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3

Before Sunset

2013-09-25 19.09.21

Can’t help but to capture this moment before heading out from the practice range, despite it was such a windy day on the field, it gave such nice texture and background to the mountain view landscape.

Also i wonder, how many times we would choose to NOT apply any filters to the photos we took. All of those raw footages of oneself, our friends, and the real scenes in our eyes, should be as valuable as the ones being processed, if not more.

快把我甩出去的向心力

斜45度角坐着个同事,叫艾伦。他可能是在夏威夷长大,亚裔人的面孔,有点黑很健康的皮肤颜色。刚加入公司不久的时候,有天下午看他在咖啡机旁边用很fancy的滤嘴泡好几人份的咖啡。看到我很感兴趣,他告诉我,咖啡豆是他从很道地的渠道买来的,早上磨好粉才带来公司,下午才冲泡。当天他就很开心的分给我一杯,我看一壶够三到四个人喝的,我也没有客气。味道真的很不错,是那种不需要加奶也喝起来很香,并且不涩的黑咖啡。

接下来我才发现,几乎每天下午三四点,他都会冲这么一壶,通常都分给了当时在咖啡机旁边的同事,有时还会在我们这个楼层走走停停,看有没有同事要提前预定。

—————

再远一点,坐了个叫奥兰多的美国大叔,每周四下午,他会召集所有的同事围成一圈,大家都申一只脚出来,他个子高,从上面往下拍,拍到所有人当天穿的鞋子,然后选出当天最有特色的一只鞋,奖励鞋的主人一个很小的鞋子坠饰。

真的,每周四下午。

当然了,作为一个披着designer皮的女nerd,我的梦想是有一天,我可不可以赢过同楼层的designer们一次,哪怕一次…

—————

隔着两道cube的隔板,坐着雨贝卡姐姐。因为过生日,她休了两天假。Andy鼓动我,应该给她个生日惊喜。想到以前在Duarte的网站上看到过有个创意,是大家把一个同事的cube完全用即时贴贴满(一下找不到视频了),Andy又在网上找来这个很好玩的post war的视频:

于是我们就决定开始用各种颜色各种大小的即时贴来“trash”她的cube了 🙂

Recently Updated

所以当雨贝卡小姐来上班的时候… 当下真的还挺”壮观“的 🙂

2013-09-18 10.37.19-1

我想她一直到今天还在清理桌上的这些即时贴吧…

—————

第二天中午和同事聚餐,Andy说,他觉得给雨贝卡小姐的生日惊喜很cool,作为新加入组的员工,觉得整个团队的向心力好强,其实是被他鼓动的我,笑着点点头,说,是吧。

故事到这里为止,都还是积极乐观上档次的,except for 我真实的内心活动是,作为一个团队的成员(而非主管),在被需要完成的工作量压得已经喘不过气的情况下,要从工作时间中分出这样的向心力是要有多难?我需要一个气氛好的团队,不比其他员工少一星半点,但提供向心力的过程,意味着浪费的工作时间,这意味着休息时间里更多的工作,我不确定向心力给我增加了多少的工作加速度,可能甚至是把我甩得更远?我好佩服艾伦和奥兰多,他们所做的事情,我好想说,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多时候,我的出发点是做一个social并且令人喜欢的好员工,不落单,但我很难真正调动起自己的主观能动性。

我不知道我是少数,还是现实生活中,能对向心力有这种高度的commitment的人本来就是少数?我很好奇团队主管会怎样来处理这种平衡,当工作量非常大的时候,怎样来保证员工之间的联系感和幸福感,怎样来保证团队的向心力,是发vacation,发party,发happy hour,还是发bounus?

又或者,退一万步该问的问题是,如果只能选择一种,你是来工作的,还是来交朋友的呢?你是否可以忍受在一个不温暖,只提供工作需求的环境下工作?

我想,我的答案应该是,可以吧。

In case you wonder how your weekend went by so quickly

连Palo Alto的商家都在路旁打出“Dog days sale”的招牌,看来九月湾区的秋老虎是真来了。

2013-09-07 12.55.48-2

第一次,居然在旧金山城里,都有想穿短裙和吃冰淇淋的冲动。坐在Marina区一家冻酸奶店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城里的年轻妹子们,短裙、热裤、吊带、flip flop,好像回到了坐在伊萨卡的college town bagel的时光,看着面前的美国小本们,在一年才几十天的伊萨卡美好的夏天里,各种挥霍着他们的青春。

Mick说,这些都是所谓的”Marina girls”,年轻,漂亮,金发,college毕业可能就傍上了住在Marina区的有钱人,在他看来,理想伴侣的定义是 ‘partner in crime’(犯罪’同伙’),当然不是一起去抢银行,而是互相信任,可以一起去做些无伤大雅的playful的事情。

远在北京的立京要结婚了,回头想想,居然认识也都过去六个年头了,两年前在北京后海和北师大,也都是匆匆一见,也算和他的未婚妻有一面之缘。当年认识的时候,大家还都是二十出头的小毛孩儿,一起工作一起腐败的时光都是历历在目,并不曾觉得过去多久。终于逮到个旧金山的经典景观,以San Francisco bay为背景录了一段婚礼祝福视频,希望可以准时送达吧。

还碰巧遇上bay里的帆船比赛,又有机会在Marina区里很惬意的散散步,再去downtown的家具店给好不容易看中的书架下了订单,反倒是越搬越靠近南湾,越来越难来城里一趟,偶尔为之才又会觉出融入城市喧嚣的妙处。

2013-09-07 15.41.36-1 2013-09-07 15.47.19-1 2013-09-07 15.47.27-1 2013-09-07 16.04.01-1 2013-09-07 16.04.09-1 2013-09-07 16.27.57-1

周日早上就一直在做上课要迟到的梦,果然醒过来是要迟到了,好在Cindy同学很靠谱的在八点半之前短信回复了我,这一个月第二级的课其实是9:45才开课… 虽然还是捱到最后一刻才出门,终于还是按点站在了高尔夫球场地上。

今天教的是如何把球从沙丘里打出去,Roy老师打得很是轻松,我基本上是在挥’锄头‘打沙子了,苦了后面的Cindy mm,我每挥一次杆,她就被掀一脸沙子…  尽管如此用力,大多数打出去的球还是十分不争气的被打倒沙丘的边缘,然后又乖乖的滚回来…

看着Roy老师一边上课,还得一边用耙子勤勤恳恳的把被我们打得千疮百孔的沙丘整理好,我还真没觉得高尔夫有什么贵族成分,在国内,它应该是“被”价格和所谓的商务人士们给”绑架“了,但当你真正接触之后,这不过就是一项需要大型场地支持的运动而已。

2013-09-08 10.19.03-1

Oh and you guys totally distracted me from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class LOL

2013-09-08 11.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