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么可爱

买飞机票,订酒店,讨论周末去哪家 open house,这些听上去 mundane 的生活琐碎,在远隔重洋和支离破碎的 WiFi 信号面前,显得更加不堪一击。

身边有两位正在争吵的女子,一位在指责另一位寄生虫不出去挣钱养家,我猜测她们的关系是,恨其不争的姐姐和无法独立的妹妹?我常常会讶异于中国人在公众场合大声讨论家事的本事,大到孩子抚养权,小到一个月房租多少文,统统可以毫无顾忌的撕开给身边的陌生人听。

当然,为什么我要关注身边的纷扰,电话那边,断断续续是你,在给我播报旺季香港酒店的价目表,原本十几天的相聚,因为春节期间酒店价格实在是太高,被我们拆成两半,前几天在地点较偏的九龙,后几天再转战地点较好的铜锣湾。而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一不小心就会订出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小屋。如果要在那么小的地方匍伏个十几天,回到加州估计我们也不用着急买房的事情了,因为 Latham 大街上的那户估计会超额完成所有我对于宽敞住所的需求吧。

当然是因为我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而不是身边女子们的争吵,是因为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我们试图用电话上的时间打败远距离这件事情,在 logistics 强大的压力下,显得有点力不从心。首先是每隔15分钟就要断线的国内星巴克的网络,迫使我们从 wechat video 换成 facetime 再换到 skype,没有一个服务能在屎一样的网速前成功存活超过一刻钟;然后是反复讨论的几个酒店选项,和关于大陆居民的港澳通行证的尴尬,我们需要把两个一次入境七天连在一起用,才可以勉强合法的凑成这个远渡重洋鹊桥相会的假期。

我们都累了。Latham 路上小公寓的凌晨两点半和西子花苑星巴克的下午六点半,金邮小区的凌晨两点半和 Tech corner 办公室的下午六点半,我们都不确定这样的 schedule 还可以继续保持多久。

我抱怨了,然后我们开始讨论为什么会有负面情绪,然后我放弃了,说,就这样吧,不争论了。

你瞬间就听懂了,“所以你不想让我们在浪费时间讨论无用的话题了,所以不是你心里同意我所说的,不过是不想再讨论了是吗?”

我诚实的说,是。跟你在一起我不需要掩饰任何事情。

然后你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

如果我在你身边,一定用手捂住你的嘴让你 shut up,然后紧紧的抱住你;但是我不在你身边。

“但是,你那么可爱,所以我没有办法对你生气”,透过电话,这是我唯一能够伸出的一个手指头,没法捂住你的嘴,只能轻轻的在你的唇上点那么一下。

然后那边的你笑了。我可能连笑声也没有真正听到,但我感觉到了,这就足够了,而这一切的笼罩我们的噪音也不复存在了。

遇到难的高一些,需要背氧气瓶的山头,我们一起手挽手扛过去就好了,可爱的你,我没有办法对你生气,就好像你也无法对我生气一样,我们彼此懂得对方,这些生活的琐碎,又算什么呢。

今天,一位许久没聊过的朋友问我,所以找到对的人是什么感觉,我说,就是当你遇到他的时候,你发现,从今天起,可以再也不用为 “爱” 这件事情操心了,因为你知道,不管你怎样,他怎样,可爱的 “爱”,它永远在那儿。

3 thoughts on “你那么可爱

      1. Arnie

        Larry,I’m not clear on what you are trying to do here. Are you trying to set things up so two people can use the same copy of Outlook? Or are you trying to get a web-based email account (such as or ) connected to Outlook? Or am I totally lost!Please give me a better idea of what you want to do and I’ll see if I can hel2B&#8p11;.ill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