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1/3)

我应该是个”宿命论者“,从小到大,念书,出国,再念书,工作,总是相信,所经历的不同的事,所认识的不同的人,都是这本叫“人生”的写好了的书里的情节;宿命论之于我,并无消极的意味。那是因为,每翻到下一页,我不仅会惊喜于那些不期而遇的美丽,更会默默感激所谓冥冥之中的注定。

应该是2010的十一月份吧,在Palo Alto的PARC Center听了Nancy Duarte的这场,主题叫“改变世界”的Presentation。如果不是那两个小时,可能就不会有Nuttyears blog上那么多的文字和图片;如果不是那两个小时,三藩可能要少个“宅女”,多个下班后逛街和朋友hang out的小妞;如果不是那两个小时,这个小妞可能不会前所未有的感觉到内心的平静,对自己的认知和对翻到人生下一页的渴望。

————

几个月前,Nancy Duarte在TEDx East Coast再次做了这个名为“改变世界”的Presentation,下面是讲演内容的译文和自己的一些简单的comments,讲演当然不是百分之百完美,但对于presentation而言,更重要的可能是营造并且传播这些话语背后的感动吧。

很高兴能到TEDx East Coast来做这个Presentation 🙂

每一个人都可以改变世界。我并不想说些陈词滥调,事实是,你的确有这个能力。在你们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拥有这样强大的能力,这样一个诉求。那是因为,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想法。[一开始就狂煽情啊,果然是女性演说家的特长…]

因为这个想法,你可以开创一项伟大的事业。这可能是一场运动的开端,它可能可以改变世界的未来。但如果这个想法从始至终都只存在于你自己的脑海中,不被传达出来,它将会是苍白无力的。如果你永远都不主动的将它表达出来,它将会和你一起在这个世界上消逝。可能你们中间的一些人,曾经尝试过表达你的想法,但没有被认可,反倒是一些平庸并不出色的想法得到了大家的接受,并被采纳。而这中间最关键的差别(可能)就在于,两个想法被传达出来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如果你使用一种能够引起听众共鸣(resonate)的方式来表达你的想法,改变或许会更容易发生,你也会有改变世界的可能。[这部分的论证显然是有点牵强的,改变世界的可能性当然是会被表达方式的不同而影响的,但应该没有Nancy在这里强调的这么大… 当然,她在为后面的内容造势,这是可以理解的,这也是语言艺术和说服力的重要性所在]

[下面开始讲个人故事了,这样引导到主题的方式,通常是不容易让人厌烦的… 谁不喜欢听妈妈讲那过去的故事呢… ]我和我的的家人喜欢收藏一些欧洲的复古海报。每次我们去古董店淘这些海报的时候,我们都会耐心的看着收藏店的店主,一张一张的在我们面前翻阅这些海报。我非常喜爱这些大张的,拥有非常清晰的视觉表达的海报。它们可能有床垫那么大吧,只是没有那么厚所有这些细节描写都让人本能的越来越专心]店主每翻一张就会跟我们讲述伴随那一张海报的一些故事。有一次,我和我的两个孩子在古董店,当店主将下一张海报翻上来的时候,还没等我探身到海报前,两个孩子就在我身后蹦了起来,大叫“天哪,妈妈,这不就是你吗?” 他们说的就是这张海报:海报上的这个小人,感觉就像是,被点燃(fire up)了一样!

我喜欢这幅海报,是因为画面中包含着一种“可爱”的反讽意味(irony)。高举旗帜的这个小妞斗志昂扬,好像马上要投身到她的战斗中。但实际上她手里拿的不过是一个一丁点儿大的做菜用的香料而已,她确偏偏是拿出一副要用她的生命来捍卫和推广这个香料的姿态。如果你把这个小的香料瓶换成讲演(presentation),是的,那的确就是我,好像被点燃了一样。在Presentation还没有被称之为Presentation的时候,当这还不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的时候,我就已经被点燃了。我实实在在的相信,能够改变世界的想法,需要更有效的被传达出来。

改变世界是困难的。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一个人的一个想法而改变,这个想法应该被传播出去,不然这个想法是没有效果的。想法应该从你的内心中被“呐喊”出来,被放到公众的视线中,让人们看到。而最能有效传递信息的方式,是将你的信息像讲故事(story telling)一样叙述出来。你知道吗,在过去的数千年里,人类繁衍生息,正是因为这些故事,才让价值观,文化被无损的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所谓“讲故事”这件事,拥有一些神奇之处,信息通过”故事“这个形态或者载体被重新装载之后,拥有了能够被人们理解,铭记和回忆起的神奇的力量。

在听故事的时候,你甚至会有“生理反应”,你的心跳可能加快,瞳孔可能微微放大。有时你甚至会说,我可以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我能感觉胃里有些异样,当我们在听别人讲故事的时候,我们的身体就会发出这些信号。有趣的是,即使是同一个讲演者在同一个舞台上,当他/她在讲故事的时候,你的情绪会有波动;而当他/她只是在做presentation,放幻灯片的时候,观众的情绪起伏就变成了一条直线… 我很想弄明白,在心理和生理上,为什么我们会对故事表现得聚精会神,而面对Presentation的时候,却是一潭死水?[为后面Presentation的重要性打铺垫,这也是后面所谓的“现状低谷”部分]

所以我想寻找一种方法,将讲述故事的方式融合进入Presentation中。我和我的公司(Duarte Design)听过,看过,设计过上千个presentation,所以我知道一个不成功的presentation到底“病”在哪里。我希望可以从电影和文学作品(因为他们都有悠久的成功讲述故事的经验和历史)中找到答案,真正从中学习到如何通过故事让presentation变得精彩。

4 thoughts on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1/3)

  1. Pingback: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2/3)

  2. Pingback: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2.7/3)

  3. Pingback: 改变世界的讲演 by Nancy Duarte (Part 3/3)

  4. Pingback: When Nancy meets Beijing | Nuttyear'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