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国

同样是党代会

所以唐娭毑有个老年人的习惯,就是早上起床听收音机,从shower,一直听到开车到公司开始上班为止。

当然,这几天收音机里最热闹的莫过于米国的党代会了。前几天是罗爷阵营的共和党党代会,这几天是奥哥的民主党党代会。上班和下班时间,湾区的电台都是直接大段大段的直播或转播各种speech的内容。虽然我对这两党具体的政策,甚至是候选人的了解都真的有限,不过听他们演说里的arguments,和那股热血劲儿,真是感染力十足。前几天是Clint Eastwood关于empty chair的一段独白给共和党制造了不少buzz,这几天,Michelle Obama和Bill Clinton的演说又给奥巴马加分不少。

今天一大早看到,看到一位T友发文:

“我觉得什么米歇尔的演讲在中国受到追捧之类的新闻就是外宾新闻。基本上你把美国两党大会的任何一场演讲翻译成中文,在微博上都会被追捧,因为中国政客都不讲人话,网友看到人话政治,就会激动。”

所以什么是“人话”呢?

在美国两党党代会里,有这样一些话,我想是在国内的政坛上讲不出的:

“President Obama is the kind of politician who puts promises on the record and then calls that the record. But we are four years into this presidency. The issue is not the economy that Barack Obama inherited, not the economy as he envisions it, but this economy that we are living.” / “奥巴马总统会将承诺作为记录,然后标榜那些记录。但我们已经看着他在任四年了。现在,问题已经不再是他所继承下来的经济烂摊子,也不是他所设想的未来的经济状况,而是我们现在所面临的经济困境。” (Paul Ryan, 共和党副总统竞选人).

“President Obama started with a much weaker economy then I did … no one could have fully repaired all the damage that he found in just four years.” / “奥巴马总统就职时所面临的经济状况比我当时糟糕多了… 没有人能在四年之内完全解决他所面临的问题” (Bill Clinton,民主党前总统).

“Our life before moving to Washington was filled with simple joys. Saturdays at soccer games, Sundays at grandma’s house and a date night for Barack and me was either dinner or a movie, because as an exhausted mom, I couldn’t stay awake for both.” / “在搬家到华盛顿之后,我们的生活充满了简单的快乐。周六是足球比赛,周日在祖母家,我和奥巴马会有一个约会,通常是一顿晚餐一场电影,因为作为一个辛苦的母亲,我没法醒着吃完晚饭并看完电影。” And the truth is, I loved the life we had built for our girls and I deeply loved the man I had built that life with and I didn’t want that to change if he became president. / “但事实是,我爱我们为女儿们创造的生活,我爱我和我心爱的男人一起建筑的生活,即使他成为总统,我也不希望这一切改变” I loved Barack just the way he was.” / “我爱他,一如既往” (Michelle Obama,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妻子).

“And by the way, after last night, I want a man who had the good sense to marry Michelle Obama.”/ “对了,在昨晚之后,我希望聪明到能娶到米歇尔-奥巴马的男人当我们的总统(暗指米歇尔奥巴马演讲的精彩)” (Bill Clinton,民主党前总统)

当然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政治人物。在公众场合发表具有“煽动性”的演讲一定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但区别在于,这些语言营造出人性化的总统候选人,和真实的描述出现在的政治经济状况。没有人是完美的,只有不成熟的民众才期待政府和社会环境是完美的,真实才是让人热血沸腾的根源。

这两天BUPT的方校长因病未能出席开学典礼的消息满天飞;之前的一个周末,一个从未出镜的名字诡异的中国官员,但其子可能在一场扑朔迷离的法拉利撞车事故中殒命,而成为网络的隐形焦点;再往前数,连枪毙周克华,都有网友质疑是政府故意设局,死的不过是便衣;就更不用说,民众已经权当看笑话的薄谷王案了。

跟CC在邮件里聊到,让人感到绝望的,其实已经不是政府的不透明,消息的不公开(当然这些都是业已存在的事实),而是“哀莫大于心死”。人们都知道很多事件的导火索不过是政治斗争,而非莫须有的罪名,但人们并没有在追求事实真相,事实上,真相是什么已经没有用了,政府已经“失信于民”,而民众也不相信,任何行动和言论能够真正改变大局。如果出身普通的美国人还抱有“美国梦”的想法,现在的中国人已经没有太多做梦的欲望和行动,除了在茶余饭后“阴谋论”一下可能的内幕,但因为民众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内幕,一觉醒来之后,该上班上班,该挤地铁挤地铁,大城市小城市的房奴们仍然勒紧裤腰带继续生活,因为没有改变的可能,那就只能低头过活了。

所以中国政客们说句人话说句真话那么难吗?

刚来美国的时候,一跟老美们讨论到中国政体,第一反应是特别,中国情况复杂,民众对民主接受程度不够高,社会第一要务是维稳,所以现有状况可能是对中国发展而言最有利的;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又痴长了几岁,对这些国内的政治丑闻更加敏感,自己的反应逐渐偏,如果永远不开始改变,永远不让民众试水民主,不让他们体验一个公开透明的政府,那我们永远不知道一个更开放真实的中国社会是怎样。台湾在过去的三十年已经走了很远,大陆走得,还不够远。

Mao’s Last Dancer / 最后的舞者 (2009)

本来想看20分钟就睡觉的,结果把整部片子都看完了,一直到凌晨两点多。

这部有点像《西藏七年》,都是老美拍的讲中国故事的片子,都是改编自真人真事。片中所刻画的大部分的中国人,和当时中国的社会环境都是相当负面的,只有少数与西方价值观接近的中国人才是被颂扬的对象。

Last dancer中的男主是在文革中长大的孩子,因为良好的身体素质,从小山村被选拔进北京,接受芭蕾训练,最终成为文革中“红色芭蕾”的台柱子。76年之后,西方文艺被解禁,Houston芭蕾的艺术总监来北京访问时,发现男主的才华,向政府申请让他来美国交流三个月。来到美国的男主,一开始各种语言文化不适应,但美帝的文化很快将他“腐蚀”,这是一个充斥着“自由”的世界,大家可以随便骂“总统”,随便穿衣服,没有人干涉你的生活。他不仅在美国的芭蕾舞台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还交了个美国女朋友(这段确实有点突兀,八十年代初大陆来的男主,第一次跟女主出去约会,就会kiss goodbye了… 汗)。

三个月结束了,男主当然不想走,申请多留几个月,结果被国内驳回了,说是不能接受太多西方影响(这太像朝鲜了)… 结果逼得男主擅自和女主结婚,试图通过婚姻合法留在美国,接着便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男主,女主,Houston芭蕾的艺术总监,美国移民律师,一起到中国领事馆,希望向参赞说明情况,让男主留在美帝。

参赞剃着个王朔一样的脑袋走出来,听完男主的申诉后,不紧不慢的说,好,我跟你单独谈谈,于是把男主带到另一个房间,试图说服。没想到男主毫不动摇,于是直接几个警卫上来把男主隔架走了。剩下几个美国人远远听见男主哀嚎,也无能为力,只能叫嚷,你们怎么能跟国际通行的婚姻法作对,怎么无视human rights…

还是律师比较牛逼,直接打电话把媒体搞来了,这下事态严重了,因为中国政府面临着底气不足,马上要丢脸的危险,而且丢脸丢到美国去了。电影拍到这一幕:参赞走到“囚禁”男主的房间,说:“我再问你一次,你回不回去?”,男主说:”不回去”。参赞这才改口说:“中央的领导们下命令了,你可以留下,但将来就很难回去了。”

 

看到这里,我一直在想,从来中国都是“人治”优先于“法治”。当中国领馆的那些警卫要把男主绑走的时候,他们的行为准则是,这家伙“背叛”了祖国,怎么可能让他留在国外,而完全无视男主的决定是否有违法律,而他们这样做又是否要受到法律制裁。对他们来说,领导下的命令比法律法规优先级高多了。又好比现在沸沸扬扬的薄王事件,不管政府放什么样的风声出来,到底是杀人,贪污,还是复辟,会被撤职,判刑,还是甚至性命不保,到底老婆孩子会不会被牵连到,同一派系的会不会被牵连到,少有人问法律上来说,应该如何定罪,谈论得最多的是,“这次他惨了”,好像这事儿跟Bo做了多少坏事儿没太大关系,倒是跟TaoGe和影帝有多生气关系比较大。如果他俩被搞怒了,那怎么样都可以,到最后根据法律得怎么处置,随便了。

这样根深蒂固的概念一旦形成,整个社会就是在围着人转,法律法规可以抛一边。今天读到一篇新闻,说是来美国的留学生,拿到交通罚单后,希望找中国律师来帮他私了。这在国内的确可能可以搞定,但这是在美国,你去DMV或交通法庭,就只碰得到收罚款的大妈,你要想逃,除非你这辈子都别开车,要开千万别被警察逮着。这跟人是没有关系的,规章制度是一样的,人只需要平等的遵守即可。

 

直到片中最后男主之所以能留在美国,也是因为“领导们下命令了”,而不是因为,“我们不应该剥夺法律赋予你的权利”。估计国内的领导们一定觉得,当时不知道给了美国一个多大的面子啊,而美国并不会觉得自己占了面子,只会觉得这帮“流氓”们终于做了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想说,中国人才是真正“天不怕 地不怕”的民族,没有宗教信仰,没有统一并且被执行的法律法规。一方面,“人治”当道,当权者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与此同时,单独个人的权益被踩在脚底。领导们的利益之上,而片中男主是被囚禁,被遣返,还是被迫留在美国,十几年都见不到家人,这都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当然,在西方社会,同样的问题并非不存在,只是,一来发生概率比较低;二来,绝大部分的普通民众还是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违法乱纪所要付出的成本绝对比遵纪守法要大得多。

 

伟大祖国当然有伟大祖国的国情,不过,槽还是偶尔要吐一下的。

 

伟大祖国的样板房

假定你已经看过或者读过杨澜在TED Global上的讲演了。那么,

[SURVEYS 1]

———–

前段时间碰到一当年曾经去北大交换过的美国人,他说起他在朝鲜驻北京大使馆附近的一家朝鲜餐馆吃饭的事儿。尽管朝鲜这么憋屈一国家,但餐馆里的服务员一个个都长得特漂亮,举止得体,别说英文了,好几国外语都会说,让他惊讶得不得了。

当然,看完杨澜的讲演,第一反应是,哇,原来中国那些weibo上曝光的各种神马事情,用英文讲出来原来是这个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中一直浮现出那些漂亮朝鲜女服务员的影子,总觉得集美貌,气质与智慧一身的杨澜同学,在台上讲这些假牛肉,蚁族,郭美美之类的“家丑不已外扬”的事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搭。人家的确已经冲破了一些所谓的媒体边界,以半官方的形式展示了中国在成长过程中的阵痛了,但无论是语气还是表达方式,都觉得她不过是处于精英阶层”旁观者” … 还是回忆当年光辉的奋斗往事的时候,跟她的气场比较搭…

觉得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她,当年Nicole Kidman不是也痛斥奥斯卡评委会不公嘛,长得漂亮,身上有贵气,怎么招就只能当花瓶啊?!

———–

当然,内容上的东西,写个几千几万字也是写不完的,我就到此打止了。

撇开内容之外,我一个强烈的感觉是,该演讲的结构貌似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至于是怎么个头重脚轻法,只能用下面的graph来表明了。每一个方块都是她在讲演中的一个“意群”或者点(the point she’s trying to make)。纵向看来,这些point分别落到这几个层面上:

  • Stories: 用来引导或做佐证的故事
  • Connection: 承上启下的连接性观点
  • Yesterday: 中国的过去
  • Today: 中国的社会现状
  • Media: 中国旧媒体和新媒体的碰撞
  • Youth: 中国青年的现状

至少从演讲的标题看来“改变中国的一代”,整个speech的落脚点应该在Youth(中国青年现状)上,而这个话题在整场演讲开始了半天之后才被提及。都说中国人喜欢绕着圈子说话,前面得铺垫齐了再说观点,这个特点可以说在杨澜的讲演中体现无疑。之前先说了好几个故事,试图把苏格兰,个人的差异化,杨澜自己的背景,和中国青年都串起来。这好比是给了观众一幅地图,路线是画出来了,大家都看明白了,但从第一个点到下一个点之间是否牵强,是要过桥,爬山,还是渡河?那就是观众自己的事儿了。以前在高中写作文的时候,我常常有这样的毛病(上大学的时候不写作文,所以没觉着),后来来美国这边写论文,因为英文不够好,拽不了,只能开门见山,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有时候绕得过多,不如直接把重点拎出来。这样,那些用黄色标明的,其实是这场演讲主旨的内容,就不用缩在一个角落,直到演讲的中后半段才出现了。

我可以理解,杨澜最为一个媒体人,事事想要体现微博对于现今中国的影响和改变,但这条主线从到尾都没有被点明。从最开始的引用的“郭美美”时间,到裸婚,到最后的解救儿童的微博行动,她试图通过微博来作为展示中国年轻人关注点的一个方面(同时我想她也想借此体现中国开放性的一面吧),但这件事她没有用之贯穿始终,某些点与媒体结合紧密,某些点(男女比例失调,社会老龄化)与媒体没有过多关系,真到了演讲的核心部分,点和点之间的联系又显得很虚弱。

当然,每一个点都有其复杂性,特别是和社会现状相关的话题。而我感觉大多数西方演讲者,是以事情本身或者是演讲者自身的独特观点为主线,来组织整场演讲的,类似于杨澜这样在几个不同的层面上来回切换,对于观众在理解上的要求过高,如果不是下面这张图,很多她说的关于中国年轻人的观点我都miss掉了。一会儿我觉得她是在说微博,一会儿在说贫富不均,一会儿说人们生活压力大,一会儿又回到青年身上。这个,不记笔记还真记不住她到底说什么了。

最后,不得不说的就是,她实际上好像没什么观点… 整个speech的结尾,非常ironically的居然是“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呢?”,而不是“我们应该怎样!” 这可能跟她的媒体人背景也有关系,一直处于旁观者的心态,让她很善于把自己摆放到中立的态度,观察事情的变化,却很难(可以理解)做出对将来的预见和提出一些发展的观点。书卷气太足,太优雅,“匪气”和决断力不够。

作为伟大祖国样板房的杨澜小姐,虽然人家已经很不错了,但我们还是要高标准严要求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