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2

所谓产品观

最近张小龙在腾讯的《微信背后的产品观》演讲,很是火。据说长达8个小时的原版演讲并未流传出来,市面上看到的都是胡震生的整理版本。从《西厢记》到《金瓶梅》,到《一双绣花鞋》,大众一直对“手抄本”这种概念有一种“盲从”和“意淫”的冲动,越是“手抄”,越是原版被禁,越是胃口被吊的老高,越是非看不可。

结果你看我不是乖乖上网down了一份张小龙演讲的“手抄本”开始看…

我常常对在大洋彼岸的祖国做用户体验的同行保有崇高的敬意,因为他们所面对的是多么一群面临极大生活压力,难以概括和分类,对技术接受程度层次不齐,同时又不具备互联网时代消费习惯的难以搞定的用户啊… 同时还要跟同类产品中其他冲锋陷阵的产品团队做殊死搏斗,那日子肯定比我们过得水深火热多了…

所以来自他们之中的成功者的感想是…

功能>交互>UI

产品结构是骨骼,不可多变和复杂;创作从骨骼开始,而不是先造肌肉… 功能高于交互,明确的功能满足明确的需求,用户不会在意炫酷交互效果… 交互高于UI。便捷、快速的交互设计为先,围绕具体功能实现UI,而非有优质UI方案为此专门设立一个功能

我觉得这是有道理的,也是大多数注重产品实际功效的团队所秉承的准则。但这又回到之前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Form(形式)和Functionality(功能)的辩论,清晰好用的功能固然重要,但吸引人的交互和形态可能是拉用户(更多的是那些注重产品外表形态的用户)进门槛的第一步。但当然,如果两者要舍其一,当然还是以功能为重。

设计交互是捋清逻辑的过程

PM每天都应思考如何让事情更有条理… 越简单的分类越易于被接受… 对主干精雕细琢,对枝叶不做深究… 逻辑的完美也是令人兴奋的。条理清晰比快捷更重要。

这就好像写文章,如果已经有个好的故事,好的结构,怎么写怎么顺手,细节有些不完善的都可以带过,但如果结构不对,堆砌的辞藻只是显示作者的逻辑混乱,无法自圆其说而已。一句话,make sense比神马”一次点击就完成任务”的操作都重要…

用户调研是有用的,但不是万能的

需求之来自你对用户的了解… 用户反馈能帮助完善体验,但不会告诉你要做什么新东西,•从数据统计看出需求更是骗人的

整个usability(可用性)学科都是基于“以用户为中心”来构建的,原因是十多年前牛气哄哄的工程师,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跟他们千差万别的普通用户,所以做出来的产品会没法被“普通人”所用。但现在不一样了,哪个公司,哪个不做一些基本的用户(市场)调研呢?但解决问题的解药不是有了问题就问用户,因为用户永远都只会告诉你,他们需要所有功能,从可用性测试的数据统计看需求,那就更是骗人的了,测8-10个用户的结果有什么统计效力呢?重要的是在与用户沟通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然后基于自己和团队对于产品的理解来设法解决问题。

作品将打败产品

你的价值观(态度)决定产品特性… “你要不计一切代价地展示聪明,还是选择善良?” 产品是由理性搭建,却用来表达感性… 伟大的产品应该满足人的情感需求… 作品会打败功利的产品

前两天看高晓松的《如丧》,里面有评论讲写音乐的几个层级:用简单的话讲复杂的意像 / 用复杂的话讲复杂的意像 / 用复杂的话讲简单的意向 / 用简单的话讲简单的意像

Btw,《如丧》这本书显然是被overrated了,所以尽可以不用看了,没事儿把晓说当相声听就行了…

感觉张小龙所提到的用理性的产品来表达感性,是类似于“用简单的话讲复杂的意像”这一种概念。最终,产品就好像是一个人,人要被喜欢被接受,最好的方式是有复杂(不是世故,而是缜密、周全)的思想,简单(淳朴,平易近人)的表面,所谓“大智若愚”,“大道至简”。

之所以喜欢一个人/产品,是因为基于功能需求的情感需求被激发,到这个层面上,即使你对功能再做微调,甚至改变,用户轻易不会再迁移了,所形成的依赖和忠诚会让产品团队都惊讶不已。当然,在大多产品都还在围绕功能努力的时候,这一层级的要求显然已经是beyond average了。

 

有这样产品观的人,其实倒并不一定是PM或UX,他/她可能存在于任何一个角落吧。

很久以前,本科小学期,大家恶补了几天电影技巧,就开始扛着机器随便拍,然后剪成个电影,有拍的好的,有拍得一般的,有拍得烂的,老师评片子的时候,说,你们都看了这么多年电影了,也差不多会拍了吧。

一样的道理,用了这么多年各种产品,不用学什么特殊领域的知识,勤于思考的话,其实也应该有sense了吧。

PM与UX

最近工作一直在跟PM合作,跟engineer们干仗,感觉俨然已经和PM成为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了(之前不知道有这么多懒得思考feature,懒得解释技术,懒得实现的engineer们,要没了PM盯着,估计最后结果就是用户也懒得用了吧)。

然后就在Quora上看到这个问题:

Given that the qualities of a good UX Designer and a good Product Manager seem so close, what are the distinguishing features of the two roles?

意思是:

既然一个好的用户体验设计师和好的产品经理所需要的能力和素质如此相近,到底两个职位之间的区别在于?

区别想一想,还是可以数出来许多的吧,比如UX需要对界面和工作流程的敏感,PM需要对产品技术层面的熟悉,但有鉴于在开会的时候,屡次觉得UX和PM其实是在思考同一个问题的解法,所以很好奇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下面选了几个觉得比较make sense的:

简单的来说,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之间的区别在于,是否有能够在一个时间里只“奢侈”的思考一个问题。

设计师,和工程师类似的,当他们深入的钻研某一个特定的问题时,他们能做出最高质量的工作。而经理则需要创造出条件,让设计师们有设计的要求,重点和相关的资源。

区别在于,你是否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工作,或是你在定义多个产品的范围,并融入对未来的思考。尽管设计师也在工作中定义着范围,但他们更像是自己管理自己。

上面的评论来自Ryan Singer37 Signal的产品经理,难怪当了经理的人都木有时间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好好工作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PM和UX都在产品研发过程中为用户们说话,不过

  • 产品经理们是从商业角度出发,他们对用户体验关注的前提是,这能进一步促进产品在商业上的成功。
  • 用户体验则是纯粹的代言用户,而商业应该是好的用户体验的附加值,有水到渠成的效果。

在以产品为导向的公司里,UX应该在产品团队中,由产品经理管理;在以用户体验为导向的公司里,UX则应当成为PM所需要协调和听取意见的顾问,两者是平级关系。

上面的评论来自一位叫Josh Byard的Quora用户,有十多年PM经历。所以,我在想,哪样的公司叫以UX为导向?当然,我觉得说的最有道理的,还是下面的评论(好像在这三个评论里,只有这条是来自一位做UX出身的,Glen Lipko,一个网络B2B产品公司的用户体验VP。

产品管理团队定义问题。我依赖PM们来对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并将多个问题优先化。这阶段的结果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市场需求文档”概括起来。PM同时还有其他很多工作要做,比如研究市场的最新走向,与公司中其它部门进行协调。

用户体验团队思考如何解决问题。最初使用PowerPoint来绘制“产品故事版”,并用文字来辅助解释。我们将PowerPoint文档作为我们的“产品要求文档”。UX需要定义前台的界面行为,这将决定后台工程师们的代码该如何写。

一个好的PM需要

  • 研究能力:搜集所有相关的数据来研究问题的背景
  • 洞察力:他们需要明确了解,数据、知识和智慧之间的区别,既要有“照本宣科”的能力,又不失随机应变的灵活。
  • 判断力:需要基于研究结果做出好的判断。在关键时刻能做出正确的战略性的决策,这个恐怕是最重要的技能。
  • 活力:这不是份简单的工作,需要非常投入。

一个好的UX需要:

  • 扎实的专业能力: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替代在信息架构(Information Architecture),界面(User Interface),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可用性(usability)和技术(technology)方面,UX需要掌握的知识。
  •  创意:不同寻常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常能被人想得到,但与众不同(think different)的确可以让你的公司处于不败之地。
  • 团队合作:你需要和很多人工作,流川枫之类的就可以闪一边去了。知道如何跟团队高效率的开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 洞察力:UX需要能够影响到PM,从而帮助他们在关键时刻了解到重要的信息,并做出正确的决定。

其实我常常在想的一个问题是,如果UX常常给PM出产品功能性方面的主意,或者PM常常给UX出设计方面的想法,甚至是critique设计方面的想法,会不会有互相“越俎代庖”的嫌疑,当然适当的交流有助于想法的完善和激发创意,但这个度到底在哪里,有多难掌握呢?

 

Form & Function

从Blog半瘫痪状态到现在,差不多是两个月。

第一个迹象是,所写的文章没法在Facebook的Page上来分享。点入之后进入一个莫名其妙的网址。但分享到其他平台,Twitter,Weibo和douban都是没有问题的。然后发现,在这些分享平台里,只有当在Facebook平台上分享时,它改变原始的URL,而其他平台都是直接分享。

邮件问在Facebook的飞哥,飞哥把我的问题和网址转给相关的工程师,被告知,当然不可能是Facebook的问题,应该是我的博客网站被人恶意的inject了一些code,所以出现被自动跳转去其他网站的问题,而这些恶意inject的code又和Facebook在redirect过程中的repackaging process相关,所以就八字不合了。

当下当然是很急,其实还在vacation中,愣是坐在电脑前各种想要解决问题。各种搜solution,终于发现了那段被恶意篡改的代码,删除之后发现Facebook的链接也恢复正常了。欣欣然的就去睡觉了。

结果本小姐与病毒作斗争的经验实在是太少,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link仍然不能用(一晚上都没把病毒饿死?!) 。如果恶意篡改的代码被删除了就没事了,那我也真太傻太天真了,事实是,每隔几分钟,病毒就被自动重新inject一次,所以杯水车薪是没用的。

所以solution只剩下一个,重装wordpress,那就需要备份,但备份的过程中又保不准是不是把病毒也保进去了,那重装多少次都是白搭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再加上两个月前忙着即将开始的新工作,这件让人头疼的博客危机就被无限期的搁置了起来。

想想,这两个月其实发生了不少可以被blog的事情。看了些有意思的电影和剧场,遇到了些有意思的人,新工作、新公寓和新室友,要吐槽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怨不得Jason哥每次看到我,都要tease我是不是又该写博客了。

但终究是没有动笔,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博客挂了,博客挂了就意味着登陆不了admin panel,意味着不能在wordpress我熟悉的界面里写作,意味着写完了之后没法加图片加视频加音乐,最后也没办法分享到Facebook上…

那算了,等博客整好了再写吧。

在设计领域,一直有这样两个概念之争:Form(形式)和Functionality(功能)谁更重要。从来都是Form follows functionality(形式由功能而决定),这是典型的实用主义:因为需要盛东西,所以容器有凹陷的空间,因为需要遮风挡雨,所以房屋有坚实的屋顶和墙壁。但最近,越来越多的debate集中在,is form determines functionality(形式是否也决定了功能?),我相信关于iOS和Android,甚至是Windows的讨论将不断继续下去,因为这是一个经典的证明形式决定功能的例子,很多时候,消费者决定购买苹果产品,并不是因为它能做比其他OS更牛逼的事情,而是因为它以一种出类拔萃的形式(form)呈现除了功能(functionality)和交互。在购买苹果产品这件事情上,大多数人是在follow forms,跟随形式。

所以归根结底,博客只是个form,因为每篇博文后的思想不过是内容而已,内容不过是文字而已,或许加些图片,而这些,开个word也可以写,开个evernote也可以写,开个空白邮件也可以写,在不在wordpress上,用什么模板,甚至最后是否要被分享,这些都是form questions。

而我就这样忍心让博客长草的原因,恰恰是因为这些form questions,而不是功能性的问题。一方面我觉得要在正确的form下来表现内容,是一个好品质——宁缺毋滥,我相信乔大叔一生都活在这样的信条下吧;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应该为自己的懒惰和不切实际的追求忏悔,做不到100分,不代表连及格都不要了,是吧?

我想这其实是一个更广的讨论话题,或许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在form-functionality的这个scale或是continuum上给自己打个分,看自己到底是乔布斯还是盖茨,到底是宁缺毋滥的“伪君子”还是埋头苦干的“民工”。

当然我有理由可以开脱,我不是一个软件工程师,我只是一个搞用户体验的,所以我不care form,谁care form呢?

 

但你知道,乔布斯也是在饿不死的情况下,才有精力瞎折腾的;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考验,我想我对form的追求的最大期限,也就是两个月吧。两个月之后,看到自己的博客从半瘫痪,到完全瘫痪的状态,再也没办法袖手旁观了,于是一鼓作气,想要换个web hosting,重新install一遍。

当然,更准确的说,是新室友在看到我这个数据库白痴,对着PhP Admin的UI一顿莫名其妙的时候,再也没办法袖手旁观了,只能强忍住内心对电脑白痴的不可理解,手把手教了我怎么转移数据库文件,怎么再把域名转到别的web hosting下,最后还“见义勇为”的承担起我的blog的server admin的角色。这些数据都被成功转过来了,就差把theme装一装,图片文件整一整的了。Sigh,我除了在Nuttyears里给我的blog admin的blog加个链接之外,真是无以为报啊!

对我大病初愈的Nuttyears来说,这样的form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