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适合聊天是车里

从SF坐车去Sacremento,一来一回就是五个小时。去的时候是阳光灿烂,理智清醒,聊的是找什么工作,在哪里工作,要怎样的人生,过什么生活才是挑战了自己,却不挑战自己的底线;回来的时候是夜色迷茫,司机微醺,只能副驾顶上,微醺的自诩是沦落投行的文青,都不用邀请就开始深刻的自我剖析,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境:

曾经很多次的设想过这样的选择时刻,多年以后,我结婚了,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家有娇妻,出差到新加坡,偶遇一个年轻又有魅力的business partner,两人都互生好感,出去dinner date了一番,反正明天之后都不再见面,也不会有任何consequence,我以前一直以为,犯不犯错误是取决于遇到的对方到底有多年轻,到底多有魅力,跟家里的老婆比起来怎么样;但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这跟对方没关系,跟老婆的长相也没关系,完全取决于自己。有一天,你想通了,你自己的生活状态会引导你的选择。

长大之后就会发现,很多选择跟当前的人,当前的条件无关,是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才促成了生活状态的改变。有趣的是,自己刚想明白的时候,发现身边很多朋友,工作的也好,念书的也好,也都这么想明白了,年纪到了,对生活的感悟也有些殊途同归了。

SF to Sacremento

从Ithaca坐车去New York City,一来一回是十个小时。通常是周五下午启程,周日晚上返程。当时还没车,坐过好些人开的车,有些司机跟乘客share一些expense是为了省油钱,记得杨爷当时也都不收钱,纯粹为了路上有个人解闷。

杨爷是聊起天来最天马行空的,有一次他赶着批学生作业到太晚,赶着天黑才上车,一上车就聊起宿命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有宿命,如果有的话,是准确到明天的早饭,还是准确到人生的选择和结局。还有一次,他讲到911那天,他还是NJIT的个小本科生,怎么从曼哈顿“逃回” queens,怎么在家和室友挤在小电视前看news updates。

夜晚,车在纽约上州的公路上跑的时候,两侧只是依稀可辨的黑色的丘陵,只看得到车灯照亮的向前延伸的公路,车里空间的紧凑感,车行的速度感和车外世界的未知,最妙的是,聊天的两人直视前方就好了,很多人一有眼神交流,说话的态度就矫情了,互相不看对方,才好像是在和对方的本质聊天。

通常是,车开到接近城区,两旁的灯光和广告牌多起来,之前“超现实”的环境被现实的景致打破,话题很快变成,周末怎么安排,去哪儿吃饭,直到开进纽约拥挤的车流,我才又回到车里”坐客”的身份,只想着赶快到目的地。

Screen Shot 2013-01-21 at 11.53.52 PM

现在每周五送老妈去Cupertino的一个合唱团排练,从San Mateo开车去Cupertino,即使是只有40分钟,感觉跟老妈讲的话都超过在家一起吃几顿饭的总和。在家吃便饭好像只能谈这顿好不好吃和下顿吃什么,只有上了公路,才开始问,到底喜不喜欢这样在美国待着,闷不闷,有没有意思,老爸来了能不能适应的问题。

Screen Shot 2013-01-21 at 11.54.09 PM

嗯,等老爸来了之后,是一定要plan一个road trip的,对于分隔两地的一家人而言,聊天的机会是真的不多。

Just a random thought,不知道Google的self-driving car出来了之后,会不会让驾驶者和乘客反而失去了这样的交流冲动。

 

4 thoughts on “最适合聊天是车里

Leave a Reply to 代代糖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