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Passed! and then?

Passed!

Not really a surprising result, i don’t know if anyone in our department would fail their master thesis defense, but still, i am happy, really happy 😀

After this crazy month with my crazy trip over the US with my parents, adjusting my identity from student to … some kind of employee(?) adjusting my mood and started to get used to the coming change and leaving, finishing up the thesis and condense it into a 30 minutes presentation, all these things that just happened, now seems to be pretty “far away” from me, cause i still doubt, have i just lived my life like that in the past month? LOL

Dan asked this pretty high level question (like he always does) at the end of my defense, what’s the main take away from your study? not only academically but spiritually, what did you learn from your study?

i pondered at that question for a long while, and really, there’s no simple answer to this questions. All these hours that i spent testing to synchronize the eye tracking system with the display, all these hours i spent reading how Eastern people are different from Western people, all these hours i got pissed off by how slow the CISER system can get in running those stats tests, and all those hours i got amazed by how stupid i could get in reading/writing/speaking/analyzing data…

Patience, was what eventually came out from my mouth. I learned to be patient, patiently waiting for an hour for each participant,  patiently dealing with the results, patiently sitting there and think, what else did i miss? I guess i am way more ready to be a nerd now than when i just started this study a year ago.

I am sure this experience has changed me in a profound way. It’s only that i don’t know where these changes gonna lead me to, i can see myself being a researcher,  but now i am moving towards a slightly different direction, which i chose myself.

I am primed in someway, and i was brave enough to jump out of this priming a while ago. But, will i be back? Do people choose what they believe/want or do life lead/teach them what they (should) believe/want?

Day 9

奥哥(这两个字要用长沙话念…),我们来了!

还是Chinatown bus,掐分掐秒九点半赶到车站,正好上车,11点就到washington啦~ 这次吸取经验,一下车就直接taxi了,懒得几个人搬行李找地铁折腾。一上车,司机就告诉我们下午是美国对英格兰的小组赛,很多人会在一个叫dupont circle的地方聚众看球… 老爸马上两眼放光,在酒店放下行李,我们就直奔dupont circle的小广场。那叫一个人山人海,彩旗飘飘啊… 老美们原来也不嫌挤,快赶上长沙黄兴路的人口密度了… (该比赛最后居然还踢平了… 搞得只知道football不知soccer为何物的美国佬们很是欢欣鼓舞…)

下午的主要任务是去看看米国中南海,天安门和人民大会堂。天气比想象还要热,而且只能坐地铁到周边,游览只能靠走。那些大型建筑物旁又没有任何遮挡,我们仨真是一路被太阳晒得jiao gan的…

奥哥住的地方是只能远远观望的,应该是白宫的南草坪吧,其实也都看不太清楚,只能跟在人群中照相留念了事。记得初中有一段时间看了好几个描述美国总统英雄事迹的片子(白宫情缘,真假总统之类),总觉得白宫有种戏剧化的色彩。倒是美国人也没想着把他们的总统当普通人看,今天编个爱情片,明天编个动作片,后天来个谍战片,反正没让他们闲着。

去林肯纪念堂一路就走的颇为“辛苦”,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当年马丁路德金爷爷发言的著名地方,对,也还有Jenny跑去找阿甘的著名水池,里面全是长得还都挺丑的鸭子,长得丑没关系,但到处便便就不对了… 老妈一开始不知道,觉得天气太热,走的很辛苦,又或许是觉得,既然来了美国,就要讲究一点freestyle,于是把皮鞋脱了,光穿着袜子走路,没走多久就觉得为什么地上有很多“软的石头”… 当她发现事实真相后,马上就“花容失色”了,LOL 跑去厕所洗了很久才出来…

我知道很不对,但看到林肯纪念堂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人猿星球》里面那个镜头,sigh,真是被这些好莱坞大片给毒害了… 很神奇的一点是,有特别多美国的老人家来这里参观,可能跟天安门广场上的老年人旅游团有异曲同工之妙吧,别看我们这帮穷学生来了美国四处跑,其实感觉真正的美国人,倒没有那么热衷于跑遍所有地方。大多数人也就一年一次家庭旅行,身边没来过华盛顿的美国人其实大有人在。

纪念堂两侧还有越南和朝鲜战争memorial。当年TA过visual comm的原因,看过一部关于越战memorial的纪录片,好象是设计者讲述如何将所有阵亡和失踪将士的名字都包含在设计中,如何让延伸往两侧的碑体有纵深感,让人思索。看到真实版的,觉得没有片子里拍的那么大,其实也就是一面墙的高度,人们可以贴近纪念碑,抚摸上面的文字。不少缅怀家人的鲜花和照片就摆放在旁边,提醒着人们这些文字后面曾经鲜活的生命。和这边无数的公共墓地一样,有的不过是平静和思念,并没有那么多爱国或者悲壮的附加值。

还看到一位跛脚的美国大兵,俯身在碑面上,好象是想要抄写些什么名字,唉,我已经彻底被美国片prime了,看到这种场景,就总觉得背后故事肯定好多好多…

走到后来实在是太热太累,还好找到个bus,带我们把大片国会山,博物馆,档案馆区域逛了逛,司机是一黑人大妈,从我们上车起就开始介绍,一直到下车,知道我们是中国来的游客,拼命想要憋出点跟中国有关的东西,很是可爱。

晚上应该是在Chinatown凑合吃了点儿,然后就在downtown胡逛,偶遇international spy museum,光是在gift store,我和老爸就逛了快一个小时。据说还有spy night,买张票就可以去museum里参加一个夜间寻宝游戏,还有drink附赠,太像电影情节了,唉,可惜带着爸妈,只好作罢,听说过spy on duty带gf/bf的,但没听说带爸妈的 😛

the last episode of House

I know it’s perhaps not the best idea to watch the last episode of this season’s HOUSE on the day before my defense date, but when i saw Cuddy called off her wedding and the about-to-begin new life and ended up being with House at the last moment, i couldn’t help but think, how many of us are living in a life that they pretend to be that they are happy, they are satisfied, while in fact, of all these times, their subconscious or deep down in their heart, they wish they are with someone else.  How many of us will actually get real cold feet before getting married, not the kind of cold feet that you are nervous about entering a new phase of your life, but whether this is the right person, whether this is the right life that you choose to live, would there be a different answer, a better one?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don’t know where to post, buzz’s filled with people sharing feeds, it literally becomes another Google Reader for me, twitter? it’s gonna be posted to my buzz anyway… but then i open twitter, and this tweet poped out:

“Don’t worry about people from your past, there’s a reason why they didn’t make it to your future”

i guess people can always say that, things that people do, which become facts, they happen for a reason, we are busy justifying those facts all the time, no matter if it’s true or not. So that’s why there are tons of books out there teaching people to appreciate what they have got.  Should this be considered as pessimistic or optimistic, or maybe both…

So of all these times, House had this illusion that Cuddy just can’t move on, she just can’t be happy with another man.  Now we all know he’s right, but I doubt Cuddy only realized it until the very end. People always know what they want, sometimes they fake their feelings, until they actually can’t tell whether they fake it or they really don’t care. And that’s where they lost themselves.

It’s not necessary a bad thing to lost yourself though. The world’s so big, people have so many different things to care, it’s so hard to be certain about your choice, and how to define happiness, to get what you want and live a crappy life, or to get some other things, and get use to some kind of (maybe better) life that you can always get use to at some point?

And, since we all so biased, why bother?

but, i admire Cuddy, and House, you narcissistic asshole…

Day 8

费城离NYC这么近,却从来没有来过,印象中只有黑人,美国历史,和等待时间超长的机场…  回Ithaca,十有八九是要经过PHL的.

妈妈在国内的铁路系统工作了一辈子,坚持要坐火车从Newark去Philly,朋友把我们从NJ专程送到Newark的火车站,不到十点就已经到费城的34th street的火车站。候车大厅超大,超气派… 很有美国三四十年代独立战争的风格。刚读完的小说也是这个年代美国铁路的产物,很是应景。这一路走过来,从纽约的Ellis Island,到费城 再到华盛顿,除了波士顿,一路的建筑都是这样美国化的欧洲风格,并不像欧洲的雍容华贵,时时要拿宗教、历史出来显摆,有的只是美国新生代贵族的质朴和无所畏惧,白色的大理石上没有欧洲常见的宗教故事雕刻,有的是美国当时的风土人情。所有的服饰,交通工具,日常生活,现在看来颇有复古意味,但在当时,想来好比是现在街头比比皆是的pop culture的海报,美国是一个活在现在的民族,一直到现在,还是。

除车站大厅,整个费城都笼罩在一种黄色的光晕之下,与Boston的清冷或者说高挑(?)相去甚远。住的酒店离historic downtown很近,放下行李我们就步行去老城区。居然在酒店check in的时候还看到了世界杯的第一个进球,一堆墨西哥球迷坐在酒店大堂捶胸顿足… LOL

走在Downtown,街边的暗红色的木质橱窗,各种花体手写的店面招牌让人恨不得穿上Gone with the wind里面费雯丽那样的花边束腰大篷裙,觉得身边走过的人们总在身后藏着个拐杖或是黑色礼帽,下个街口就要看到马车缓缓驶来一样。历史遗迹也是俯拾即是:美国第一家银行,第一个邮政局,liberty bell center等等。老爸不免要去邮局看看,还和里面的邮政大妈(其实比爸妈都年轻…)聊了聊天。以前总觉得,像父母一样,把一生都献给一份工作,或者说一个行业,觉得很不可思议,世界那么大,怎么可以把人生都交给one piece of the world?那么多需要去体会,经历和explore的东西,怎么可以都放下只观望呢?小时候,一提起妈妈就想到火车站,一提起爸爸,就总是“邮政”二字,我很怕自己的人生也被贴上这样或者那样的标签,就是因为那么怕被categorize,被label,才总是从一处逃离到另一处,很想向别人证明,自己不能被局限,也不会被局限。直到最近,才有些声音告诉自己,选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又有些声音告诉自己,人生不过那么长,很多事情是宿命,要接受。但愿有人能给我解惑,或者,自己会慢慢找到答案吧。

费城的downtown很有意思,从历史老城区,再往前走先是经过Chinatown,然后就走进最繁华的商业区,广场四周林立的购物中心和古老的city hall,以及远处的church相映成趣。老爸因为早起看球的缘故,已经困得不行,找个街边小店开始打盹,我和老妈又再往前走了一段,看到一个triangular court,发现居然是费城和其他两个城市结为姊妹城市的小型纪念广场,一个是Barcelona,另一个居然是以色列的Tel Aviv。回想起沿途的Jewish American Museum,想来费城应该和Jewish Americans甚有渊源吧。

感谢Dahu同学还请我们吃了一顿很棒的四川菜,一路过去,酒吧,小店,窗台上的盆栽,隔窗人们的笑脸,让人感受到费城在古老和年轻间的融洽。饭后走回旅馆的路上,又无意间路过一家很有feel的二手书店,逛完出来,居然又走到白天想去,但没有去到的“费城老街”,一段仍然保留美国十八世纪风貌的居民区。八九点的夜幕掩映之下,还有星星点点的萤火虫在巷尾飞舞。我以为我会更喜欢波士顿,但今天过后,我想我更爱费城吧 🙂

p.s.: 旁边那姐们儿挺模特范儿的

这张纯粹搞笑…

Day 11

仍是在世界杯比赛的背景声中起床,丹麦对荷兰,老爸一直在很兴奋的讲当年很神奇的荷兰三剑客… 等到出门,又已经是九点多。

尽管知道没法进Pentagon,我们还是准备去旁边绕一圈。从Duport Circle出发,到Metro Center导车,再过四站就到了,地铁上的美国大名和穿西装的国防部工作人员也越来越多。美国这些所谓的national defense, homeland secruity的概念,恐怕大部分还是这些美国大片电视剧渲染的吧,不过没办法,人家拍的牛,没法不服,还就得买账。我还很欠扁的穿着件“i love Jack Bauer” LOL  Jack跟washington一直都是又爱又恨的关系,爱的是国,恨的是每次老在关键时刻拆台的官僚们,当然,戏说就总得有些反面人物了。

到Pentagon下车,其实也只能稍微绕大楼周围走走,从外面并看不出大楼的雄伟。在当年911撞击的一角,还有memorial纪念当年丧生的184人,其中部分是撞毁航班的乘客,部分是完全没有预料的五角大楼工作人员,站在memorial前,看着当时人群四处逃散,背景硝烟滚滚的照片,还是可以想象到911对美国的冲击。在经历完波士顿,费城,华盛顿之后,在我渐渐开始喜欢上这个对于自由和独立固执得有些可爱的国家,这些911的创伤让人觉得更加揪心。

地铁又坐一站,到阿灵顿公墓,简而言之就是美国的八宝山革命公墓。无数在战争、政治事件中牺牲的美国将士长眠于此。不知道是因为阳光还是本身的风格,迥异于中国的墓地,美国的墓地并不给人阴森的感觉,几百,几千座白色大理石墓碑整齐的排列在草坪之上,白色,灰色,绿色的组合显得清晰而平和。阿灵顿本是一个庄园,由华盛顿的养子所有,养子的女儿Mary嫁给了一名陆军军官。在独立战争期间,Mary和丈夫接纳了四面八方涌来寻求庇护的士兵们,许多伤势严重,他们的庄园成了许多士兵们人生的最后一站。夫妇俩在庄园为这些灵魂开辟了一块安眠的地方。到四十年代,美国政府才正式拥有庄园,并将其作为美国的革命公墓。

革命将士,政治人士,最高法院法官,所有这些里,我们所最为熟知也最有传奇色彩的还是肯尼迪家族的墓地。JFK,妻子Jackie,两个兄弟Robert和Edward,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有一个还在世)就葬在cemetary house的山脚下。当几年前最年轻的参议员Edward Kennedy也飞机失事后,Kennedy家族在20世纪的美国历史上的浓墨重彩才终于告一段落,三位兄弟的英年早逝让在Kennedy家族身上的诅咒一个一个应验,而他们的才华横溢又让这些诅咒显得宿命而令人扼腕。至于杰奎琳,坐在被刺杀的JFK身边的女人,活到了1994年,一个关于刺杀JFK的解释便是,凶手觉得JFK不配拥有像杰奎琳这样美貌优雅的妻子,足可见该女子的过人之处。后来在gift shop本来想买本Kennedy家族的传记,结果ended up买了本America’s Queen,杰奎琳的传记,还挺厚,飞机上又不得闲了。

说到飞机,真是太汗了,之前曾经听Jeremy同学说过朋友去欧洲玩,碰上航空公司倒闭没去成的事,没想到这次碰到的是航空公司罢工。匆匆忙忙赶到里根机场,看到Spirit的工作人员在接电话,我冲上去说,不好意思,不过我们飞机还有不到一小时就起飞了,帮我们check in吧,俩黑人大妈不慌不忙的一边接电话,一边说,dear, believe me, there’s a good reason that you’ll have to wait…我还正纳闷那,莫非是晚点了,结果放下电话,被告知,航班整个被取消,因为飞行员正闹罢工呢,还告诉我说,你怎么不看新闻… (老爸一开电视就是World Cup和NBA… 那管得了什么航空公司罢工… )

最后全额退款,幸好幸好隔壁的airtran还有余票去LV,即使票价贵得令人乍舌,但也没办法了,不然今晚赶不到LV,在washington再待一天,代价更大… 居然转机还是在xuan姐的wisconsin的米拉沃基… 大概这也是冥冥中有注定,要让我去她曾经待过的地方走一遭吧

等到7点,终于上飞机…

又在一次发生搞笑事件,上飞机前老妈怕我冷,在我的Jack Bauer T-shirt上罩了一件外套,上飞机后,正在机舱中间过道等着往前走呢,听到旁边一白人小哥打电话,正电话对着那边吼:“啊,对啊,对,我邮箱就是XXXbauer@gmail.com,我暗自笑,叫bauer的还真不少,结果也不知是小哥瞥见我笑了还是怎么招,居然放下电话跟我说:是吧,这下全世界都知道我邮箱地址了是吧… 我只得笑出声,明白告诉他,我是笑你的last name,然后也不知哪里来的“宝气”,直接就在他面前掀起外套,露出里面的jack bauer同学… 没想到他旁边另外一人惊呼,啊,我就是Jack Bauer,我就是Jack Bauer,我还没反应过来,心里第一想法是,哥们你没事儿吧,就你这小身板… 后来两人才一起给我解释,这俩是brothers,last name都是Bauer,其中一人就叫Jack… 连这都可以… 他老爸也够牛的,不知道这一家人看24的时候,作何感想,haha

一直飞到东部时间凌晨快三点才到LV,居然一下飞机,机场就有赌博机,各种艳舞表演的大型海报,电子广告比比皆是…老爸惊呼,LV有男人梦想的所有东西… 然后被我妈用20磅的背包痛扁… haha

Day 5

纽约绝对不是能让人一眼就爱上的城市,她太大,包含太多,难以用城市这样一个具体的名词去定义。来美国快两年,好像是直到去年寒假在纽约的小住,才让我对这个城市有了更多感性的认识,慢慢懂得去体味。对于爸妈而言,让他们喜欢这个”嘈杂浮躁“的地方就更难了,街道越繁华,霓虹灯越闪耀,就越映射出New Yorker们的行色匆匆和游客们的无所归属。
一早,我们就从hotel check out,前往Boston.
行程里本没有安排Boston,因为和Philly, D.C.都不在一条线上,来回bus又要花费近10小时的时间,而且我都去过两次了。但老妈好像对Boston很向往的样子,我于是又安排进了一天。四个小时bus,一路上看看书,聊聊天倒也过得快。
吸取在NYC的经验,一下bus,我们就taxi到hotel了。比起在NYC,半夜背着行李从地铁出来找酒店,Boston给爸妈的第一印象就好太多了。很快,taxi就把我们从South Station送到了在Cambridge的Hyatt. 同样的价钱,在Boston的酒店比在NYC的高了好几个档次的… 老爸老妈很是happy… 之前吃饭的时候问他们,如果一定要选,是想要住得好一点,吃得次一点,还是住得次一点,吃得好一点,两人异口同声前一个选项 果然是爸妈辈的standard了,如果是我,估计先顾着吃了 LOL
一到hotel,老妈就一直在justify她当初坚持要来Boston的”英明决定“,不断重申觉得Boston比NYC好多了,宁可在这里多待时间也不要回NYC… … 本来准备下午多逛逛,看老妈这么热情高涨,就决定把行程extend一下,下午先逛downtown Boston,明早再逛校园。
坐地铁到市中心,沿着Freedom Trial的红线就开走。我真是对这些欧式风格的建筑审美疲劳了,爸妈仍然很兴奋,我就负责拿DC一阵狂咔就行了。今天是我们出来这几天唯一的阴天,Boston金融区的大楼,freedom trial上面的historic sites都坐落在狭窄狭长的街道两侧,加上阴暗的天空,将美国东北部的冷艳和距离感表现得淋漓尽致。当然,冷艳,仍是艳,尽管已经来过一次,经过Boston公墓,路边的Baptist教堂,City Hall还是可以感受到浓郁的Boston气场,蒙蒙细雨又给freedom trial多添了几分英伦风格。Boston好比旧时的上海,在历史上并非时时刻刻那么主旋律,既保存有独立战争的革命烽火,又有无法磨灭的欧洲文化痕迹,好比旧时的十里洋场与革命起义,水火也就在一线之间。当然,历史将独立归还于美国人民,那么费城,华盛顿就成了根正苗红的革命之地,而Boston,欧洲人总说这是美国最有魅力的城市,不知道美国人是否也这么想。
Quincy Market一逛又是两个小时,本来想去North End,上次来时对那片街道实在是太喜欢了,可惜雨越下越大,天气也由凉转冷,只能作罢。晚上在Union Oyster House吃的龙虾,据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餐馆,等候的时候,跟老爸在bar里点了杯Samuel Adams的啤酒,被老爸惊为“来美国之后喝过最好喝的啤酒”… 该评价甚高,我赶紧又买一杯孝敬老爸… 搞笑的是酒吧的bar tender 不知我俩的妇女关系,一直以为他是我boss,我是他小秘 LOL.

Day 4

MET for today!

倒了三趟地铁 终于到mid town附近的MET 博物馆建筑外观看上去就很彪悍 老爸老妈又是一顿狂拍 不料还发生"意外" 本来想照一张我跃上老爸背的照片 结果老爸也没站稳 两个人一齐往后一摔 我还悬着空呢 就直接往地上一坐 然后老爸直接坐到我身上 我就差没用长沙话喊 wo di ya 了 … 坐在地上那楞是半天做不得声… 看来以前小时候常玩的这套现在搞不定了

博物馆来过一次 之前也是从上午逛到快吃晚饭才出门 本来还以为大多都是英文介绍 爸妈看起来不会太生涩难懂。不料他俩还挺三好学生 一路看来还饶有兴致 特别是俺妈 恨不得每个展厅都要看到 虽说有中文导览 但实在有限 大多数都只有英文 老妈一提问 我还得听着英文导览连蒙带猜给解释。

逛到一半我爸已经歇菜了 但嘴上还逞强(我爸太cute了 哈哈)说 什么 一般的展品我就不看了 我只看镇馆之宝 文物器皿没什么意思 要看就看绘画和摄影 我说那好 又转战二楼 直到看到梵高 莫奈 他才又打起精神

我倒是真忘了上一次来的时候有看过梵高的自画像 但同一个展厅里的 (忘了中文译名是不是这个了) 却是让我记忆深刻 小学时上美术公开课 老师准备了几个名画赏析的case 还特地找了几个托儿 我这个托儿准备的就是这幅画的介绍 这么多年后能有幸一睹真容 也不枉小Sally当年又背诵又配合老师演戏的 LoL 而且又是印象派里我比较有印象的pointillism 赶紧上前合了影

当天展品的highlight其实是毕加索的专展 他老人家这么如雷贯耳moma已是专展常客 但据介绍 不知为何Met的专展还是第一次 所以规格甚高 把他一生分为了好几个不同时期 以颜色区分 青年时的蓝色 中年时的橙色 老年的立体透明色 足足延伸了一个wing的展厅 但我对毕爷爷的作品感觉还好 没有过于激动 他多产 创作又横跨多个流派 再有魅力的人 若是四处留情 又各种通吃 也便少了味道 想起来 只好意思说 你是我的几分之一 不是全部

当然 可能也是他太长寿了 那么久闲着不画也不行 是不是

从博物馆出来已是下午 又跑去中央公园逛了半天 三个人逗松鼠又逗了一个小时 由于老爸用花生喂松鼠和麻雀喂得太过投入 把在cornell买的帽子也弄丢了 不晓得是不是被松鼠挪去做窝了lol

从公园出来 老爸又apple store bestbuy一阵海逛 看五十岁的老nerd逛街还是蛮好玩的 一副既不屑 又怕被年轻nerd们抛在身后的表情 把我逗坏了

到吃晚饭的时候 我又发挥了路痴本色 在曼哈顿上坐错地铁 等终于到了 餐馆都关门了 只得在附近找了别家排档了事 吃了我这辈子吃过的最黑的酸辣汤 怀疑老板是把酱油打翻了 味道还不错 不过

Day 3

一早出发去纽约,应该是走马观花了一下自由女神,华尔街,世贸中心和时代广场。老妈对纽约市中心的教堂颇感兴趣,碰见一个就要进去转半天,如果她知道我跟chorus混的时候,还一连好几天都在小教堂打地铺,应该会蛮有感触的。

晚上在metropolitan看了场早就定好了的芭蕾舞剧,考虑再三,broadway他俩估计看不懂, 歌剧就更没戏,我估计都能看睡着,芭蕾舞剧这种不需要语言,以视觉取胜的恐怕还能凑合。7点25左右赶到Lincoln Center,7点30演出便开始。

剧目是小仲马的茶花女。对剧情的印象已不是特别深刻,只能在开场前五分钟,拿itouch照着英文介绍狂看,争取简要翻译给父母听。剧目是以阿芒,玛格丽特,阿芒的父亲,信使,好几个不同人的视角展开的,短短的三幕,剧情切换速度还是很快,但真的很佩服台上的舞者们,没有语言,用舞蹈对剧情的表现一样张力十足,即使对剧情不是100%熟悉,但基于表演,加入观众的思索和想象,还是非常耐看的。

才知道女人可以如此优雅,而男的原来可以这样“扭曲”…  metropolitan ballet的leading actor是个巴西人,为了表现阿芒对玛格丽特欲求还舍的情感,那一路腰肢扭来荡去… 唉,看得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女的…

演出结束已是11点… 折腾回long island上的hotel又到12点,筋疲力尽才结束这一天

Day 2

新泽西小镇的清晨比伊萨卡的要繁忙太多,卫星城里住的都是早起要去纽约上班的人们 当然有些是因为太穷租不起房 有的却是太富要来住花园别墅 但不管是谁 早上都离不开一杯咖啡 父母的朋友把我们drive到一家breakfast place 买回一堆bagels coffee和cream cheese 老妈可能还好 但吃惯了米粉的老爸就够呛了 恨不得要把bagel夹咸菜…

因为电视转播高尔夫球赛的缘故 大家看比赛直捱到中午才启程去往西点军校  路途虽不到两个小时  但弯道很多  (因为去往军校的缘故?) GPS还罢工数次 加之朋友开车技术不敢恭维 临近西点时 要不是老妈带了些湖南的红姜 我肯定吐车上了 LOL

西点也是坐bus进去游览(抱歉鄙人第一次听说西点还是好几年前 国内译名叫的一部电影 好像是以西点军校性丑闻为引子揭露军方内幕的片子)bus一路开上西点的山顶 沿途最醒目的不是gym就是教堂 美国军人对于宗教的信仰大概和旧时中国军人对于共产主义的追随并无二致 武力总是需要有些东西来justify的 师出有名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车至山顶才豁然开朗 一排战时服役过的大炮和背后哈德逊河峡谷互为掩映  据说这里是平直的哈德逊河最浅且最蜿蜒的部分  独立战争时,美国人用铁索将河谷封锁,阻挡了英军进攻的舰船  雨水冲刷过的绿草坪和湛蓝的哈德逊河谷  独立战争的兵家必争之地,现在看起来却只有秀美,只有炮台上斑驳的锈迹在默诉往昔峥嵘

山顶的另一座纪念碑与南北战争有关,纪念碑外围是一圈头部戳入地面的弹头,象征着,永不再向自己的手足开火,炮火需一致对外。从中国人的角度出发,对于taiwan, tibet, xinjiang,我并没有太多的“是非”观念,简单粗暴的判别标准就是,至少不能自己人消耗自己人吧?

西点的所有教学楼,图书馆,宿舍都在山顶。入学的筛选率是1/30。一旦加入西点,类似国内的国防生,所有的学费全免,发monthly stipend,四年里,加上感恩节和圣诞,学员们只有一个月的假期,除非继续念grad school,不然毕业后直接进入陆军服役。当军人,实在是需要付出太多。如果你不喜欢某个job,你可以take it or not,but if you don’t like being a soldier, not sure if you can quit or not… or if people are born to be a solider or trained to be a solider?

从西点出来,已是下午三点,又是一路晕晕乎乎颠回去。回程路上stop by了Woodbury,爸妈一阵海购胡买,尽管我知道这是冲动型消费,只要他们高兴就好,消费不用总是理性。唯一不爽的是,看到拿着中国工资的他们,站在连美国人都觉得贵的东西前,还仍然觉得比在中国买要便宜,这样的购买力差值,让人觉得寒心。

趁爸妈购物间隙,我争分夺秒捡进几件CK的tops… 价廉物美 还挺满意…

Day 1 带爸妈游米国流水帐

带爸妈游米国之流水帐开始

12:00 告别伊萨卡

老爸老妈显然还不想离开 对于我们稍显单调的乡村生活对于他们这个年纪而言则成为惬意(我本没有料想到老年的痕迹已如此快的渗透入我还以为是中年的父母 现在看来 我需要比我料想的还要更快的成长)

CC俨然已经成了他们的第二个女儿 事实上 我并不确定我妈妈是不是现在已经喜欢CC多过于喜欢我 LOL 临别的时候 妈妈很很舍不得的抱着她照了相 这几天也是格外麻烦她了 没比我少操心一分一毫 开车幸亏身边坐着她这个GPS :)

或许是我也即将要离开 所以伊萨卡的一切对他们而言显得更加弥足珍贵 一周并不长 但我所能想到的 所能展示的 关于伊萨卡的 关于我在这里的生活 我想他们已尽收眼底

5:00 抵达Wayne NJ

一路上并没有睡太多

爸爸坐在后面 听了会早上刚下载的歌 然后就一直在念图书馆借来的杨绛的那本书。他和我一样 静坐不住 必须听点看点什么

妈妈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我捧着借来的书 也只能在聊天间隙扫几眼 一直在担心 生怕老妈瞥见行落里稍显露骨的描写 LOL

晚上住的是爸妈的高中同学家 当年的飘洋过海已经让这对夫妇在美国扎根 在新泽西富人区的house, country club, 偌大的庭院 我看得出爸妈在小心的羡慕 感叹 同时也在比较 justify国内的一切

夫妻都是豁达开朗的长沙人 丈夫尤其健谈 说话很有中年成功人士的风范 动不动就是 "其实不就是这么回事" "做事就是要怎样怎样" 我也只听 并不附和 微笑不语

晚餐在新泽西的一家广东人开的川菜馆 菜是精致 不过由于美国顾客多于中国顾客的原因 实在是不地道 对我而言 不如法拉盛 小店里的农家炒肉来得爽快

10:00 回到家 放下行李 整理停当 我已困得不行 然后发现没带笔记本电源线. faint…

与45姐快速聊天语录

– “开头你可不能用说“你怎么怎么样”… 至少要写“读者怎么怎么样”…

– 论文里所有用的图片都必须要获得原文作者的许可

– 所有的文化对比试验中,你不能说“中国人怎样怎样,美国人怎样怎样”,你得说,“most中国人有一个tendency怎样怎样,most美国人有一个tendency怎样怎样…” 在每个民族内部,文化性格的分布都是有个normal distribution的

– Hofstede对于文化性格的分门别类,对于现在的文化对比研究,已经是古董了,很多人认为他们不对,我知道你也认为他不对,但你不能只cite一个反对的声音,你应该cite很多人,要注明“除此之外,还有等等等等”  虽然我知道Hofstede这家伙现在他这套玩意儿正挣钱呢,但很多人不买账的

– Individualism(个人主义倾向)和Collectivism(集体主义倾向)并不是指一个人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或者说自主选择)融入集体,而是指此人的价值观,对自身的定位和认知,即,我自己是否重要(比集体重要),我自己是否不重要(比集体不重要)

– 社会价值和认知习惯是两个独立的概念,这两个之间不存在关系,你应该引用一些神经系统科学的实验,证明中国宝宝生出来就是这样,美国宝宝生出来就是那样的… (我一时语噎,转念又问,难道社会环境对人的认知习惯完全没有影响吗,难道不是有集体主义倾向的人会更倾向于用全局性的认知习惯吗?)45姐以其经典的面无表情的方式说,废话… 大脑图层都显示出区别了,肯定是一出生就有了,不存在联系… (我又问,难道互相一点影响也没有吗),45姐这才显示出铁腕学术风范… 搞学术的不说没有证据的话…

– (我记得好像之前读过一段话说,在某一个历史时期,由于地理和植被的差异,东方人以耕种为主要食物来源,而西方人则是靠狩猎来温饱,不同的生活方式影响了不同东西方认知差异的形成,以耕种为主的民族不以某点为集中注意点,而是考虑大片农田,而以狩猎为主的民族则需要高度的集中的注意力来捕捉猎物),45姐听完之后就说了一句,我认识这作者,都tm瞎编的,根本没证据,你别写进你文章里啊。该作者也就写书能这么忽悠忽悠,真写起学术文章来,肯定不敢往里放。我当时就被雷到了… 45姐你太有魄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