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节和子弹

《民主的细节》&《送你一颗子弹》

去Miami的路上解决掉一本,回来的路上又解决掉一本。如果说social science界也有nerd的话,刘瑜算是一个了。很久没有看书看得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倒也不是真的好笑,只是笔锋之间那股大龄nerdy女的“纠结”的那股劲,真真让我想到自己过去胡思乱想的那些片段。常有去朋友饭局,自己一个人说high了,其他人沉默了,也不知道别人是不想听还是不屑懂,但看到她,觉得自己那点瞎想顶多就跑了个5000米,“子弹”姐在这方面真是已经走出万里长征去了。

不知道半年前要是决定把这个Communication Phd念下来,是不是也跟刘瑜一样,一个人成了一支队伍,那些《子弹》里描述的“独立寒风”里的学术生活片段,对西方社科研究的兴奋和困惑,对自己攒conference和paper能力之恨铁不成钢,听起来就跟在Mann Library和Kennedy Hall里四处乱窜的我一模一样,只是把Cornell换成Columbia,把Amsterdam Avenue换成Tower Road罢了。

当然了,人家是political science出身,又是在NYC,比我们这穷乡僻壤的纯social science的搞学术还是要带劲点儿,这点从《细节》这本书上可窥一二,人家关心的那可是美国大选,民众参政议政,比communication研究的topic,至少听起来,用Renee的话来说,应该是重要了好几个log level… 不过角度确实惊人的相似,原因无外乎,大家都是国内出身的留洋“分子,意识形态在出国前就已半形成甚至成形。暂时又都还在校园,在social science的这个保护伞下,过得不那么物质,在美国看到的这些那些,先没忙着冲上去,不免都要做个比较,问个为什么。还有些一比较一问就觉出差距来了,但差距常常又不是最终答案,想刨开表象,找出些“药引子”来。这或许也是刘瑜作为一个political scientist的幸运之处,处于这样的文化冲击,政治体制变革的浪潮中,更幸运的是,她通过“书写”找到了思考的空间,找到了影响的渠道。

关于刘瑜的行文,好话随便上网搜就是一箩筐,便不用多说,我只觉出她跟当年的王老师特别像,有所谓的架子可端,却不端,但她这不端也并非全由她决定,事实是,所处的这个功效主义时代,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们,特别是女性“高级知识分子们”颇有些高处不胜寒,与其一边吹空调,不如放下身段大家一起穿汗衫扇蒲扇。扇蒲扇的不一定没有生活智慧,more importantly,穿汗衫的不一定比穿衬衣的赚得少,至于是谁在推动社会,深化变革,影响未来,这也都未可知,刘瑜这样的知识分子,作为社会的brain,其思考当然是必要的,不过在没有结集出书之前,可能和任何一个你在北美碰到的大龄侃侃而谈的PhD没有什么区别。

如果是个男PhD,“唾沫横飞”这么两下,往好处想,大概是个“忧国忧民”的gg吧,不过“忧国忧民”和“不识时务”通常也就一线之差。一旦被小mm们贴上“愤青”的标签,便再难以翻身,满大街都是扇蒲扇的,突然来一跟大家推销空调的,猛的一吹,也只能先打个“热”寒战了,毕竟这年头想活得累的人不多,操心自己还操心不过来呢。

但要是个女PhD这么“唾沫横飞”,那下场就很杯具了,万一再摊上个不是mm的女PhD,那便又是给“第三性别”绝佳的佐证了一下。现在流行的可是“懂也装不懂”的志玲姐姐,男人们可以没事拜读下柴静阿姨,但娶回家,通常表示“压力很大”…

 

 

一过冬就开始长膘,差不多恢复到大一时候的状态,先是过节前,还没下班天就黑了,gym也懒得去,一过节自然又是四处吃喝玩乐,不过吃喝的部分总是比玩乐的部分要更浓墨重彩,所以结果就是,碰到两周不见的朋友,人家都要讶异的问一句,怎么觉得你脸又大了…  搞得我自尊心受挫,良心发现,天天下班乖乖去gym…

8 thoughts on “细节和子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