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非布道,但求解惑

应该是去年夏天的一天,邮箱里突然收到一封署名 “柴静” 的邮件。

“你好,我是,因为搜集演讲资料,看到你博客里的TED的演讲点评,有意思。遗憾是我无法打开你贴的视频和图片,也许因为六月。

如果你还在用这个邮箱,我们再聊。

柴”

她的名字并不陌生。八十年代湖南长大的我们,大多都知道,湖南文艺广播电台有这么档夜间节目叫《夜色温柔》。两年前她的采访笔录《看见》在国内热销,也曾托友人漂洋过海带来美国读过。坚毅,是我在她的文字中读到的含义。

在一个太嘈杂,也太容易被嘈杂改变的时代,在一个改变以天为单位计算的时代,从广播,到电视独立采访,到写书,到独立制作,但她的每一步,都是以几年来丈量。

当下没有告诉任何人。带着许多疑问,却又是诚惶诚恐的回了邮件。

之后的交流,让主题慢慢清晰:她从央视辞职,和好友一起,筹划并制作以雾霾为主题的调查采访节目。作为一个新闻记者,在离开了所谓的发声平台之后,最大的权利,可能就是不带偏见的眼睛和手中的笔了。

她希望依托于话语权,一些基于过往知名度的话语权,来让社会各个层次的民众们看到,并且抽丝剥茧般的捋清事实的真相。

夏天回国的飞机上,仔细读过她和她的制作团队撰成的第一稿。很多采访,包括洛杉矶的那一部分,还没有完成,有很多想法,数据,和掺杂个人情感的叙述,交织在一起。已经很多年没看过国内的新闻报道,特别是调查类报道,只觉得,读出很多 “小我” 的感动,却需要更有力的结构和论述逻辑来支撑。没有提供答案,却为她的 raw material 提了很多问题。

如果作为敌人的 PM2.5 是 “看不见摸不着“ 的,怎么把无形的危害转化为有形?如果最终的分析重头戏在作为能源的煤炭和石油上,那么,怎么样来论证这些是雾霾的主要成因?

就像她在最终的讲演中所引用的,环保局在中国的大部分地方无异于 “吉祥物”,人们麻痹的神经,对于不直接影响他们当下生活质量的危害,已经失去了敏感度,是否再应用数据去敲打,怎样用数据去敲打。

这中间有过她赴美生子的传闻,从央视离职的消息也才不胫而走。这种时候的问候,反而俗气了,我想。

十几G的百度网盘,存着她们大量的采访视频和笔录,可以想象,整理起来的难度之大,这是一个蒸馏的过程,最终的成品只能在几十上百分钟里展现。珍珠需要一颗一颗的串好,前后顺序,还不能乱。很钦佩她和她的团队的职业和敬业。

看完一百多分钟的最终成品视频,我想,不施粉黛,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的柴静,带好了这串珍珠,它没有夺目光彩,却直摄人心。


如果还有一版要改,我想我会说,我喜欢这其中以问题为主导的调查方式,她站在了 ground level,带着大家一起匍匐前进,去寻求事实的真相。好像任何一个普通人 “看似” 没有权利去掌控的社会潮流:环境,股市,房市,法律法规,茶余饭后的聊天,往往堆砌不出改变的力量,只有切实可行的 action items,从上至下,从下而上,才可能促生改变。

但我也隐隐觉得其中将欧美国家,对标准的制定和法规的执行有些美化。每当中国社会遇到炎症的时候,英国和美国的过去和现在,不一定能被当作金科玉律来参考和引用。

西方社会对中产阶级有更多的政策倾斜,这让对既有利益集团的保护变得没有那么明显,在一个大家都小富即安的社会里,对于真相的渴求可能与中国民众并不在同一个水平线上。想当然,应该是在落实选举权的社会里,大家会更多关注和参与政治,但事实并非如此;反倒在政策和信息不够透明的中国现有环境中,由于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环境、物价、房价、就业机会,这件件都是对民众而言的切肤之痛。人人都 “参政议政” 才是现状。

真正值得问的问题,是怎样把民间的参政议政,转化为改变,什么样的国家机构能够有知识支持来确保,从民间涌现的想法和思潮最终转化成为,meaningful and executable 的政策。并且,国家机构如何重塑信任感。西方的不议政治,其根源,一定程度上是对政府的信任。

(就此打住吧,再继续写下去,这篇就没完了… 😉 )


从春节到现在,朋友圈里,先是被五湖四海过节的照片刷屏,接着被白金还是蓝黑裙子刷屏;直到今天,柴静的这一百零三分钟的努力,关于中国的 in convenient truth,可能才是最值得被刷的吧。

如果会有什么改变的话,发出声音,永远是第一步。

并非“布道”,但求“解惑”,这是我所读到的柴静。
2000

10 thoughts on “并非布道,但求解惑

  1. hua luo

    在柴的视频里看到和你一样的名字,猜着有可能是你,结果真是,也算是断了好久没有的联系,有机会加下微信吧。收到请邮件回复

    Reply
  2. StevenZ

    柴静提了正确的问题(如何减少雾霾),但是她误导了人们以为她提出了解决的方法,而且对普通人是actionable items。“打电话举报”, “关停周围以环境换利润的产业”, “要求打破能源垄断产业” 等等。
    普通人对“如何减少雾霾”的思考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国人通常不愿意思考。其实这些都是问题,“为什么打电话举报没有用”,“为什么环保部门是吉祥物”, “怎样关停周围以环境换利润的产业”, “为什么打破石油垄断能够提高油品质(其实并不能,因为正常的垄断企业最喜欢提高标准提高门槛)”
    这些问题的答案都在http://user.qzone.qq.com/908961321/main。因为政府进行价格管制!为什么政府价格管制并且不严格执行法律和监督?因为它爱民如子,知道北京人受不住自由浮动的商品价格。
    如果柴静狠心地说出真相,只要北京人生活成本上升XXX元,就可以享受蓝天白云了。结果会怎样?她只能避重就轻地列出满足大众不想付出太多而又有正义感的actionable items。
    大众的参政议政,是要在大众肯付出肯承担责任的基础上的。“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等到大家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时机大概就成熟了吧。
    ================================================
    “http://user.qzone.qq.com/908961321/main 一篇有逻辑的解读在现在这个时候是有必要的。http://xueqiu.com/6146070786/37150386 还有这一篇感觉轻松一点的”
    “I am curious if she has consulted any folks from the oil and gas industry before coming to the conclusion. 并不是没有逻辑,而是是否在提正确的问题 还有问题的前提是什么。”

    Reply
  3. amilymoor

    哈,Sally的文笔真好!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一般文青所缺乏的理性和逻辑分析的能力:P
    这么一说,我真应该好好拜读一下那个TED点评单了~

    tong

    Reply

Leave a Reply to iwannasay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