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TED讲演点评07-用设计来传递价值

用涂鸦的方式来记笔记好像最近很火,一本叫Game Storm的书面世了,想要教会大家如何用画画的方式来给记会议笔记,整理思路,让枯燥的会议变得生动并且有条理。Duarte Design也做了一个相关的workshop。中心思想都是教育大家用视觉的东西来记录和沟通,这样好像比文字要“用户友好”一些。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一个叫Tom Wujec的人早在2008年就为TED2008年的会议做了一整本这样的涂鸦(视觉)会议记录。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互动性这么好的PDF文档。从这份会议纪录中,我找到一个了我所感兴趣的有关设计思路的演讲,对比着视频和Tom Wujec所做的“涂鸦”,加入了一些文字注解(之前还是涂鸦,现在看着像小人书了 呵呵)。希望可以大致可以体会一下,这种涂鸦式的记录方式是如何浓缩讲演内容的。

但在对比完整场讲演后,我自己的真实感受是,实时的涂鸦是很好的记录信息碎片的方式,但是对信息的提炼和整理还需要对这些涂鸦进行再加工。很多讲演者Yves Behar想传达的深层的意思,好像还是要通过听讲演和整理这些笔记才可以抽丝剥茧。不然光看涂鸦,好像有种在围观看热闹的感觉。

不过这有可能也是涂鸦的价值所在吧,快速的记录和组合碎片。下面,就开始读“小人书”吧!

这么多人都想改变世界啊,世界都忙不过来了 呵呵。

TED2008: The BigViz Interactive from Tom Wujec.

People Watching

一个月前在Palo Alto碰见B先生,白人,40来岁,一家医药设备公司的软件界面设计师。

开完会之后,一起在他们公司的餐厅吃午饭,B先生坐在我对面,并不怎么说话,大部分时间在摆弄他的手机。因为知道他刚休假回来,我随口问了一句“去哪儿玩了?” B先生笑了笑,说哪儿也没去,在家待了一个月,写了本小说。我当他开玩笑,旁边B先生的同事笑笑说,他可不是在开玩笑,人家是真在写小说。B先生也放下手机,说,他一直对电影和文学很感兴趣,几年前终于下定决心去UCLA(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电影学院修了个剧本写作的本科学位。他家住洛杉矶,本来是想要真的开车去校园里上课的(当时他已经三十多岁,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后来因为洛杉矶高速太堵,实在不值得每天在路上花费2个小时去听个课,于是就在家通过网络远程参与课程,并且还真的像那些本科生一样读论文写作业。几年结业之后,他把自己的毕业作品投给了一个梦工厂举办的“新秀比赛”,居然还拿了个前几名。事后有好莱坞小经纪人和小导演联系他,虽说把剧本变成电影这事儿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靠谱,但他觉得自己算是上道儿了,几乎把业余休假时间都奉献给了写作,每天不写就有种“郁结于内”的感觉。

我问他每天都什么时候写?他说因为工作,老婆和孩子,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被占据,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凌晨5点起床,写作一个半小时,然后和老婆一起洗漱,为孩子们准备早饭,送他们上学,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他不仅不觉得累,并且觉得写作是让他每天睁开眼睛之后,希望赶快离开床,赶快清醒的原因。他说他所追求的写作风格,旨在简明,我也笑著跟他讲中国的白居易“老妪能解”的故事。

他刚完成的小说,是科幻题材,和他的工作背景很相关(一个在硅谷的医疗器械公司,自然离不开医药和IT),是讲在下个世纪黑客如何入侵植入人类大脑的生物芯片的故事;他还把自己的草稿发给公司的同事,让他们给评价,看剧情和涉及到的专业知识是否合理。

我问他当年被梦工厂相中的剧本的情况怎么样了?他无奈的笑笑说,写东西容易拍电影难,当年的作品虽说是学生水品,但创意好歹是自己的;倒是近两年看到一部电影的创意和他当年的剧本几乎如出一辙,后来他自己还雇佣了律师查证了一下,发现电影的编剧居然是当年他所参加比赛的剧本评审之一,真是笑话。

B先生说,他不会放弃在法律上继续追究这件事情。

当然,他也还会每天早上5点起床,继续写作。

------

几个星期前,和朋友出去吃饭,遇到一些有很多共同朋友,但仍然是第一次见面的朋友。大部分自己朋友圈子里的人都还是单身,或者异地恋,总而言之就是自己一个人在湾区打拼,第一次看到湾区的”双职工“家庭,让人还是感触良多。

很奇怪的是,我对“双职工家庭”并没什么特别多的好感。我很好奇,在这么短时间内,如何能对刚认识的陌生人就产生好恶呢?我一向认为自己的待人接物方面还算理智,常常会有意识的控制自己对别人的偏见和消极情绪,但我仍然困惑于,这种偏见和消极情绪产生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呢?

后来慢慢感觉到,我好像希望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people)和东西(stuff)都出现“符合“,或者说,“顺应我自己期望值”的和谐关系。简而言之就是,什么样的人,身上有什么能力和气质,就应当符合他/她所处的生活环境和职业生涯。在这个例子里,我所期望见到“湾区双职工”,或者说,我希望成为的“湾区双职工”家庭,应该有以另外一种我更欣赏和期待的生活方式和性格状态出现,但发现事实上,跟我期望的不一样之后,我就会对自己所设定的目标和努力方式产生怀疑,这种怀疑意味着,我所努力的方式有可能是错的。

我又不希望承认自己的错误,偏见和局限性,所以只能把错误推到别人身上,希望以“我不喜欢这个人”来给自己找一台阶下,来让自己舒服一点。

又或者是,我本也不比人家小多少,却事事不如人家,所以“羡慕嫉妒恨”吧,呵呵

等有一天,我真成了像他们一样的“湾区双职工”家庭中的一员,我不觉得我的生活会从本质上跟他们的有什么区别,我也不觉得我真的会怎么介意吧。

------

昨天在北湾的伯克利,碰到朋友的朋友,两个在Landmark剧院工作的两个女生,三十多岁,一个来自印第安纳州的A小姐,一个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N小姐,来到湾区十几年了。

印第安纳州的比较害羞,大概是美国中西部的淳朴民风所致。内布拉斯加的姐们儿稍微豪爽点,但看得出来,即使是白人,即使已经来到湾区生活这么多年,仍然是“身在异乡为异客”的状态,性格上,处事方式上,都是腼腆谨慎。

在 吃饭的餐馆,N小姐看上了餐厅一服务生,思想斗争了半天(其实是YY了半天…)要不要过去搭讪。最后终于在全桌人的鼓励下走过去跟那位帅哥服务生说了 句,“你长得好像刘德华”之类的话。服务生不痛不痒的说了句,“谢谢你啊,你人很好哦”(thank you, you are very sweet),然后就去招待其他桌的客人了。于是N小姐吃饭完结账之后,一激动就带着A小姐,我和另一个朋友去旁边的一个bar开始给自己注入酒精了,好 像要让酒精给这次失败的搭讪“埋单”。

我一直以为独立自强的美国女性是要在做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之后才会想要买醉,殊不知如此漫无边际的一次不成功的搭讪也会成为买醉的理由。可见,在这点上,美国人其实跟我们吃吃喝喝的中国人没有什么差别。

后 来聊到在美国的小成本艺术院线工作是什么样的感觉,A小姐和N小姐都只说,大抵只能自负盈亏吧,要赚钱是不可能的了。Landmark是美国这边少数几个 一直专注做独立电影发行和放映的院线之一,跟大牌的AMC或是Century 21不一样,他们的剧院长得都跟二十年前的电影院差不多,一个简简单单的长条形,前排和后排座位的垂直差别也不大,让人没有坐在迪士尼乐园看动感电影的感 觉。上一次去Landmark,甚至让我想到很多很多年以前跟爸妈去长沙老三角花园附近那个电影院看《大红灯笼高高挂》的情景。

A小姐抱怨 道现在的观众都只愿意付电影票的钱,没有人愿意买电影宣传的周边产品(consessions):纪念品,DVD等,而那些通常是这些电影院线(不是电 影)赚钱的主要方式。我问道这两年的金融危机,市场的不稳定有没有影响到院线的发展,她说,那倒没有,真正的影响因素在于Netflix的盛行,因为人们 基本上可以租到他们想看的任何电影,所以会转移一部分曾经的观众。但A小姐还是觉得,电影院给人不一样的观影和社交的空间,是Netflix不能替代的。

看着眼前这两位美国大龄未婚女青年,我说,“好像你看越多的电影,听越多的歌,就越难找到理想中的那个人。”

A小姐直视我的眼睛说: That’s so RIDICULOUSLY true. (真太tm对了)

------

So, people watching is fun and, not a bad way to kill time…

TED讲演点评06-亚洲何时崛起

Hans Rosling是现在任教于瑞典Karolinska学院的一位教授。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他致力于研究外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一些偏见和迷思。他在研究中发现,很多发展中国家正以两倍(甚至更快)于发达国家的速度,提升着人均财富积累和国民健康程度。Hans Rosling在2009年的TEDIndia做了一场名为《亚洲何时崛起》的讲演,对亚洲以至于广义上的发展中国家将在何时赶超发达国家,做出了自己的预测。

类似这样的关于“国际”民生和发展中国家现状的讲演在TED上数不胜数,不同领域的学者对于该话题也是见仁见智;但Hans Rosling这场发表于两年多以前的讲演,即使在国际经济形式瞬息万变的情况下,仍然保持着极高的点击率和观众关注度;这当然与其对亚洲经济形势的准确预测不无关系,但更多对此讲座的引用,是由于Hans在讲演中灵活的对枯燥无味的数据进行了图表化和动画化的处理。他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但索然无味的数据好像一下子被赋予了生命,在他的指挥下“灵动”的演绎出在过去的百年里的全球经济走势。如果图形化讲演方式也有起承转合,希望下面所总结关于Hans这场presentation的四个方面能对你有所启发:

起始 -> 定义

数据的视觉化的第一步,往往是对用来表示数据的图形进行定义。Hans在定义部分做了两件事:首先,简单阐述了X(横向)和Y(纵向)坐标轴所表示的意义,接下来描述了在这个二维坐标系中每一个点所代表的意义:

Screen shot 2011-08-24 at 11.00.30 PM

其实当观众第一眼看到这幅图的时候,很多信息就已经不言自明了:横轴代表人均年收入,竖轴代表平均寿命。图上的每一个“泡泡”代表的是一个国家:中国,印度,日本,英国和美国。每一个泡泡的大小是由该国家的人口决定的。五种不同颜色的泡泡已经接近观众的视觉记忆极限了(通常7个是人们能在短时间内记忆住的颜色数量的上限,但由于图表上还有其他信息,让观众同时观察5个泡泡的状态已经是一件颇为挑战的事情了)。坐标系背景上赫然显示的是数据来源的年代:1858。Hans在演讲的初始,就明确将他所要阐述的关于亚洲崛起的故事起始点,设在了印度起义,中国鸦片战争发生的时间,这是亚洲最黑暗最混乱也是最初开始觉醒的时间点。

当看过很多精心制作的图形化数据之后,再看看Hans的这幅,基本上没什么过多加工,简单(陋)明了得甚至有点像高数作业一样的图表,倒反而有种返璞归真的感觉,倒是要看看这小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

发展 -> 演绎

单独的一副图表本身也是一个故事,对于大部分的presentation而言,如果讲演者能清晰扼要的对一副重点图表进行解读,这已实属不易。而对于Hans所要讲述的故事,时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变量,毕竟,他想要预测亚洲何时要崛起;那么,单凭这样一幅1858年的图表,是理不出一个完整的预测过程的。
小老头这时不慌不忙的拿出一根极长的棍子,他自己笑称是“最环保“的presentation提示器,开始像观众逐个指出图上的这些代表国家的“泡泡”。就在这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图表背景上的1858字样就好像翻日历一样变成了1859,而表示各国的“泡泡”们也稍微改变了一下位置。这下明白了,通过图片背景上数字的变化,Hans在X轴和Y轴这个二维空间上又开拓了一个维度。随着时间的翻动,泡泡的位置将不断发生变化;当时间的切换速度够快,由于人眼的视觉暂留现象,泡泡在每一幅上单独的位置在观众的视网膜上就变成了一段连续的动画,就这样,亚洲和西方经济主体在过去数百年里的发展趋势变成了一个生动的“动画片”。
而Hans自己则举起了那根比他自己都足足长了一倍的竹竿,为动画片做起了配音。他兴奋的解说中国和印度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拼命追赶欧美经济体的过程,那样子,像极了体育评论员在解说体育比赛。观众们也不免被他所感染。这一段应该是整场presentation中最出彩的一段,建议可以看看视频体会一下 😛
Screen shot 2011-08-24 at 10.18.48 PM

高潮 -> 强调

如果幻灯片在时间轴上匀速向前推进,那Hans就真成在做体育比赛实况转播了。但这是presentation,有其明确的目的和聚焦点,事实上,即使是体育比赛,其中也有关键球和赛点的慢动作回放。当时间推移到Hans想重点阐述的历史或经济重大转折点的时候,时间更迭的速度就明显放慢,甚至停在了某一年份上。

我的父辈是在中国的计划经济体制下长大的一代,而我自己则是在“第八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舟大地”之后成长起来的一代,所以当我看到Hans在1978年附近将时间前进速度放缓,并且着重在1978这个年份下停顿下来,讲述Mao的过世,邓的即位,以及邓所推行的“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的经济政策时,不免还是有些感慨。很多当年国人的纠结,原来在这些老外经济学家的眼里,不过只是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被量化的推动力,并且是些毫无疑问早就应该被实施的政策;殊不知对于国人而言,意识形态方面经历的阵痛和转变远不是经济数据所能言明的。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5.57.38 PM

Hans所做的另一个强调是:当时间推移到2007年,尽管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并没有在人均收入或者平均寿命方面追赶上英美,但如果将组成中国这个“泡泡”的成分分开来看,上海作为一个区域已经在追赶上了英美,并且在平均寿命方面甚至超过了英国和美国。而另一方面,同样在中国的贵州省,则远远落后于中国的平均水平。如果对贵州省的情况单独分析,城市和乡村又再次出现两级分化,乡村的程度远远低于贵州的平均水准。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5.58.49 PM

Hans在强调这两个关键年份上花费的时间甚至多于时间从1900年推移到2000年的总和。用快速变化揭示数据变化趋势固然重要,而放慢速度,分析具体时间点上的现状,则更有助于观众理解趋势的根源,并且看清被大趋势所掩盖的事实真相。

总结 -> 预测

在讲演的最后十分钟,Hans回到了讲演最初提出的问题:(二十世纪的)发展中国家将在何时赶超(二十世纪的)发达国家。

在下面这张图上,Hans让代表不同国家的每一个泡泡在图表上随着时间的推移逐个出现,将数百年的趋势变化浓缩在了5秒钟内;初看,Hans好像是将每幅单独的“泡泡”图堆叠了起来,将三维的信息压缩成了二维;但事实上是,他玩了个小把戏,他将之前图表的X轴换成了时间,而把Y轴替换为了人均收入,将三维的信息替换或者缩减为二维,所以形成了下面的效果。由于通过之前的展示和解说,观众对于每个“泡泡”的形状和大小已经有了深刻的记忆,所以当看到下面这张“总结图’的时候,不需要Hans多说,观众们自然而然就明了了位于图表下方红色和蓝色的“加速度比较大的”的两股代表的是中印,而上方加速度渐缓的是英美,值得一提的是,中间有一小股在二十世纪后半叶迅猛发展的所代表的是日本。Hans基此预测在2048年,中印将会“携手”追上“英美” 。这张图相当于在视觉上为观众们总结和浓缩了整场讲演内容和主旨。

Screen shot 2011-08-25 at 6.12.27 PM

当然,如果你看过演讲视频,你就会知道这位老兄的预测带有戏谑的成分,他的原话是”我预测,非常精准的,在2048年7月21日,中印将赶超英美,为什么,因为那是我100岁生日的时候!” 话都讲到这个份上了,观众除了大笑加站起来鼓掌之外也别无它法了。不过不可否认的是,Hans在这场演讲中,既没有卖弄华丽的视觉效果,也没有用高分辨率的图片,简简单单的就用几张二维图片堆叠形成的动画,就明白的演绎除了过去数百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趋势。他将复杂的数据转化成简单易懂的图形化知识,并且让观众毫无抵触情绪的认知并且接受他的观点,

的确,“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Hans用的这只猫,不管什么花色,就算是抓到老鼠了。

这位老兄为了批量生产在这场讲演中所用到的视觉效果,还自己找人编了个软件,叫Gapminder。据说该软件后来在TED上被Google相中,还被收购了…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试试Gapminder,看看能不能够帮到复杂数据的图形化处理。

静态Presentation之道

前段时间公司收到一个中国客户的设计邀约。客户远在千里之外,想要一份公司在某一领域里过去设计的作品展示。考虑到我的文化背景,老板自然而然的把这个lead转给了我(当然了,给我这种菜鸟,也是根本没想揽这个客户吧…)。和公司之前负责做客户这一块的白人小哥聊了聊,问有没有什么材料可以分享下,小白哥转给我了几个他常用的幻灯片;我一看,那果然是相当有“设计感”的presentation啊… 基本没有文字,只有图片,有的页面上还有大量的留白。小白哥“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你看这个presentation设计,字多了不好,根本没人看” “恩恩“ 我只能跟着点头。小白哥继续说 “我从来都很少给客户发静态资料的,一般都争取面对面做presentation的机会,这样配合幻灯片,讲一讲,客户就被“忽悠”了,单就谈成了…”

这位小哥的口才我是见识过的(美国人大多能侃…)但他越讲得口若悬河,我越听得半信半疑。当然,如果客户在湾区,争取到一个面对面做presentation的机会还是有很大可能性的,毕竟从北湾到南湾,开车不过三小时之内;但如果远隔重洋,他们要的不是你(当然要你也行,如果你愿意自付飞去中国的机票的话),他们要的不过是邮件附件里的一个可以随便被转发和分享的PPT文档而已;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到国人开会讨论的那种环境下,老板进门把打印出来的PPT往会议桌上一扔,问大家怎么看。

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在远程视频会议里各种比划,其实还不如一份他们看得见摸得着的,图文并茂的宣传材料来得有”质感“。正所谓之,“自成体系”(stand-alone)的静态presentation。

但这种静态形式的讲演,对于演讲者的信息传递,其实是非常不利的。即使在面对面,有一位讲演者来带领听众的情况下,听众很容易就get lost并且失去集中注意力的兴趣,更何况是在阅读的状态下。静态presentation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份“书面材料”(hand-out)。想想,当你打开同事发来的附件文档,一方面你的注意力强度极低,随便弹出来的一封新邮件或者是一个Facebook message就会中断你对材料的阅读;另一方面你的注意力时长极短,一份可以讲上30分钟的30页的presentation,可能三分钟就被你翻完了。如果这份静态presentation材料没有清晰易懂的的结构,最后留给你的印象只会是模糊的只言片语。

———-

如果你没法把自己变成附件发给客户,那么,你就得把自己的静态presentation做得“自圆其说”(self-explanatory)。要让你的听众/读者可以在注意力如此低效的情况下,浏览,并且领会到presentation所要传递的主要信息,那么你可以试着:

1. 准备一张目录页 

在这样“严峻”的情况下,即使你presentation要讲的不是枯燥的商业数据,而是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你也得有个清晰的目录页先。这是读者们在最短时间可以最有效的了解到整份材料的大体结构的方法。别读者都翻过去好几页了,你还在抖开头那个包袱。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你想要花多少页设置一个有意思的开头都行,但对于静态的presentation,第一要务就是Sharp,要准确犀利的“自报家门”。

2. 在每页上写明该页主论点 

在面对面的presentation中,每一张幻灯片都是服务于你的口头语言(verbal communication);而在静态的环境下,在口头语言缺失的情况下,每一张幻灯片的内容都应该服务于出现在幻灯片上的文字。这里的文字不需要太多,你可以在每一页的固定位置,用一句话简明扼要的提醒读者,你在这一页上所要讲的观点。

前一阵看了一份在网上传播甚广的讲美国政府负债危机的presentation,设计者用的也是这样一种静态的形式,为的是便于网友阅读和传播。在这份presentation的每一页的醒目位置,设计者都用一句话来提示观众(红色框里文字)。这样,读者想miss掉你的论点也难了。

3. 用字体和颜色来强调 

是的,你可以通过抑扬顿挫来强调一句中的重点。那么在静态的presentation中,如何弥补缺失了的抑扬顿挫呢?对文字的字体做大小颜色方面的变换,看起来是简单并且行之有效的方法。这样可以让重要的信息凸显出来。切忌切忌过多的改变字体,那样只会让你的幻灯片变得很繁杂,不整洁。看看下面的两张幻灯片,是如何用颜色来突出文字重点的:

4. 少用纯图片和纯表格

纯图片和纯表格在有讲演者的情况下非常好用,讲演者可以用口头和肢体语言逐步的向观众解读图表的重点,和隐藏含义。但在静态presentation中,一定不要放张大图片来让读者猜你的意思(猜个五秒钟人家也就烦了… 懒得理你了…)所以,亦或需要在图表上方用一句话指出要点,亦或要用浮于图表上层的文字框来提示读者。

5. 不要用动画

如果你要发个PDF,这个应该不难理解吧… 我好像还没见过有动画效果的PDF。

如果你一定要保留动画,你也可以将PPT保存为PPS这种格式。PPS格式是PPT演示文稿的播放形式,打开之后会直接进入播放模式而非编辑修改模式。缺点在于,毕竟对于商务文稿而言,动画略显不正式,不如PDF的适用性广(打印,传播,节选内容,等等)。

6. 附上完整的讲演稿

做到以上几点,你的静态presentation应该不会太难理解。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像在面对面的情况下你还有个提问回答(Q&A)环节,观众没看懂的地方,好歹还有个信息交互的过程。但一个PDF发过去,人家没看懂,可能就懒得写封邮件再回来问了。所以一个保险的方法是,将演讲稿的部分附在PDF里,好像下面所展示的这样。这样即使有看不明白的地方,还有背景文字可以借以参考。下面幻灯片下方的文字对应的就是作者的讲演稿: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几天之内都能用Photoshop,Illustrator之类的工具攒出一份图文并茂的宣传材料,但花点功夫,攒一个信息清晰明了的静态presentation还是不难的。当你没法把自己变成附件和自己的presentation一起发给客户,当你的客户连听一场30分钟的presentation的时间都挤不出,不妨用用这种静态PPT。回头看看,好像在这篇文章里,所有论断都是以人类已经懒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为前提的… 但在这个连信息和知识都变成快速消费品的年代,连读个几十个字的微博都显得麻烦的年代,谁能把信息在最短的时间内最有效的以听众和观众最乐于接受的方式传达出去,那他/她就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