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青春先给你【9】

这两个选项里,我稍微纠结了一下,但还是比较显而易见的选择了Mountain View的那套(即使那套更旧,没有第三个卧室,而且可能会bid出比Sunnyvale更高的价格)。如果我现在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希望,五六年之后,当我需要转手卖出这套的时候,市面上的买家同样也会觉得这套的价值更大,是一个更值得投资的对象。

所以说看房这事儿特别干扰工作不是,从上周的那个off the market sale,到这周两个新出来的option,不仅周末open house的时候要去看,因为要决定怎么下offer,周中还约着agent又去把这两套都看了一遍,好几天午饭都是稀里糊涂吃的,跟同事约meeting的时候,也得想着会不会跟agent的appointment冲突,有时候下午5点还得赶到C先生在Los Altos的办公室签合约,经常是下午四点就默默的从办公室闪人了。而且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各种想法,各种纠结,还没处儿说去,只能上blog来吐槽了…

 

好了,决定要给Mountain View那套下offer了,又是去C先生办公室一顿签contract。回头想想,第一次在Sunnyvale那个Peets和A小姐,第一次经历下offer,签contract的过程,当时真是惊心动魄,觉得晴空都风卷云涌,现在第4次走这个过程,只觉得外面阳光好大,办公室好热好闷,数字也不过是数字了,如果offer中了,不就是一会儿银行账户清零吗,okay la… 人生中好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吧,没做过的时候经历各种心里挣扎,拼命给自己上纲上线,做了几次就风淡云轻了,又不是杀人放火,压力那么大干嘛呢。

还是C先生给我做dual-agent,我自己找了些comps,觉得这房子不简单,这一片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大规模涨价了,比listing price卖到多出个8-9万都不为过,但C先生显得比我“乐观”很多,他觉得如果有一两个outliner就难说,不然可能就多个5-6万吧。我想他应该心里一定明白,只是不想太早把卖家吓跑,等到了counter offer的时候,给足你们急红了眼拼命加价的机会。但dual-agent的好处就在于,我也根本不用写一个bid price,明天12点卖家来收offer,我把条约的其它部分都签好,就等着11点的时候,C先生给我打电话,根据其它买家的价格出我的就好了。

 

转天,早上11点多,C先生还没有打给我,我12点还有个会,急了,打过去,C先生说,“正开车呢,那些offer都email到我邮箱了,我还5分钟到办公室,马上就知道了”,我在电话这头听的,感觉这agent当得也太cool了吧,跟拍电影一样,太有画面感了…

所有十几个offer进来,剔除几个最低价,留下几个最高价… 有四五个都比listing price高了5-6万,说明是serious买家,我报了个高出6万的,知道C先生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这场游戏,一定有第二轮。但没办法,我得去看会了,就只能短信联系了。

 

接下来的俩小时那才叫惊心动魄啊,我这边一边Gotomeeting跟同事聊着呢,并且对方还是特认真一人,还偏喜欢把webcam也开着,搞得我这边peer pressure,也得开着webcam,这盯着我看,让我也没法大张旗鼓的查手机短信,只能跟对方佯装镇定的在聊。过了一会儿,我手机开始响,agent打来了,我想一定是有人counter offer了,但我没法接啊,就快速的用余光text给agent,让他短信告诉我价格是多少,过了两分钟瞟到,已经有两家都又再往上加了1万,问我要不要加1万五,这样把握就很大了。因为毕竟还是之前看过其他的comp,觉得高于listing price 7-8万,也算是预料之内,毫不犹豫就回了yes。

 

又过了焦灼的20分钟,C先生text过来,’Damn, the other buyer offered 10k more…’ (说明四家中其他的两家已经放弃了)我当时还在Gotomeeting上,看着那边同事还在blablabla… 我摔手机的心都有了,agent问说,怎么办,我回说,那再加5k。

当下本能的觉得,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如果一会儿对方再继续加价,我就很难再撑下去了,毕竟我也不知道对方的budget是多少。匆匆结束了meeting,基本之后几十分钟也没法专心工作,一直在想如果对方再加价怎么办… 想说,真的不要以为丛中过来的就都是大款,也有我们这样一家人辛苦赚钱的…

 

到下午2点,C先生打过来,我特意找了间空的会议室来接,直到听到他说“Congratulations, it’s yours!” ,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他跟我解释了一下大致的过程,另一个竞争的买家跟我情况差不多,是一个working professional, 未婚单身男性,到最后一轮,他的确加价了,比我的出价还再高8k,如果C先生不是我的dual-agent,可能我就真被对方高8k的价格beat了,但C先生当下试着打给了我们双方的lender(银行的借款人),想再给卖家一个参考指标,看哪方的借款人比较solid,我这边的借款人非常有条理的解释了我能从银行贷多少款,已经拿到了怎样的证明,而对方的借款人好像还希望帮对方讲讲价,不够确定,卖家还是宁愿稳妥,而非多赚那8k,于是选择了我的offer。

One thought on “我把青春先给你【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