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2

创意,咨询和公司

我在米克和艾伦手下做了不长不短一年半的员工。他们创建并运营这家用户体验咨询公司也有五年之久。两人都是做大企业的用户体验出身,觉得无趣了才卷铺盖走人,自己另起炉灶,做起了自己的咨询公司。

对我来说,咨询仍然是个很宽泛的概念,浅一点/高端一点是做创意,做客户的智囊团,引导客户进行思考,深一点/低端一点是做外包,帮客户打工,为客户实现一些他们内部没有资源实现,或是没有员工愿意担的工作。而米克和艾伦的这家咨询公司,一直在这样的浅和深,高端和低端中徘徊,试图找到自己的定位。

又是坐飞机,要打发时间,看了一本薄薄的《佐藤可士和的经营术》,回想起之前看过的那本经典的《一个广告人的自白》,读这些创意人所写下的,对他们自己从事创意咨询工作的经验,再对比米克和艾伦对待客户和员工的方式,不免有些感想,先简单的逐条列下来吧,将来有机会再好好思考:

  • 对项目/客户不能没有筛选

把这条放在第一点,因为这是我在工作过程中,觉得最难做到的一件事。矛盾在于,公司需要发展,需要现金流,那必然需要有客户登门,签下合同。开工之后,公司才可以运营,而项目结束,又给公司增添了经验,和可以向未来潜在客户展示的例子,从表面上看这好像是个良性循环,但实则不然。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专长和风格。首先,并不是所有的项目和客户都在公司的能力范围之内(这一点,客户可能并不清楚)。即使,这是能力所及的事情,也需要思考一下再做决定。好比练武功的概念,你常练剑法,那一定是熟能生巧,可舞剑和你的长期目标——你其实想练轻功来飞檐走壁的(公司定位,业界走势)其实并不契合,那以后只可能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你舞剑,而你自己也不可能飞得起来。

在创意企业还没有做成一定规模的时候,对潜在客户,潜在订单说No当然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但作为团队的决策者,在boot strapping和饮鸩止渴之间,必须要做出选择。

 

  • 如何对工作量预估

创意咨询又是咨询行业的一个特例。当客户找到你,希望你为他们公司的产品改头换面的时候,设计师无从知晓这个创意过程究竟需要多久。对项目的预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记得以前上学的时候,有一种说辞是,这篇作文30分钟也可以完成,3个小时也可以完成,当然3天也可以完成,不过30分钟是30分钟的质量,而3天则是3天的质量了。

这样线性的衡量,在创意咨询中,也对也不对。对于方案前期的准备工作,越充裕的时间往往能保证越完善的前期调研工作,但当进入创意实施阶段,设计师和客户之间仍然可能出现分歧,或是有新的想法迸发出来,所以后期工作量的弹性很大。

我之前以为,创意咨询的合同签订之后,就不再改变,但事实上,这样对公司的利益损耗很大,只有分阶段,不断的对合同进行修改,才能保证设计师合理高效的完成工作,不被无谓的合同所拖累,认为自己多做了或少做了。现在慢慢在沿袭的一个方式是,在与客户前期接触时,先不签订整体的合同,而是先进行一个探索性阶段(exploration phase),在这个阶段之后,对对方的产品和企业有了深入了解之后,才能够做出合理的长期方案。

 

  • 客户不满意的工作不是好的工作

在咨询公司常常听到的对话是,这客户太不可理喻了,这家与我们合作的公司工作方式太差,之类的对客户的抱怨。做创意设计的,有点像十七八世纪,欧洲被富人“包养”的画家们,一方面清高无比,谁也入不了自己的法眼,另一方面,完全仰仗富人给于创作的经济支持,就在这样的矛盾中纠结受限。现时的设计师也有同样的窘境,与和自己不对味的客户工作,对双方而言都是折磨。

当然,所以需要谨慎的选择客户。但一旦接下案子,就需要以客户的需求为前提,特别是双方的意见发生冲突的时候,在必要的坚持之后,底线是,你需要客户来拍板买单。如果案子的最终成品不好,可能你的想法在案子完结之后,完全会被客户摆到一边,不予理会,那么之前再多的讨论和心血也都付诸东流了。记得在刚加入公司没几个月的时候,就亲身经历了公司里貌似“大牌”的设计师和客户完全无法达成共识的过程,最后的结果是客户中途直接撤掉了案子,公司里也没再有人跟这样的“大牌”共事。

 

  • 不能让咨询公司(consulting)变成外包公司(staffing)

创意咨询公司的魅力在于,客户所雇用的不是一个单独的人,而是从一个智慧库中提取经验和想法。咨询公司的人的工作方式是网状的,每个人都会同时被安排到不同的组中,在不同的产品上工作,网状结构保证的是互相有机的(organic)交流,这样通常能比在固定产品线上工作的人,更容易出有创意的想法。

这也是为什么,如果咨询公司的人其实并不需要对某一行业了解过深,整体上的理解通常可以帮助打开视野。而这也是产品团队所需要的eye opening experience。

但一旦这样的网状结构变成管道结构,咨询公司的员工之间缺少互相交流的机会,那么员工对自身所代表咨询品牌的认识就会越来越淡薄,而逐渐融入客户的团队中。在《佐藤可士和的经营术》这本书中,读到很多关于品牌对于咨询公司的重要性,一旦失去品牌,那对于客户而言,雇佣咨询公司和雇佣自由撰稿人之间基本就不存在区别了,而公司的经营者也会从“创意总监”变成“包工头”。而员工们在案子中各自的积累,都留给了员工自己,没有对公司的“智慧库”做出贡献。

 

当然,以上的所有都是从员工角度出发的想法,未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如果你是公司的领导,那估计看的又是另一番风景了。

 

Algiers咖啡馆

去机场的路上跟Stacy聊到在我们公司斜对面的一家咖啡店的事情。

对于身在SF的人而言,咖啡好比每天需要的空气和水一样。对于下城区的上班族就更愈发重要了。至少我自己,已经养成了清晨没有咖啡,坐在电脑前无法专心工作的坏习惯。

差不多有接近一年的时间吧,如果早晨要来办公室的话,从地铁下来后,是必须要在这家叫Cafe Algiers(阿尔及利亚)的小店停一下的。从踏入店门那一刹那,接下来要走的流程,闭上眼睛都可以想得到 —— 一杯brewed coffee,一个原味可松面包,掏出信用卡,付账,签字,走到小店一侧,打开杯盖,加入half & half的牛奶,再撕开一小袋甜味剂,用竹签搅拌着加入,盖上盖子。临出门,通常要在小店墙边的镜子上检视一下自己的发型和衣服,然后便和来下城上班的形形色色的人们一起,过马路,上电梯,成为大厦窗户中的一个人影。

事实上,家里也有咖啡机,办公室也有咖啡机,我也想过,与其每天花好几刀,一个星期十几刀的费用来满足早饭的需求,如果周末可以把早餐在家里备好,然后在办公室自己泡咖啡,着实可以省下一半还要多的费用。也尝试过从咖啡店买来研磨好的咖啡粉,在出门前泡好咖啡带来上班,但乐趣和提神的功效,好像莫名的少了很多。说不清为什么,当店员把新泡的甚至有些发烫的咖啡递到你手上时,仿佛就已经有了更充沛的精力,吮吸的第一口,好像是在拆开包装礼物的丝带,给人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期待。

清晨是咖啡和一些简单的bakery,中午便是排长队的sandwiches。与SF众多有文艺范儿的咖啡店比起来,这家店里没有带着耳机用Mac的文艺青年或码工们,有的只是上班下班的行色匆匆,也鲜有人真正坐下来。

持续来这儿几个星期后的一天,早晨的店员,一位Latino大妈已经认得我,也记得住我常点的咖啡和早点。自那之后,进到店里,什么也不用说,只需简单的付账即可。而像我一样享受这种“待遇”的,还有很多很多。

照片中的老人是这家咖啡馆的主人,一位土生土长的Algerian(阿尔及利亚人)。

 

上周五,是我在现在这份工作上,最后一天去下城上班。可以预见的是,在不短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会需要每天从家出发,走两个街区,乘N-Judah这趟车,到embarcaderro站下车,在这家小店停下五分钟,领取清晨的这份“礼物”。

我知道,总有一天,这份last order会到来。就在同一天,这家小店将sandwich和coffee/bakery分成了两个区,原本只有一个的狭小的店面,变成了两个,也有新店员的面孔出现。我想,没有每天在家泡咖啡的我,也是为此做出了“贡献”的吧。

在这里买下最后一杯咖啡,准备付账的时候,我在想要不要给面前的这位,每天早上为我准备早餐的Latino特别的说声谢谢,或是向她说明一下,以后我可能不会像这样频繁的来光顾她们的店面了。我很想夸赞一下她们的咖啡,或是向她祝贺一下,旁边新店的开张,这毕竟说明这家生意很好,将来只有更加繁忙的。但终究,还是没有出口,觉得好像会很唐突。

我想知道,之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里工作的店员,像我这样一个常客意味着什么,如果常客买完这杯咖啡之后,就不再出现,她们是会马上将这部分记忆抹除,继续接待新的客人,还是也会想,为什么之前的人不再出现,是换工作了,搬家了,还是离开了SF,离开了美国,还是什么别的变故。

 

接下来,一定还会再遇到新的咖啡店,再慢慢和店员们混个脸熟。但与公司对面这家小店的这一段,就在这个周五,划下一个句号了。即使之后再来,也不是刚从N-Judah下车的那个行色匆匆的我,他们可能会再多开一家店,雇一些新的面孔,而这几乎是一定的。

在开始新工作前,希望去那儿买一包coffee bean,够喝上一个月,作为过渡,给我一点时间,来找到下一家喜欢的咖啡馆。

在Duarte读什么

所以美国公司这方面的文化还是很健康的,那就是公司的员工每月都有一些budget,可以用来购买与公司专业相关的书籍,加入到公司的小library里,大家一起创建一个小的knowledge base来分享。

整理手机里的照片,发现那天去Duarte参加workshop的时候,照了好些他们Library里书的照片。把照片放大了一下,看看书名,大概可以了解一下这些每天埋头设计幻灯片的设计师们在读些什么 🙂

当然,一家设计PPT的公司,少不了向员工们灌输PPT方面的ClichéPresent like a PROBoost your presentation 10The power presenterSay it with presentationsOwn the roomBeyond the bullet point … 一看书名就让人木有读下去的冲动啊。居然还发现Nancy姐的那本经典的Resonate的台湾版本——视觉沟通的法则,同样的书籍,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大陆却迟迟得不到出版。

PPT设计与天马行空的设计不一样,在幻灯片上,用什么方式展示数据比用什么色彩更重要,所以很多书都与Data Visualization(数据视觉化)相关:Visualize thisThe visual display of quantitative informationEnvisioning InformationData FlowThe T-shirt BookVisual language for designersAdvanced Presentations by DesignShow me the numbersStop-motion animation and The Visual Story. 这些书通常都很大块头,几百刀一本几百彩页的… 没必要买新的,买二手的就行了。

也有一些与宽泛的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相关的,包括Change by designArtistry UnleashedDesign ThinkingDesign Writing Research,感觉像给公司的管理人员准备的。

内容设计(Content Development)也算是广义上设计的一种吧,对图像的雕琢是要基于一个完整而合理的故事基础之上的,好像再牛的卡司,如果是烂剧本,那终究只能是烂片。现在,有很多与PPT相关的理论,都在教育大家要用“讲故事”的方式来制作一场演示,相信这些书都从不同程度上给予了Duarte Design在内容设计方面的灵感:Content RulesBlah Blah Blah – What to do when words don’t workBetter beginningsThe art of dramatic writingThe Chicago Manual of StyleWhat’s the use of lectures?Film editingWhite House Ghosts – Presidents and their speech writersSpeeches that changed the world and Cognitive Surplus.

感觉书架上,还有很多类似国内机场会出现的商务类(Business Knowledge)的书籍,教大家如何做市场,如何做营销。我想,作为一家小型公司,成功的管理公司和成功的完成客户的要求是同等重要的,这些书一方面给内部的管理人员提供经验,另一方面也是与客户在同一层面上进行交流的前提吧:Selling the wheelThe power of smallThe art of the long viewThe one to one futureSecret FormulasThe little book of big promotionsBeing wrong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Mission Possible>Left on RedThe art of managing peopleCreative CompanyGrowing Pains and Talk less, say more.

居然还发现了三本传记(Biography),都是艺术界的人物,Martha GrahamAlfred HitchcockLeonard Bernstein,不知道是不是在寻找制作故事的素材…

最后,还找到了一本挺女权主义(Feminism)的书:The action heroine’s handbook(女英雄手册)。作为一家女性创办企业的佐证,让人时时记住,女性需要如何在强势与弱势中切换,才能游刃有余的运营企业。

月底,就要从慵懒闲适的design firm环境,换到一堆geek中开始工作了,第一件事情,是不是应该搬来一堆这样的书,先把门面装起来,唬唬这些眼里既没有PM也没有UX的工程师们才好啊 😛

LaLa流水帐

之前每次去LA都是走马观花。

第一次是08年底,刚来美国才半年,只觉得LA比想象中的冷多了,带的短袖一件也穿不了。Hollywood和downtown都是只看到人和商店,对Universal Studio和Disney也是兴致一般,逛了逛UCLA,在不知名的中国城小店吃了碗担担面,对LA完全无感啊。后来托老爸老妈的福,又去了两次,跟着装模作样逛了一下奢侈品牌聚集的Rodeo Drive,店里的亚裔拉丁裔店员,都是“看人下菜”(别理解错了,对于看上去像乡镇企业家,但有可能会出手阔绰的亚裔们,他们可是不会怠慢的),非但不让人有半点奢侈的感觉,只觉得来这里购物像小丑一样,等不及要用牌子掩饰自己只有穿布鞋才最舒服的那双脚。

 

不过,这“第四次”的LA比我想象的要有趣得多。

首先,一直维持在80度左右的天气让人很是开心,比起不能穿T-shirt和短裤短裙,晒黑对我来说,实在是不足挂齿…  第一天中午,就和几个辗转最后到LA的姐妹们在San Gabriel的Chinatown吃了一顿,mm们各种清凉啊!

午饭后开去Hollywood,基本仍然是无聊,除了当年的柯达剧院已经没名字了之外,其他如旧。感觉他看到beard papa的泡芙,比看到Hollywood的牌子还要兴奋…

不过,晚上才是重点!餐馆定在了可以俯瞰LA夜景的一家楼顶观景餐厅。餐厅内部光线非常暗,我开始以为是给各位懒得化妆的女士们准备的 LOL 但实际原因 应该是怕内部反光在玻璃幕墙上,要让食客们专心欣赏幕墙外的夜景的关系。以前总觉得SF和LA是南加北加的两极,后来才发觉,LA在美国的counter part,其实应该是NYC而非SF。如果不加上整个湾区的话,SF从城市规模上完全无法和LA或者NYC相比,从一侧开到另一侧只需要40分钟,这在LA和NYC是不可想象的。这样灯火璀璨的LA夜景,也是不可能在SF看得到的。

唯一是觉得,之前听太多关于LA不安全的消息,当年又看了太多在LA拍的“24”,动不动就是犯罪+恐怖分子,从楼顶,俯瞰漆黑一片的LA downtown地面,不免有种万丈深渊的感觉。

不过,吃完饭,还是得下到深渊,去到之前找到的,据说是LA最好的live jazz bar,在一个叫little Toyoko的地方。SF的Jazz发源也是在Japantown附近,而LA的这家叫Blue Whale的bar也是隐藏在一堆寿司店中,所以到底爵士乐和日本是个什么关系…?!

坐下之后,show还没开始,我们点了喝的,便坐在墙角,观察周围一对对couple,看到底是初次出来date,还是老夫老妻。表演的是Kate Mcgarry,感觉不错,country的音色,却是不着调的jazz调调,同一个band的键盘和吉他都有不错的solo,感觉像是给熟女熟男听的jazz。后来在网上看她的演出时间表,发现她前一天才刚在SF演完,跟我们同一天到LA。

晚上住在Pasadena的一家Motel,二楼的房间门外就是走廊(顿时让我想起Sideway里面那个经典情节,好像一开门,就会看到骑着摩托的Stephanie在楼下等着)。

 

因为第二天下午就要返程,只能去比较近的Huntington Library先。这真是给我们太多惊喜了。我之前也去过Getty’s museum,在SF也住在Golden Gate Park旁边,San Luis Obispo附近的Hearst Castle也见过,对这些有钱人的花园或博物馆,照理来说是不应该太感冒了,不过Huntington还是非常让人惊艳。因为四月的缘故,整个庄园颜色非常鲜艳,加上庄园本身的格局就很大,让人觉得既精致也大气。其中还有别出心裁的亚洲园林,日本园和中国园(看介绍,还是同济的教授90年之后设计的)都是移步易景,这样一比,我家旁边的Golden Gate Park里5分钟就走完的Japanese Tea Garden就太坑爹了…

然后又直奔Observatory,好像大城市的附近,都有个把山头,专门让人们爬一爬,上去体验下俯瞰城市的感觉,SF就是Mountain Tam,那LA就是这天文台了。可惜不是晚上,星星没看见,最大的惊喜是,这山顶比星光大道离那个大名鼎鼎的“Hollywood”字牌近多了…

我还是喜欢天热的时候出去玩,刺眼的阳光让整个城市都变得格外平易近人,让我不介意变成熙熙攘攘的游客们中的一员,让穿短裙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不用再套袜子套靴子,整个人好像都轻了不少 😛

好在,2012年的夏天,其实都还没开始,应该好好计划一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