是以功能为重。

设计交互是捋清逻辑的过程

PM每天都应思考如何让事情更有条理… 越简单的分类越易于被接受… 对主干精雕细琢,对枝叶不做深究… 逻辑的完美也是令人兴奋的。条理清晰比快捷更重要。

这就好像写文章,如果已经有个好的故事,好的结构,怎么写怎么顺手,细节有些不完善的都可以带过,但如果结构不对,堆砌的辞藻只是显示作者的逻辑混乱,无法自圆其说而已。一句话,make sense比神马”一次点击就完成任务”的操作都重要…

用户调研是有用的,但不是万能的

需求之来自你对用户的了解… 用户反馈能帮助完善体验,但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新东西,•从数据统计看出需求更是骗人的

整个usability(可用性)学科都是基于“以用户为中心”来构建的,原因是十多年前牛气哄哄的工程师,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跟他们千差万别的普通用户,所以做出来的产品会没法被“普通人”所用。但现在不一样了,哪个公司,哪个不做一些基本的用户(市场)调研呢?但解决问题的解药不是有了问题就问用户,因为用户永远都只会告诉你,他们需要所有功能,从可用性测试的数据统计看需求,那就更是骗人的了,测8-10个用户的结果有什么统计效力呢?重要的是在与用户沟通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然后基于自己和团队对于产品的理解来设法解决问题。

作品将打败产品

你的价值观(态度)决定产品特性… “你要不计一切代价地展示聪明,还是选择善良?” 产品是由理性搭建,却用来表达感性… 伟大的产品应该满足人的情感需求… 作品会打败功利的产品

前两天看高晓松的《如丧》,里面有评论讲写音乐的几个层级:用简单的话讲复杂的意像 / 用复杂的话讲复杂的意像 / 用复杂的话讲简单的意向 / 用简单的话讲简单的意像

Btw,《如丧》这本书显然是被overrated了,所以尽可以不用看了,没事儿把晓说当相声听就行了…

感觉张小龙所提到的用理性的产品来表达感性,是类似于“用简单的话讲复杂的意像”这一种概念。最终,产品就好像是一个人,人要被喜欢被接受,最好的方式是有复杂(不是世故,而是缜密、周全)的思想,简单(淳朴,平易近人)的表面,所谓“大智若愚”,“大道至简”。

之所以喜欢一个人/产品,是因为基于功能需求的情感需求被激发,到这个层面上,即使你对功能再做微调,甚至改变,用户轻易不会再迁移了,所形成的依赖和忠诚会让产品团队都惊讶不已。当然,在大多产品都还在围绕功能努力的时候,这一层级的要求显然已经是beyond average了。

 

有这样产品观的人,其实倒并不一定是PM或UX,他/她可能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吧。

很久以前,本科小学期,大家恶补了几天电影技巧,就开始扛着机器随便拍,然后剪成个电影,有拍的好的,有拍得一般的,有拍得烂的,老师评片子的时候,说,你们都看了这么多年电影了,也差不多会拍了吧。

一样的道理,用了这么多年各种产品,不用学什么特殊领域的知识,勤于思考的话,其实也应该有sense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