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改造火星

之前在长沙住的那个区叫“火星”… this is seriously not joking…

因为是火星区,所以就有“火星派出所”,“火星街道办事处”,“火星小学”之类奇奇怪怪的地名,还有像我们这些住在火星的“火星人”。

大早上起来收到爸爸发来的邮件,才知道,最近火星在被领导们改造,老爸平时是不写这些愤青文章的,但这次可能是切身体会,让我也颇为惊讶,以下转自爸爸的邮件:

————————————

长沙市因要评卫生文明城市的需要,正在进行规模宏大的小区改造,先在部分小区试点。

有幸,火星XX片区被选中了,作为建设宜居社区的改造试点。先是拆去了院子的传达室和围墙,楼下都改为绿地或停车位;大楼外墙全部贴瓷砖和重新粉刷;原外伸的铁材防盗窗被全部拆除,改为和窗户墙面齐平的细钢丝隐形防盗窗;空调室外机重新安装;厨房的外窗部分从上至下新装了铝合金护窗。现在大楼外观看上去确实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但是,感觉问题不少:

1,匆匆动工,完全没有取得居民的理解和支持。据说是市委XXX书记上午到南昌看看,下午就拍板决定,晚上召开会议动员,次日就开工。一个月要完工。

我们就接了个社区人员打来的电话,问了下要求统一拆防盗窗免费改隐形防盗窗有意见冒就开工,等我们周日赶回去一看,工人都从窗口进屋里去啦。老五说丢了东西怎么办?回答是,你们统计下报社区,核实下全赔就是。

2,特事特办,好事办成了强制执行。社区工作人员分工负责,守在现场;城管公安巡逻值班,以防万一;施工人员只顾自己完工,和居民没有交流。整个施工过程很奇怪。

3,花费巨大,既浪费有缺乏论证和监督以及透明。据社区人员说,光我们这栋的改造费用就超过了100万,政府给每户平均要贴10万人民币勒!施工方案任何人都不晓得,施工队也是政府关系进来的。

4,装修效果很难预料。旧中掺杂着新,不伦不类。老百姓反正不花钱,只是陪着玩玩,都在看到底是个始末结果。场面和心态很滑稽。

网上有篇更完整的文章,讲的是同样的事情。现在网上愤青这么多,中国各地发生的奇奇怪怪的事情也不少,但一旦听到家乡也有这种事情,还是从爸爸口里听到,感觉还是有些不一样。国人碰到事不关己的事情不言语惯了,这就跟我听到在其他省份发生的事情有些漠然是一样的心态。正是这样的漠然让有决定权的人可以畅通无阻的做很多看似不合理的事情吧。中国数千年封建集权之下的民众被和谐得也不是一朝一世了,一旦有人出头,往前一步想的是“大局安定”,退后一步想的是“个人安危”,至于“是非黑白“,多数时候并没有那么重要。比起美国这些没有被“驯化”的“疯子”,自然是”civilized“了不少…

唐娭毑

湖南话里有个词叫“娭毑”,意思是“奶奶”,也可以泛指“老年女性”,或者是“具有老年女性特征的”,比如说长沙南门口就有家“四娭毑口味虾”,不是说“你奶奶的口味虾店”,是泛指“老奶奶的口味虾店”。

小时候,爸爸总喜欢叫我“唐娭毑”,意思是说我动作慢,拖泥带水,出门点个菜要犹豫半天,上个厕所也要很久,冬天出门也常常穿得像个包子,总之就是带我出门一堆麻烦事。长大了,动作是比以前快了不少,穿着打扮也正常了一些,但我却越来越感受到内心中“娭毑”对我的呼唤,最近尤为强烈。

首先,first thing in the morning居然是开收音机。现在一个人住了,也不用太担心吵到室友。整个早晨,屋子里就弥漫着三藩市public radio的味道,几个播音员从101公路上的交通状况到湾区的天气,最后到把美国上上下下八卦一遍,差不多三十分钟,接着我也就出门了。唯一遗憾的是,在冲澡和吹头发的时候,因为水声过大,所以听不到radio。于是每天早上就重复许这个愿:以后搬家一定要在洗手间装音响。

接着,最近真的有点看不进新电影。自从开始在家附近的公共图书馆开始借电影DVD,就完全对去电影院follow新上线的电影失去了兴趣。再就是前一段时间去电影院看的两部片子都让人很失望”the adjustment bureau”和”source code”,看完之后的感觉就是,原来美国电影也这么扯,只是比中国电影扯得稍微靠谱点,拍得精良点罢了。倒是大浪淘沙后老电影让人觉得舒坦,没有在浪费时间的感觉。加上最后发现了Stacy这个老电影queen,基本上我所有最近在看的片子(看了几部woody allen的纠结片…),她老人家老早就看过了。电影看多了,人一般都比较黑暗,Stacy你居然还能保持如此清纯水灵,我佩服你… 😉

然后,再累也觉得在家做饭舒坦。有朋友来家里,第一反应难道不应该是出去吃饭吗?但我现在的第一反应怎么变成了,先看看家里有什么,有就做,没有再出去吃呢?!真是本末倒置阿。可能是最近打发自己越来越容易,自己对于吃的要求也没那么高,炒个青菜,煮个饭或者下个面什么的,这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过久了,连对出去吃饭的兴趣都在递减。更何况,我又是完全不会一个人出去吃饭的。一个人坐在饭店,自己点自己的吃的,然后吃完回家?这种事情我完全做不到,太奇怪了。

再来就是,如果周末没有活动的话,居然可以闷在家里几个几个小时的上网写Blog;平时下班后如果没有活动的话,也可以窝在家附近的starbucks几个几个小时的上网写blog… 当然最近因为找到了blog的主题和定位,自己比较有兴趣和关注点,不过这样的兴趣和生活听起来还是太“老人家”了。最近Calon哥哥又给我加了个什么邮件群组,一堆“反动”青年们各种发表言论,我通常一读就是半小时过去了… 天哪,我现在是生活在城市里阿,不是Ithaca,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得这么宅,这么boring,每天守着google reader的subscriptions…

更最严重的是,我突然发现自己对流行音乐(特别是中文)不感兴趣了。我从来都不claim自己是个古典音乐爱好者,因为我从来都不是,这个很难装的,相信我。尽管我以前对古典音乐保有各种尊敬,不过如果你真把我放到一个交响乐或者什么别的concert里面,听到音乐会后半截,我不打瞌睡的可能性真的比较小(当然我觉得我已经算好了,有多少人中场休息还没到就睡着了…),所以我之于古典音乐,在我人生的前二十几年里,基本属于“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状态。但是,但是,但是… 几个星期前我在我的android phone上装了个local radio station的app(see… i am all hooked up to radios now…),鬼使神差的我就开始听上面的古典音乐电台,有三藩本地的,华盛顿的,还有伦敦的。有时候上班乘公车40分钟,就可以40分钟不间断的听,也完全不觉得烦?!这几天需要开车去到Palo Alto见客户,一路上的drive也要四十五分钟,我还特别刻了张CD,把最近听的好听的中文歌刻进去(张惠妹,林宥嘉,方大同的,也不算是很noisy的中文歌吧),听了没几首,就继续不下去了,就是觉得有点苍白,然后换到狂播radio hits的美国电台,那些club里放的歌就更显苍白了,不仅苍白而且无力… 直到换到莫扎特、巴赫和德彪西(最近对听德彪西很上瘾…),前天回来听了一路的《卡门》。好像就是突然耳朵被换到了另一个频率,之前让人昏昏欲睡的旋律,现在变得富有生命力和感染力了起来。所以我觉得爱好古典音乐这件事情,不能强求,每个人都要找自己的click,我不知道是什么触发了我的click,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吧。

最后,最后,最后,最近有些emotional disturbance,有点刻意想让自己喝醉:1st attempt,两杯sake下去,居然没醉,但睡着了;2nd attempt,先下去了一杯sangria,没过多久就发现自己把家钥匙丢了,于是酒醒房东门口… 好容易拿到钥匙进门,继续喝,再一杯tequila,周一醒来说话声音就变成周迅了,周二就开始流鼻涕,周三就真的感冒了。

我在试图过年轻人的生活这件事情上,真的是try so hard,不过还是fail阿…  我怕我在变成真正的“唐娭毑”的道路上,已经越走越远了,回不来了…

特意找来一张唐娭毑还年轻时照的“迷茫照”,留作纪念,证明我也是年轻过的…

“改良版进化”,人类准备好了吗?- TED讲演设计点评 04

After watching this 17-minute TED presentation, the only word that came to my mind was: elegance. There were not too many people in real life, not even in movies, deserve this word, but Harvey Fineberg no doubt deserves it.

看完这17分钟的TED讲演,唯一一个出现在我脑海中的词是:优雅。现实生活中,哪怕是电影里,都少有可以称得上是“优雅”的人,但Harvey Fineberg却可以当之无愧。最近有在跟朋友聊天,到底是什么东西从本质上区分人与人,或者说,是什么让某些人从人群中脱颖而出。中文里,可能是“气场”这个概念,翻译成英文大概是aura这个词,有“光环”,“氛围”的意思。有些人有,而有些人费尽周折也没有。

对于演讲者和讲演而言,也是一样。有些是看过留有余香,有些则淡如白水。看似细节的一些视觉或者讲演风格方面的差别,最后往往带给观众完全不一样的体验,对他们理念上的影响的差别也是巨大的。下面,我就试着来解读一下Harvey Fineberg是怎样设计并且呈现这样一场“优雅”的讲演的。

Harvey Fineberg担任哈佛公共卫生学院院长13年,将其一生都献给了选择医药研究(medical decision making),这个领域主要是探索人类在面临新的医学机会(新药,新疗法等)时,从生理、伦理方面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并不是所有的新疗法都是应该被100%推行的,克隆技术,器官移植,等等,都是颇具争议的医学领域。讲演本身饼没有过多的涉及到他的研究成果,更多的是展示新的生物医学技术如何能够改变传统的人类进化的轨迹。与其对“改良版”的进化(neo-revolution)提出一个“是”或者“否”的答案,Harvey Fineberg希望能够引导观众们进行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断。

1. 如何优雅的转换

演讲一开始,Harvey Fineberg就为观众们呈现了一个令人希冀的未来:想象你可以自由的选择你所希望的“优点”:拥有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忆”存储,拥有永远没有疾病的健康体魄,拥有迷人的外表,这些将人们区分开来的”特征“在未来可能都可以成为人们可以自由选择的“商品”。Harvey从最左端的白色方块开始,上面写着“基因容量”,从一个代表基因的双螺旋结构的曲线引发开来,其他象征着这些理想”优点“的方块逐个递加:“记忆”,“健康”,“美丽”,“长寿”,等等。这些方块一步一步的填满了一个“完美”的人的基因组,好像是一个完美的人正在一步一步被“制造”一样。尽管每一个幻灯片都与前一张的改变都不大,但前进的方向似乎是“不可逆转”的。层层递进式的转换,不激进,给读者理解和思考的空间,可谓“优雅”。

Harvey在展示每个方块的同时,也在问问题:“你希望提升自己的哪个方面?你希望自己的判断力变得更准确,还是跑得更快,或是更强壮,更健康?” 所有这些问题引发观众将对未来的思考联系到自己身上。这些话语初看好像是一个医药公司的代表在推销新药,但是Harvey将这些问题以一种非常让人信服的方式传递出来,你必须得看看原版的视频,才能够体会到他的风格,以及自然的,带动观众思考的能力。

2. 如何优雅的强调

人们总是希望在每张幻灯片上都展示给观众新的信息。但是事实是,观众们可能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前一张幻灯片上的内容,他们就被带到下一张“崭新”的幻灯片上去了。特别是当你需要强调某些信息时,与其做一个新的图片,一个更好并且更有效果的方式可能是,将你想强调的信息放大,放到下一张幻灯片上就行了。

下面的两组图片展现了Harvey Fineberg是如何将放大的部分放到下一张图片上的。这里的优雅,在于对于重复信息,不重复的展示。

3. 如何优雅的保留

我发现我一直在谈幻灯片之间的“一致性” 🙂 至少对于我而言,这的确很重要。观众们历经一场讲演的过程好比是他们听一首歌,或者看一场电影。他们需要一个令人热血沸腾的剧情,但他们也需要一个统一的拍摄手法,或者是一组统一的演员。你可不想看着看着电影,娜塔莉波曼同学,前一秒还在“黑天鹅”(Black Swan)里纠结呢,下一秒就去“雷神”(Thor)里客串了吧…

所以,总是保留一些幻灯片里的视觉元素,用到下一张里。可能是色彩搭配,文字,或者,如同下面的例子,部分的图片被保留下来。

在下面的这两组图片里,当Harvey Fineberg展示完相应的图片后(左侧是一个宇宙飞船的图片,右侧是一个深海矿物细菌的图片),他并没有将图片拿走,而是“优雅”的将它们放到下一张幻灯片的左侧。将他想展示的新的文字和图片放到“旧”图片的右侧。让信息的传递拥有一定的连续性。

4. 让文字也变得优雅

文本通常都被认为是讲演和幻灯片设计中“吃力不讨好”的部分。有趣的是,在Harvey Fineberg的演讲中,尽管他也大量使用了文字(并且大多是生物或者医学的专业术语),但作为观众的我丝毫没有感受到有被“烦”到了… 好像文字被无缝接合到了图片中。通过网上一个自动检测字体的工具:WhatTheFont,发现Harvey爷爷用的是下面这种叫Slab Serif的字体,看上去就蛮舒服的…

下面的几张幻灯片并无花哨之处,都是文字和简单视觉元素的叠加,简约却不简单的地方在于:

1. 文字并不总需要是水平放置的(左上和右上幻灯片);
2. 并不总需要把所有的文字都放大到观众们可以辨识的程度。当观众并不需要仔细了解文字内容的时候,文字其实成为了图片的一部分,好比左上幻灯片里所有那些进化的分支,观众不需要知道到底有哪些分支,但那些生物词汇的堆砌,可以让观众有一个“全局观”。
3. 要点(bullet point)并不总需要参照PPT中默认的模版。类似左下方的幻灯片里水平排列的三个要点,就显得与众不同。


5. 成为一个优雅的(有气场)的演讲者

与其说是这些精心设计的讲演稿和幻灯片让Harvey Fineberg看上去自信十足又优雅渊博,我倒宁愿相信是他在多年专业领域的研究中积累出的这种儒雅的气质感染了整场演讲和全场的观众。他并没有试图去改变观众的想法。相反,他平静的但确实有力的将他所知道的知识呈现给你,伴随着一种只有学者才有的“渊博”的幽默,你会心的微笑,是因为善良和理解,而非讽刺。在我看来,他已经超脱了“说服力”和“竞争力”所讨论的范畴。他的个人魅力自然的展现在他丰富的知识,他决心试图改变并推进人类健康生活的坚定决心,以及尽管面对各种严峻的伦理和道德困境,尽管面对如此纷乱的世界,他仍然对通过用科技和知识改变人类保有希望。

我更好奇的部分在于,一个人要如何经历,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优雅和自信

微笑背后的力量 – TED演讲设计点评 03

How would you incorporate images in your presentation? It probably involves more than just “import” and “position” than you think, right?

你通常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将图片结合到自己的presentation中呢?这个过程可不止是简单的“导入”和调整一下图片位置吧。下面这三张图片大致概括了一下在过去的十年中,在presentation中插入图片方式的变迁:

2000: 将一张小图片和几行文字结合好像是最安全的方式。当时大家都觉得观众可以在短短的数分钟之内,一边听明白演讲者在讲什么,一边看懂文字和图片。最终的结果只可能是,观众们被文字和图片分心,没完全听懂讲的是什么,看得也囫囵吞枣。

2005: 五年之后,大家终于知道了太多文字行不通的 LOL,不过另一个也没什么水准的风潮出现了:人们开始喜欢用一些真人和虚拟环境结合的图片(好像上面这个例子,一堆穿西服的人试图拼积木,这个就是团队合作了),的确,这些图片是可以说明问题,但是过了最初的新鲜感,人们很难将这些虚拟的图片联系到他们自己真实的生活,比较难引起共鸣(同时,看多了这些图片真是有害“设计健康‘…)。

2010:到了2010年,人们慢慢越来越少用Powerpoint里的剪贴画了,它们被更多高分辨率、特写的真实图片所替代。我们越来越常发现幻灯片中的文字少了,图片变得更清晰生动了,每一张真实的图片都在帮助演讲者更准确的传达他们的理念,也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但是,这些图片通常都是独立于彼此的,并没有一个视觉系统或者是风格性的文字来将他们有机的组合起来,使得整个演讲好像没有主心骨。

 

有没有一种方式,这些图片可以更加系统化的展现在观众面前,让整个故事变得完整呢?这篇里面要讲的TED演讲者,Ron Gutman,就用简单的视觉元素将他的演讲——“微笑背后的力量”,完整的串联了起来。

Ron Gutman曾经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名研究生。他组织了一个跨学科的队伍(包括工程学院、医学院,商学院,心理系和法学院的教授和学生)来研究什么样才是一个更健康更快乐的生活。其中一个研究成果就是,更多微笑会让人们过更健康的生活。他在TED上的演讲主题便是向人们阐述人们微笑的力量。通过下面的分析,让我们来看看他是如何运用系统化的视觉元素来串连起整个演讲的:

1. 保持清晰并且一致的视觉风格

贯穿至终,气泡一直是Ron在系统化使用的一个视觉元素,也使得整个presentation变得比较很有整体感。我选取了下面四个幻灯片作为例子来展示他是怎样将气泡和他的演讲内容结合的。在每个幻灯片上,不管是整个的,或者是被分隔组合的气泡,不管是作为画面主题的,还是作为背景的气泡,各种颜色,各种形状,都被Ron用来放置,组合和强调不同的内容。但这里的重点并不是他用了什么样的气泡,而是这些简单简洁的视觉元素是如何将不同的幻灯片串连起来的。Ron的成功之处在于,无论你从整个presentation中抽出哪一张幻灯片,你都可以很快的辨认出明显的风格,设计很多时候重点就在于营造这样的风格感。

2. 合理运用特写,中景,远景“镜头”

想象一下,如果你看到的所有的幻灯片中的图片,都是以气泡状呈现的,那该会有多无聊阿。设计一个presentation就好像是导演一场电影一样,当你希望强调某些细节时,你用特写镜头;当你想阐述人们或者事物之间的关系时,你可以用中景镜头;当你想要给观众一个全局观时,一个远景镜头可能更为恰当。你离你想表达的内容有多近(当然也取决于你所涵盖内容的多少),将会给观众们一个明确的导向:你有多想强调这个点。下图中的“特写”幻灯片中的图片,还是年轻的奥巴马在高中毕业册上照片,他被Ron作为一个微笑成功人士的典范。

3.运用更多色彩,位置和形状的变化

接下来的四张幻灯片都很明白易懂。根据不同图片的形状,大小,颜色和清晰度,Ron试图用不同的气泡作为背景来与这些图片匹配。深色或者是黑白配色的图片通常配上了彩色(所谓的彩色,其实也不过两个色系,蓝和红,不同的颜色只是饱和度的差别)的背景;而本身是彩色或者分辨率比较高的图片则是配色较为简单的背景。最后一张幻灯片显得有点有悖刚刚我们所总结的,究其原因,可能有两点:首先,那张图片出现在演讲刚开始的时候,当时整个演讲的色彩范围还没有完全的展开来。而且,Ron在这里想要说明的是,婴儿出生时通常都是带着微笑的,这么美好的一个例子应该也不需要其他过多的颜色来“增彩”了吧。

4. 数据,文字,图表和引言也可以被“统一”

当然,完全被图片所主导的演讲也是很难有灵魂的,需要有数据,文字这些干货来作为骨骼。下面的几个图片中就是很好的例子,看Ron是如何将数据,文字和图表也用这样的气泡视觉表达所统一出来的。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在于,在所有的四张幻灯片中,所包含的这些非图片内容都很自然的和整个演讲的气泡风格结合在了一起,没有不自然的感觉。气泡可以足够大到作为幻灯片的背景,气泡也可以小到给居中的图表让出位置,气泡更可以将特蕾莎修女圈起来,让引言也成为整个气泡系统的一部分,呵呵。我只能说,这些简单但是富有创意的小点子,这些让整个视觉系统看上去统一而自然的修改,正是设计富有吸引力的地方。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所有的这些气泡所组成的一副大图是怎么样的呢?一个大大的微笑(Smile)英文单词!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应该至少做二十次的事情!;)

原版演讲中,在图片和图片之间,还运用了很多很流畅的动画效果,鉴于文字博客的局限性,就不在这里赘述了,看下面的这个视频就明白的啦!

“嫁给”长沙妹子

One of the advantages living near the 16th ave is you get to be really close to the public library on the 18th ave in inner sunset 🙂

住到16th ave旁边的一大好处在于两个街区以外就是inner sunset的public library,前两周借了本很cheesy的卢璐写的《嫁给刘欢》来看。

之前跟爷爷看老版《三国演义》的时候,每每放到刘欢的片尾曲,爷爷就要提一下,“他老婆卢璐还是个长沙妹子咧,以前在湖南台做主持的。”  那语气,绝对是一副不管哪里的男人,不管多成功,只要是讨到了长沙妹子,那都是“高攀”。

六十年代生人的刘欢和卢璐,算起来,也应该是爸爸妈妈那一辈的,只是接受教育的机会更好些。看到书里卢璐写当年和刘欢见面并且恋爱的场景,我都忍不住要在公车上笑出声来,倒不是情节多曲折,只是字里行间,卢璐身上那股长沙妹子的”心高气傲“和“霸得蛮”,让人觉得亲切至极。

当年刘欢已是红遍半个中国的歌手,又在国关当法语老师,钢琴也弹得很不错,而卢璐,不过是省级电视台中专毕业的主持人兼记者。当然,in a perfect world,恋爱中的年轻人,自然是不应该计较这些门当户对,但放到大环境下看,两个人的背景还是有差距的。卢璐自己当然也有不确定和疑惑,但那些内心挣扎,在刘欢面前,就被一股“宁可不要这个男人也不能被他看扁了”的心态跟压了下去,丝毫不在感情面前“放让”(真真跟我妈是一模一样)。刘欢父母出面要干预两人婚事,卢璐有大段大端的文字描述当时她的不解和紧张。那段日子,对她来说那么难熬,当然主要是她觉得自己和刘欢的真爱被家长质疑,但同是长沙妹子的我,恐怕,就要读出些,所被人看轻的委屈和不忿。当然这样的心高气傲,没点实力也不行,最后,这个长沙妹子还是把刘欢的父母,两个天津老教授搞得服服帖帖。

还有个小细节让人特别印象深刻,刘欢和一群朋友一起吃饭,卢璐到晚了,只有些剩饭剩菜了,朋友之一让卢璐多吃点,卢璐本身不饿,看到剩菜也没有胃口,刘欢说了句,“人家让你吃你就别客气吃阿。” 说完之后,刘欢继续和朋友说笑,而卢璐这边就内心完全“崩溃”了,她觉得自己真是在刘欢的朋友面前颜面扫地,觉得刘欢不应该这么“随随便便”对待她,应该说话要“尊重”些。

我想如果是个北方女生,此时,要不说一句,哦,我不饿;要不就抱着碗赶紧吃了吧;应该不会至于情绪崩溃吧,呵呵

有意思的是,卢璐虽然内心崩溃,但一直要忍到朋友散场,只剩刘欢了才发作。长沙妹子要自己的面子,更要自己老公的面子,在社交场合乱了礼数的这种事,她们是断然不会做的罢。

我初看到这段时,只觉得卢璐小题大做,冤枉刘欢了,但过后仔细想想,小时候爸妈有多少次是因为类似的事情而闹不愉快的,想想自己过往的经历,更觉得脊背骨发凉阿,呵呵。

一辈子嫁做人妇任劳任怨,对长沙妹子来说好像并不可怕,怕就怕你让她们觉得没了“尊重”(respect),那可是一辈子也咽不下的一口气。

 

记得之前看过得网络笑话,老公一夜未归,各地媳妇不同的应对方式,讲到湖南媳妇,那就是两把菜刀伺候,没得说的。

当然,湘女多情,长沙妹坨们脑壳灵范,身材不错,又多能歌善舞,等有一天,长沙”妹坨”(chick)变成了长沙”堂客”(wife),在外不愁拿不出手见人,在内,极尽温柔缱绻之事,相信也是不在话下吧。

 

各位有打算娶长沙媳妇的,可先想想清楚了,或者,回家练练怎么躲菜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