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4

给可能不会再见到的你

又是一个 San Francisco 工作日,南向280公路一路开回来,八点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交通拥堵,油门踩下轻松可以到八十迈。雾气,灯火,海湾,一切都似曾相识。

当然相识。

SOMA 区有间学校教 Salsa ,有段时间住 San Mateo,常常开来三藩上课。回去路上,T-shirt都汗湿,耳边总是意犹未尽的南美韵律和节奏,也是开这条路。

还有段时间,是住在 San Francisco,公司的客户在 Palo Alto,常常一大早出门往南开。不想耽误清晨的时间,总是在家里冲好咖啡再出门,配的是 Sunset 区二十三街那间生计的面包。

当然,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去 Soma 的 Salsa club 过周末了,也再不需要一大清早开去找南边的客户。曾经的routine,换成了另一个,又另一个,再另一个。

 

下班,吃便饭,Hannah感叹,曾经觉得熟得不得了的朋友,之后都消失不见,甚至都找不到再联系的理由。我笑着说,那我这几天跟你吃两顿饭,岂不是把这季度见你的 quota 都用光?

带宽有限。所谓欢笑,交心,甚至眼泪,时过境迁,大多,都只是封存而已。

好像是压到箱底的明信片,再也不去的那家咖啡店,或是聊天工具上那个时亮时暗的头像,再碰都觉得生涩,总觉得最初是自己断了联系,总觉是因为自己不够积极,但未可知,大家可能都是一样的觉得亏欠。

暑假,Xuan 过来在 Facebook 的 Photo 团队实习,得想尽办法让用户在社交网络上多放照片。可能发照片,是成本最低的一种交流方式。我只觉得,越来越难,也越来越没有动力:让曾经熟悉的朋友们了解近况,岂是只言片语,浮光掠影可以素描的。

我是愿意坐下来的,好好聊聊,所谓 catch up 不是吗。 那么,是要问问近况,还是把过去几年发生的故事拿出来说一遍,又或是怀念一下旧时的时光。

改变总归是有,但改变是否如故人所期,更重要的是,又是否如自己所期,说少了冷漠,说多了轻浮,把握不准生熟,拿捏不出尺度。

本就一堆琐事可忙,对方可能更忙。索性,不纠结,不计较,留给时间,you’ll see them when you see them。

 

所以,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的你,祝一切安好。

就像是今天,又再开过灯火阑珊的 south San Francisco,这些老地方,老朋友,甚至是一首老歌,都成为人生的锚点,让自己丈量过去,丈量现在。

如果你来到我的城市,或是我去到你的角落,坐下来聊聊,可能改变,比我们想象的要小。

1298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