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吐槽

生活 感悟

Boundary-less and limitless 无法无天

寒潮来袭,我又忍不住要出去喝咖啡,并且觉得长期 sustainable 的方式不是等公交,转地铁或是滴滴,而应该是我学会在自己的家乡彪悍的开车。

或许老爸老妈也觉得长期因为国内道路安全问题剥夺我的开车权(至少在城市里)也不太行得通,于是就把家里服役了多年的老广州本田的车钥匙战战兢兢的给了我。自从这台老本田入了我家的户之后,我的位置就一直在后排乘客坐上,时左时右,一般取决于车往哪个方向拐弯,或者哪边被墙或其他车挡住(那么另一侧比较好上车 -_- )。

刚开出去就遇到要辅路并主路这个难题,我秉承着打转向灯,不等到足够长的空档就不并道的原则,反正耗时间,塞不进去我就耗着。结果比我想象的要好,只等了三辆车,我就挤进去了。

然后一直在笔直的大路上开,要变道也认认真真的打灯,本来以为要平安无事,未料到旁边一条小巷子里突然冲出来一辆已经脏到都看不出车牌号码的白面包车(故意的吧),well,i am not sure if it can still be called 白 … it was more like 黑里透白 … 直接就冲出来,我只能一脚油门,然后小面包车就在我前面横冲直撞的过去了,完全没有在 care 路上有几条车道。我倒抽一口冷气,碰到这种司机,只能躲得远远的。

回忆起来,车外部可以脏到连牌照都看不出见,车原本的颜色都被掩盖这件事情,其他地方与中国相比,真是难以望其项背。而长沙,在这件事情上,又完全体现了三线城市希望挤进二线城市的态度,很难看到一辆锃亮的车,不管车型是夏利,奔驰还是保时捷。

当然,时不时下雨,马路上扬尘多,不可能天天洗车,很多理由,市民自己的车,所以车脏当然是无可怪罪的地方,就要像鞋上有泥点子,你管我呢,爱擦不擦,只要见面握着你的我的手,是干净的就行了。Err…

那么,看着你鞋上的泥点子,我怎么知道手干不干净 …

当然,最惊险的一幕远远不是黑面包,而是当我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本来前面一直拦着两辆争先恐后的公交车,基本上把我的视线 block 掉一大半,就在公交车迅速驶离我在的那条道上的那一刹那,我刚以为可以踩脚油门了,居然前面出现了个逆行的骑摩托车的年轻哥哥!我一个闪躲,后面又来了个踩单车的逆行的大叔!

大马路上赤裸裸的在行车道上逆行啊,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买了全额人身保险啊?!

还是我在参与拍《速度与激情》下一部啊 … T_T

谨以在台湾放天灯时,台湾朋友送我的一句话,敬还在马路上的长沙人,大家不愧是同根同源:Boundaryless and limitless (无法无天)!

阶段性吐槽

最近好像工作永远都做不完,下班之后整个人的mindset还一直处于不放松的状态,下嘴唇上火,但其实也并没有吃很多辣椒或是发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周末的还在回老板邮件和加班。

并不想埋怨老板,或是现在被assign的这个project,因为每个人说话做事都有他/她的出发点,如果能够多花时间把事情做好做完整,我也没有怨言,但只有一点,我觉得我经常在这种类似的situation之中。

 

这种situation好像是,你在做很多工作,你也很努力,也并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但就是很费神,很多需要协调的部分,老板也理解你,也很感谢你go the extra mile所做的努力,但整体的进度就是不够理想。可以归咎于各种外界的因素,或者可以安慰自己想,如果换别人来做,可能别人根本都做不来?

但不可避免的就会在想,如果真换了别人,别人不一定做不来,或者可能figure out一个更简单的solution,所以整个project根本就不用花这么多精力,也就是我自己其实才是问题的症结,可能把东西本能的复杂化了,所以根据所设定的复杂的解法,那所要做的工作必然就多了。

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这个project inherently就是难做的,老板没让别人来做,有可能是其他人早就敬而远之了,而我又比较少对老板say NO,而且从小养成的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优良传统是——‘迎难而上’… 当别人都‘知难而退’的时候,我的大无畏让老板觉得,这种challenge不给我给谁…

上周下了几集最新的newsroom,我难以置信的居然已经过了两周,连一集都没有看完… 可见是有多手忙脚乱。

GoCart Racing

已经不是第一次去GoCart Racing team building了。

第一次之后的心得是,发现过弯道不一定需要减速,应该进弯道之前就把速度减下来,调整好方向,进入弯道之后马上加速,也可以规避卡在弯道的其他车。但因为同组男生太多,作为女生,不垫底就已经很有面子了。

这次是女生居多的design team,分到我们这组只有一个男生,排位赛就已经在开始猛飚,列在第一。正式开始之后,也觉得很顺,但中间有被前面的车堵在几个急转弯,导致被第二名(老板开的车)超过了。之后半程一直在追她,只觉得隔得并不远,但就是没有机会赶超。

GoCart一开始拼的是技术,后来拼的就是体力了,老板是L,我充其量只是个SM,越追不上越觉得没可能追上。直到最后一两圈,她拐弯过急,加上前面又有车挡道,才又被我超。

所以一直紧跟,找不到机会的时候,真的不能急,等的就是对手犯错误,因为疲劳或是其他外在因素。

之前觉得GoCart每轮都20分钟,太长,这样一想,20分钟实际上是给比赛有变数的机会,make sense。

 

我把青春先给你【10】

【坐在回国的航班上,终于有机会把这部分经历整理到完结】

 

五月中旬,apartment终于close,期间仍然需要跟银行的lender打交道,签各种文件,懂的不懂的,但搬进去还得等到七月初,因为和owner还有rent back的合约。

也是缘分,在递交offer前,我给C先生写了份自我介绍,说了我的工作情况,湾区UX设计师一枚,大概意思是说向卖方保证,我是良民,绝对是诚心想买房子,不是想打击报复社会干一票的。结果未曾想,卖家的男主人居然是在IDEO工作了十几年的资深设计师,最近才跳槽到SF一家创业公司做UX总监…

回国前有拿到自己的那一份钥匙,决定再去房间内部看了一遍,没料到女主人正好在家,她是个stay at home mom,手里抱一个baby,旁边还倆活蹦乱跳的。一家人都很nice,记录下来很多我需要记住的,关于new apartment的信息,比如他们精心设计的厨房的一些机关,洗衣机烘干机怎么用等等。

七月份,他们也要搬去Castro Valley他们的新house。听她兴奋的跟我说起,新房子有四个卧室,车库可以直接通到客厅,会比现在方便许多,顿时觉得,在买卖结束之前,买房和卖方其实是人为的被放到了对立面,中间夹着俩agent,各自都有各自的利益和目的,属于不可调和的利益冲突,但其实大家都是普通人,某一天,谁都可能成为买家或是卖家,不过是受到市场的制约,希望维护自己的利益。

 

很多人都觉得,人生得给自己贴上某些标签才好像成熟起来,比如有没有毕业,有没有工作,有没有买房,有没有结婚,有么有小孩,等等,但至少在经历了买房的这个过程之后,我并不觉得自己比半年前成熟了,也并不觉得所有那些完成了人生的这些checklist的人,就应该被认为是成熟了的群体。这个过程,不可否认,的确是让人能学到很多的,但以一种成熟的心态来面对生活,是远比完成买房这项project要难的多的事情。

这件事情的起始是,爸妈觉得我这个年纪不应该租房,买房能让我的生活稳定下来,也是一种更经济的生活方式,这些和“成熟”都无关。我对成熟的期待是,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对未来有明确的目标,but i am nowhere near that yet。我其实很羡慕那些一起买房的couple,他们是真正的在定义一个“家”,而我,只是在定义一个“公寓”。

 

我甚至可以想象,一个月以后,当我拿到钥匙,真正住进apartment,对于人生的下一步要怎么走,怎么处理生活、感情和工作未来的方向,仍然有很多问号,差别可能是,房东变成了银行,可能自己还要担起做房东的责任,只是会想要关注房市的走向,希望从家庭投资的角度而言,这是正确的一步,不管怎么样,青春先给你了吧 呵呵。

 

这么讲好像有点消极,当然,还是很开心找到一个自己和父母都很满意的place,并且在这么competitive的市场也拿了下来,而且发现好多朋友都住在附近(有些甚至是walk-in distance…),已经开始喜欢Mountain View的餐馆和coffee places了。

很期待这个已经到来的夏天,将会有忙碌的工作,有需要计划的旅行,还要留出很多很多的闲情逸致来设计新家,希望可以一切顺利! 🙂

我把青春先给你【9】

这两个选项里,我稍微纠结了一下,但还是比较显而易见的选择了Mountain View的那套(即使那套更旧,没有第三个卧室,而且可能会bid出比Sunnyvale更高的价格)。如果我现在会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么希望,五六年之后,当我需要转手卖出这套的时候,市面上的买家同样也会觉得这套的价值更大,是一个更值得投资的对象。

所以说看房这事儿特别干扰工作不是,从上周的那个off the market sale,到这周两个新出来的option,不仅周末open house的时候要去看,因为要决定怎么下offer,周中还约着agent又去把这两套都看了一遍,好几天午饭都是稀里糊涂吃的,跟同事约meeting的时候,也得想着会不会跟agent的appointment冲突,有时候下午5点还得赶到C先生在Los Altos的办公室签合约,经常是下午四点就默默的从办公室闪人了。而且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各种想法,各种纠结,还没处儿说去,只能上blog来吐槽了…

 

好了,决定要给Mountain View那套下offer了,又是去C先生办公室一顿签contract。回头想想,第一次在Sunnyvale那个Peets和A小姐,第一次经历下offer,签contract的过程,当时真是惊心动魄,觉得晴空都风卷云涌,现在第4次走这个过程,只觉得外面阳光好大,办公室好热好闷,数字也不过是数字了,如果offer中了,不就是一会儿银行账户清零吗,okay la… 人生中好多事情都是这样的吧,没做过的时候经历各种心里挣扎,拼命给自己上纲上线,做了几次就风淡云轻了,又不是杀人放火,压力那么大干嘛呢。

还是C先生给我做dual-agent,我自己找了些comps,觉得这房子不简单,这一片从去年年底就开始大规模涨价了,比listing price卖到多出个8-9万都不为过,但C先生显得比我“乐观”很多,他觉得如果有一两个outliner就难说,不然可能就多个5-6万吧。我想他应该心里一定明白,只是不想太早把卖家吓跑,等到了counter offer的时候,给足你们急红了眼拼命加价的机会。但dual-agent的好处就在于,我也根本不用写一个bid price,明天12点卖家来收offer,我把条约的其它部分都签好,就等着11点的时候,C先生给我打电话,根据其它买家的价格出我的就好了。

 

转天,早上11点多,C先生还没有打给我,我12点还有个会,急了,打过去,C先生说,“正开车呢,那些offer都email到我邮箱了,我还5分钟到办公室,马上就知道了”,我在电话这头听的,感觉这agent当得也太cool了吧,跟拍电影一样,太有画面感了…

所有十几个offer进来,剔除几个最低价,留下几个最高价… 有四五个都比listing price高了5-6万,说明是serious买家,我报了个高出6万的,知道C先生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就结束这场游戏,一定有第二轮。但没办法,我得去看会了,就只能短信联系了。

 

接下来的俩小时那才叫惊心动魄啊,我这边一边Gotomeeting跟同事聊着呢,并且对方还是特认真一人,还偏喜欢把webcam也开着,搞得我这边peer pressure,也得开着webcam,这盯着我看,让我也没法大张旗鼓的查手机短信,只能跟对方佯装镇定的在聊。过了一会儿,我手机开始响,agent打来了,我想一定是有人counter offer了,但我没法接啊,就快速的用余光text给agent,让他短信告诉我价格是多少,过了两分钟瞟到,已经有两家都又再往上加了1万,问我要不要加1万五,这样把握就很大了。因为毕竟还是之前看过其他的comp,觉得高于listing price 7-8万,也算是预料之内,毫不犹豫就回了yes。

 

又过了焦灼的20分钟,C先生text过来,’Damn, the other buyer offered 10k more…’ (说明四家中其他的两家已经放弃了)我当时还在Gotomeeting上,看着那边同事还在blablabla… 我摔手机的心都有了,agent问说,怎么办,我回说,那再加5k。

当下本能的觉得,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如果一会儿对方再继续加价,我就很难再撑下去了,毕竟我也不知道对方的budget是多少。匆匆结束了meeting,基本之后几十分钟也没法专心工作,一直在想如果对方再加价怎么办… 想说,真的不要以为丛中过来的就都是大款,也有我们这样一家人辛苦赚钱的…

 

到下午2点,C先生打过来,我特意找了间空的会议室来接,直到听到他说“Congratulations, it’s yours!” ,整个人才放松下来… 他跟我解释了一下大致的过程,另一个竞争的买家跟我情况差不多,是一个working professional, 未婚单身男性,到最后一轮,他的确加价了,比我的出价还再高8k,如果C先生不是我的dual-agent,可能我就真被对方高8k的价格beat了,但C先生当下试着打给了我们双方的lender(银行的借款人),想再给卖家一个参考指标,看哪方的借款人比较solid,我这边的借款人非常有条理的解释了我能从银行贷多少款,已经拿到了怎样的证明,而对方的借款人好像还希望帮对方讲讲价,不够确定,卖家还是宁愿稳妥,而非多赚那8k,于是选择了我的offer。

我把青春先给你【8】

事情有太过顺利的征兆,往往难得成。这么热的卖方市场,偏偏就有这家卖主愿意off the market来sale,偏偏agent就找到我,偏偏同时看房的另一买家不在美国境内,实质上只有我一家在竞价。果不其然,offer提交之后两天,卖家通过agent告诉我,觉得我出的价格太低,想再跟我counter offer一下,同时agent也提醒我,卖家off the market来sale的信心也越来越不坚定,眼看着房价一天天在涨,他觉得,这个时候真的没有意义为了省麻烦而不按照正常程序出售。

我不想counter offer,觉得自己的价格已经够合理,再高的价格也没法justify我对这个apartment的喜欢程度,所以决定再等等,正好又已经是一个周末,不如再看看市面上新出来的apartment,看有没有合适的选择。

 

仍然是Mountain View和Sunnyvale,所以说买房这事儿还真不能将就,如果是买投资房,地点好就成了一大半了,但如果是买个自己住的话,将就了受罪的是自己。在我的价位之内,这一周还真出现了两三个可以考虑的option,有一处是Sunnyvale的一套3b/2b, 另一处是Mountain View San Antonio Station附近的一套2b/2b。

这两套看下来,Mountain View那一套未经装修的,就很没有吸引力了。Off the market sale可能是能省下一些,但因为想这样节省,我牺牲了一部分房屋的采光和layout,那部分钱根据现在的利息,平均到月供,或者是再过一两年看起来,可能差别就很小了。

买房的过程中,也有听到一些“前辈”这样描述他们之前的经历:“人生中买第一套房的时候,一直在debate,到底是多花几万,买到自己更喜欢的那个,还是将就一下省个钱呢?最后我选择了省钱,但住进去之后,当年省的那几万好像也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生活,倒是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为没有买到最喜欢的房子而耿耿于怀。” 当然,前提是,这些选项都在自己的price range之内。如果是只能付50万,想买更喜欢的60万的房子,那就算了吧…

 

更神奇的是,这两个我觉得比较中意的apartment,还又都是Agent C先生的Listing(果然是这一带的王牌销售),这样也好,也省了再跟其他人打交道折腾了。当然我也有点惊讶,C先生为什么没有推荐这两套给我,让我来比较。我想市场上这么多买家,他也并非是我正式的买房agent,可能也不是他的职责所在吧。当然这也再一次说明,自己必须要非常积极的关注市面上出来的新房子,依靠agent推荐,并不一定是最稳妥的。

周日晚上,打给C先生,告诉他,确认不用再counter offer了,因为我可能会选择这两套中的一个下一个新的offer。C先生听完觉得很支持(横竖都是他赚,没有不支持的道理)。

 

Sunnyvale的是15年新的3b/2b,二楼的unit,采光非常好,客厅十分周正,厨房面积也大,有3个卧室,但却是2个卧室apartment的价格,第三个卧室作为书房什么的,也是蛮有吸引力的,主卧和其他两个卧室分别在客厅的两侧,所以十分适合出租。新一点的房子,当然怎么看怎么舒服。硬伤也很明显,出门就得开车,周边都是些工厂什么的,没有Mountain View那样的neighborhood或比较成熟的community。

2013-04-08 12.41.07

Mountain view的2b/2b,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实用,也是主卧和客卧在客厅两侧的设计,layout是没得挑,面积也不小,原来的owner在里面从一家两口人住到了一家五口人… 说明此apartment还是很能装的… 而且明显看出来,原来的房主是真的‘住’在里面,很多市面上的listing,原本的房屋都没法看,需要agent进来做很多的’fix up’,才能把房子staging到让人觉得很像样板房,但样板房所用的材料能很难说质量怎么样了。但这一间并未做太多staging,之前的屋主做了很多设计和打理,能让人感觉的apartment本身的性格,这点我很喜欢,没有任何只是个“高档出租屋”的感觉。

除去房间本身,周边的San Antonio shopping mall和Ringstoff park才是其最能吸引人的地方,步行就可以走到Whole foods,Safeway和一家Ringstoff park里的成人英文学校,我可以想象,这基本满足了父母所有的要求。

(出于隐私 就不贴照片了…)

 

我把青春先给你【7】

好像打poker,手里筹码越来越少,我消彼长,如果不大笔buy in,赢得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小。

三月,看房明显进入一阵疲软期。现状是,周末一半的时间都搭进看open houses,很多事情也做不了,上班的时候也常常在分神想:到底自己理想中的apartment是怎样?更加焦灼的是,市场上的买家不断提高价格来bid,结果就是这些高价卖出的apartment或是house,都成为了之后买家的参考价位,然后就继续水涨船高。

再加上对之前agent的不太满意,看房也变成自己的单独行动,不再带agent,期间还常常被人误以为是agent… 我看上去有这么seasoned嘛~~~

事情在四月初出现一丝转机,第一次bid虽然被打枪,不过卖方的agent C先生(明显是这个区域的老手)有了解到一些买家购房的意向和价位,C先生联系到我说,“我手头有个off the market sale,卖家有一些原因,不希望把房子放到市场上来竞价,看你有没有兴趣?”

所谓off the market sale,在房市不景气的时候还是很合理的一种选择。一旦要卖的房屋上market,卖家就要走一些流程,签各种文件,做房屋的inspection,或者是稍微修葺,装修一下,从而卖得一个不错的价钱。为了避免这些麻烦,如果能找到满意的买家,双方私底下交易未尝不是一种省钱的方式。就在我买房的这段时间,身边还有一对couple朋友,也是以类似的方式在很热门的地段买到价格合适的房子。

所以当C先生联系到我,我也是觉得有戏!第二天就约去看这个off the market房子。

地点还是在mountain view,所以是没的说,原来的住户是一对年轻的印度夫妇,一走进去,我第一感觉就是,同样的房屋不同人住,真的可以差别好大 …  印度哥们长得人高马大,据说在Palo Alto一家律所做专利律师,照理来说收入应该很不错,但客厅里除了个大电视,其他什么也没有,卧室和洗手间也是一副完全没有生活质量的样子。

2013-03-27 17.02.01

2013-03-27 17.03.10

看了这么多家房子,比较下来,如果之前的住户是韩国人或日本人,不管房子多小多老,房子里面那一定是收拾得干净整洁,基本不用怎么整理就能直接展示给买家;美国人则层次不齐,很多都还是要稍微装修一下,房子才能看;但如果是印度人,大多都是不太注重家里卫生和整洁。但在公司,我也不会觉得印度同事的桌子特别脏或者怎样,如果是在一个公众的环境下,大家的整洁水准还是比较齐平,只是私底下有洁癖的民族和没有洁癖的民族真的差别好大。

这样的房子要搬进去,不装修一定不行,于是又咨询周边做过装修的同事,厨房、洗手间、地板、墙面,等等加到一起,保守估计也得两万左右,可能还得搭进去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监工(天哪,突然想到读小学的时候,爸妈在装修房子的样子…),但考虑是在为自己的房子收拾卖命,而且也会是一个有趣的学习过程,觉得也都可以做得来。各方面因素考虑下来,还是决定给这个off the market的apartment下offer,之后再花心思来整容吧。

但与其找到我之前的agent,或是任何一个agent,我直接跟联系我的卖方agent提出,希望他来做我的dual agent,也即在交易的过程中,他同时代表买家和卖家。对他来说的收益当然是不言而喻的了,毕竟是拿双倍的commission fee。但从我的角度出发,我不care他是否赚双份,倒是希望因为双份的酬劳,让他更加有动力来给我拿到一个比较好的价钱。

当然,不是所有卖家都同意这样的做法,他们也担心dual agent会让他们拿不到最高的价钱。但对于C先生这种Mountain View房市的老江湖而言,他向卖方和买方都作出承诺,一定会保持中立,他不过是中间的传话筒,会保持一切透明。但在现在这种市场,一个卖家agent通常需要对付十几个买家agent,在之前几次下bid的经历中,我就深深感觉到,卖方和买方的消息不对等,其实是让人最纠结的,与其把自己放在十几分之一,从卖方agent那里得到只言片语,然后几千几万的调整自己的报价,不如就让自己变成那个一分之一,让卖方agent希望你第一时间就得到完整的信息,help you succeed。

基于自己的一些分析和C先生的信息,看完房子之后几天就决定下个offer了(期间已经在想要怎么把这印度哥们住的房子给捣腾敞亮了),C先生不愧是Mountain View混了快三十年的agent,在他办公室签offer的过程也professional极了,这一对比,前面俩女agent真是太逊了…

我把青春先给你【6】

果不其然,第一个offer被打枪。

下单是下午五点,之后就一直在焦灼的等消息,八点左右,手机响了一下,是短信不是电话,我已经猜到大概是没戏了。

我所出的价格在所有的offer中,只能算中等。当下真觉得是个沉重的打击,都说现在价格很疯狂,但如此体会到还是让人有切肤之痛,毕竟自己开价不低,也不算保守了。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希望买到,最终自己对价格的预期,还得再上一个台阶。

但总得有个开始,事后想想,第一次竞价本来就不应该抱太大期望值,纯当练手了。但通常新手买家都是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总觉得看到的所有房子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不敢下手,终于看到一个特别好的,才肯下单,一旦失手,就总觉得以后再也看不到这么好的了。

但这常常是一种误区,再热的房市,仍然是会有源源不断的房子涌到市面上来,所谓“这次买不到,就再也买不到像这么好的房子”的心态是极为错误的… 抱着这样的心态去竞价,最后也可能会有不必要的妥协,甚至是出过高的价格。

按咱妈的话来说,就是,最好心态是 “没买到,就是跟这房子缘分没到,那就再耐心等等跟自己有缘的房子吧”

 

之后又再竞价了一两次,发现在此过程中,agent在价格上所能给予我的帮助真是微乎其微。至少是我所合作的这两个agent,C小姐好歹还会把周边刚卖出去的房屋稍作整理,给你出一份report,D小姐直接就在电话里给你个range,这么就能挣好几万的中介费,我也去当agent算了…

买房并非rocket science,你不需要很聪明,你需要的只是确定自己有多想要这个房子,有多少钱,并且beat其他买家就好了。在第二次竞价之后,跟朋友坐下来仔细分析了一下,其实几个要抓的大变量不过是,面积,年份,几个bedroom/bathroom,地点,根据这些大的变量,再考虑上价格平均每季度有百分之多少的增长率,周边的房子都可以用来坐比较的数据点,这样一算,也对要竞价的房子每平方米的价格有个估计,根据这个估计再往上根据房子的新旧程度,和自己的喜欢程度,加减一些,也就差不多了。

但话说回来,现在的卖方都有够狡猾,竞价的过程并非公平的谁最高谁获胜,通常卖家的agent会把出价最高的几家叫回来,让大家再第二轮竞价(counter offer),大家一看,居然彼此价格差不多,再加个一两万都觉得问题不大,这一来二去,可能价格又再高出个好几万都不足为奇。

在所谓的卖方市场中,竞价的目的,到最后并非是出到最高,而是只要高到能让你有被counter offer的机会即可,然后你再根据对房子的喜好程度来决定你想要加多少价。

 

在第一、二次竞价的过程中,我很有一种想所有事情自己一个人担的心态,不管是看房还是竞价,尽管我自己都紧张得冒汗了,但都因为时差,跟父母的交流也很有限,总觉得自己已经是第一手接触信息的人了,与家人或朋友交流可能也得不到最精准的回馈,还不如自己快速的做决定。

这种心态很难说好或不好,如果是一家人的投资,让父母在一定程度上involve到这个过程中,其实不是让他们担心,而是给他们给意见和做决定的权利。毕竟父母在人生中也经历过大大小小与房子打交道的事情,很多我当下觉得无关的评论,事后想想都还是很中肯的。

 

我把青春先给你【5】

初恋通常不会成功的原因是,没有benchmark…

和C小姐的蜜月持续了一个多月之后,一次开完会后跟老板聊天,他正好最近在mountain view买了房,拖家带口的从San Diego搬到湾区,一听说我也在看,很热情的把他的agent推荐了给我,三十多岁的D小姐,亚裔面孔,之前是EE毕业,在Cisco工作了七八年,转行做房地产经纪人也是近三年的事。

电话谈了几次,觉得D小姐还是比较sharp的,与C小姐这种知心姐姐类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房子这事儿,很容易战线就拉很长,爸妈也回国了,看着房价也是一天天往上涨,十分想有个agent能帮助并督促我做成这个决定。

D小姐的主攻地区是Sunnyvale,原本以为这边地点逊于mountain view,所以价格会稍微理想一点,但其实不然,Sunnyvale有好些5年左右的新公寓,同等大小,价格已经跟mountain view的30年左右的老房差不多了。

与C小姐带着你转悠一下午,顶多看两三处房的风格不一样,改投D小姐之后,发现她果然sharp,每次周末下午两到两个半小时的open house,她都可以给你排满5~6个房子的备选,对我来说,这的确是一种挺省心的方式。

但我相信,任何一位买家,在看了一段时间的房子之后,对市场和自己的需求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任何一位agent给你的推荐都不及你自己认认真真的浏览过所有在市场上的房子,然后给自己列一个open house的单子强。比较理想的方式是,你自己要有自己的list,然后agent给你意见再来作修正。

 

跟第一个agent看了快俩月,啥动静也没有,跟第二个agent才看了俩星期,就下了第一个offer,合不合适都是扯淡,timing is everything。

第一个下单的房子在mountain view downtown附近,几个我需要的标准都符合,房子不新,但内部装修得还可以,客厅也够敞亮,第一次去看就觉得很合适,listing price也在一定程度上低于我的budget,看完之后就有希望拿下的冲动。

这一旦有了冲动,就有了对失望的恐惧,特别是没下过offer的人,好像恨不得所有的运气都站在自己这一边,不管有多少其他买家,不管多少人告诉过你,新买家不可能一次就成的,但都觉得自己肯定没问题。周日看完房子,周一就打电话催agent,想要参加竞价,那D小姐当然是何乐而不为了,也在积极的给我准备各种材料。

如果房地产市场是偏向买方的话,通常买房的人可以在合约上下各种各样的条件,即使在签完合约之后,还没有完成买卖之前,你可以说,房子水管坏了,那我不买了,房子暖气有问题,那我不买了,房子地板裂了,我不买了,甚至是,我一觉醒来,想法变了,那我不买了,都是okay的。但现在这个疯狂的卖方市场,逼迫着买家们,不但要给出最高价来互相竞争,同时也需要在合约条件上做各种退让,几条比较常见的是:

– 签完合约之后,不管发现房子有什么问题,我都绝对接受,不退了。

– 签完合约之后,不管银行给不给我贷款,我都绝对弄来钱把房子买下来。

– 签完合约之后,卖方还能免费在房子里住上一段时间,房租就当我白送了。

这就好比你去商店买东西,买了之后,不退不换,还跟商店说,你先免费用俩月啊,用完了我再用… 基本上都是霸王条款了,但在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冒出个all cash(全现金)买家的市场中,如果你没有全现金付款的能力,不这样准备合约,买房基本等于空谈。第一次买房,就签了这么个霸王合约…

除去合约条款之外,最重要的当然就是你的“建议价格”了,因为没有和那么多agent合作过,我只能说D小姐在这个环节给我提供的帮助极其有限(直接造成了后来我换她的原因)。好歹我自己还是以很拙劣的方式,建了个google doc,把几个周边最近卖出的房子价格输进去,做了些简单的比较,然后得出了一个数额(相当相当保守),D小姐则只是口头给我说了一个数额的范围,却没有给我任何的列表或数据。我当下买房心切,只觉得她一定是有经验,也没想那么多,就报了个价X万。

在报价截止前十多分钟,D小姐给卖方agent打了个电话,问说,X万有没有机会?我当时就坐在D小姐身边,很久都没有这么像期末考试公布成绩一样紧张过了…

对方Agent回过来说,已经有好几个比你高2~3万的offer了,而且竞价还没有到最后一分钟,D小姐转头过来问我,要不要加价,当下真是考验,这可不是几千块钱的买卖啊… 老娘这辈子见识浅,还没经手过这么多钱呢。犹豫了30秒,决定加价,不加价就是赤裸裸的放弃了。

定好价钱,签好字,D小姐把我的offer email给卖方agent,我都还感觉手心在冒汗。明明是阳光明媚的湾区,却觉得外面一阵风起云涌… 现在回想,当时真是一个太嫩太嫩的first time home buyer。很多事情真是无知者无畏,以为成功几率大,不过是因为对事情不够了解吧。

与生活的距离

老妈在这儿待了三个月,老爸俩星期,草草写了几篇blog,有得还是贴图了事。

每天下班回家就是热饭热菜,然后跟他们出去溜小区、溜超市,溜小镇downtown。周末还没起床,家里就有人在打扫卫生,在电脑前坐不了半小时,就有老妈端水、端早餐、端水果过来。

大脑在以另外一种模式运行,因为你不用思考下一秒钟要干什么,“生活”就这样扑面而来,它不关乎早上起来喝的是什么咖啡,它不关乎今天有多少Twitter或douban feeds还没有看,它也不关乎博客有没有长草,“生活”以温柔的方式步步紧逼,让你坦然的吃好睡好玩好,让你自然的发现,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多事儿没做,开的是二手车,住的是租来的房,天天给资本主义打工,最关键的是,居然还没靠谱的把自己嫁出去;这么一想,什么小清新、小理想、小情调,都可以靠边站了,已经不小了,所以只能听大道理、担大责任,做大计划了。

所以,二十七岁开始了,就是应该这样与生活“亲密无间”吧?

我已经开始觉得时间流逝得太快,眼前的事情多到做不完,而想做的事情没有时间做,或是过了时机做不了。心态变化也好快,一年前觉得重要的事情,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一年前觉得无所谓的事情,现在却时时紧绷。

想说,“跟着感觉走”根本等于什么也没说不是… 因为“感觉”,或者说我的“感觉”变成了一件幼稚的事情。当看到愤青发帖,我已经无心点进去热血沸腾的看半小时;当觉得回国发展变成一件看似简单却遥不可及的事情;当已经不可以把结了婚的朋友划分出自己的朋友圈,因为他们就是你的朋友圈…

终于意识到,自己与这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没有什么不同,与在家乡的城市里工作生活的哥哥姐姐们相比,我与生活的距离,不比他们远多少。

——

还记得刚来湾区的时候,还写过一个人住第四月这样的文章,也是热气腾腾的去听讲座,认识start-up的人,看展览,周末就心无旁骛的去当吃货,写博客。当时,生活还是个“大词汇”,还可以折腾,可以有不着边际的想法,到哪儿都可以说自己刚毕业没多久,来湾区没几天,甚至,到美国也没算太久。还可以有这样的文字,“生活的质地离自己还太远”。

这距离,让人觉得放肆,安心,麻痹。人生真的很短,以至于早已说了再见,却不知道。

——

几个星期前,Fresh Air在播对Girls的导演、演员兼编剧Lena Dunham的专访,一个人在车里笑出声来:

Because none of my actions — and maybe this is speaking to my age, because I’m 25 — but none of my actions have ever been [determined] by the search for a husband, or wondering if I was going to have a family someday, or wanting to live in a really great house, or thinking it would be really great to have a diamond.

… and maybe that’s a generational thing, maybe that’s her own anxiety that if she expresses herself in a true way, she’s going to get shot down.

… and yet she feels like she needs to explain that while she wants the thing everybody else wants, she is not like everybody else.

最适合聊天是车里

从SF坐车去Sacremento,一来一回就是五个小时。去的时候是阳光灿烂,理智清醒,聊的是找什么工作,在哪里工作,要怎样的人生,过什么生活才是挑战了自己,却不挑战自己的底线;回来的时候是夜色迷茫,司机微醺,只能副驾顶上,微醺的自诩是沦落投行的文青,都不用邀请就开始深刻的自我剖析,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境:

曾经很多次的设想过这样的选择时刻,多年以后,我结婚了,人到中年,事业有成,家有娇妻,出差到新加坡,偶遇一个年轻又有魅力的business partner,两人都互生好感,出去dinner date了一番,反正明天之后都不再见面,也不会有任何consequence,我以前一直以为,犯不犯错误是取决于遇到的对方到底有多年轻,到底多有魅力,跟家里的老婆比起来怎么样;但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这跟对方没关系,跟老婆的长相也没关系,完全取决于自己。有一天,你想通了,你自己的生活状态会引导你的选择。

长大之后就会发现,很多选择跟当前的人,当前的条件无关,是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才促成了生活状态的改变。有趣的是,自己刚想明白的时候,发现身边很多朋友,工作的也好,念书的也好,也都这么想明白了,年纪到了,对生活的感悟也有些殊途同归了。

SF to Sacremento

从Ithaca坐车去New York City,一来一回是十个小时。通常是周五下午启程,周日晚上返程。当时还没车,坐过好些人开的车,有些司机跟乘客share一些expense是为了省油钱,记得杨爷当时也都不收钱,纯粹为了路上有个人解闷。

杨爷是聊起天来最天马行空的,有一次他赶着批学生作业到太晚,赶着天黑才上车,一上车就聊起宿命论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有宿命,如果有的话,是准确到明天的早饭,还是准确到人生的选择和结局。还有一次,他讲到911那天,他还是NJIT的个小本科生,怎么从曼哈顿“逃回” queens,怎么在家和室友挤在小电视前看news updates。

夜晚,车在纽约上州的公路上跑的时候,两侧只是依稀可辨的黑色的丘陵,只看得到车灯照亮的向前延伸的公路,车里空间的紧凑感,车行的速度感和车外世界的未知,最妙的是,聊天的两人直视前方就好了,很多人一有眼神交流,说话的态度就矫情了,互相不看对方,才好像是在和对方的本质聊天。

通常是,车开到接近城区,两旁的灯光和广告牌多起来,之前“超现实”的环境被现实的景致打破,话题很快变成,周末怎么安排,去哪儿吃饭,直到开进纽约拥挤的车流,我才又回到车里”坐客”的身份,只想着赶快到目的地。

Screen Shot 2013-01-21 at 11.53.52 PM

现在每周五送老妈去Cupertino的一个合唱团排练,从San Mateo开车去Cupertino,即使是只有40分钟,感觉跟老妈讲的话都超过在家一起吃几顿饭的总和。在家吃便饭好像只能谈这顿好不好吃和下顿吃什么,只有上了公路,才开始问,到底喜不喜欢这样在美国待着,闷不闷,有没有意思,老爸来了能不能适应的问题。

Screen Shot 2013-01-21 at 11.54.09 PM

嗯,等老爸来了之后,是一定要plan一个road trip的,对于分隔两地的一家人而言,聊天的机会是真的不多。

Just a random thought,不知道Google的self-driving car出来了之后,会不会让驾驶者和乘客反而失去了这样的交流冲动。

 

Living fossil

Saw this girl’s wedding photos on Facebook the other day. She was smiling happily, with her family, marrying a guy who to me just a stranger, and their wedding is so faraway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world, a continent I’ve never even been to.

Until today, I don’t think the girl know me in person anyway. The only connection I had with the girl is that she used to be the girlfriend of this friend I know.

That’s it, and I am not even close with that friend now, and all those past has past, the girl lives in her world whereas we live in ours. She photos and smiles stay there like a living fossil, reminding me of how eventually everybody’s life would move on, with or without memories.

 

How did I get here, knowing this many friend and acquaintances, judging by the increasing number of friends on Facebook or whatever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 but, how many of them do you still talk to? Where were you when you first meet them, and where are those shared memories, still there?

How did I get here, having listened to this many songs and watched this many movies, who are you thinking when you listen to those songs, and who were you with when you watched that particular movies?

How did I get here, having traveled this many places and taken this photos, sometimes too quiet, sometimes too crowded, and who were those people you had in those photos, who were taking the photos for you, and where are they now? And you, do you think of them only when you see them?

Or even that smell, how did I get here, having lived in this many places, and the smell of the wood would take me back immediately to the room with a similar kind of smell, along with all the moments I lived in, and they will smell like that forever in my memory.

 

Living fossils, they are invisible and yet ubiquitous. Don’t tell me that you haven’t come across them yet, cause you must have lived in some vivid, passionate, colorful and unforgettable moments before. Then certain ‘geographical events’ came along the way, the species are packaged into fossils by some irresistible power. It’s an inevitable and irreversible fact, that those species will extinct.

Unforgettable? Maybe in the beginning, then when you learn to get used to the new environment, unforgettable become a sarcastic term, cause you do forget as if you’ve never lived in those moments.

 

Until you get to see some of those living fossils. Then you realize, they are there, and will always be there, shaping you and your life quietly.

Think it’s both painful and yet healthy to get to be reminded of them once in a while. You get to taste that bitter drop of life, and the realization of that was the past, you’ve gone through it, and you can never go back, brings the level of compassion and appreciation, that cannot be achieved by any type of happiness at the moment.

Happiness always people blind anyways. Not to say blind is a bad thing.

living_fossil_gar_wide

无意间又看到Janet姐姐写的文字,在当下幸福中的女人,即使用幸福的眼光去回忆,也可以觉得出感慨:

“我去密尔沃基之后的周末,前男友和他的现女友结婚了,晚宴在我们曾经常常陪他爸妈去吃晚饭的Lake Club。婚礼简洁大方,很美好,照片里零星看到他爸妈和其他家人,多少有些怀念,毕竟他们曾经待我像一家人,而我曾经是给过他那份承诺的。两个人的缘分 就是这么奇妙,最终没能在一起,婚期却是一前一后只差一个月而已,而现在,我竟然连他的手机号码都背不出来了。也不是觉得遗憾,当初离开也许是我这辈子做 过的最重要最正确的决定,可是多少有些感慨,感慨年少不懂事的时候,竟然曾经那样伤害过别人。每次听Adele的Someone like you,唱到i wish nothing but the best for you,都会想到他,在当初为什么心动都已经记不清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丝丝曾经被爱过的温暖,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幸福。”

改变总是需要的

加入新公司不过短短半年多一点,周一去上班,照例是开All Hands(全体员工会),想不过是和往常一样,了解下公司最近业绩吧。不曾想,CEO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公司被收购了,正式的消息今天下午就会被发布。”

这是一间成立时间并不短,但最近才颇有起色的start-up,同一间会议室里,既有跟着公司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也有像我这样,不过是最近才加入公司快速增长这一轮wave的新员工。已经待到疲软的老员工们应该是期待公司被收购已久,而还满是干劲的新员工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毕竟有不少也是从大公司出来加入start-up,但很快又要再回到大公司的环境中,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

但,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很有意思(社会学家们其实应该好好拿这个群体做个focus group研究 :))。收购对于老员工们而言,money wise一定是有丰厚回报的,虽然不是能拿了就退休的一笔钱,但五六年这样陪伴小公司成长,这也是应得的可以改变生活的一笔钱。即使我仅仅是坐在公司的一角,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抑制不住的兴奋。看到有不少人开始掏手机,老大一再强调,下午一点正式消息发布之前,请各位一定不要facebook,twitter, etc. …

之前听过这样的说法,如果你不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那就为钱而工作吧。毕竟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挣得很好收入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我可能还太年轻,总觉得以钱来衡量工作选择是一件奇怪而且不应该被推崇的事情,但回头想想,包括自己真正做选择的时候,也都无法免俗。难道是因为,现在身边还没有出现一份能让我在“为梦想工作”的职业,所以做什么工作不是工作,那还不如做份薪水高的?又或者是,我完全可以选择不计成本的“为梦想工作”,不过是一直不断在“主动”屈服于世俗和现实吧。

会议结束,坐我旁边的几位老员工们在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算起来了,一些来了一两年的同事,觉得他们走路也变轻快了不少…

之前就约了和Patrick开会,他来公司一年左右,看他心情不错,我也想今天估计公司有心情上班的也不多,就想随便聊聊先。听他说,他之前所在的公司被HP收购,但收购之后公司团队被拆得七零八落,最后只有一些最最核心的技术团队成员被保留下来,因为公司收购的核心其实是产品团队,所以其他部门的人在收购完成之后就纷纷跳槽。“但反正是拿一笔钱就走人嘛,也没差,再找下一家就是了”,Patrick讲得很轻松,但我听得还满心惊肉跳的… 这是说,我也是属于可以被忽略的人员了吧…

午餐间隙,组里的中年工程师大叔James走过来聊天,说是这是他exit的第七家start-up了,之前卖得好的,卖得不好的,整个公司都黄了的,他都见过,在他看来,这个算是正常的一个被收购的case吧。每每看到这种连锁跳槽的员工,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将来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要如此频繁的换工作,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到最后应该也是刀枪不入了吧,所谓跟老板提走人这种事情,也会练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下午公司办了个小party,觥筹交错之间,一些和我差不多年纪,刚入职场才两年左右的sales小哥小姐们已经开始考虑,新公司团队如何分配,需要学哪些新的产品,公司搬家到新的总部之后,上下班要怎样才更方便。股票和收益之类,对于刚入职场的人而言,可能是不及新公司和新环境所带来的憧憬吧。

 

周围唯一淡定的是一刚来才几星期的伊朗大叔(当然刚来几星期也没法不淡定了… ),跟他开会,我问说,你之前经历过吗,感觉怎样?大叔很憨厚的笑笑,很浅入深出的跟我哲学了一番,但真的让我对大叔和acquisition这件事情都刮目相看…

“嗯,也有那么几次的(我心想,您真低调…),但你知道,这些事情带来的不过是改变,改变总能给人带来短暂的兴奋和动力,但最终这些改变,都将再次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你也就不觉得新鲜了,不过是工作而已。呵呵,不过一段时间,人是需要有这样的改变作为刺激的,嗯,挺好。”

Company Party

有一天会再回来

感恩节假期,我们在Napa Valley的最后一站,是站在门口看YY一下传说中Thomas KellerThe French Laundry

 

原本只是想找一家Napa downtown的餐馆吃个饭。下午打电话预订,发现很奇怪,这里一般的餐馆9点之前都订不到位了,在Yelp上还搜到接连几家是4个$$$$的餐馆,突然意识到这里貌似就是传说中位于纳帕谷腹地的——Yountville,据说是地球上密度最高的米其林餐厅聚集地。

在芝加哥开出全美第一的餐馆Alinea的传奇厨师Grant Achatz也是从The French Laundry学徒开始。美食品评家们用力过猛的溢美之词是 “在这里用餐的记忆将伴随你一生,直至走入坟墓“ 。

 

逛完几家Napa酒庄之后,我们特别绕道到Yountville来YY这家餐厅,之所以YY不仅仅是因为,这样的餐厅不要说当下吃不起,位置通常在一年以前就被预订出去,stop by就去吃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到的时候已经是接近黄昏,我们只是开车绕了一圈,大名鼎鼎的French Laundry的garden也不过不起眼的一片,又试图在大门前照个像,发现有另外一对衣着“极其”光鲜的中年couple,男生已经穿到西服三件套的程度,女生也是dress加披肩。他们显然是一会儿要进去用餐,但也在和其实并不太起眼的餐厅招牌合影。我们也凑热闹,朝圣一样的也请他们帮我们照了张相。

终归是YY,当然还是希望将来可以有机会来。我们开玩笑,三个女生里,以后谁先engage,谁的fiance就得带着大家一起来French Laundry吃一顿。如果暂时没有爱情的话,当下美食的享受,也算是小小的补偿吧。

回想起来,这样的旅行好放松,去到的是熟悉的地方,但又不需要有确切的目的地,看到路边的酒庄就停下来,醒来就找镇上的brunch spot来一大杯咖啡,想shopping就在Napa的outlet待个大半天,来程一路从三番四个多小时开过来,又在第二天迷茫的夜色中返程,感觉像快要长大了的孩子,学着像成年人一样,和自己,和听上瘾的音乐,和无话不说的朋友们旅行。

 

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吧,希望是因为有人即将订下终生的幸福,又或许是想要对自己犒赏,或者是,简单的,只是我们想再开上自己的车,上高速跑上好几个小时,放开生活对自己,和自己对自己的束缚。

下一次旅行,只要见到你们,我们仍然是自由和年轻。

The Big Red Apple in NYC

Came back from a Northern California Cornell Event tonight in Menlo Park.

(I know, I only attend Cornell alumni events unless it’s within 10 minutes drive from where I live or where I work, right… )

I was actually drawn by the topic/speaker of the event. The dean of Cornell NYC Tech Campus came to the silicon valley to give an update on Cornell’s plan building the NYC Tech Campus and its curriculum programs.

Last year, Cornell won this ‘bid’ in NYC (believe was competing with Stanford) and will be building a tech campus on 1/3 of Roosevelt island in NYC for graduate programs, primarily graduate students interested in Tech and Entrepreneurship. To NYC, it’s an huge effort to catch up with west coast tech centers such as Silicon Valley and Seattle.

The dean Dan Huttenlocher is a very good speaker, with great manner and tempo cultivated from years of academia experience. A few interesting facts learned from the event tonight are:

  • The tech campus starts in January 2013, with 15 students recruited from existing Cornell master student body.
  • Unfortunately, no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re allowed at this stage, as DHS still needs to review all the criteria needed for foreign students to be accepted by programs in this Tech Campus.
  • Before the tech campus takes off, Google has generously offered some of its office spaces to Cornell to host courses and events.
  • Twitter’s former CTO (Greg Pass) now full time works for Cornell Tech Campus, and is recruiting industry talents and entrepuernuers to offer courses and become industry mentors for graduate students in the Tech campus.
  • By 2017 (which is only 5 yrs from now, sounds so dauntingly future and yet, CLOSE!), at least 3 buildings will be ready for classes, student dorms and supporting facilities. The rest of the campus areas will be occupied by industry offices, co-working spaces, depending on the amount of donation and industry support Cornell may get. Itself is a fund raising project.

I remember going back to Cornell back in May, and met with my former advisors in grad school after I’ve been out in the bay area for 2 years. They asked me, how did the graduate level of courses prepared you for industry?

To be honest, I’d say, in terms of mindset and learning skills, I benefited a lot from the courses and doing research with faculties, but in terms of real world hands-on experience, very minimum. The fact that Cornell locates in upstate New York, and when New York’s no long the center of everything, especially in the tech field, makes it more difficult for interdisciplinary students (info science, user experience, communication, etc.) to stay in the game.

I’ve met with graduate students from Stanford, since the valley’s so close, it’s literally a part-time job from their full time schooling to get hands-on experience in the industry. Ultimately, only a small fraction of graduate students will/should stay in academia and continue down the career path of a professor. The majority of us will end up building something, or selling something. The location itself also prevents industry-smarts to give talks and host events on campus. It’s a very ideal environment for theoretical science and research, but not so much for industry/tech incubator styles of higher education, as we often see here in the bay area. That’s also why the MBA program of Cornell was never a bit hit in comparison to other ivy league schools.

The marriage of Tech and NYC might also lead to some interesting chemical reactions. For those CS graduates who ended up working in NYC, I believe it’s the city itself has turned them into half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The trend is to combine everything with finance, just like in the sillicon valley, everything is depended on technology, web or mobile. In order to live in NYC, even if you are a geek, you need to learn what’s appropriate to dress and what’s not; you need to get used to hitting a bar as opposed to a cafe after work, and you need to have some sense of the financial data of your company, not to hire a CFO to take care of everything.

In a city in which an average developer can get pretty decent income just by working at a financial company, what’s the attraction for them to work under a mid to low salary for a start-up for 10+ hours each day then? People come to silicon valley to work for their next Google or Facebook dream, but what do people go to NYC for? Wall street, Madison avenue or Statue of Liberty? None of those seems to be as attractive as Palo Alto or Mountain View in a same aspect.

Before Cornell puts this Big Red Tag in NYC, maybe the metropolitan life style is the real question here, for Cornell Tech Campus, as well as for IT start-ups in NYC to think ab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