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转载] 创新工厂 用户体验 by 吴卓浩

陶陶在weibo上给我分享了一个出自创新工厂的关于用户体验的Presentation,看到作者是叫吴卓浩的创新工厂用户体验总监。关注了一下吴卓浩的(@uxworks)的微博,发现了他在slideshare上放的一些其他幻灯片。很多跟我现在的工作非常相关,特别是给创业企业所做的关于UX的宣讲,跟我们平时对start-ups讲的那一套,有很多重叠的地方。

毕竟是UX总监,他做出来的PPT从形式上视觉上都非常的清晰和流畅的。特别是以图片为主导,以简单大方的文字支撑内容的风格,也是像我这种,喜欢写字多过画画的人比较易于接受。唯一缺点在于,光从slideshare上,并不知道很多在图片背后需要讲述的内容。希望以后有机会可以现场听听。

Anyways, 在这里先集中分享一下PPT的部分:

生活中的用户体验 @清华2011-05-07

所以你更想跟谁合作,VMware还是华为?

昨天有去旁听Plug and Play的冬季创业公司见面会。三四十家创业公司轮番上阵,希望吸引到媒体和投资方的注意。除了创业公司之外,投资人和希望寻找商业伙伴的大公司也是这种活动的常客。昨天,包括湾区的传奇天使投资人 Ron Conway在内的一票各种级别的投资者也有出席。而两个主要的大公司,也是活动的赞助商,则是这几年风头正劲的VMware和在这里就不用多介绍的华为。

两家赞助商都得到了在创业公司发言之前做15分钟主题演讲(keynote presentation)的机会。他们想要在这15分钟内达到的目的基本是一样的,那就是,吸引创业公司和他们合作。比较有意思的是,来自这两个公司的演讲却有迥然不同的风格。

VMware的故事:

上来给VMware做演讲的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Stephen Herrod。他看上去相当年轻而且充满活力,语速也相当快。除了公司的巨大成功给他带来一丝自信之外,如果没有人介绍,他看上去跟坐在台下的创业者们差别并不大。

演讲的第一张幻灯片是‘Who is VMware?’ 他将时间倒回到1998年的斯坦福大学,那是VMware创始的地方。他们最开始只是觉得基于物理介质的服务器太过庞大,数据存储的过程中有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他坦言,他们并没有意料到十多年前他们的想法会和现今这么火的数据虚拟化和云计算这么契合,一切都要感谢编程语言和互联网在过去十年中的飞速发展。他们所做的,只是在对的时机将对的技术带到了用户和企业的面前。公司的飞速发展很大程度上归功于数据存储和虚拟化的周边服务,比如服务器集成,数据修复,等等;而他们的用户也从原先的企业用户,拓展到了个人用户群体上。

所以倒数第二张幻灯片,VMware在过去的几年内,实现了利润大幅度上涨,并且成长为在全球拥有一万一千名雇员的公司。最后,他将自己的邮箱地址,以及VMware网站上招聘商业伙伴的链接分享给了在座的创业者,并说他本人永远欢迎创业者的邮件咨询和信息。

他没有很花哨很炫的幻灯片,对于这样一家以技术安身立命的公司,在15分钟,8张幻灯片中也仅仅有两张是从技术层面来解释VMware的核心技术,而更多的是在阐述他们的企业理念和企业的“生逢其时”。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他在将这家公司描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年轻,充满张力并且才华横溢。谁不愿意和这样一位前程似锦的人(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呢?

HuaWei的故事:

显然华为也急切的希望拓展其在北美市场的影响力,而且不仅仅是这家公司在北美,他们也想将北美的企业和创业者带入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市场。演讲者是华为北美这边的一位研究科学家(非中国人,不太记得名字了,而且他好像并不是原来计划的演讲者)。

同样,为这15分钟演讲,他也大概准备了8到9张幻灯片。他也是以“华为成立于1988”年这样追述历史的口吻开始演讲(多VMware十年的历史),但马上,华为的演讲和VMware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可以看到,在下图中,而这仅仅是他们的第二张幻灯片,他将华为冠称为“全球第二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旁边还附有好几张华为在全世界各地的办公楼的照片。这立马就将观众们对华为有了一个既定的概念和定位。

从第二张幻灯片之后,整个presentation基本上就进入了一水的夸华为的状态:

第二张: 华为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已有分部;
第三张: 华为在全球有十一万员工(十倍于VMware);
第四张: 华为在美国也建立了好几家R&D的机构;
第五张: 华为准备在美国加大科研方面的投资;
第六张: 华为今后的战略是,加大三网融合的力度(我发誓,如果不是因为我是北邮出来的,我不可能知道演讲者讲的merge the 3 networks together是个毛意思…)

所以从这些笔记中我得到的信息是?是的,我明白华为是‘领头羊’,是‘顶尖’,并且其商业是‘大规模的’,他们有‘全球各地的分支’,他们吃的这块饼‘很大’,但如果我只是一个希望寻求机会的创业公司,我听完他的演讲之后,还是需要找到这位演讲者,或者其他华为的人,问这样一个问题,“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们怎样才能跟你们合作?” 来自华为的这为演讲者,好像搭了一个天大的舞台,但却迟迟没有请演员上台。而这个舞台搭得并不是那么平易近人。华为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一家乐团在为富翁和官太太们表演;而VMware则具有‘草根性’,好比交响乐团的乐手来到广场上,为不懂演奏群众们表演。而创业者在刚起步的状态时,显然更受用于后一种。

————————-

这个有趣的对比让我想起我之前写的那篇,有讲中西方讲故事的方式其实是不一样的。华为和VMware做presentation的风格迥异,不晓得是不是一个折射。所以我简单的做了下面这个表格,希望可以比较清晰的表达出他们风格上的不同。X轴表示的是不同的幻灯片,而Y轴表示的是演讲者在presentation中,讲他们公司的成功讲到哪个程度。在Y轴上数值越大证明公司被他们“吹”得越成功。很显然的,华为一开始就被举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上,在接下来的presentation中,演讲者又用各种各样的数据和事实来试图证明华为的各种‘丰功伟绩’,让人感觉华为就是一天才,一出生就开始数钞票(当然也不排除华为从一开始背景就和一般的民营企业)。而恰恰相反,VMware有一个很谦虚的开始,然后开始讲公司是怎么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并且在每一步中都抓到了对的机会。

VMware的演讲者,他们的CTO,将VMware定位为一个年轻,有趣,富有吸引力的公司。Presentation中的从无到有,从默默无闻到巨大成功的戏剧性的变化,让观众们可以并且希望与VMware感同身受, 因为十年前,VMware,作为一家创业公司,也曾坐在他们今天所坐的位置上。而华为的演讲,从一开始,基调就定得高,在接下来的演讲过程中,这个基调也基本上没有太多变化,一直是在强调华为是这家拥有巨大成功的跨国电信企业。创业者们很可能立马就给华伟套上了“大企业”,“官僚主义”,“对创业公司并不太感冒”的帽子。

我觉得两个都是还不错的演讲,清晰,表达得当,并且内容充实,却又不是太累赘(只有8张幻灯片)。我也能理解,VMware和Huawei是不同的公司,虽然两者都同样的成功,但在业界也有完全不一样的侧重(技术,企业背景,用户群体,等等),所以两家公司的keynote演说会不一样,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但,不论演讲的内容如何不同,对于今天这个场合而言,目的却是明确且一致的,两家公司都希望在座的创业公司可以带着热情回家,打开邮箱,写一封邮件给他们说,“hey, 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合作一些事情!”,而不是,数天或数月过后,当观众们再次在网上或电视上看到关于他们公司的报道,观众们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一句,“我好像曾经在哪里听过他们公司的演讲。”

所以,短短的15分钟,我收到了足够的鼓舞,想要尝试一下VMware的服务;而华为,仍然是那个远处遥不可及的大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