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会再回来

感恩节假期,我们在Napa Valley的最后一站,是站在门口看YY一下传说中Thomas KellerThe French Laundry

 

原本只是想找一家Napa downtown的餐馆吃个饭。下午打电话预订,发现很奇怪,这里一般的餐馆9点之前都订不到位了,在Yelp上还搜到接连几家是4个$$$$的餐馆,突然意识到这里貌似就是传说中位于纳帕谷腹地的——Yountville,据说是地球上密度最高的米其林餐厅聚集地。

在芝加哥开出全美第一的餐馆Alinea的传奇厨师Grant Achatz也是从The French Laundry学徒开始。美食品评家们用力过猛的溢美之词是 “在这里用餐的记忆将伴随你一生,直至走入坟墓“ 。

 

逛完几家Napa酒庄之后,我们特别绕道到Yountville来YY这家餐厅,之所以YY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餐厅不要说当下吃不起,位置通常在一年以前就被预订出去,stop by就去吃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我们只是开车绕了一圈,大名鼎鼎的French Laundry的garden也不过不起眼的一片,又试图在大门前照个像,发现有另外一对衣着“极其”光鲜的中年couple,男生已经穿到西服三件套的程度,女生也是dress加披肩。他们显然是一会儿要进去用餐,但也在和其实并不太起眼的餐厅招牌合影。我们也凑热闹,朝圣一样的也请他们帮我们照了张相。

终归是YY,当然还是希望将来可以有机会来。我们开玩笑,三个女生里,以后谁先engage,谁的fiance就得带着大家一起来French Laundry吃一顿。如果暂时没有爱情的话,当下美食的享受,也算是小小的补偿吧。

回想起来,这样的旅行好放松,去到的是熟悉的地方,但又不需要有确切的目的地,看到路边的酒庄就停下来,醒来就找镇上的brunch spot来一大杯咖啡,想shopping就在Napa的outlet待个大半天,来程一路从三番四个多小时开过来,又在第二天迷茫的夜色中返程,感觉像快要长大了的孩子,学着像成年人一样,和自己,和听上瘾的音乐,和无话不说的朋友们旅行。

 

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吧,希望是因为有人即将订下终生的幸福,又或许是想要对自己犒赏,或者是,简单的,只是我们想再开上自己的车,上高速跑上好几个小时,放开生活对自己,和自己对自己的束缚。

下一次旅行,只要见到你们,我们仍然是自由和年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