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3

百分之八十都不一样

你一辈子可能会认识好些叫 John 的男生,或是叫 Sarah 的女生;但有些人的英文名就是很特别,你一辈子可能都只会碰到一个有这样英文名的人,Strong 就是这样一个名字。

有些人你怎么样都会遇得到,比如你们上了同一所学校的同一个班,又或者你们是同一间公司同一楼层的同事;但有些人,早五分钟,他还没到,晚五分钟,你来晚了,时间点要刚刚好,才碰得到。

两年前的圣诞节去墨西哥玩,坐的游览车中途抛锚,被迫在公路上等了好半天,上了另一辆载满墨西哥当地人的车,一般的外国游客很少上这种纯当地人的车,但这堆老莫里却单单坐着一个长发的亚洲面孔。车里黑灯瞎火,但大家还是攀谈了开来,他会讲一些西班牙语,女朋友是西班牙人,当天他是独自一人过来看奇琴伊察的玛雅人古迹,女朋友去了另一个景点。

但却是道地的武汉人,只是少小离家来美国,求学,然后在湾区工作,工程师,他的名字叫 Strong。

 

回到美国之后加了他 Facebook,但都没有再见过面,有看到他时不时 po 些他在酒吧现场弹奏吉他的视频,想到搬过来南湾了之后,就鲜再去过那些只有三番或是纽约才有的现场 jazz 表演,就很冒昧的 ping 了一下 Strong,第一句当然是,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

“ 当然记得,但南湾的确没有太好的表演场所,有家叫 Poor House Bistro 的可能不错,但多是南部比较老式的 jazz,或是 De Anza Hotel 的 lobby 里也可能有,但我也并没去过。”

好,谢谢,我记下来了。

但生活,不管怎么平淡,都比你想象的要更容易 suck in all of your time and energy,我居然一次也没有去过,或是忙得忘了,或是想到要去,却发现和演出的时间对不上。

直到圣诞前,突然再收到 Strong 的 message,说是在 Blackbird Tavern 的一个周五,有他老师的演出,很推荐。噢,我去过这家的,也知道在哪里停车,又没有安排,那我们周五见。

 

从酒吧的正门进来,一眼就认出 Strong 标志性的长发,和坐在他身边的他的女友,西班牙人典型的深邃五官,她的名字是莉雅。台上正在很投入演奏的,是 Hristo Vitchev,以及和他组合的鼓手和贝斯手。

我没有对 Jazz Guitar 了解到,可以分辨得出这是什么风格或是流派,只是觉得乐曲里的复杂和变化可以让人完全不觉得 boring 的一首一首的听下去,隐隐觉得在复杂的编曲和即兴之下,旋律有以色列或是中东音乐的风格(后来查到 Hristo Vitchev 是位保加利亚音乐家,东欧)。个人能力都很强的吉他、贝斯和鼓手的轮番 solo,又加入了有层次感的和谐,从九点多到十一点,感觉非常尽兴。

Strong 和莉雅为了让我和我的朋友们能坐下,都站着,把位置留给我们。并不太觉得 guilty,因为至少看到 Strong 完全在跟着韵律思考,可能在想自己要怎样弹,或许站着可以更加放松。

我好奇,爵士音乐家有多少是在参照乐谱,有多少是即兴,Strong 告诉我,百分之八十都跟谱子不一样,都是个人演奏家的即兴,所以几乎你听到的所有现场 Jazz 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当然,现在被录音的除外)。每首乐曲的谱子都只写核心节奏和旋律而已,音乐家通常重复谱子四次,第一次和第四次是照着弹,中间两次就天马行空的即兴。我惊讶道,那其他的鼓手和贝斯手怎么知道吉他手是要怎么即兴?怎么和呢?又不单单是给个伴奏而已,旋律这么复杂节奏这么快;Strong 笑笑说,所以 jazz 最难学啊,因为所有人都在即兴,但又要能够互相吻合。

百分之八十都不一样,都在即兴!

 

表演间隙,莉雅告诉我,她刚刚完成了一本书,名字叫 Archie and Me,可以在 Amazon上买的到。我以为是小说,回来上网查了下,原来是她自己的回忆录。看完内容简介,让我对这对情侣有了更深的敬意。

长发的,会说西班牙语,在学爵士吉他的 Strong,和金发的,会说中文的来自马德里的莉雅,还有我,头发永远也长不长,只会说英文的我。

如果说2013年,有学到什么的话,那就是,每个下一刻,你都可能会对一些人说告别,而另一些人会成为你的新朋友。人生哪有那么多确定性,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即兴吧,那就 go with the flow 吧。

 

——————————

我都很少录现场演出视频,但还是忍不住录了下面这几十秒:


2013-12-20 22.20.42

敏感图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步,把已经寄来了两三个星期都没碰的包装盒打开 …

2013-12-12 20.55.28

第二步,跟组装IKEA家具的流程一样,摊开所有零件,检查一下都在。有点后悔当时订了一个这么大的,接近2.26*2.54米的横宽,有两百多张图片要拼接…

2013-12-12 20.56.47

第三步,迫不及待的想看大致拼出来是个什么样子,就在客厅地上摆了一大片。每张卡片都是单一颜色,站远了看,这种 ‘pixelated’ (像素化)的感觉还不错哦

2013-12-12 21.09.51-MOTION

第四步,手都摁疼了,就是用这些 X 和 I 把两百多张卡片从背后链接起来… OMG …

2013-12-12 21.47.10

2013-12-12 21.47.16

还好客厅有个电视陪我,又没有deadline,哪天晚上想起来了,就坐在地上连那么几十片 ; )

2013-12-22 19.12.07

全部完成之后,看着还挺壮观

2013-12-22 19.29.01

第五步,现在墙上把用来固定的胶带粘好,和室友一起把两米多的巨幅举过头顶,然后固定在墙上(这活儿一个人还真干不来)。

2013-12-23 22.39.38

虽然挂上去不到五秒钟,室友就发现… 好像和原作相比,朝相反了… 但我真实是按照包装盒里给的编号来的,也不可能拆下来再重新组装一次了,那就将错就错,让它成为一个 unique piece 吧。

And, 脸朝着客厅,挺好的 🙂

所以,有人看出来敏感图的原作是什么吗?

到底是哪个朝向?

到年底了,各大门派都开始出总结,或是推荐2013年值得一读的书。无 credibility 也无门派的我,2013年也并没有读很多本书,所幸有遇到一本不错的,值得写篇文章来推荐一下。

Susan Cain曾经是在华尔街工作的一名律师,和任何一位在华尔街工作的法律或金融人士无异,她在所谓的 ‘职业快车道’ 上跑了好些年,直到有一天她决定离开这份给她带来丰厚收入的工作,成为一名独立咨询师:为各种类型的公司做关于negotiation skills (谈判技巧) 的培训。之后,她花了两年来写这本 ’Quiet: the Power of Introverts’,这两年,登上了不少畅销书籍的排行榜。

因为她的职业背景(律师,咨询师),人们常常误解她有着热情外向的性格。按照她自己的话来说,她 prefer listening to talking, reading to socializing and cozy chats to to group settings (喜欢倾听多过于倾诉,喜欢阅读多过于社交,喜欢小范围的谈话而不是大型聚会),有着典型的内向性格。

在我看来,她的书主要传达给读者们有两个信息是,其一,内向并不是负面的性格特质;其二,很多看似外向的人,其实有着更多内向的特质。

其一,看起来很好理解,但却是常常被忽略的一个事实。有时会身边的一些朋友说,“ 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聊天?”,“开会的时候要怎样才可以多说一点 ”,潜台词是,不论是社交或是工作场合,话多的人总是 “被认为” 是占据主导。

我刚来美国的时候,参加 graduate student 的 seminar,也有同感,自己吭哧吭哧读了几篇 paper,美国同学随便问几个问题,一堂课就过去了,自己的感想全噎肚子里。

各位如果有跟印度同事打交道的经验,一定对这点不陌生。比较常见的状况是,中国员工吭哧吭哧做了一堆,开会的时候,中国员工做个 demo 花了五分钟 demo,印度员工问了两个问题,大家反而讨论了半个小时,开完会,中国员工径直回自己 cube 继续吭哧吭哧工作,老板和印度员工有说有笑的出去了。

 所以 Susan 所驳斥的 assumption (前提) 是,能说会道并不说明能力,她鼓励内向的人不需要被 talker (多话的人) 吓到,冷静的,自信的,甚至是慢速的,陈述自己的观点(当然,你不能一直噎肚子里,还是要找机会表达),一样可以让你赢得同样的 spotlight 。而作为团队的领导者,也应当避免以话多话少来评价员工。

There’s zero correlation between being the best talker and having the best ideas.

I worry that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put in positions of authority because they’re good talkers, but they don’t have good ideas. It’s so easy to confuse schmoozing ability with talent. Someone seems like a good presenter, easy to get along with, and those traits are rewarded. Well, why is that? They’re valuable traits, but we put too much of a premium on presenting and not enough on substance and critical thinking.

其二,也是更有意思的一点是,擅长社交的人并不一定有外向的性格。在她的网站上,有这样一个 Are you an introvert or an extrovert 的心理测试。

我觉得测试也有其偏颇之处,大多数人测试出来的结果可能都会是 内向 (no wonder the book becomes a best seller) , 但这并不妨碍 Susan 论证她的想法,在她看来,外向的人从群体中汲取能量,而内向的人从自身汲取能量。

贯穿整本书,是她对不同性格对象的访谈,和她的观点。不少她的采访对象,在朋友和同事眼中,都是热情、开朗、容易相处的人,但在她的评价体系里,却是极为内向的人。她采访的一位大学教授,在学校因为风趣幽默的课堂表现,被学生们评为最受欢迎的教授之一,但这位教授,每天中午都要找借口去学校附近的一条河边独自一人散步几十分钟。对他而言,这与自己独处的几十分钟,才是他一天之中最为惬意的 ”充电“ 的时光,这样,他才能有精力在讲台上滔滔不绝。

通常意义上的社交能力,不过是一种能力,就像任何可以被训练习得的技巧一样,如果你有天赋,或者你花足够多的时间,都可以成为一位擅长社交的人。但只有在认真的和自己对话之后,可能你才知道,自己真正所享受的状态是什么,或者最有效率的时光,到底是怎样度过。

Introverts, in contrast, may have strong social skills and enjoy parties and business meetings, but after a while wish they were home in their pajamas. They prefer to devote their social energies to close friends, colleagues, and family. They listen more than they talk, think before they speak, and often feel as if they express themselves better in writing than in conversation. They tend to dislike conflict. Many have a horror of small talk, but enjoy deep discussions.

书到结尾,她的一个访谈对象,居然是在加州 Cupertino 读书的一位亚裔高中生。这个离我家开车不过十几分钟的北加小镇,之所以成为湾区华人和印度人挤破脑袋都想买房的黄金地段,也是因为学区很好。她所访问到这位亚裔高中生,似乎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内向性格而感到自卑,反而因为湾区的大环境,工程师们都以内向的 nerd 自居,并引以为豪,反倒是那些话多的白人学生,被认为是不够聪明的 ”花瓶“,而话少努力的亚裔,则成为校园里的 popular kids 。Quite an interesting fact,i guess the bay area is by itself a cultural phenomenon now.

 

全书也有一些 caveat,也就是 Susan 有点过于推崇 内向 introverts 性格。似乎内向成为了 敏感,思考,独立的代名词,而外向则成为一种肤浅的性格, which is also not true.  当然,对我来说,内向外向,本也没有绝对,懂得在对的时间站在对的聚光灯下 (know when to stand in which spotlight) 比较重要吧。

学着用外向的性格,和他人对话,也保有内向的一面,和自己对话。

如果没有时间读完或者听完整本书,听一听 Susan 的 TED talk 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式,来了解一下,内向性格的闪光点。


quiet

礼物

初一买的第一盘专辑就是她的《新鲜》,后来才发现她写歌写词都清新真挚。今年生日,09年的这首专辑主打,是最应景的一首歌。

終於一天看清楚

能夠愛過痛過也算幸福

這一路的旅途  風光明媚  還是絕路

都是昨天笑忘書

每個人都有一份禮物  就是為另外一個人付出

沒經歷過揮之不去的痛苦  不懂珍惜手中的禮物

每個熟悉的哀樂喜怒  在心裡最溫暖的深處

王子公主  誰能逃得過痛苦

能夠勇敢愛下去  是最好的禮物

2013-12-07 20.06.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