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祖国的样板房

假定你已经看过或者读过杨澜在TED Global上的讲演了。那么,

[SURVEYS 1]

———–

前段时间碰到一当年曾经去北大交换过的美国人,他说起他在朝鲜驻北京大使馆附近的一家朝鲜餐馆吃饭的事儿。尽管朝鲜这么憋屈一国家,但餐馆里的服务员一个个都长得特漂亮,举止得体,别说英文了,好几国外语都会说,让他惊讶得不得了。

当然,看完杨澜的讲演,第一反应是,哇,原来中国那些weibo上曝光的各种神马事情,用英文讲出来原来是这个样子;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中一直浮现出那些漂亮朝鲜女服务员的影子,总觉得集美貌,气质与智慧一身的杨澜同学,在台上讲这些假牛肉,蚁族,郭美美之类的“家丑不已外扬”的事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搭。人家的确已经冲破了一些所谓的媒体边界,以半官方的形式展示了中国在成长过程中的阵痛了,但无论是语气还是表达方式,都觉得她不过是处于精英阶层”旁观者” … 还是回忆当年光辉的奋斗往事的时候,跟她的气场比较搭…

觉得这事儿也不能全怪她,当年Nicole Kidman不是也痛斥奥斯卡评委会不公嘛,长得漂亮,身上有贵气,怎么招就只能当花瓶啊?!

———–

当然,内容上的东西,写个几千几万字也是写不完的,我就到此打止了。

撇开内容之外,我一个强烈的感觉是,该演讲的结构貌似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至于是怎么个头重脚轻法,只能用下面的graph来表明了。每一个方块都是她在讲演中的一个“意群”或者点(the point she’s trying to make)。纵向看来,这些point分别落到这几个层面上:

  • Stories: 用来引导或做佐证的故事
  • Connection: 承上启下的连接性观点
  • Yesterday: 中国的过去
  • Today: 中国的社会现状
  • Media: 中国旧媒体和新媒体的碰撞
  • Youth: 中国青年的现状

至少从演讲的标题看来“改变中国的一代”,整个speech的落脚点应该在Youth(中国青年现状)上,而这个话题在整场演讲开始了半天之后才被提及。都说中国人喜欢绕着圈子说话,前面得铺垫齐了再说观点,这个特点可以说在杨澜的讲演中体现无疑。之前先说了好几个故事,试图把苏格兰,个人的差异化,杨澜自己的背景,和中国青年都串起来。这好比是给了观众一幅地图,路线是画出来了,大家都看明白了,但从第一个点到下一个点之间是否牵强,是要过桥,爬山,还是渡河?那就是观众自己的事儿了。以前在高中写作文的时候,我常常有这样的毛病(上大学的时候不写作文,所以没觉着),后来来美国这边写论文,因为英文不够好,拽不了,只能开门见山,反而觉得轻松了很多,有时候绕得过多,不如直接把重点拎出来。这样,那些用黄色标明的,其实是这场演讲主旨的内容,就不用缩在一个角落,直到演讲的中后半段才出现了。

我可以理解,杨澜最为一个媒体人,事事想要体现微博对于现今中国的影响和改变,但这条主线从到尾都没有被点明。从最开始的引用的“郭美美”时间,到裸婚,到最后的解救儿童的微博行动,她试图通过微博来作为展示中国年轻人关注点的一个方面(同时我想她也想借此体现中国开放性的一面吧),但这件事她没有用之贯穿始终,某些点与媒体结合紧密,某些点(男女比例失调,社会老龄化)与媒体没有过多关系,真到了演讲的核心部分,点和点之间的联系又显得很虚弱。

当然,每一个点都有其复杂性,特别是和社会现状相关的话题。而我感觉大多数西方演讲者,是以事情本身或者是演讲者自身的独特观点为主线,来组织整场演讲的,类似于杨澜这样在几个不同的层面上来回切换,对于观众在理解上的要求过高,如果不是下面这张图,很多她说的关于中国年轻人的观点我都miss掉了。一会儿我觉得她是在说微博,一会儿在说贫富不均,一会儿说人们生活压力大,一会儿又回到青年身上。这个,不记笔记还真记不住她到底说什么了。

最后,不得不说的就是,她实际上好像没什么观点… 整个speech的结尾,非常ironically的居然是“我们到底应该怎样呢?”,而不是“我们应该怎样!” 这可能跟她的媒体人背景也有关系,一直处于旁观者的心态,让她很善于把自己摆放到中立的态度,观察事情的变化,却很难(可以理解)做出对将来的预见和提出一些发展的观点。书卷气太足,太优雅,“匪气”和决断力不够。

作为伟大祖国样板房的杨澜小姐,虽然人家已经很不错了,但我们还是要高标准严要求嘛 🙂


10 thoughts on “伟大祖国的样板房

  1. notor

    我觉得结构上太不成体系。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我欣赏的好的TED演讲的共性是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观点和一个有说服力的逻辑结构,观众的注意力像是从始至终握着一根绳子,结实可感受到的绳子,然后层层递进,渐渐被征服。

    一直看柴静的blog,她很佩服的已经去世的领导陈虻对节目深刻程度和整体结构性的高要求,也一直这么要求自己。但看杨澜访谈录和柴静的节目感觉是不一样的,杨澜没有太多对真实深刻的思考,常见的情况是像胡适说的“为圣人立传”,报道广为人知的成功人士就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刚好在知乎上回答一个问题“如何成就一篇出色的人物访谈报道?”,里面谈到了柴静的反思和《纽约客》前驻京记者欧逸文的经验,你有兴趣可以看看:

    http://www.zhihu.com/question/19875073

    Reply
    1. Sally

      同意~ 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对于一个speaker而言,懂得如何结构完整并且robust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就好像是weapon,不管讲什么内容都会很出色的。

      谢谢notor的分享 🙂

      Reply
  2. Vicky Cai

    看了她的演讲。觉得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观点,更没有自己的观点。看得我累死了。

    Reply
  3. Pingback: 关于杨澜TED讲演的调查结果 | Nuttyea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