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签证通过(来自老爸的彪悍短文)

“签证一切顺利!1:30去排队,2:00以前完成了护照递交和取指纹。排队见签证官人山人海,起码有300人挤在大厅,站得我们脚发麻腰酸背痛,4:30到了窗口,一个长得像酷似李宁的,有着年轻华人外表的官员在看资料,问:女儿的签证材料?递进去。你们还工作吗?我听从勒女儿还工作吗?其实普通话很标准,只是我没听清,老五听清啦,回答:有!再没看任何资料,就发绿条子啦!我们出来相拥庆贺!月底可以看到黛儿啦!特记实速报!”

老爸文风果然彪悍… Can’t wait to show you guys everything that I’ve experienced here 😀

灌篮高手 D

好吧,我在ithaca其实也是打过篮球的.

第一次,应该是在浩源家吃完火锅,一等人杀到Noyes(当时他家离Noyes好像走五分钟不到)。当时还没有三国杀,如果有,估计当时也不会去打篮球了。好像到场地的时候,还是一帮黑白混搭的老外在打。浩源同学一副“有我在,还怕没球打”的表情,拿着球颠吧颠吧就上了,其他人紧跟其后,居然把半个场子占了下来。

开始是男生打。

第一次看平时熟悉的人上场打球,通常无外乎是几种情况:1. 哇,平时怎么没觉得这么帅(会玩会耍的);2. 咦,怎么一上场就不见人了(拿不到球的那种);3. 靠… 不是吧(因为姿势,球风,命中率等问题打得烂且突出…)

除了chen shiyao之外,其他大多男生大概处于第二档… songming和YR都是打小球的,这个不太在行,han就算排球了,身型也不是打篮球的。只有shiyao同学,好气定神闲的站在罚球线外,都没见怎么动,但是一拿到球,往里突得特别快,然后没几秒就进了…

当时Wendy和Peggy都在,两个香港mm也被撺掇上场打男女混合队,Wendy mm格外猛,抢起球来好生猛,命中率也不错… 我好像后来也打了,还穿着牛仔裤就上了,等回到家,已经是一身的汗+火锅味。

第二次是09年暑假,这次比较专业。

当时春巷的兄弟姐妹还在,小明,Jiang Xiyao,Siwei,xubo都在,Simon当时也在Ithaca,加songming, shiyao,洵哥,大概是7个男生,加我跟小明2个女生。分三队,轮番上场。

整场比赛下来,只有一个感觉,就是明姐太猛了… 打球很像猫,球风很彪悍,绝对可以顶男生用,命中率也超高,xiyao虽然个子不高(而且还是上海人),但打球还蛮灵活,跟明姐配合也挺默契。Siwei也比我想象中要打得好,虽然那么瘦… 我跟Simon和songming好像是一队,Simon果然上了场就眼里只有球了,基本从来不给我传… 嫌弃我打得烂吧, LOL。

这次打得很高强度,明姐打得彪悍,自然也没人把我当女生了。

最近这次,是上周五。

Slope day结束,打完桌球,接着看篮球。

从来都没见过熟人在Hasbrouck旁边的篮球场上打球,这次终于见到了。大多都是去年夏天之后才认识的,chengji,大CC… 然后加上,其实算是这学期才认识的shenwei跟chi ge… songming和han也在。

好久没干这么清纯(青春)的事儿了,夕阳西下,跟小CC背靠背坐在球场边,凉风拂面,很随意的聊天,边看一群“青壮年”打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吧,越长大,就积累越多,所以那些跃动的身影,让人觉得熟悉又陌生。我不知道自己是现实的在篮球场的画面之中,还是其实只是画外音。这感觉,不再像是高中同学,哪怕是大学同学,认识一个人,不再是三年,五年,不再意味着每天都要见面,不再意味着有一些共同的title和identity。现在,认识,大概是在某个周末的聚会上打过一次照面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再从别人口里听说,其实那些“认识”,早就已经离开了,再见面,不晓得还算不算“认识”。有时候也在想,我自己,又是如何被别人随意的提起,加上即将到来的离别,我的“认识”又是否真的认识我…

扯远了,回到球场上来,听说大CC和shenwei是打得最好的,大CC长得很像拉长版的shiyao(身型方面),所以可以预见,至于shenwei,之前倒是真没看出来(原来除了灌篮高手,日本人还真的打篮球… 我一直以为大多数人都过着机器猫里面大雄们天天打棒球的生活)

总是这样,男生们打累了,开始寻女生开心,小CC和ZF上去跟他们打男女混合,ZF很猛,小CC可能因为ZF的bf在身边的原因 不太敢抢 LOL… anyway,在场上打不觉得,但是在场下看真是还蛮好玩的… ZF下场,然后我也入画了,跟小CC在球场上“豆萁相争”。我还是大都抢不过的,就像高中打篮球一样。莫名其妙投篮命中率还可以,还进了几个(如果不被cheng ji盖那么多,可能还能多进几个)

一直打到天黑,又继续打了好久,大家都累了,才散。

不知道下一次再打,会是什么时候…

灌篮高手 C

后来再跟篮球有关 是因为毕业“滚蛋杯”,信息工程学院14个小班,要决出个冠军。

毕业前夕,大家的schedule用“一般散沙”形容毫不过分,很多人甚至都不带在学校了。但这就像搞毕业晚会一样,觉得有意义的人不管再忙,忙毕业,忙找工作,忙考研出国,还是会有心参加。

我们小班,说实话,的确是没抱太多希望… 丁毛们,达哥们技术再好,拼不过其他班的彪悍男们… 秦虎就算是最高的了,但跟他们比无论是高度还是厚度都差一截。其实都也没那么care输赢的,找个理由最后给04614一起呐喊一下是重点。

中场还有女生投篮环节,好象是三个还是五个女生,每个人在罚球线投五个,进了算入总比分。老大,小卦和我都上了,好像还在新修的体育馆旁边练了几个早晨,正式比赛的时候,小卦好像进了个,我反正是吃了个鸭蛋,在众人bs的眼光中理直气壮的打了回酱油 LOL

当然另一个重要目的是看看Simon同学打球,一直觉得他长得很像某种猫科动物,打篮球也是类似的风格。他们班上场的好像还有Joe和yu run(?),一开始还是蛮有冠军相的,也很拼,不过总有攻势但没球进。

有一场小组赛,好象是左边场地是他们班打,右边场地是我们小班,隐约记得当时一大半的注意力在我们班比赛上,一小半的注意力在他们班比赛上,就那一小半里,还有一大半在他们班的女生拉拉队员身上… 当年大学里好像很流行很没品的互认“哥哥”“妹妹”之类的,我好像压根没care他打得好不好,就光注意哪个“妹妹”叫得high了…

我们小班是没进决赛的,所以比赛最后阶段,全班都集体去北戴河毕业旅行了。到北戴河第二天,他电话给我,说半决赛输给莫名其妙一个班,情绪挺低落,我当时好像穿着T恤短裤跟数媒一帮人在沙滩上正闹着呢,调整了半天才压低嗓音安慰说,没事没事,你们班就你打得牛,其他人都是菜鸟…

(没见过这么损rp安慰人的… 😛 )

居然找到篮球场的照片…

灌篮高手 B

大学里 “雅礼杯” 变成了 “篮俱杯”,至今还在好奇那个“俱”字难道是篮球俱乐部的俱吗… 还是其实是“篮巨杯”…

大学的拉拉队明显比286的高级多了,还带跳拉拉操的…  可能是因为我们小班都没有在校队或者院队的人的缘故,当年在昌平校区,直到决赛,我居然都没有去看过一场比赛…  决赛我们院好象是惜败电院?想当年Simon, Roddick和苏叔叔们挥汗球场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在哪儿玩着儿呢… Simon的经典台词是“想我当年大一打球那么帅,你那么朴实(原话是cuo…)… ”

真正碰到球是后来的女生“寝室杯”(为什么各种杯…),其实也就是每个寝室出三个女生,三对三打半场,套用以前看过的一个笑话就是“橄榄球打法,足球比分”。其实压根也都不会打,参赛好像只有5,6个寝室,我,小卦,老大三个抱着有球就抢,有脸不怕丢的心态就上了,反正我大一那么“朴实”…

有那么一个星期吧,我们仨还天天早起去练投篮…  大一还有联谊寝室,我们家胖子哥,轮子好像还跟我们场外指导了一下,达哥和丁毛好像也在。当然后来他们发现女生打球根本没有战术可言,其实就是上场拼谁更野蛮…

居然打了两场进了决赛,那绝对是unbelievable,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居然也能进决赛,要知道小卦和老大的身板可能还没我的厚,都是没什么劲儿的主,另一方面就比较ridiculous了,我印象中还想最后比分都是3:2,4:3之类的… 能投进一个就不错了…

至于最后决赛居然赢了,也不外乎是比对方多投进了一个球(总比分加起来不超过二位数…),手少滑了一下。赢球那天照的相大学四年一直都挂在我们寝室门背后,奖品好象是一个巨诡异的毛绒围巾(给MVP的…),还有一副羽毛球拍。秋平当时是大班体育委员,赢球之后大家自然又是小肥羊一顿腐败…

接下来就两年多都没碰过篮球…

灌篮高手 A

好像我从来都很少坐在场边看男生打篮球…

《灌篮高手》倒是没少看,初中的午饭时间,总是爷爷一看完新闻三十分,就轮到我把遥控器转到经视,开始看樱木跟流川枫…  尽管灌篮里5分钟的比赛常常可以演到30分钟,一个球投出去,回忆跟联想部分可以发挥得无休无止,还是不妨碍它成为偶们当年iconic一样的回忆。

初中422的时候,每个班讲台旁边有一个电教角,无非就是挂了台闭路电视。NBA总决赛,美国晚上10点,正是我们这边课间操时间。班上一群男生要看转播,不知道谁弄了把雨伞把天线接起来,然后闭路就变成信号极差的“开路”,尽管画面是雪花沙沙,一群人还是看得很high.

初中好像也有打篮球,但不多,到高中286才觉得打得有意思。理科实验班,女生不多,但都比较彪悍…  当时班上10多个女生,一到体育课,拿到球,一群人就直奔游泳池边的那个篮球场了(当时还是水泥的,现在好像变塑胶了),根本都没有人去看男生打球…

一般都是打半场,五个五个一边,猫算是打得最好的,身体超敏捷,投篮姿势算是最上道儿的;erica比较力量型的,球风稳健;肥好像是投篮超准那种;好像当年窈窕也很猛,“抱胸”之后基本没人可以抢得走球… sally同学属于四处乱窜四处乱投的那种,不够彪悍,所以抢球大多时候是抢不过的… 就算偶尔也进个球的那种吧 haha

记得每周体育课后就是焦哥的物理课,一群人打完之后回到教室,上物理课就只顾着冒汗跟擦汗,焦哥也不care,也就这样自顾自的在台上讲,任凭台下腾腾热气.

后来是“雅礼杯”,才变男生拉拉队,其实也就是在场边扯着嗓子喊而已,然后才知道Walker同学打得好牛,穿的森林狼队的队服,还是加内特的号;刘年哥哥这么粘球,开始以为是进球才吐舌头,后来发现是投出去之后 不管进不进都吐…;Tom同学虽然是班上最高,不过好像当足球守门员比当篮球中锋更牛…

后来还是输了,忘了是输给282还是283了,就连卿哥从观众席上“蹦”下来到场边加油,好像也没有改变局势… 不过理科班终归还是理科班,卿哥也不愧是卿哥,记得输完球的下午,大家还是乖乖的回教室考数学测验去了… 原本大家还寄希望卿哥要安抚民心取消考试的…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eBY-Jiz7wZ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