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总是需要的

加入新公司不过短短半年多一点,周一去上班,照例是开All Hands(全体员工会),想不过是和往常一样,了解下公司最近业绩吧。不曾想,CEO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公司被收购了,正式的消息今天下午就会被发布。”

这是一间成立时间并不短,但最近才颇有起色的start-up,同一间会议室里,既有跟着公司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也有像我这样,不过是最近才加入公司快速增长这一轮wave的新员工。已经待到疲软的老员工们应该是期待公司被收购已久,而还满是干劲的新员工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毕竟有不少也是从大公司出来加入start-up,但很快又要再回到大公司的环境中,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

但,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很有意思(社会学家们其实应该好好拿这个群体做个focus group研究 :))。收购对于老员工们而言,money wise一定是有丰厚回报的,虽然不是能拿了就退休的一笔钱,但五六年这样陪伴小公司成长,这也是应得的可以改变生活的一笔钱。即使我仅仅是坐在公司的一角,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抑制不住的兴奋。看到有不少人开始掏手机,老大一再强调,下午一点正式消息发布之前,请各位一定不要facebook,twitter, etc. …

之前听过这样的说法,如果你不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那就为钱而工作吧。毕竟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挣得很好收入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我可能还太年轻,总觉得以钱来衡量工作选择是一件奇怪而且不应该被推崇的事情,但回头想想,包括自己真正做选择的时候,也都无法免俗。难道是因为,现在身边还没有出现一份能让我在“为梦想工作”的职业,所以做什么工作不是工作,那还不如做份薪水高的?又或者是,我完全可以选择不计成本的“为梦想工作”,不过是一直不断在“主动”屈服于世俗和现实吧。

会议结束,坐我旁边的几位老员工们在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算起来了,一些来了一两年的同事,觉得他们走路也变轻快了不少…

之前就约了和Patrick开会,他来公司一年左右,看他心情不错,我也想今天估计公司有心情上班的也不多,就想随便聊聊先。听他说,他之前所在的公司被HP收购,但收购之后公司团队被拆得七零八落,最后只有一些最最核心的技术团队成员被保留下来,因为公司收购的核心其实是产品团队,所以其他部门的人在收购完成之后就纷纷跳槽。“但反正是拿一笔钱就走人嘛,也没差,再找下一家就是了”,Patrick讲得很轻松,但我听得还满心惊肉跳的… 这是说,我也是属于可以被忽略的人员了吧…

午餐间隙,组里的中年工程师大叔James走过来聊天,说是这是他exit的第七家start-up了,之前卖得好的,卖得不好的,整个公司都黄了的,他都见过,在他看来,这个算是正常的一个被收购的case吧。每每看到这种连锁跳槽的员工,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将来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要如此频繁的换工作,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到最后应该也是刀枪不入了吧,所谓跟老板提走人这种事情,也会练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下午公司办了个小party,觥筹交错之间,一些和我差不多年纪,刚入职场才两年左右的sales小哥小姐们已经开始考虑,新公司团队如何分配,需要学哪些新的产品,公司搬家到新的总部之后,上下班要怎样才更方便。股票和收益之类,对于刚入职场的人而言,可能是不及新公司和新环境所带来的憧憬吧。

 

周围唯一淡定的是一刚来才几星期的伊朗大叔(当然刚来几星期也没法不淡定了… ),跟他开会,我问说,你之前经历过吗,感觉怎样?大叔很憨厚的笑笑,很浅入深出的跟我哲学了一番,但真的让我对大叔和acquisition这件事情都刮目相看…

“嗯,也有那么几次的(我心想,您真低调…),但你知道,这些事情带来的不过是改变,改变总能给人带来短暂的兴奋和动力,但最终这些改变,都将再次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你也就不觉得新鲜了,不过是工作而已。呵呵,不过一段时间,人是需要有这样的改变作为刺激的,嗯,挺好。”

Company Party

One thought on “改变总是需要的

  1. 秋高月明之名字被抢了

    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人欣喜或措手不及;明知会发生的改变就是虐心了,或盼或恐,捉摸不定,还要倍受时间的煎熬。btw, 黛姐圣诞要来东部么?我一月底回国,计划着之前回加州一趟呢,有机会的话争取见一下哈。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