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Hackathon

Fingers crossed for our #Hackathon project final presentation at 12 🙂 Go team !!!

Shanshan & Chenchen

陈晓晨,还不赶快到加州来跟我和姗姗汇合 🙂

Post executive review meeting…

Oh well, one of those naps much needed after an early morning executive review meetings … (at Citrix Systems, Inc)

No one else except for yourself, is responsible for not hitting the ball right on a golf course. No matter how good or bad your component plays, they cannot do anything to make your performance go better or worse. It’s all on you, yourself.

Every golf course seems to give some life lesson snippets.

铲草坪

球没打出去几个 ,一大清早的净帮高尔夫球场铲草坪来着… #vscocam

Dear Peggy and Wendy

虽然颠簸了整个太平洋的小熊饼干都碎成两半了 但我的心也要化成两半了,一半给Peggy,一半给Wendy吧 🙂

谁家的马德里

曾经很多次想过第一次到西班牙会是怎样激动,但现实是,在马德里待的整整一周,只有最后一两天才有机会在结束工作之后,从酒店出来,真正体验一下城市。

之前去过西班牙的朋友大多对马德里评价不高,都说巴塞罗那才是西班牙的精华,但其实我并不觉得太失望。马德里有一个国家的首府应有的格局,市中心有大街,博物馆,人头攒动的广场,凌晨三点都不停歇的西班牙夜生活。

而市中心以外大部分的城区甚至给我一种北京的感觉,方方正正的街道,街上西装革履行色匆匆的上班族。

我不得不说,当这些有着小麦色肤色和深邃眼神的西班牙男人们开始认真工作时,他们真的就变得不那么sexy了。

马德里市中心很典型的广场建筑,好像是一个更现代化,保护的更好的墨西哥城。

和同事几个在马德里最市中心的普约尔广场点了几杯Sangria和些小吃,开始聊天。

不得不说,西班牙本地菜的真是太一般了… 同样的,也是让我回忆起墨西哥。在美国,墨西哥菜虽然不贵,但我不会排斥,如果去还不错的墨西哥参观,也不会觉得食材和做工都很粗糙,但在墨西哥和西班牙的本地菜,却给我一种,是因为当地穷困,所以本地人对吃的要求不太高的感觉。看来很多菜系也都是源自xx,高于xx的啊… 

我不得不说,西班牙低廉的物价和随性的服饰风格,真的让我停下来就走不动了,Sarah和我一副一进服装店就出不来的架势,把几个男同事急坏了 LOL

吃完晚饭都已经11点,走出餐馆,却仍是人声鼎沸的马德里。看着我们打车回酒店,周围的人都是一副”你们就玩完了吗?!这才开始呢“的表情。

不知道人声鼎沸的这些马德里人里,有多少会在清晨拎着公文包去乖乖上班呢?

Wall painting color tryouts

Wall painting color tryouts!

Having fun at Sherwin Williams

Having fun picking wall painting colors, with all these idea books 🙂

Delicious breakfast

How delicious is my breakfast? lol

阶段性吐槽

最近好像工作永远都做不完,下班之后整个人的mindset还一直处于不放松的状态,下嘴唇上火,但其实也并没有吃很多辣椒或是发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周末的还在回老板邮件和加班。

并不想埋怨老板,或是现在被assign的这个project,因为每个人说话做事都有他/她的出发点,如果能够多花时间把事情做好做完整,我也没有怨言,但只有一点,我觉得我经常在这种类似的situation之中。

 

这种situation好像是,你在做很多工作,你也很努力,也并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但就是很费神,很多需要协调的部分,老板也理解你,也很感谢你go the extra mile所做的努力,但整体的进度就是不够理想。可以归咎于各种外界的因素,或者可以安慰自己想,如果换别人来做,可能别人根本都做不来?

但不可避免的就会在想,如果真换了别人,别人不一定做不来,或者可能figure out一个更简单的solution,所以整个project根本就不用花这么多精力,也就是我自己其实才是问题的症结,可能把东西本能的复杂化了,所以根据所设定的复杂的解法,那所要做的工作必然就多了。

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这个project inherently就是难做的,老板没让别人来做,有可能是其他人早就敬而远之了,而我又比较少对老板say NO,而且从小养成的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优良传统是——‘迎难而上’… 当别人都‘知难而退’的时候,我的大无畏让老板觉得,这种challenge不给我给谁…

上周下了几集最新的newsroom,我难以置信的居然已经过了两周,连一集都没有看完… 可见是有多手忙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