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4: 罗马,从早安到晚安

一杯香醇苦涩 espresso,是和罗马说早安最好的方式了。

这家不过是在离住处步行几分钟的地方,地铁站旁边,生意很好。本地人,游客,无一例外的大家都站在 counter 直接点,直接喝,并没有坐下来的意思。

IMG_20150529_095314

和美国相比,在欧洲喝咖啡吃 bakery 的性价比比美国高太多了。在星巴克,随便点个 espresso drink 咖啡加个牛角面包,加税都超过五美金了。每次点完都觉得有被宰的感觉 …
IMG_20150529_094952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到了行程倒数第二天,昨天又经历了从佛罗伦萨一路南下的一天,sprint 之后,冲劲缓下来了不少,尽管知道雄伟庄严的罗马就在脚下,the fact i am already here seems to be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sight-seeing part.

乘地铁到了梵蒂冈,到达的时候已经上午11点了,知道排队想进入梵蒂冈的人会很多,但没想到会这么多 … 围绕着梵蒂冈广场前,排队的人整整绕了一圈。这种情况,我想都没想就放弃了排队了,想着等下午五六点人少了再过来。
IMG_20150529_103523

离开的时候看到梵蒂冈邮政局。想到爸爸以前来这里的时候,好像也是买过邮票或是明信片之类的纪念品,于是进去买了张明信片,贴上邮票寄了。

当年爸爸来的时候,我应该还在读小学或初中,梵蒂冈 for some reason 总让我莫名想到 “花岗岩” 之类的质感 … 直到今天看了,才知道其实是大理石 … lol

IMG_20150529_104404

而且教皇并不真是 “神圣不可侵犯的“ 的嘛 😉 街头巷尾都有他很萌的明信片,简直就是梵蒂冈的吉祥物。

IMG_20150529_104512

古老世界通常会留下来一些传统,到新世界一直延续。就好比教皇换届的过程。上一届教皇 ”驾崩“ 后,全世界的红衣主教们都会聚集在梵蒂冈,开始互投。如果有人以超过 2/3 的票数当选,西斯廷教堂的烟囱就会冒白烟,不然则会冒黑烟。所以每当换届时,就会有成千上万的天主教徒聚集在梵蒂冈广场,等候新教皇的产生。

如果古老世界的传统到新世界,变成在 twitter 上 po 一条状态来告知全世界的教徒新教皇的产生,哪怕是连教义都要改了。所谓同一件事情做上千年,就成了 ritual 了。

好啦,匆匆照过一张到此一游的照片之后,就可以先去其他地方,等晚点再回来啦。
IMG_20150529_104741

下面这张照片里,梵蒂冈前的平坦宽阔的大道,据说是墨索里尼修的。好像不管是仁君还是暴君,修路总是没错的。

IMG_20150529_111818

长沙常驻欧洲接待处主任常小哈同学,有推荐去梵蒂冈对面的新天使堡逛逛,于是我就直接顺着梵蒂冈门前的大路一直走到不远处的新天使堡。
IMG_20150529_112044

新天使堡前的这座桥怎么看怎么眼熟 … 后来才想起是最近一部国产片里李晨壁咚郭碧婷的场景 … 只是当时夜色温柔灯影摇曳,桥上一个人都没有,男女主角孤男寡女,情意正浓,可惜现在我一个人站在桥边,烈日当头,没有 selfie stick,想找个没有人的背景都难,这待遇 … 剧组,能给我分个好点儿角色吗?LOL
IMG_20150529_115037新天使堡里的景色只能说一般,是为了纪念一位叫天使的罗马将军而建造的。所以人有多大胆,就能取多么嚣张的名字是不是,在罗马管自己叫 “天使将军”,应该跟在国内叫 “宝贝大帅” 差不多吧 😛
IMG_20150529_121158我只是觉得下面照片里蹲在墙脚的四个小矮瓦罐,马上就要变成迪士尼电影里的四个角色开始说话了… 
IMG_20150529_122141

 

 


这里在罗马共和时期,是社会底层人民居住的地方,没有恢宏的神殿和讲堂,保有只是罗马寻常百姓家的土砖房,平平仄仄的街头巷尾,平民朝圣的小教堂,祈祷治愈疾病的台伯河畔的庙宇,和最道地的罗马本地食物。跟着 Rick Steve 的 audio tour,我搭上公交车,到了台伯河的对岸,开始逛这些罗马的小胡同。

IMG_20150529_131157

二楼向外张望的男人,和街头巷尾抽烟聊天的女人们,没有人把你当游客。背着旅行背包和手拿相机这件事情,并影响不到他们的生活节奏,  which is great。

IMG_20150529_130745-2 IMG_20150529_131010

偶遇一家手工领带店。其实只是两间屋子而已,靠街边的一间屋子展示成品,靠里的一间屋子是堆满原材料的制作工坊。整家店就只有这位只会说意大利语的老爷爷而已。
IMG_20150529_131702 IMG_20150529_131709

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完成沟通的,但总之我在店里逗留了足足一个小时,给家人和朋友买了三条领带 😉

店里选择太多,各种款式各种材质各种大小,老爷爷一个一个抽屉的给我打开展示,然后不断的用意大利语试图给我描述和解释这些领带该在什么场合佩戴,或是适合什么样的人。大多数他说的我只能靠蒙,但至少他大概能比划出,跟爸爸那个年龄段的家人买,该挑什么样的,给我的同龄人买,又该挑什么不一样款式的。

我才知道我对如何挑选领带真的一无所知。看得少,自然没有什么标准和审美。

真的,在加州和 tech industry 待着,除了偶尔参加个婚礼见人带个领带之外,离 formal dress code 太遥远了 …
IMG_20150529_132034

心满意足拿着买好的礼物(花钱买礼物真的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特别有成就感 …),继续走街串巷逛罗马平民区。
IMG_20150529_140358

这里餐厅的老板赫然在门上写着:’We are against war and tourist menu’ (我们反对战争和游客菜单)。
IMG_20150529_140518

在美国是没法当街喝酒的,wine 也常常是装在大玻璃瓶里。意大利人就没这么讲究了,好像是装碳酸饮料的容器,买了就可以拿在手里边走边喝,方便得很。

IMG_20150529_141142

仍然是逃不了的玛格丽特 Pizza …

天,我来美国这么多年,汉堡和披萨都是我 intentionally 不让自己吃太多的食物。这周我大概吃了之前好几年吃披萨的总和了吧 lol

IMG_20150529_141408

意大利的街道就是这样,前一秒还在走街串巷,下一秒就豁然开朗,会遇到这样一个小广场和小教堂,几千年过去了,这里仍然是人们集会,社交,娱乐,购物的中心。

坐在喷泉旁边的楼梯上喝个 wine cup 吃块 pizza,看看眼前来往的行人和游客,再惬意不过了。

噢,真希望这样的假期永远不要结束 …

IMG_20150529_141659-2 IMG_20150529_142848

 

 


再几个小时,就要和从德国来的小哈同学在罗马会和了。而且还恰逢他虚岁三十的大寿,虽然小哈同学朋友遍天下,此时他估计已经吃了好几个不同拨的朋友给他庆祝的生日蛋糕了,但作为从懵懂的十四五岁就互相认识的中学好友,还是有义务“装模作样” 给他买个生日蛋糕 🙂

蛋糕店是 Airbnb 的房东推荐的,其实在罗马中国城附近不远,他们的 specialty 便是做这种上面堆满小草莓的 cheese cake。

我转了几趟地铁,又走了几个街区,当看到蛋糕的时候,还是有点小失望,觉得卖相不够好。但是这真人不露相的小蛋糕,真的非常非常好吃。我不排斥甜食,却也吃不了太甜的,而这块 cheese cake 的甜腻度非常合适,再配上草莓酸酸甜甜的口感,难怪房东推荐说这是 the best。

IMG_20150529_154529

隔壁就是这家蛋糕店的 gelato 分部,也是好吃到不行 …

这么吃下去,真的回去照镜子都要认不得了 …
IMG_20150529_162201

 

 


当然总是好事多磨,小哈同学的飞机又晚点,手机又没电,我的手机又没信号,最后各种辗转,还好这个伢子灵泛,我俩终于在梵蒂冈广场前接上头。

当时我已经在排队等着进圣彼得大教堂了。早上没去成,现在来排队,居然也排了将近一小时。

本来在傍晚仍然毒辣的太阳下面已经排得头眼昏花了,但一看到他沿着排队的人群一路走过来,明显是在找看 Sally 在哪儿,我真的抑制不住的像孩子一样开心的大叫起来,然后像一块不合群的多米诺骨牌一样,从阵列中跳出来,简直是蹦到他面前。

我是在享受独自一个人的旅行,周围的陌生人和陌生的景致的确是很有趣,但只要当你看到一个熟人,人希望和熟悉的事物靠拢的本性就不可抑制的迸发出来,然后周围的陌生事物仿佛都变的黯淡了。

这真是一个 dilemma,旅游本来就是要享受陌生的美景,但如果身边有熟悉的人,注意力就不可避免的被转移,没有办法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陌生里。但在陌生里久了,又感念起自己的熟悉来了。

 

IMG_20150529_181935

 

圣彼得大教堂,这应该是整个天主教世界里的 HQ 了 …  technically speaking, 这并不是一个教堂,而好几个教堂连接在一起的建筑物,所谓罗马教宗的教廷,米开朗基罗在十五世纪的杰作。

之前听说过这样的说法,四十岁以前不要急着去吃米其林餐厅,人生要循序渐进。太早把太辉煌繁盛的看完了,之后剩下的只是平淡无奇而已。站在圣保罗大教堂的穹顶下,我也有这样的顾虑,以后再看到其他教堂的时候,恐怕都不会觉得太惊讶了吧。

顺着向前延伸的教廷大厅一直往前走,两旁任何一个拱门后面都是一个精美华丽的教堂,有独立的壁画陈设,雕塑和空间,放在全世界任何一处地方,都毫不逊色的。大厅的终端更是金碧辉煌。尽管不是宗教信徒,但来到这样的地方,我猜想并找不到归属感,而是感受到宗教力量如此强大的震慑感。

IMG_20150529_183628

原来 confession 中文翻译成告解。

在美国信基督教的朋友有解释过给我听,天主教才有告解这一套,神父是上帝的传话人,而基督教则没有中间的中转站,信徒们直接和上帝沟通,在心中告解。

忍不住想,如果不是教徒的自己也钻进告解室里,会不会也要像《非诚勿扰》里的葛优一样,待上一整天也出不来 lol

IMG_20150529_183146

圣殇 Pietà 是不到25岁的米开朗基罗完成的又一经典作品(真是不来意大利不知道随处都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壁画)。

Wikipedia 上面的介绍如是说,balances the Renaissance ideals of classical beauty with naturalism(达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最理想的一种古典传统美和自然美的平衡)。

艺术,和人对自己的了解一样,总是经历从抽象(懵懂),到真实,再回到抽象(返璞归真)的过程。

IMG_20150529_183959 IMG_20150529_184434日落之前赶到了 Vatican museum(梵蒂冈博物馆),开始之前预定好的 night tour。非常感谢提前预定的小哈同学,这部分真是全天的 highlight,非常推荐 🙂

IMG_20150529_195213

领队的导游是位有深色头发的意大利大姐。因为她脸超圆超有肉,所以我对她好感倍增 … 她当时正在解释电子屏幕上显示的,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教堂里的著名壁画《最后的审判》。

一开始我还听得挺入迷,知道她滔滔不绝讲了半个小时,已经走了一天的我已经快站不住了才讲完。但这幅画里真的细节太多,背后也是各种勾心斗角的故事,好比米开朗基罗当时也不完全是为了宗教或艺术理想才接下作画的任务,而是迫于教皇的压力才接下这幅画,得到的酬劳也不多,所以买的颜料也很廉价,以至于画作的颜色也很快 fade out …

但排除这些外在因素,《最后的审判》是少数文艺复兴时期有仔细描绘地狱情景的,里面人物众多,米开朗基罗在画中也多有指代,甚至把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仇敌也画进了画里。当时的教廷看到最后的成品时,也不免大吃一惊,被画中的地狱场景震慑到。

我总觉得,在宗教里,通过 “下地狱”,或是 “来世不得好报” 这样的概念来震慑教徒,太简单粗暴了。但绝大多数的民众都无法百分之百唯物,这是最直接的让人们不要作恶的方式,但这个方法本身又是否 ethical 呢?

IMG_20150529_202108

这是梵蒂冈博物馆中央的花园,当时还正有一场晚间音乐会,太享受了。

IMG_20150529_205942

长廊里面永远都是两侧摆满雕塑 🙂
IMG_20150529_210419

这是俩哥们用来避邪吗?…

IMG_20150529_210650

这些是出土于希腊的雕像。HQ 就是不一样,哪里的宝贝都可以搜集得来。

IMG_20150529_211335 IMG_20150529_211719

本来觉得这雕塑挺严肃的,结果一看下面那哥们长得有点像李晨 …  然后就出戏了 …

IMG_20150529_212903

什么叫金碧辉煌,这下体会到了。这也是只有 night tour 才能看到的景致。

IMG_20150529_213514 IMG_20150529_214246

少数几个能一看到就说出名字的名画,《雅典学派》。初看到的时候,还想说恐怕不是原作吧,因为导游大姐根本都没屑于介绍 … 想当年这可是小学美术课本上重点描述透视的例子 😉

IMG_20150529_215812

 

离开梵蒂冈博物馆,已是晚上 11 点。逛博物馆逛到晚上 11 点也是醉了。

几乎是午夜,在仍是人潮攒动的罗马公交车站,等了趟公交车返回 Airbnb。这样的场景,真让我想到长沙,热闹的夜市,闪烁的商场霓虹灯,和永远觉得回家太早的长沙人,和这里街头巷尾的罗马人,倒有几分相似呢。

4 thoughts on “Day 14: 罗马,从早安到晚安

  1. 欧洲博彩公司排行

    The other day, while I was at work, my cousin stole my
    iPad and tested to see if it can survive a thirty foot drop, just so she can be a
    youtube sensation. My iPad is noow broken andd sshe has 83 views.
    I know thnis is totaly off topic but I had to share it with someone!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