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Impromptu Travel #1 靖岗古镇

归期已定,那么,开始着手整理一下最近在国内四处乱窜的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旅行。

第一篇是靖港古镇

看了汪涵的《有味》,但其实也没在这里找到几家他提到的老字号,但这个湖南伢子有种对于故事细节描述的偏执,所以看过那本书之后,都想给下面这位风干腊肉的老嗲嗲配个台词什么的 …

SONY DSC

这种雾蒙蒙的感觉(其实是下午三四点阳光透过空气中没有异味的 PM 2.5),让人好想发懒筋。

SONY DSC

小时候过春节最喜欢吃的糍粑。

SONY DSC

应该是一对夫妇,在打糍粑,右边的大姐一双拖鞋邋遢的程度应该不想要穿进卧室吧 …

SONY DSC

 

仍然是小时候的记忆,芝麻豆子茶。逼着 JT 喝了一杯,其实里面混了豆子,芝麻,茶叶,和姜,这么诡异的组合,如果没有小时候的记忆,怎么喝的下去 …  哈哈

SONY DSC

守得云开见月明

亲爱的,从今天起,我们终于可以开始倒数要见面的日子了。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你陪我一起接受改变,承担压力,耐心等待,彼此加油打气,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仍然想办法积极的应对。记得当时我们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生活要向哪个方向前进,我们不要成为困境的奴隶,输给这个世界的黑暗面,而是要善良宽容的去享受和拥抱生活,until we are fully back on track,一切的稀松平常会变得无比珍贵,而我们收获的是远比困境重要得多的,对彼此的爱和信任。

IMG_5240

 

今天做了好多事

今天按计划去了爬石,长沙之大,居然只有贺龙体育馆旁的巡航这一家。

开始还在 worry 没有人给我 belay,或者馆里 belay 的人不够专业,会不会有危险,到了才发现只有一面墙而已,而且大部分其实都是纯爬(bouldering),怕不下去了就松手掉下来砸垫子上而已。

店里的小哥看上去估计只有二十岁,穿牛仔裤羽绒服都比我爬得快。

我问他,怎么练的;他也蛮直接,我也没学多久,猛爬就好了。还说,你看隔壁健身房那些人练肌肉的,到我们这里都爬不上去,我们这边练的都是有用的肌肉,虽然可能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

爬完石好饿,想找个咖啡馆吃点东西,跟 🐻 视频,发现附近有家曾经在长沙也算是个民间大品牌的咖啡之翼,结果大失所望,点的鸳鸯奶茶上面扶着一层奶油加狗啃的奥利奥,一盆鳗鱼炒饭只浮了几条青椒皮,又冷网速又差,不知道是不是间接导致我看 spotlight 这部电影都看不下去。

好奇做这么烂的餐饮品牌都怎么赢利的?

今天的最后一个 accomplishment 是克服了一个小小的 writer’s block,又继续往下写了一章,感觉有越写越烂的趋势… 好危险。

胡写个连载

其实三天前(居然只是三天前)就开始了。

虽然有这个想法也挺长一段时间了,但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不够跌宕起伏荡气回肠,既没站在成功人士的山顶上俯瞰过世界,也没有过跌入谷底再上演大逆转的戏码,只能跟自己道听途说的故事瞎掰活瞎比划了。

https://medium.com/@iwannasay

盗用昨天看电视时学来的一句话,当时看着是事故,后来觉着都是故事。

刚写完第03篇,已经觉得有点枯竭,这接下来整个大故事可怎么圆啊。

Boundary-less and limitless 无法无天

寒潮来袭,我又忍不住要出去喝咖啡,并且觉得长期 sustainable 的方式不是等公交,转地铁或是滴滴,而应该是我学会在自己的家乡彪悍的开车。

或许老爸老妈也觉得长期因为国内道路安全问题剥夺我的开车权(至少在城市里)也不太行得通,于是就把家里服役了多年的老广州本田的车钥匙战战兢兢的给了我。自从这台老本田入了我家的户之后,我的位置就一直在后排乘客坐上,时左时右,一般取决于车往哪个方向拐弯,或者哪边被墙或其他车挡住(那么另一侧比较好上车 -_- )。

刚开出去就遇到要辅路并主路这个难题,我秉承着打转向灯,不等到足够长的空档就不并道的原则,反正耗时间,塞不进去我就耗着。结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只等了三辆车,我就挤进去了。

然后一直在笔直的大路上开,要变道也认认真真的打灯,本来以为要平安无事,未料到旁边一条小巷子里突然冲出来一辆已经脏到都看不出车牌号码的白面包车(故意的吧),well,i am not sure if it can still be called 白 … it was more like 黑里透白 … 直接就冲出来,我只能一脚油门,然后小面包车就在我前面横冲直撞的过去了,完全没有在 care 路上有几条车道。我倒抽一口冷气,碰到这种司机,只能躲得远远的。

回忆起来,车外部可以脏到连牌照都看不出见,车原本的颜色都被掩盖这件事情,其他地方与中国相比,真是难以望其项背。而长沙,在这件事情上,又完全体现了三线城市希望挤进二线城市的态度,很难看到一辆锃亮的车,不管车型是夏利,奔驰还是保时捷。

当然,时不时下雨,马路上扬尘多,不可能天天洗车,很多理由,市民自己的车,所以车脏当然是无可怪罪的地方,就要像鞋上有泥点子,你管我呢,爱擦不擦,只要见面握着你的我的手,是干净的就行了。Err…

那么,看着你鞋上的泥点子,我怎么知道手干不干净 …

当然,最惊险的一幕远远不是黑面包,而是当我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本来前面一直拦着两辆争先恐后的公交车,基本上把我的视线 block 掉一大半,就在公交车迅速驶离我在的那条道上的那一刹那,我刚以为可以踩脚油门了,居然前面出现了个逆行的骑摩托车的年轻哥哥!我一个闪躲,后面又来了个踩单车的逆行的大叔!

大马路上赤裸裸的在行车道上逆行啊,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买了全额人身保险啊?!

还是我在参与拍《速度与激情》下一部啊 … T_T

谨以在台湾放天灯时,台湾朋友送我的一句话,敬还在马路上的长沙人,大家不愧是同根同源:Boundaryless and limitless (无法无天)!

隔空放映厅

不记得以前在哪里看过这个异地恋情侣的桥段:两个异地的情侣,挑一个周末的时间,挑一部两个人都感兴趣的电影,你泡上一杯红茶,我倒出一袋瓜子,边喝边磕边看,唯一的区别是,电影屏幕旁边有个手机或者平板电脑什么的,视频聊天里放着在看电影傻笑的对方。

作为资深异地恋学员(希望很快可以毕业),我只是听过这样的传奇故事,从未实践过。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甚至觉得好可怕,这是一种怎样的对于空虚的寄托。生活中没有其他可以做的事情了吗?身边没有可以聊天的朋友了吗,为什么要干隔空看电影这样隔靴搔痒的事情啊,为什么要隔着几千里几万里这么 anti-social 呢?

居然是我自己提了这样可怕的建议;而更可怕的是,它居然凑效了。

挑的是再俗不过的《唐人街探案》。其实原因很简单,事先还下载了逼格更高的其他电影,结果是发现隔空最大可传送容量为1G,这些BT下来的动辄两三个G的电影完全无法。居然翻墙的 YouTube 上的中文片反而能让我们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电影一开始有点翻版泰囧的意思,打打杀杀也让人不知道是在看成龙还是徐峥,好在刘昊然这个小鲜肉身上有一种挥洒不去的让姐姐们心疼的稚气和不符合年龄的儒雅,光有他我想都可以撑完我看整部电影了。就像《名侦探柯南》,故事细节经不起推敲,因为不管如何,侦探都是要把案子破了的,那么就一切围绕他们转吧,这种日本风格的侦探故事,常常让我这种不专心 follow 剧情的观众想问,哪里这么巧。

居然还可以跟着电影,和彼此有些互动,这已经大大超出我的想象。比如搞笑的情节,看他比我晚一秒钟的反应,或是到剧情紧张处,偷瞄他认真追剧的眼神,想说,这种俗片,看得这么认真的居然不止我一个啊,哈哈。然后在结尾时,吐个槽,也感叹一下,国产片现在质量不差啊。

挺好,所以说,很多事情没有尝试过,就别轻易下结论不是,比如说隔空放映厅这事儿。

下一部,已经选好了。

你那么可爱

买飞机票,订酒店,讨论周末去哪家 open house,这些听上去 mundane 的生活琐碎,在远隔重洋和支离破碎的 WiFi 信号面前,显得更加不堪一击。

身边有两位正在争吵的女子,一位在指责另一位寄生虫不出去挣钱养家,我猜测她们的关系是,恨其不争的姐姐和无法独立的妹妹?我常常会讶异于中国人在公众场合大声讨论家事的本事,大到孩子抚养权,小到一个月房租多少文,统统可以毫无顾忌的撕开给身边的陌生人听。

当然,为什么我要关注身边的纷扰,电话那边,断断续续是你,在给我播报旺季香港酒店的价目表,原本十几天的相聚,因为春节期间酒店价格实在是太高,被我们拆成两半,前几天在地点较偏的九龙,后几天再转战地点较好的铜锣湾。而在寸土寸金的香港,一不小心就会订出个只有十几平米的小屋。如果要在那么小的地方匍伏个十几天,回到加州估计我们也不用着急买房的事情了,因为 Latham 大街上的那户估计会超额完成所有我对于宽敞住所的需求吧。

当然是因为我的注意力被转移了,而不是身边女子们的争吵,是因为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我们试图用电话上的时间打败远距离这件事情,在 logistics 强大的压力下,显得有点力不从心。首先是每隔15分钟就要断线的国内星巴克的网络,迫使我们从 wechat video 换成 facetime 再换到 skype,没有一个服务能在屎一样的网速前成功存活超过一刻钟;然后是反复讨论的几个酒店选项,和关于大陆居民的港澳通行证的尴尬,我们需要把两个一次入境七天连在一起用,才可以勉强合法的凑成这个远渡重洋鹊桥相会的假期。

我们都累了。Latham 路上小公寓的凌晨两点半和西子花苑星巴克的下午六点半,金邮小区的凌晨两点半和 Tech corner 办公室的下午六点半,我们都不确定这样的 schedule 还可以继续保持多久。

我抱怨了,然后我们开始讨论为什么会有负面情绪,然后我放弃了,说,就这样吧,不争论了。

你瞬间就听懂了,“所以你不想让我们在浪费时间讨论无用的话题了,所以不是你心里同意我所说的,不过是不想再讨论了是吗?”

我诚实的说,是。跟你在一起我不需要掩饰任何事情。

然后你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

如果我在你身边,一定用手捂住你的嘴让你 shut up,然后紧紧的抱住你;但是我不在你身边。

“但是,你那么可爱,所以我没有办法对你生气”,透过电话,这是我唯一能够伸出的一个手指头,没法捂住你的嘴,只能轻轻的在你的唇上点那么一下。

然后那边的你笑了。我可能连笑声也没有真正听到,但我感觉到了,这就足够了,而这一切的笼罩我们的噪音也不复存在了。

遇到难的高一些,需要背氧气瓶的山头,我们一起手挽手扛过去就好了,可爱的你,我没有办法对你生气,就好像你也无法对我生气一样,我们彼此懂得对方,这些生活的琐碎,又算什么呢。

今天,一位许久没聊过的朋友问我,所以找到对的人是什么感觉,我说,就是当你遇到他的时候,你发现,从今天起,可以再也不用为 “爱” 这件事情操心了,因为你知道,不管你怎样,他怎样,可爱的 “爱”,它永远在那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