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当再也不用回头倒车

回家路上在边开车边打电话,电话另一端也是。

我知道他的车快停下来了,因为电话那头的倒车雷达开始 beep beep 的一直响。那是比任何东西都更有效的 conversation stopper 。

“ 每天都要停的车库也需要开倒车雷达吗 ”

” 不一定需要,但已经习惯了吧 “

 

相比之下,我的车就像活在上一个世纪,倒车,平趴,入库,每个稍有难度一点的动作,我都需要手扶着副驾的靠椅背,左顾右盼,挪挪蹭蹭个几分钟。没有倒车雷达,唯一需要做的,唯一能做的,只是换挡和踩刹车而已。

我一直希望把这项技术练得更娴熟一些,倒车,或是平趴,如果这也算是一场有升级和通关的游戏的话。每当有需要趴车的时候,都是在过一关,区别在于,有时候是小怪,比如在 Mountain View downtown 找个街趴,有时候是大怪,比如在 San Francisco 的陡坡,一边拉手刹,一边平趴。每每都是检测我的技术是不是又更好或是更烂了一点。

当看到朋友车里的倒车雷达时,我有一种练了好久组合拳,但猛然发现子弹枪炮已经被发明了,尽管知道是不可阻挡的事实,但不免觉得有些 emotionally uncomfortable 。

在 Space Needle 下面的停车场,其实并不是很难的向后倒车的一个动作,倒车雷达又开始 beep beep 直响,这一次,比我之前看到的更 ”过分“,如果说我之前所知道的倒车雷达只是提醒司机,车身与周遭物体的距离的话,现在连每一次调整方向盘之后,再向后倒车的可能轨迹都被 visualize 出来。

好像小时候在红白机上玩的打桌球游戏,都不需要玩家来目测球杆击出去的方向,自然在屏幕上就有延长线提示方向和击球的力度。我常常怀疑这种游戏的有趣程度,把桌球中最有趣的部分程式化了。

小时候,爸爸单位上有位专职的司机叔叔,每次坐那位叔叔的车,不管多难的停车位,他都基本能一次 ”入库“ 停好。我很好奇的问爸爸,那位叔叔是怎么能做到的,爸爸说,你以为别人轻轻松松就把车开进去了,但实际上,”入库“ 之前,那位叔叔就把车周遭的环境都把握好了,有什么障碍,距离是多大,什么时候开始倒,方向盘怎么打,这都是多年的经验积累下来的。

倒车,曾经也是一件 ’高下立现‘ 的事情,区别都在于司机的经验和对细节的关注, 女生会对车停得好的男性有好感,也就不难理解了吧。然而,倒车雷达把这一切都程式化了,蹦极,变成了绑着安全带下楼梯,一项永远也失败不了的任务。It’s safer, but less fun。

 

我意识到,我的语气好像那些不肯用新技术的老年人。我承认,那一点点硬拽着不放的 ”人工“ 停车入库的骄傲,最终都会被 ”历史前进的车轮“ 无情的碾压,就好像大家再也不用记电话号码,再也不用拿着地图用肉眼找地址,甚至有一天,连车都不用自己开一样。

Technology,这么看来,好像是将要最大程度的减小人与人之间做某些任务的差距,而这些任务主要依赖于经验的。记路,开车,停车,这些都是熟能生巧的活,只是有些人学一次就会,熟得快些,有些人一辈子都学不会,熟得慢些。把这些依赖于经验的任务极大的自动化,一定程度上是让所谓的 ”勤能补拙“ 变得没有意义。练一千次平趴,在倒车雷达的面前,还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会缩小。一方面,不是所有人都能买得起有倒车雷达的车,穷人或者没有掌握信息和工具的人会被落下;另一方面,从 routine tasks 中节省下来的时间,被用于其他更高级更需要聪明才智的任务中,而在那些任务中,勤奋比不上聪明的一个零头。

 

高中毕业那年,去市郊的驾校学开车,长沙七八月的酷暑天气,练了两个多星期,终于按照规定,开着吉普车,通过了 “倒车” 的考试。如果当时知道十年后会有 ”倒车雷达“ 这玩意儿发明,倒车可以连头都不回,应该可以少出点汗,多在家里吹几天空调吧,反正已经不是 “勤能补拙” 的年代了。

The Mind Sweep

公司组织了一天的培训,主题是 GTD (Getting Things Done,搞定事情) 。

培训前一天,大家都怨声载道,本来已经很忙了,还要单独一天出来让大家学习 “如何搞定事情”,这基本上就是让事情变得更难搞定…

James,一位从 Dallas 飞过来的大叔,是 workshop 的讲师。貌似他所代表的 David Allen 这家公司,还是全球很有名的一家培训工作执行力的公司。这种 productivity(工作绩效,执行力)培训本身其实并没有让我觉得很惊艳,这些所谓培训,90% 讲的东西,不过是 motivational speech (激励演说),并不是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你没有做到。

但当然,如果公司愿意付钱,用这些 workshop 给人敲敲警钟,没什么理由拒绝。

培训持续了一天,但敲得最响的警钟,其实只是这一整天培训中一个短短五分钟的小练习。

练习很简单,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做:拿出纸笔,不需要经过过多的思考,写下现在自己脑中,所有能想到的,自己需要完成的事情,包括工作和生活。

练习一开始,顿时房间就安静了,参加培训的三十个人都开始奋笔疾书。我从工作中要完成的任务写起,发现思路在工作中需要完成的好几个 project 中不断游离,笔一直停不下来,才发现即使平时工作也并没有在 slack off,但有更多更重要的任务(可能并非很 time sensitive)仍然没有完成。

并没有将所有的工作任务写完,思路就已经被一些生活中的需要完成的事情打断:需要退回去的商品,需要订的 appointment,那封躺在邮箱里好几天一直没有回的邮件,答应给爸妈准备的材料,等等等等。

这是 GTD 方法中所谓的 Mind Sweep,清空头脑的过程。

五分钟过后,我已经写了两三页,二三十个 bullet points,但这好像是个 never ending list,and i don’t think i’ve exhausted all the items in my mind yet。以至于这个练习已经结束了,我的大脑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之内,还没有从 sweeping 的过程中摆脱出来,一边听,还在一边不断的往 list 上加东西。

 

我不是一个平时没有做 to-do list 习惯的人,上班的时候,Evernote 总是处于打开的状态,一有新的任务需要放进来,就会新加一个 checkbox,做完的时候再划掉。但即使这样,把所有生活和工作的任务加起来,一个人的头脑中 constantly 要记录下好几十个方方面面的 tasks (probably just STUFF, not even tasks) 。

如果不把所有的任务列出来,就会出现一些长期不被清空的任务和事情。这些所谓的 on your mind 的 STUFF,看似无害。但每当大脑需要分析,接下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完成的时候,哪怕是精力充沛的早晨,一旦开始 go through 这些累积下来的 STUFF,大脑的运转速度马上被 slow down,集中的注意力也很容易被分散。就好像残留在牙齿缝隙的食物,或是电脑硬盘上的碎片,看似无害的开始,最终会拖累整个系统。

 

当然,最终怎样去把这一个一个任务解决,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事情。一步一步清空 to-do list 的方式,因人而异,也因时因事而异。分类,分场合,快速的解决掉 to-do list 上需要时间比较短,更容易解决的tasks,排出任务优先级,建立起 tasks 之间的 dependency,等等等等。

这个敲到我警钟的小练习,只是让我无比清晰的认识到,当工作和人生的复杂度增加的时候,去无视这些复杂度,仍然用线性,更直白一些,用堆栈的方式(always just attend to the latest stuff that come to your plate)来完成生活中的 tasks,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样不太可能在工作生活中有 high performance。

 

At least that 5-minute of mind sweeping was very well spent today. It added probably 10 more items to my to-do list, but i am sure that has cleared some of the snow flakes that might eventually become avalanche that might tear me down.

Swee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