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我把青春先给你【5】

初恋通常不会成功的原因是,没有benchmark…

和C小姐的蜜月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一次开完会后跟老板聊天,他正好最近在mountain view买了房,拖家带口的从San Diego搬到湾区,一听说我也在看,很热情的把他的agent推荐了给我,三十多岁的D小姐,亚裔面孔,之前是EE毕业,在Cisco工作了七八年,转行做房地产经纪人也是近三年的事。

电话谈了几次,觉得D小姐还是比较sharp的,与C小姐这种知心姐姐类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房子这事儿,很容易战线就拉很长,爸妈也回国了,看着房价也是一天天往上涨,十分想有个agent能帮助并督促我做成这个决定。

D小姐的主攻地区是Sunnyvale,原本以为这边地点逊于mountain view,所以价格会稍微理想一点,但其实不然,Sunnyvale有好些5年左右的新公寓,同等大小,价格已经跟mountain view的30年左右的老房差不多了。

与C小姐带着你转悠一下午,顶多看两三处房的风格不一样,改投D小姐之后,发现她果然sharp,每次周末下午两到两个半小时的open house,她都可以给你排满5~6个房子的备选,对我来说,这的确是一种挺省心的方式。

但我相信,任何一位买家,在看了一段时间的房子之后,对市场和自己的需求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任何一位agent给你的推荐都不及你自己认认真真的浏览过所有在市场上的房子,然后给自己列一个open house的单子强。比较理想的方式是,你自己要有自己的list,然后agent给你意见再来作修正。

 

跟第一个agent看了快俩月,啥动静也没有,跟第二个agent才看了俩星期,就下了第一个offer,合不合适都是扯淡,timing is everything。

第一个下单的房子在mountain view downtown附近,几个我需要的标准都符合,房子不新,但内部装修得还可以,客厅也够敞亮,第一次去看就觉得很合适,listing price也在一定程度上低于我的budget,看完之后就有希望拿下的冲动。

这一旦有了冲动,就有了对失望的恐惧,特别是没下过offer的人,好像恨不得所有的运气都站在自己这一边,不管有多少其他买家,不管多少人告诉过你,新买家不可能一次就成的,但都觉得自己肯定没问题。周日看完房子,周一就打电话催agent,想要参加竞价,那D小姐当然是何乐而不为了,也在积极的给我准备各种材料。

如果房地产市场是偏向买方的话,通常买房的人可以在合约上下各种各样的条件,即使在签完合约之后,还没有完成买卖之前,你可以说,房子水管坏了,那我不买了,房子暖气有问题,那我不买了,房子地板裂了,我不买了,甚至是,我一觉醒来,想法变了,那我不买了,都是okay的。但现在这个疯狂的卖方市场,逼迫着买家们,不但要给出最高价来互相竞争,同时也需要在合约条件上做各种退让,几条比较常见的是:

– 签完合约之后,不管发现房子有什么问题,我都绝对接受,不退了。

– 签完合约之后,不管银行给不给我贷款,我都绝对弄来钱把房子买下来。

– 签完合约之后,卖方还能免费在房子里住上一段时间,房租就当我白送了。

这就好比你去商店买东西,买了之后,不退不换,还跟商店说,你先免费用俩月啊,用完了我再用… 基本上都是霸王条款了,但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个all cash(全现金)买家的市场中,如果你没有全现金付款的能力,不这样准备合约,买房基本等于空谈。第一次买房,就签了这么个霸王合约…

除去合约条款之外,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你的“建议价格”了,因为没有和那么多agent合作过,我只能说D小姐在这个环节给我提供的帮助极其有限(直接造成了后来我换她的原因)。好歹我自己还是以很拙劣的方式,建了个google doc,把几个周边最近卖出的房子价格输进去,做了些简单的比较,然后得出了一个数额(相当相当保守),D小姐则只是口头给我说了一个数额的范围,却没有给我任何的列表或数据。我当下买房心切,只觉得她一定是有经验,也没想那么多,就报了个价X万。

在报价截止前十多分钟,D小姐给卖方agent打了个电话,问说,X万有没有机会?我当时就坐在D小姐身边,很久都没有这么像期末考试公布成绩一样紧张过了…

对方Agent回过来说,已经有好几个比你高2~3万的offer了,而且竞价还没有到最后一分钟,D小姐转头过来问我,要不要加价,当下真是考验,这可不是几千块钱的买卖啊… 老娘这辈子见识浅,还没经手过这么多钱呢。犹豫了30秒,决定加价,不加价就是赤裸裸的放弃了。

定好价钱,签好字,D小姐把我的offer email给卖方agent,我都还感觉手心在冒汗。明明是阳光明媚的湾区,却觉得外面一阵风起云涌… 现在回想,当时真是一个太嫩太嫩的first time home buyer。很多事情真是无知者无畏,以为成功几率大,不过是因为对事情不够了解吧。

我把青春先给你【4】

之前常听人说,当老板不需要全才,能吸引,并挑到对的人跟自己一起混,就成功一半了。

买房的过程,也并非是一个人的战斗。除去家人的支持,你得以一个boss的心态,给自己组一个很强的团队,包括你的agent和lender(贷款人)。对于一个first-time home buyer(首次购房者)而言,这并非一件易事,你一边要从这些agent和lender身上学习,获取信息,一边又必须迅速的做出正确的选择。

第一个agent,C小姐,是根据我在一些房屋信息网站上的浏览记录,联系到我。这听起来有点不太靠谱,但我无非只是想找人带我们看看房而已,就同意先合作一段时间,事先也说好,我并没确定购房的意愿,她也同意。

C小姐是白人,之前年轻时住在纽约曼哈顿,嫁为人妻之后才搬到湾区,住在Los Altos hills, 开辆Range Rover,想应该是嫁得不错,人很nice,我需要的,是基本的对目标区域的了解,和她对房屋偏美国主流的品味。

至少在湾区,大多数的agent都会帮买家设定一个personal portal,类似于邮件订阅的模式,每当agent看到合适你的房屋,买家都会收到一封邮件通知,在网上看觉得合适,周末再实地看。因为湾区疯狂的买家,从房子上市到买家看房,再到竞价和最后被买走的周期,已经缩短到一到两周。每一周都要经历这样一个sprint,投资者可能不然,但对于希望买到自己未来的家的人而言,压力是可想而知的。

和C小姐出去看了一个多月的open house,1 bedroom or 2 bedroom? 超过多少万的就不予考虑?房屋结构是要一层还是两层?HOA费太高怎么办?这些问题不仅没有解答,反而会因为看到很好,但买不起的房子而感到信心受挫。而在自己价格范围之内的房子,就会感觉好像是因为要买房,而compromise了自己的住房条件,觉得得不偿失。

这段时间也是购房意愿比较不坚定的一段时期,跟老妈也有很多的讨论,甚至是争论,贵的买不起,便宜的看不上,还要不要再买,到底买房有没有提高生活质量,一个卧室的公寓长期看来实用性不强,父母过来仍然是要有人睡客厅,但两个卧室又要考虑出租一间卧室的问题,也是一个未知的领域。需不需要考虑学区,虽然说这也是和resell value有关,但是说将来有小孩再搬去学区好的地方,omg,那到时候房价该涨成什么样?还有,头已经很大了,请不要跟我讨论小孩…

特别是当逛open house,看到其它那些相当aggressive的buyer们,恨不得所有人背后都扛着一两麻袋cash… 然后听agent跟你说,前一周看到的什么apartment,已经被买走了,高出listing price多少多少万… 以至于每次开车路过palo alto或是los altos那些路边的小house,都忍不住要羡慕,甚至有次路过palo alto一家high school,看到一群草地上踢球的学生,我都会忍不住想,你们父母花了多少钱搬来这学区就是为了你们啊,这才是真正的富二代啊…

有次打给老爸,说,人生怎么可以这么现实,幸福怎么可以用住多少万的房子衡量,但看到贵的房子真的有按耐不住的兴奋感,觉得住进去好像真的开心很多,是说有钱真的那么重要吗,这是不是太毁三观了啊…

唐爸的回答浓缩了他多年的人生智慧,可以说是达到了他一生最灵范的巅峰时刻!

“根据我的人生经验,在这件事情上我的态度是, 听你妈的,她说要你买,你就买,她要你买啥,你就买啥,别犹豫!”

我把青春先给你【3】

我没有炒股的经验,但我可以想象,关注房屋信息跟炒股很像,每天都有新的房屋被放到市场上来买卖,每天都有新的买家和卖家加入或离开市场,保持对房屋、价格和市场的敏锐度,花多少时间都不为过。对于我这种还游离不定的买家而言,在短时间内坚定想法挺重要的,不然真的是在花大把时间浪费生命了。

类似Zillow, Truila, Realtor这样的网站已经有很全的信息,当然也有人直接看MLSlisting,只要输入zip code,基本对那一片actively on the market的房源都会有大致了解。如果是刚上市的房子,信息会更全一些,通常也有已经确定好了的open house(开放日)。开放日通常由卖方的agent来host,一般是周六或周日的下午(特别要选择阳光比较好的时候)。出售的房屋被收拾一新,即使是空房子也被放上一些展示用的家具(类似国内购房的样板房),让购房者们能够想象将来住进来大致是什么样子。

开始关注房屋信息不久,一次偶然的朋友聚会,发现对面坐着一哥们一直在看手机,一问说是最近在看San Jose的房子,在用一个叫Redfin的app。我也下来试了试,觉得很handy,interaction也做得不错。本来跟踪房源信息就是一件on going的事情,放到mobile上来,让人可以方便的利用各种零碎的时间。加上我本来就是手机导航的重度用户(基本不用GPS),这个app让计划周末如何逛open house的这个experience变得很seamless… 后期,基本80%的时间,都在用Redfin,只有需要非常细节的信息(比如价格走势,比较其他apartment价格)时,才在电脑上用zillow或truila来找。

 

人一生总得面临很多选择,有时候容易看得出好坏,有时候因素太多,难以抉择,没有完美的解法,就必须得抓重点。好比当初选择来美国什么学校读书,之后在哪里工作,四年前是吭哧吭哧的奔着奖学金去了,四年后如果再有人问我,奖学金这条的重要性连前三都排不上,前三可能是Location,major和school。如果极端起来,应该是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

买房也是一样,location是毋庸置疑的首要条件。

我现在很开心的住在San Mateo,喜欢这里的downtown和交通便利,北至三番,南到San Jose,都是30-40分钟的车程,但工作要换到南湾,继续住在San Mateo意味着每天上班在非高峰期都要超过半小时。

所谓理想地点的定义是:
1. 离公司开车非高峰期15分钟左右,即使堵车也在半小时之内能到。
2. 近一两年之内应该还是会给现在的公司卖命,但保不准将来有换工作的可能,最北也就是换到三番,需要一个离轻轨近的地点。
3. 好歹也是个二线省会城市出来的,又没有到拖家带口的状态,还是需要有个小downtown有个小life style安抚一下空虚寂寞的心灵,没事儿吃个饭,泡个咖啡馆神马的。
4. 父母偶尔会过来小住,周边也需要有方便步行得到的超市,公园之类的设施,公共交通也是重要的因素。

这些要求,再与自己的预算一比照(Palo Alto基本可以不用想了… ),基本就剩下Mountain View和Sunnyvale北部的一小片地儿了。

当然,我现在回忆起来可以说得这样决绝,但当下却也是糊里糊涂,花费了很多时间去看一些我最后也不可能买的房子。

我把青春先给你【2】

姐终归还是一实干型选手,眼看着说服老妈无望,况且她讲的也并不无道理,出发点还是为我好,与其来回说些没有谁对谁错的道理,还不如试试水,window shopping总不花钱吧。

都说看房得找一agent(代理商),在对自己要买什么样的房子、在哪儿买、怎么买也没有任何概念的情况下,就打给了一朋友推介的agent,A小姐。

在湾区的中国人,甚至在美国的中国人,不管干什么,都想找个能说国语的,这样也就衍生出很多行业中华人的小分支,华人会计,华人律师,华人装修工人,等等,一方面觉得华人比美国人精明,一方面想着同胞总不能坑自己(这本来就是互相矛盾的)。抱着一种中餐馆总比同类型的其他餐馆便宜(其实背后是华人对劳动成本认识的淡薄)的心态,华人办事,如果能找华人,大多不找白人或其他人种。

我虽然对这种想法不予苟同,但as a start,还是没跳出这个思维定势,先打给这位亚裔的A小姐问问情况吧。

估计是现在房市太热,A小姐一听我是菜鸟买家,连个买房ABC都不知道,顿时热情减了一半,估计是先想探探我的底,直接给了我个loan officer(贷款人),B先生的联系方式,说是让我拿一份pre-approval letter(银行贷款预审批准信)再说。

跟B先生来回email了几封之后,大致了解了这个pre-approval letter的意思,是向银行预先申请个大致的贷款金额,以此作为你买房的budget。像现在湾区抢房这么疯狂,卖家看不到买家出示的银行能借款xx万的证明,是不会把房子轻易给你的。

于是就有好些杂七杂八的材料要提供,过去几年的报税单,信用卡记录,甚至是交房租的账单,事情一开始到这种流程,我就已经开始烦了,很多没有买房刚性需求的人,到这一步也就开始拖拉,甚至不了了之。老妈时不时还督促下神马的,我也是花了几天才把材料收集完,然后决定,约B先生面谈。

B先生是台湾人,在BOA工作,也即负责帮客人向BOA借款,办公室在Cupertino。我当时仍然的心态仍然是,还没确定是否要买,就这么serious的坐在这里谈贷款会不会不妥… 但B先生显然对我这种菜鸟买家毫不陌生,一上来就开始软硬兼施劝你买房…

我说现在房价太贵,他说湾区老中老印这么多,收入又高,又注重子女教育,Cupertino多烂的房子都被人抢空了,现在贷款利率这么低,不买将来只有看涨的… 我说我可能还想搬去三番住,不想settle在南湾,他说,房子买了,将来可以租可以卖,city里那种单身租房的生活,你还能再过几年啊… (T_T!!!)

我的所有问题他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句句都切中我妈的要害,一看我妈已经被说通了… 马上开始帮我算利率,算买什么类型的房子,每个月得还多少贷款,每年又能省多少税,等等等等…

从B先生的办公室走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湾区早春的凉风吹过来,不禁让我这个自诩有文艺范的大龄女青年脊背上一阵哆嗦,尽管什么也没开始呢,仍然有种被残酷现实鞭笞了一通的感觉。

所谓对幸福的努力,已经从更多的层面上开始展开,不再是好好学习天天上班就能达到的目的地。你得毫不顾忌的把自己一头扎进现实中,让充满咸味的海水冲刷自己,让自己适应被一层层逐渐变厚的海盐覆盖、保护。

我把青春先给你【1】

“安居才能乐业嘛”

自从老妈来了湾区,这样的口头禅就没有断过。下班回家,陪老妈散步,她都会不自觉的对周边的小区情况进行考量,离地铁站多远,离什么超市比较近。这种根深蒂固的,对不动产所带来安全感的渴求,让父母觉得,能否在美国拥有自己的房子,已经成为衡量我生活的幸福指数的重要指标。

与此相对的,是我的顾虑。这和在美国漂着,甚至是和在全世界大城市漂着的单身年轻人没有什么差别:

1. 我的工作随时可能更换,固定住房是对流动性的妥协。

2. 大多数人都等成家之后再买房,以现在自己和父母的经济能力,只能买一个小公寓作为过渡。

3. 房价已经涨至波峰,买房竞争又这么激烈,像我这种没有急切购房需求的人(没有结婚或者小孩上学的压力),凑什么热闹呢?

而父母的理由,也是从他们的年龄层出发:

1. 住自己的房子舒服,不会有居无定所的感觉,买的家具做的装修都不会浪费。

2. 每个月不用给房东交房租,而是给自己还房贷。

3. 房子长期看涨,之后一定不会亏。

4. 谈婚论嫁的时候,两家该怎么算还怎么算,这房子算是自家的投资,不影响。

从小到大,无论是读书还是工作,都没有大把的花过父母的钱。原本以为自己再多奋斗个几年,首付也攒出来了,自己安排好自己就行了。与父母财务独立,两不相欠,但如果现在要买房,需要向父母要后面好几个零的开销,尽管父母支持,但自己仍得过个坎儿。

但,所谓“财务独立”,到底是值得赞赏的独立,还是幼稚的执着,以至于错失了最大化家庭财产的机会?这很难说。

总之,to buy or not to buy 的心理拉锯战进行了好几个星期。老妈每天去上英文课的语言学校,也有好些从大陆、香港或台湾过来的孩子家长,中午午休凑在一起,无外乎就讨论些离不开房价的话题,这样一来,老妈又有了更多的”数据点”来说服我。虽然都是些跟我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但听着也让人觉得慎得慌,觉得湾区抢房真是一场看不见硝烟,却无处不在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