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我把青春先给你【7】

好像打poker,手里筹码越来越少,我消彼长,如果不大笔buy in,赢得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小。

三月,看房明显进入一阵疲软期。现状是,周末一半的时间都搭进看open houses,很多事情也做不了,上班的时候也常常在分神想:到底自己理想中的apartment是怎样?更加焦灼的是,市场上的买家不断提高价格来bid,结果就是这些高价卖出的apartment或是house,都成为了之后买家的参考价位,然后就继续水涨船高。

再加上对之前agent的不太满意,看房也变成自己的单独行动,不再带agent,期间还常常被人误以为是agent… 我看上去有这么seasoned嘛~~~

事情在四月初出现一丝转机,第一次bid虽然被打枪,不过卖方的agent C先生(明显是这个区域的老手)有了解到一些买家购房的意向和价位,C先生联系到我说,“我手头有个off the market sale,卖家有一些原因,不希望把房子放到市场上来竞价,看你有没有兴趣?”

所谓off the market sale,在房市不景气的时候还是很合理的一种选择。一旦要卖的房屋上market,卖家就要走一些流程,签各种文件,做房屋的inspection,或者是稍微修葺,装修一下,从而卖得一个不错的价钱。为了避免这些麻烦,如果能找到满意的买家,双方私底下交易未尝不是一种省钱的方式。就在我买房的这段时间,身边还有一对couple朋友,也是以类似的方式在很热门的地段买到价格合适的房子。

所以当C先生联系到我,我也是觉得有戏!第二天就约去看这个off the market房子。

地点还是在mountain view,所以是没的说,原来的住户是一对年轻的印度夫妇,一走进去,我第一感觉就是,同样的房屋不同人住,真的可以差别好大 …  印度哥们长得人高马大,据说在Palo Alto一家律所做专利律师,照理来说收入应该很不错,但客厅里除了个大电视,其他什么也没有,卧室和洗手间也是一副完全没有生活质量的样子。

2013-03-27 17.02.01

2013-03-27 17.03.10

看了这么多家房子,比较下来,如果之前的住户是韩国人或日本人,不管房子多小多老,房子里面那一定是收拾得干净整洁,基本不用怎么整理就能直接展示给买家;美国人则层次不齐,很多都还是要稍微装修一下,房子才能看;但如果是印度人,大多都是不太注重家里卫生和整洁。但在公司,我也不会觉得印度同事的桌子特别脏或者怎样,如果是在一个公众的环境下,大家的整洁水准还是比较齐平,只是私底下有洁癖的民族和没有洁癖的民族真的差别好大。

这样的房子要搬进去,不装修一定不行,于是又咨询周边做过装修的同事,厨房、洗手间、地板、墙面,等等加到一起,保守估计也得两万左右,可能还得搭进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监工(天哪,突然想到读小学的时候,爸妈在装修房子的样子…),但考虑是在为自己的房子收拾卖命,而且也会是一个有趣的学习过程,觉得也都可以做得来。各方面因素考虑下来,还是决定给这个off the market的apartment下offer,之后再花心思来整容吧。

但与其找到我之前的agent,或是任何一个agent,我直接跟联系我的卖方agent提出,希望他来做我的dual agent,也即在交易的过程中,他同时代表买家和卖家。对他来说的收益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了,毕竟是拿双倍的commission fee。但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不care他是否赚双份,倒是希望因为双份的酬劳,让他更加有动力来给我拿到一个比较好的价钱。

当然,不是所有卖家都同意这样的做法,他们也担心dual agent会让他们拿不到最高的价钱。但对于C先生这种Mountain View房市的老江湖而言,他向卖方和买方都作出承诺,一定会保持中立,他不过是中间的传话筒,会保持一切透明。但在现在这种市场,一个卖家agent通常需要对付十几个买家agent,在之前几次下bid的经历中,我就深深感觉到,卖方和买方的消息不对等,其实是让人最纠结的,与其把自己放在十几分之一,从卖方agent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然后几千几万的调整自己的报价,不如就让自己变成那个一分之一,让卖方agent希望你第一时间就得到完整的信息,help you succeed。

基于自己的一些分析和C先生的信息,看完房子之后几天就决定下个offer了(期间已经在想要怎么把这印度哥们住的房子给捣腾敞亮了),C先生不愧是Mountain View混了快三十年的agent,在他办公室签offer的过程也professional极了,这一对比,前面俩女agent真是太逊了…

诺基亚Creative Lead – 解构Presentation

上周公司的设计沙龙请来了Charlie Sutton, Nokia的Creative Lead(创意经理?不知道这个Lead要怎么翻…)。

这哥们长得太养眼了… 本来有其他工作要做的,但帅哥还是激励我把一个小时的presentation都听完了… 也蛮值得的,有超过半小时都在讲设计师为什么应当提升自己的presentation能力,如何解构presentation的内容。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在设计领域,认为presentation design足够支撑起一个独立的领域,还是很让人激动的。下面贴的是主要演讲内容,顶着被帅哥分神的压力做的笔记… -_-!

Screen Shot 2013-05-05 at 2.32.13 PM

相信我,presentation design是一件实实在在存在的事,它是一种奇怪的组合,包含很多不同的设计门类。它不适用于大规模生产,但又需要像我们今天给予交互设计(interaction design)一样的关注,需要一个成熟的过程。而它的土壤已经具备,因为用户已经有很多相关工具可以使用,但背后的技巧和想法还不够成熟。

近几年发生的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我们正在给一个好的presentation下定义。15年前,我一定不会相信有一天,人们会对一个电脑公司的CEO以及他的演讲风格评头论足,他是怎样使用presentation中的图像、掌控幻灯片的速度和节奏,或是有多少次他在演讲中说 ‘awesome’ 或 ‘amazing’。

Presentation Design is a thing_Steve

很讽刺的是,我们没日没夜的在设计学校学上个5到7年,仍然没有能力把我们传递和展示设计的方法,与设计本身联系起来。大多数设计师的想法都是:

“设计本身就是一个足够漂亮的东西了,如果流程图是足够有逻辑的,如果来自客户的需求是确切的,只有白痴才会不赞同我的设计吧”

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危险的问题。

你的观众并没有像你一样在过去的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里,对你的设计,和你所要解决的问题有像你一样深度的思考,你怎么能期待他们在几十分钟之内,一看到你的流程图和设计草图,就接受你的想法呢?

如果你和一个设计学校出来的学生聊天,你坐下来,问他/她,给我看看你的作品集吧,他们会很快拿出来一个iPad,然后打开几个文件,紧张的开始用手指点击、缩放,这也就是他们展示作品和设计意图的方式,学校在这方面能给他们提供的训练是极其简单和简化的,而展示的过程却可能决定他们将来的命运。

Deconstruct a presentation

如果让我来对presentation做解构,由下至上分别是:Physical(环境/道具),Vocal(语言),Visual(视觉),Structural(脉络),Emotional(情感),Rational(逻辑/信息)。

(我其实不太确定为什么他所说的rational具体所指,可能是presentation所要表达的最本质的信息、内容吧)

Physical layer是人们经常忽视的一个方面,当开始一场presentation的时候,我们的身体语言就已经开始向观众们道歉了,尽管没有人会说 “很抱歉,我没有准备好”,但我们站起来的速度,走上讲台的步伐,在台上的手势,无时无刻不在向观众们提醒着,我有多紧张…

在Visual(视觉)这一点上,作为设计师而言,如果再设计不好就难辞其咎了,但仍然难免犯错误,几个常见的是:

应当逐条显示自己展示的内容(progressive disclosure),不应该整块的把设计方案放在幻灯片上,想象一下观众看到一个有150个元素组成的画面,第一反应应该是哑口无言吧。

Screen Shot 2013-05-04 at 5.40.35 PM

或是一些简单的color theory(色彩理论),想传递怎样的信息,就需要用对应的暖或冷的色调,用明亮的颜色吸引观众们的注意力,或是不要把饱和度大的色彩放在画面的上方,或一侧,让整个画面有不平衡的感觉。这些真的是很视觉上很微妙的感觉,如果没有经过设计学校的训练,即使知道这些准则,也需要不断被好的设计熏陶,来培养自己的视觉舒适度,以至于一看到不好的色彩搭配或构图,就条件反射的产生一种眼睛被刺到的感觉。

Screen Shot 2013-05-04 at 5.46.04 PM

Screen Shot 2013-05-04 at 5.44.21 PM

Screen Shot 2013-05-04 at 5.45.02 PM

Structure(脉络)也是一个很难做好的部分,所有的演讲都应该有一个可以遵循的结构公式,在展示你的设计作品时,也应当遵循某种公式,它独立于你的具体设计内容,可以被反复使用(比较可惜的是,他并没有深入讲这是怎样的一种方式)。很多设计师会使用一种叫design critique(设计评论)的方式来展示他们的设计,但这个对于不同背景和领域的观众们而言,是十分不恰当的。

(我当时想,这种事儿我常干啊… 叫一帮产品经理和工程师,所谓的stakeholder来开会,跟他们讲,哦,是这样这样设计的,然后期待他们当场给评论, 他们对UI一开始评头论足,又觉得他们不够专业,这明显是自己没有设好context。他们的responsibility是写code,跟确定用户需求,作为设计师,你不会去挑他们的code写得不好或者跟客户谈得不好,那反过来,为什么要让他们在design critique的环境下来给你的UI做没有任何事先准备的评论呢?)

我希望学校可以教授这方面的课程,因为你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掌握做一场好的presentation的技巧,这无法抄袭,也不会因为你在台上不紧张,就能表现的很好,也不会因为你的幻灯片做的好看,观众们就买帐,对任何一位内容展示者而言,对presentation的解构和理解是无法跳过的一个步骤。

我把青春先给你【6】

果不其然,第一个offer被打枪。

下单是下午五点,之后就一直在焦灼的等消息,八点左右,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不是电话,我已经猜到大概是没戏了。

我所出的价格在所有的offer中,只能算中等。当下真觉得是个沉重的打击,都说现在价格很疯狂,但如此体会到还是让人有切肤之痛,毕竟自己开价不低,也不算保守了。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希望买到,最终自己对价格的预期,还得再上一个台阶。

但总得有个开始,事后想想,第一次竞价本来就不应该抱太大期望值,纯当练手了。但通常新手买家都是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总觉得看到的所有房子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不敢下手,终于看到一个特别好的,才肯下单,一旦失手,就总觉得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么好的了。

但这常常是一种误区,再热的房市,仍然是会有源源不断的房子涌到市面上来,所谓“这次买不到,就再也买不到像这么好的房子”的心态是极为错误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去竞价,最后也可能会有不必要的妥协,甚至是出过高的价格。

按咱妈的话来说,就是,最好心态是 “没买到,就是跟这房子缘分没到,那就再耐心等等跟自己有缘的房子吧”

 

之后又再竞价了一两次,发现在此过程中,agent在价格上所能给予我的帮助真是微乎其微。至少是我所合作的这两个agent,C小姐好歹还会把周边刚卖出去的房屋稍作整理,给你出一份report,D小姐直接就在电话里给你个range,这么就能挣好几万的中介费,我也去当agent算了…

买房并非rocket science,你不需要很聪明,你需要的只是确定自己有多想要这个房子,有多少钱,并且beat其他买家就好了。在第二次竞价之后,跟朋友坐下来仔细分析了一下,其实几个要抓的大变量不过是,面积,年份,几个bedroom/bathroom,地点,根据这些大的变量,再考虑上价格平均每季度有百分之多少的增长率,周边的房子都可以用来坐比较的数据点,这样一算,也对要竞价的房子每平方米的价格有个估计,根据这个估计再往上根据房子的新旧程度,和自己的喜欢程度,加减一些,也就差不多了。

但话说回来,现在的卖方都有够狡猾,竞价的过程并非公平的谁最高谁获胜,通常卖家的agent会把出价最高的几家叫回来,让大家再第二轮竞价(counter offer),大家一看,居然彼此价格差不多,再加个一两万都觉得问题不大,这一来二去,可能价格又再高出个好几万都不足为奇。

在所谓的卖方市场中,竞价的目的,到最后并非是出到最高,而是只要高到能让你有被counter offer的机会即可,然后你再根据对房子的喜好程度来决定你想要加多少价。

 

在第一、二次竞价的过程中,我很有一种想所有事情自己一个人担的心态,不管是看房还是竞价,尽管我自己都紧张得冒汗了,但都因为时差,跟父母的交流也很有限,总觉得自己已经是第一手接触信息的人了,与家人或朋友交流可能也得不到最精准的回馈,还不如自己快速的做决定。

这种心态很难说好或不好,如果是一家人的投资,让父母在一定程度上involve到这个过程中,其实不是让他们担心,而是给他们给意见和做决定的权利。毕竟父母在人生中也经历过大大小小与房子打交道的事情,很多我当下觉得无关的评论,事后想想都还是很中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