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vs. 4

离上一次写TED talk commentary已经很久了,连写东西也是一件有惰性的事情,随便乱写容易,“主题作文”就难了。但看到感兴趣的主题还是忍不住要分享,又不想随手转个link就了事,所以就有了下面这篇。

Andrew Stanton是皮克斯的电影制作人,准确点讲是编剧,《玩具总动员》,《海底总动员》和《机器人瓦力》都是他的作品。真人的片子(当然现在奇幻片越来越多…所以也很难讲),怎么拍都是事实了,但动画片的剧情既要讲得通,又要有想象力的成分在里面,对编剧要求还是蛮高的,他的TED演讲,主题就是教大家如何讲一个好故事。里面有很多精彩的语言:

The greatest story commandments: MAKE ME CARE.

讲故事的金科玉律是:让我惦记着!

Andrew觉得,你得让观众惦记着你的故事/电影/作品,打动,吸引,让他们欲罢不能,不管以什么方式。情感上也好,理智上也好,生理上也好(那应该是action movie了吧 LOL)。所以,是什么让你在转台的时候,跳过《鲁豫有约》,停在《康熙来了》?所以小S的“聒噪”真的比鲁豫姐“惊悚”的笑声要好很多吗,那倒未必,不过是现在这个娱乐至上的年代,大家已经对没有爆点笑点焦点的访谈don’t give a shit(漠不关心)了,所以,了解你的受众,发自内心也好,挖坑让大家往里跳也好,make them care.  Andrew自己也说,good story is by chance, it’s by design(好的故事不是巧合,而是精心所为)

Let audience work for their own meal! Don’t give them four, give them two plus two.

让观众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别告诉他们答案是4,给他们个公式:2+2

Drama is anticipation mingled with uncertainty

戏剧就是确定不确定的混合

刚学英文的时候,动不动就用“meaningful“这个词,从小写作文写太多”这件事情好有意义啊“之类的,所以“有意义”就是”meaningful“了;后来学了个高级词,叫”inspiring“,觉得比”meaningful“有水平多了,形容事情的时候,都说”inspiring”(激发灵感);后来研究生上课的时候,第一次听人说,“刚刚的讨论好thought-provoking啊“,大概是“发人深省”的意思。学到“thought-provoking“这个词之后,觉得真是又有深度,又不俗,又长(写论文占字数好多),于是上课发言也用,写论文也用…  直到好久之后,发现感觉更牛的”engaging”之后,才见异思迁了 LOL

扯远了 😛 不过,让故事也“犹抱琵琶半遮面”,“给你一些不给一些”,让观众们自己根据电影中的线索,自己通过思考,将故事完整,的确是个“meaningful, inspiring, provoking and engaging“的过程啊 呵呵 想当初看《Inception》时,导演和编剧给各位观众给整的,在电影院里琢磨了三四个小时还不止,出了电影院,还得继续琢磨,直到在网上搜了豆瓣上的牛人写的影评才罢休。

确定的部分是,你知道数字,也知道怎么做加法,那不确定的部分就是“答案”了。因为你有线索,又懂方法,所以答案是可以按图索骥的,是一个reachable goal。

这个跟设计游戏很像,太容易的没人玩,太难得让人没有成就感,但给个2+2, 挺适中。这跟与人相处也有异曲同工之妙,讨人喜欢的人,往往不是时时刻刻要表现出自己“最聪明”的人,如何让别人觉得他自己挺聪明,然后也不觉得你笨,彼此能无障碍无偏见的沟通,那就刚刚好了。

The best story infuses wonder. Wonder is honest, innocent, it can’t be artificially invoked. When it’s tapped, the affirmation of being alive reaches almost to a soulry level.

好的故事激发希望。希望是诚实的,不世故的,它无法被假装。当“希望”被触动后,对活着的意义的确认将从灵魂深处触动你。

我想说,Andrew大叔真的很喜欢在演讲中,放很大的词汇。这些都是,作为外国人,可以听得懂,但很难在自己讲话和写东西时想得到的词… >_<

所以,希望,和,对生命的意义的确认。这些都是太大的命题。东方文化对希望的理解往往是“积极的”,“向上的”,“明天会更好”的,而我感觉西方文化对希望的理解确实“中性”的,本质上是,诚实的面对生活,正视生活中的起伏,困苦,平凡,同时感恩。我想,电影和故事都没必要营造“乌托邦”,但应当帮人摆脱消极的情绪,回到“中性”的正规上来。

每天繁复的生活,常常让人忘了,我们是在“活着”,真正打动人的故事,往往让观众们,对自己生命本体有感知和确认。那是一个很奇妙的感觉,一方面,你觉得自己很渺小,因为视野变的更开阔(you are seeing the bigger picture),所以琐碎和牵绊,变得相形甚微;另一方面,自己变得很大,作为一个“多细胞高级生物”,没有什么比好好活着,善待并满足自己更重要的了,所以有什么想做的,就赶快做吧 🙂

4 thoughts on “2+2 vs. 4

  1. Melody

    其實我是在查”Drama is anticipation mingled with uncertainty”的解釋的時候發現這個網站的…嗯那不是重點…
    我只是想說我覺得你的文很有趣~我很喜歡 告訴你一下哈哈 有些演講里我沒有弄懂的意思都在這裡得到了解答 謝謝啦 =D

    Reply
  2. 醋馒头

    看您的文章很受启发,最后一段深有所感。而且顺便学英语了,包括“meaningful, inspiring, provoking and engaging”的递增,哈哈,档次确实不同啊!

    Reply
  3. Olivia

    搜索storytelling ted的时候搜索到了你这。打开ted list页面,看的第一个关于storytelling的ted就是the clues to a great story,转回你的页面,发现你写的2+2 vs.4 就是这一篇。瞬间觉得好有缘,哈哈哈哈~~
    Nice to meet you~~

    Reply

Leave a Reply to Olivia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