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乌菲兹里艺术史,锡耶纳的惊鸿一瞥,和深夜偶遇的罗马

弗朗西斯卡在旧金山一座大学的教授文学,并且为小说撰写文学评论。原本一帆风顺的生活却因为丈夫出轨而起了波澜。好朋友希望她走出阴霾,帮她报了去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短期旅行团。地中海沿岸美丽的风景,独特的文化体验,让生活触礁的弗朗西斯卡作出了令自己都觉得惊讶的决定。她将婚姻赔偿金用来购买了一座当地的宅院,并决定暂时在意大利定居。在修葺宅院的过程中,她和托斯卡纳小镇,和小镇上的居民们成为了朋友,也重新让自己的人生开始丰盈。

好了,电影简介复述完毕 🙂

十几年前,这部叫《托斯卡艳阳下》的电影上映之后,不知道激励了多少失去人生方向却仍想寻找自己价值的女性们,结伴或是独自踏上托斯卡纳的土地,希望这里温润明净的阳光可以帮助她们重新找到人生的意义。

在来这里的飞机上,我重新温习了一遍几年前看过的这部电影。也是小成本小制作,故事也波澜不惊,但电影里弗朗西斯卡的一颦一笑却让我感觉那么真实亲切,遭受婚姻打击后,她也捶胸顿足,抱怨人生,但仍然无奈的将自己振作起来;在意大利买下宅子之后的一切也并非一帆风顺,有收获到珍贵的友情,和仍然不那么靠谱的爱情。但看着她,就觉得,充满了纠结的人生,也可以过得那么自给自足,感动开心,并且独一无二。


所以,今天的旅程是,上午在托斯卡纳的中心,佛罗伦萨逛乌菲茨美术馆,中午出发去火车站,进入托斯卡纳腹地的小镇锡耶纳,傍晚再转车去罗马。非常 ambitious … 过了今天,就可以比较安心的在罗马度过余下的几天了,所以,今天应该是独自旅行中最大的考验。


在网上没有订到乌菲兹的票,所以一大清早过来排队。队伍里还碰到一对北京过来的比爸妈年纪稍小的夫妇,他们多年来自助游已经跑遍了全世界的很多地方,看着特别有爱 🙂

乌菲兹是美第奇家族的又一处办公场所。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密不可分,他们所资助的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都为文艺复兴作出了奠基性的创作。下面的这通长廊,自然是没有皇家宫殿,好比卢浮宫那样的气势恢宏,但一想到这是一个家族举家之力,资助艺术家,特别设置的陈放艺术品的场所,而当时人们已经不仅仅在为宗教而创作,而将对美的追求也当作创作和资助创作的标准之一,仿佛仍然能够感受到,源自中世纪,对审美和创作的禁锢枷锁,正在产生裂缝的声响。
IMG_20150528_092008

类似下面这样的画作,应该只有在美术书或历史书上才看过。亲眼见的时候有点当面见明星的感觉。见到的这个事实,比真看见什么了要重要的多 😉

IMG_20150528_094941 (1)

一路有游客边看边翻介绍。隐含在这些美术作品后面的故事和美术历史太多了,而如果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看就走,也是非常可惜。

一直在听 Rick Steve 的 audio 介绍,里面也有一段是专门为来乌菲兹参观的游客准备的。顺着他的顺序去听去看,从最初平面的,没有个人五官特点的宗教画,到逐渐显示出立体感,并且出现个人特征的宗教画,再到叙事意味浓厚的个人肖像画,这里是一座真正的历史博物馆,记录着一步一步前行的脚印。
IMG_20150528_095800 IMG_20150528_100726

所以今天穿的凉鞋也不是没有出处嘛 😉
IMG_20150528_101759

这,真的是没有弄懂他在做什么 …

IMG_20150528_104649

从乌菲兹出来,已是艳阳高照的中午,匆匆吃过午饭,就要出发去火车站,赶上一点多去锡耶纳的火车。
IMG_20150528_113334

街边的作画人好像是非常 suspicous 的在看我 🙂
IMG_20150528_120003

上下楼梯,拖行李,上火车(此处省去三百字 … ),一个书包一个箱子,终于把你们倒腾上车了。
IMG_20150528_130657

坐绿皮火车,好像风景也乡土了很多 …
IMG_20150528_143507

如果有什么地方离弗朗西斯科的托斯卡纳更近的话,在这趟旅途中,那只有锡耶纳(Siena)了。三点左右,火车终于到达;而已经靠着行李睡着的我,还是被邻座的老奶奶推醒,才按时下了车 😉

但到达锡耶纳之后的折腾,是完全没想到的 …

首先我提着个大箱子,必须把行李寄存才可以去到锡耶纳室内。原本以为火车站有行李寄存处,但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小卖铺的小哥慢悠悠的说,要寄存行李,去市中心吧。我说能走着去吗?他还特一板正经的回答道,你确定你要走两公里吗?还是在我这里先买张公交车票吧。

当时离去罗马的火车,也就只有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折腾到市中心,存行李,再考虑取行李,再返回火车站的时间,我想但凡做事情稍微稳当一点的人,都不会拖着行李去找公交车了。

但当然,姐这辈子都没有稳当过 … 所以基本没怎么思考,就掏钱买了票,去找公交车站。

上公交车的过程还算顺利,除了气喘吁吁把行李拖上拖下,一路公交车盘旋上山的风景还算不错,一路的红砖红瓦,原来锡耶纳是建筑在一个小山头上。

下了公交车,马上找行李寄存处排队存行李。在到达锡耶纳后的几十分钟后,终于可以轻装上阵,快速的 explore 一下了。

当然,第一件事,从吃一支 gelato 犒赏自己开始 🙂
IMG_20150528_154856

从公交车站向城市深处走去,沿着弯弯曲曲的小巷,不多久就到达田园广场和市政厅,这就是锡耶纳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了。

锡耶纳当年也是在托斯卡纳地区,试着与佛罗伦萨分庭抗礼的城市,却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路线。佛罗伦萨兼容并包,各种建筑和艺术风格齐聚,而锡耶纳比较中央集权,保留下很多中世纪哥特式建筑的风格,再则因为锡耶纳并非交通要道上,发展也较佛罗伦萨滞后了很多。所保留下来的风格,虽然并未成为历史上对下一个时代的奠基,但却是对上一个时代最好的歌颂。

IMG_20150528_155125

PANO_20150528_155251

时间不多,问了问工作人员,上了塔楼大概需要30到一个小时,那也不用逛其他地方了,直接上塔楼吧。

IMG_20150528_160128-2

然后是狭窄狭长的回旋楼梯,一直一直往上。
IMG_20150528_160526 IMG_20150528_161104

终于到顶, 一面看过去,眼前是辐射状分成九个部分的广场。在塔顶碰到两位 Ohio 州立大学的教授,他们带队一帮美国学生来意大利旅游。在塔顶,教授解释道,当年的锡耶纳城邦分为九个政治部落,为了防止中央集权,九个政治部落轮流执政是他们商议出来的最民主的政府方式。

锡耶纳市政厅里《好政府和坏政府》的壁画,也成为后世的警醒。即使在中世纪,当时的社会,已经对民主和政治进行了思考和艺术创作,实属可贵。

IMG_20150528_161747-2

下面是在广场旁边的纪念品商店看到的围巾,上面绘画的应该是当年民众聚集的场景。
IMG_20150528_165726

踏上看到的另一面风景,则是广阔的托斯卡纳丘陵。蓝天绿树古旧红房顶,在这里只待一个小时真的不够。
PANO_20150528_162307 (1)

唉,光线太强,后面风景根本照不到,只是纯自拍而已。

IMG_20150528_163058

没办法,还是得回去赶火车去罗马,只能慢慢从塔楼上下来。
IMG_20150528_163608

一路也抓拍到不少独特的角度。
IMG_20150528_163737

快下塔楼之前,抬头看到塔楼两侧向外伸出的猎豹头。
IMG_20150528_163953

这里的楼梯真是怎么拍怎么好看。
IMG_20150528_164320

九分的田园广场实在是美不胜收,走下来之前还是忍不住再照一张,虽让当年聚集的民众已经变成今天悠闲太阳浴的游客,而原本的马场则变成了热闹的餐馆和咖啡厅。
IMG_20150528_164710

从塔楼下来,就直接去了行李寄存处,然后再去等公交车,赶上火车。一路我都没有觉得很紧迫(也可能是一直觉得火车反正会误点…)直到上了车,没过两分钟就开车了,我才觉得,但凡当时在路边的表演者前面多停两分钟,或是公交车慢开两分钟,我就有可能赶不上火车的 … 就觉得自己太不靠谱了 …

IMG_20150528_180726

一路上对面还坐着这个对我一脸嫌弃的 lady …

IMG_20150528_194024

窗外的日落的风景还是非常美。

只是一想到,这边的落日已是快九点,而我都还没有到罗马(其实是不知道午夜罗马火车站有多少的小偷扒手正等着呢…)

IMG_20150528_203440 (1)在罗马火车站等了十几分钟 Uber 而不得,只能乖乖坐地铁,还好住处离地铁站不远。

安顿好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这一天的辛苦而充满惊喜的旅程终于结束,是时候犒劳一下自己了。恰好楼下就有一家开到午夜的意大利餐馆,还有位子直接就走进去。

好几天了,已经很习惯跟侍者说,table for one,只是今天刚说完,身后就进来一位亚洲面孔女生,也在我身边叫了一个 table,自己一个人坐了下来。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和她眼神交汇了一下,我主动说,要不要一起坐,好像已经预感到她会接受一样。她很热情的说了 Yes。

终于有机会叫了两杯酒,真是历史性的时刻 🙂
IMG_20150528_221402

女孩叫 Aya,从日本一个温泉小镇来,教小孩子英文。虽然是英文老师,但我们用英文交流还是有点磕磕绊绊,但她的笑容真诚可人,又特别有礼貌,很多时候,我们说两句就笑开了,好像陌生旅途碰到旅伴,已经是很有缘分的事情了,也不用急切的去交流些什么。

好像在五渔村碰到的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情。Aya 的剧情是,在东京有交往一年多的男友,男友很希望她搬去东京,然后一起结婚,Aya 不很确定,觉得对方是很爱自己的人,但又不知道这是不是她心中理想的对象,是否还能找到更合适的人,而且去东京也不太可能找到小镇上教小孩子英文的工作,可能就要做全职太太了,她希望通过这次旅行来找到自己的答案。

我问道,那这趟旅行要多久?她说两个半月。从欧洲开始,这才是我的第三周,我的大背包里还带着洗衣粉,基本每天晚上都定好了 hostel 来住,刚去过法国,比利时和瑞士,欧洲接下来还要去西班牙,葡萄牙和土耳其,接下来要再去美国,东海岸和西海岸,然后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再回到日本。

Wow,所以你的工作怎么办?辞掉了吗?

嗯,是的,暂时把工作辞掉了。工作不可能等我这么久。但如果在旅途中做好了决定,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想我会搬去东京嫁给他吧,虽然这才是第三周。

我问道,那你的父母呢,出来这么久不担心你吗?

Aya 仍然是笑着回答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妈妈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在和癌症斗争,去年也过世了,所以就剩下我自己,并无太多需要与父母交代,然后笑笑的眼睛就开始涌出眼泪。

我自然是最听不得这种情节,完全没忍住也开始跟她一起流泪。只得边笑边拿起酒杯,再和她多喝一口。

旅途是寻找内心出口的过程,每一个生物体好像必须得有机会挣脱日复一日生活的束缚,才能够体会到世界的广博,人们经历的丰富,再来回头审视自己小世界的情感,平复波澜,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对于弗朗西斯卡,Aya,和我,只有当你看到不同的人生经历,才是折射自己最好的镜子。

IMG_20150528_223210

临走,我和 Aya 互相加了 facebook,这几天看到她好像已经到了美国。

希望她接下来的旅行,安全顺利。

3 thoughts on “Day 13: 乌菲兹里艺术史,锡耶纳的惊鸿一瞥,和深夜偶遇的罗马

  1. 随机傻瓜

    箱子是你本次旅行的最佳配角。罗马餐厅省下的那张桌子,见证了人生美好的际遇。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