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4

And yes, we said we gonna travel

“醒了吗?”

“醒了… 我现在的状态打一个电影… ”

“Hang over … ”

“我的状态也打一个电影 …”

“Hang over 2!”

“hahaha… ”

“所以我决定了,我再也不喝了,嗯(下好大决心),接下来两周吧…”

IMG_1118

IMG_1121

IMG_1126

IMG_1134

IMG_1140

IMG_1149

IMG_1165

IMG_1168

IMG_1196

IMG_1150

Give future w/ the benefit of doubt

天色还只是蒙蒙亮,我也才刚刚醒,坐在后座上看101公路上稀疏的车流。

他指着左侧的一家餐馆广告牌,看,我就在这里工作,做 Beverage Manager。

噢,我去过一次,很 popular 的,一定很忙吧?

是挺忙,但我也乐意做这个,它能负担我很大一部分的生活开支了,何乐而不为?
 

以前住得离机场近的时候,可没少麻烦和被朋友们麻烦接机送机。现在搬远了一些,离机场不近不远三十分钟,又是早班飞机,天不亮就得出门,麻烦朋友也得有个限度,想说那就打电话叫个 taxi 吧 。

出行前几天,ZF正好从国内回来,让我帮他在网上预订一个接机的 ride 。流程很简单,选择接机还是送机,选择机场和接送地点,很快,就有 volunteer driver 在 Tickengo 上 claim the ride,接送服务的价格也写得清清楚楚。我没多想,帮ZF定完,马上也帮自己定了个 ride to SFO 。

Thomas 是给我 ride 的司机,提前15分钟就到我家楼下,虽然是兼职司机+私家车,但他帮忙拿行李的架势,不难看出他挺有经验,上车后聊了两句,得知他的全职工作其实是在餐饮业,就更印证了我的想法。

其实类似 Uber,UberX,Sideride 或是 Tickengo 这样的服务已经遍地开花,但可能我是第一次自己尝试,还是觉得很有新鲜感。Thomas 一周大概能接4、5单机场接送,当然他也是其他类似平台的 registered driver,他不太 care 需要早起或晚睡,只要这个能给他带来一定工作之外的 decent 收入。

当听到同样的送机服务,如果是换叫 taxi,价格可能要再贵一倍,我还是不免觉得咂舌。Thomas 告诉我,最近三番市政府也希望出台法律,试图对 ride sharing 服务进行收费和征税。对于传统的出租车公司而言,他们价格贵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每年给政府或是机场这样的机构需要缴纳不少的费用,民间的 ride sharing 因为价格便宜,毫无疑问对传统的模式产生了冲击。

在独立的志愿司机 Thomas 看来,“可是他们的利润那么高,我们的收费这么低”,但从整个行业看来,因为价格优势而被掳走的这一部分市场份额,是传统出租车行业追也追不回来的吧。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政府应该怎么做,全职司机出租车司机,出租车行业本身应该怎么做?

(当然,这一切都免谈,如果 self-driving car 在不远的将来要成为现实的话)

Thomas 是一个好司机,服务按点,短信提醒,我很好奇,会不会有 “回头客” ? 他们可能就直接跳过 ride sharing app 这一步,直接跟 Thomas 联系,从而省下 Tickengo 从中扣除的中介费用。在我看来,如果同样的服务在中国,一定会有买方卖方琢磨这个问题,能省中介费就省中介费,也可以不用参与平台上和其他司机的竞争。

Thomas 的回答很美国化:对于省下的那几块钱中介费而言,我宁愿遵循这个平台的游戏规则,我可以根据我的时间来选择我愿意提供的服务,而不是让客户变成我的 ”朋友”,也不用担心收费问题,我宁可多花一点钱来让交给这个平台处理流程上的问题。

 

 

2013年,美国一家媒体做年终点评的时候,把 San Francisco Bay Area 评为去年美国最 attractive 的社区。除去各种 “光芒万丈” 的 IT 公司之外,在我看来,最吸引人的是 bay area 所提供的土壤,能让新想法生根发芽的土壤。这需要一个成熟的社区,买卖双方对付费服务需要有足够的自信,对新市场规则的制定需要有足够的自信,对传统行业的终将离去需要有足够的自信。

即使这种自信,在一定程度上需要牺牲个人的一些毛利,但无数像 Thomas 一样的社区的成员们,尽管他们并不在 tech industry 里工作,他们仍然对因为技术生发的新的市场模式和形态,充满兴趣,充满信心,愿意为新想法的试水,愿意每天 check their smart phones to give the new idea with that benefit of doubt,and that’s essentially how new ideas come to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