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读完Jobs传记

Job的自传断断续续读了好久,最开始是在电脑上的pdf, 后来导到kindle上,再后来在网上找到audio book, 终于在往返SF和San Jose的路上听完。一个人一辈子的故事,能用这么厚的一本书说完,也是不易。

前半本书看完,只觉得Jobs性格乖戾,极难与人相处,既没有社交常识,连做人都有问题,不仅不承认自己的亲生女儿,在工作上,也常把别人的想法居为己有。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碰到这样的朋友或同事,如我自己的性格,那必然是要敬而远之的。一个人若连人品都有问题,怎么可以诚信待人,做成自己的企业呢。当他被苹果的董事会集体开除时,给人感觉完全不是周遭嫉贤妒能,被众人排挤打压,而是觉得,他此前如此不尊重人,一直活在他自己的现实扭曲场(reality distortion field)中,此时应是种因得果,“众望所归”吧。

如果我看到这里就停了,那读后感应该是,Jobs的成功太偶然,没有可复制性,而且,这世界看来,的确也没什么天理吧。

书的后半部分,讲的是他先投资并管理皮克斯,继而重返苹果之后,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书中经常提到他来回于,Emeryville的Pixar总部,Cupertino的苹果办公室和他自己在Palo Alto的家中,这三点基本覆盖了东湾(east bay),南湾(south bay)和半岛(pennisula),想必,跟我现在一样,他老人家当年肯定也是在101公路上来回开的了。

我庆幸自己至少听完了后半本的audio book,他重返之后的所为,还是为他现在所获的的声誉留下了些注脚的。

首先,我想他的确是个天才吧,不然对他不会对市场的走向如此敏感,进而创造出“激发”而不是“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他对商业模式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和支持,所以才有了itune store, apple store的成功。

其次,他对设计具有天生的敏感。他可能自己并画不下一笔,但他可以分得出美丑,简约与繁琐,优雅与俗套。有一双审美的眼睛是有福气的事情,对于个人而言,可能只是体现在穿衣和购物的品位上,而对于一个公司,CEO的审美就直接决定了公司产品和服务的定位。书中有个细节,讲Jobs在排练一场新Mac的产品发布会,发现新Mac居然用的是伸出式的光驱,而非现在Macbook都有的插入式光驱,他觉得这严重的破坏了产品的美感,气得在发布会前在技术人员面前大哭,这事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但最重要的是,Jobs没有顾忌,年少成功的他,从不会被束缚住了手脚,为了要nice而隐瞒自己的想法。他遇到自己热爱的事情,便“无所不用其极”的追求,遇到不能忍的人或事,那也是毫不留情面。一句话,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不顾后果。

我们每一个人,都活在社会,人际,事务之中,做事情不可能不计后果,就好像Jobs之前的行为让他腹背受敌,最后他最亲近的董事会成员都不得不投票开除他一样,这是“不顾后果”酿下的苦果。但,常常被所谓的理论教导得,要顾大局,识大体,最后的结果常常是,活成了没有目标的好人,忘了怎么发火,忘了怎么坚持,因为找理由太容易,站出来说话却太难。

看到书里常写Jobs与他的同僚们吵得不可开交,甚至与盖茨都是每次见面,都”shouting game”,扯着脖子争得面红耳赤。我在想,平日在公司里,大家都和和气气,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没有人想争个是非黑白,想指出不对,还得先帮对方找理由,别说shouting game,即使真意见相左,那也是一句重话也没有的。如果换了Jobs,是不是多么asshole的话也都说了,多么直白的想法也都表达了,哪忍得了大家顾忌和气,绕着圈子说话呢?

自我的表达观点和大我的保持团队和气,我想这两点并非完全冲突,但因为普通人很难百分之百将自己的个人情感和思想意见分开,自我的表达观点很多时候变成了“自大”,“固执”,而从众,怕伤了和气,却备受推崇。特别是对于设计公司而言,和气往往意味着创造力的缺失,有冲撞的火花,才会有创意的灵感,不然大家都只是活在气泡(bubble)中,做出平庸的产品。

Jobs异于常人的地方,可能在于,他所坚持的某些自己的理念,的确是会引领行业潮流的一些真知灼见,所以固执己见,最后成就了苹果成为行业标杆;他对个人情感和团队情感的漠视,也让他毫无顾忌,不怕“伤了和气”,对他来说,对产品的热爱,对用户体验近乎偏执的坚持,是唯一的标杆,没有了优秀的产品,和气的团队最终只会一事无成。

所以读完全书,虽然仍然会觉得Jobs是个不懂礼数,无视他人劳动成果的魔鬼,但会觉得他“事出有因”,“师出有名”,并且,其实比这个世界上90%的“和气”的人要更有勇气,更加真实。

2 thoughts on “终于读完Jobs传记

  1. ln

    我的进度还固定在preface
    以下想法完全来自你的内容简介:
    jobs信禅,禅说”忘我“,
    其实很多著名的古代禅宗师傅如一休,济公放浪形骸,不拘世俗,大概就是因为他们能真正的“忘我”,
    人的局限往往来源于过于重视“我”的存在,nice也好礼数也好道德也好,出发点都是在为“我”带来最大的利益,让世界觉得“我”很好。
    jobs重视的是他的产品,他的产品就是他的梦想,而“我”只是一个工具,完美化产品和梦想的工具,所以他能真正时刻为用户想和为产品想,可以剽窃可以rude可以slave people,就是不在乎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存在的感受如道德羞耻等,就像一休吃喝嫖赌,济公衣不遮体。
    多数用户体验专家是为了“我”事业的升迁而关注别人的体验。
    多数产品经理是为了“我”能管更大的产品而努力工作。
    出发点和结束点都是”我“。所以只能nice,起码得对boss得nice。
    jobs不是,他的出发点和结束点都是产品本身,公司本身。
    因为他有ownership,从创业到重返。他的”我“就是产品,就是公司。
    jobs是jobs,客观因素无法复制,除非你也是个startup,就像释迦牟尼已经美女美食到boring。主观因素也很难复制,因为人很难”忘我“。
    jobs是养子,或许他早觉得自己孑然一身,无所依靠,无所依靠亦无所眷恋,如此才能浑然忘我。对中国人来说忘我者先忘祖宗十八代,不会觉得有辱家门,拖累父母,你才能不在乎世俗眼光。
    我觉得东方人更能懂jobs,是因为禅,似”忘我“却又是最极端的”自我“,似”自我“却又像完全”忘我“,倒应了“空即是色”“色既是空”。
    我想jobs一直在把自己当工具,他的产品给人们带来的体验才是他的灵魂。
    所以,在伦理的评价维度里,他就是个太好的人。
    但在形而上学的评价维度里,“他”不重要。
    我觉得他自己的想法是后者。

    Reply
  2. ln

    我的进度还固定在preface
    以下想法完全来自你的内容简介:
    jobs信禅,禅说”忘我“,
    其实很多著名的古代禅宗师傅如一休,济公放浪形骸,不拘世俗,大概就是因为他们能真正的“忘我”,
    人的局限往往来源于过于重视“我”的存在,nice也好礼数也好道德也好,出发点都是在为“我”带来最大的利益,让世界觉得“我”很好。
    jobs重视的是他的产品,他的产品就是他的梦想,而“我”只是一个工具,完美化产品和梦想的工具,所以他能真正时刻为用户想和为产品想,可以剽窃可以rude可以slave people,就是不在乎自己作为一个人的存在的感受如道德羞耻等,就像一休吃喝嫖赌,济公衣不遮体。
    多数用户体验专家是为了“我”事业的升迁而关注别人的体验。
    多数产品经理是为了“我”能管更大的产品而努力工作。
    出发点和结束点都是”我“。所以只能nice,起码得对boss得nice。
    jobs不是,他的出发点和结束点都是产品本身,公司本身。
    因为他有ownership,从创业到重返。他的”我“就是产品,就是公司。
    jobs是jobs,客观因素无法复制,除非你也是个startup,就像释迦牟尼已经美女美食到boring。主观因素也很难复制,因为人很难”忘我“。
    jobs是养子,或许他早觉得自己孑然一身,无所依靠,无所依靠亦无所眷恋,如此才能浑然忘我。对中国人来说忘我者先忘祖宗十八代,不会觉得有辱家门,拖累父母,你才能不在乎世俗眼光。
    我觉得东方人更能懂jobs,是因为禅,似”忘我“却又是最极端的”自我“,似”自我“却又像完全”忘我“,倒应了“空即是色”“色既是空”。
    我想jobs一直在把自己当工具,他的产品给人们带来的体验才是他的灵魂。
    所以,在伦理的评价维度里,他就是个不太好的人。
    但在形而上学的评价维度里,“他”不重要。
    我觉得他自己的想法是后者。

    Repl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