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为老板打工

The Mind Sweep

公司组织了一天的培训,主题是 GTD (Getting Things Done,搞定事情) 。

培训前一天,大家都怨声载道,本来已经很忙了,还要单独一天出来让大家学习 “如何搞定事情”,这基本上就是让事情变得更难搞定…

James,一位从 Dallas 飞过来的大叔,是 workshop 的讲师。貌似他所代表的 David Allen 这家公司,还是全球很有名的一家培训工作执行力的公司。这种 productivity(工作绩效,执行力)培训本身其实并没有让我觉得很惊艳,这些所谓培训,90% 讲的东西,不过是 motivational speech (激励演说),并不是你所不知道的事情,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你没有做到。

但当然,如果公司愿意付钱,用这些 workshop 给人敲敲警钟,没什么理由拒绝。

培训持续了一天,但敲得最响的警钟,其实只是这一整天培训中一个短短五分钟的小练习。

练习很简单,任何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做:拿出纸笔,不需要经过过多的思考,写下现在自己脑中,所有能想到的,自己需要完成的事情,包括工作和生活。

练习一开始,顿时房间就安静了,参加培训的三十个人都开始奋笔疾书。我从工作中要完成的任务写起,发现思路在工作中需要完成的好几个 project 中不断游离,笔一直停不下来,才发现即使平时工作也并没有在 slack off,但有更多更重要的任务(可能并非很 time sensitive)仍然没有完成。

并没有将所有的工作任务写完,思路就已经被一些生活中的需要完成的事情打断:需要退回去的商品,需要订的 appointment,那封躺在邮箱里好几天一直没有回的邮件,答应给爸妈准备的材料,等等等等。

这是 GTD 方法中所谓的 Mind Sweep,清空头脑的过程。

五分钟过后,我已经写了两三页,二三十个 bullet points,但这好像是个 never ending list,and i don’t think i’ve exhausted all the items in my mind yet。以至于这个练习已经结束了,我的大脑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之内,还没有从 sweeping 的过程中摆脱出来,一边听,还在一边不断的往 list 上加东西。

 

我不是一个平时没有做 to-do list 习惯的人,上班的时候,Evernote 总是处于打开的状态,一有新的任务需要放进来,就会新加一个 checkbox,做完的时候再划掉。但即使这样,把所有生活和工作的任务加起来,一个人的头脑中 constantly 要记录下好几十个方方面面的 tasks (probably just STUFF, not even tasks) 。

如果不把所有的任务列出来,就会出现一些长期不被清空的任务和事情。这些所谓的 on your mind 的 STUFF,看似无害。但每当大脑需要分析,接下来有什么事情需要完成的时候,哪怕是精力充沛的早晨,一旦开始 go through 这些累积下来的 STUFF,大脑的运转速度马上被 slow down,集中的注意力也很容易被分散。就好像残留在牙齿缝隙的食物,或是电脑硬盘上的碎片,看似无害的开始,最终会拖累整个系统。

 

当然,最终怎样去把这一个一个任务解决,是另一个层面上的事情。一步一步清空 to-do list 的方式,因人而异,也因时因事而异。分类,分场合,快速的解决掉 to-do list 上需要时间比较短,更容易解决的tasks,排出任务优先级,建立起 tasks 之间的 dependency,等等等等。

这个敲到我警钟的小练习,只是让我无比清晰的认识到,当工作和人生的复杂度增加的时候,去无视这些复杂度,仍然用线性,更直白一些,用堆栈的方式(always just attend to the latest stuff that come to your plate)来完成生活中的 tasks,是基本不可能的事情,这样不太可能在工作生活中有 high performance。

 

At least that 5-minute of mind sweeping was very well spent today. It added probably 10 more items to my to-do list, but i am sure that has cleared some of the snow flakes that might eventually become avalanche that might tear me down.

Sweeping

Hackathon

Fingers crossed for our #Hackathon project final presentation at 12 🙂 Go team !!!

Post executive review meeting…

Oh well, one of those naps much needed after an early morning executive review meetings … (at Citrix Systems, Inc)

阶段性吐槽

最近好像工作永远都做不完,下班之后整个人的mindset还一直处于不放松的状态,下嘴唇上火,但其实也并没有吃很多辣椒或是发物,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周末的还在回老板邮件和加班。

并不想埋怨老板,或是现在被assign的这个project,因为每个人说话做事都有他/她的出发点,如果能够多花时间把事情做好做完整,我也没有怨言,但只有一点,我觉得我经常在这种类似的situation之中。

 

这种situation好像是,你在做很多工作,你也很努力,也并非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工作,但就是很费神,很多需要协调的部分,老板也理解你,也很感谢你go the extra mile所做的努力,但整体的进度就是不够理想。可以归咎于各种外界的因素,或者可以安慰自己想,如果换别人来做,可能别人根本都做不来?

但不可避免的就会在想,如果真换了别人,别人不一定做不来,或者可能figure out一个更简单的solution,所以整个project根本就不用花这么多精力,也就是我自己其实才是问题的症结,可能把东西本能的复杂化了,所以根据所设定的复杂的解法,那所要做的工作必然就多了。

又或者还有一种可能,这个project inherently就是难做的,老板没让别人来做,有可能是其他人早就敬而远之了,而我又比较少对老板say NO,而且从小养成的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优良传统是——‘迎难而上’… 当别人都‘知难而退’的时候,我的大无畏让老板觉得,这种challenge不给我给谁…

上周下了几集最新的newsroom,我难以置信的居然已经过了两周,连一集都没有看完… 可见是有多手忙脚乱。

GoCart Racing

已经不是第一次去GoCart Racing team building了。

第一次之后的心得是,发现过弯道不一定需要减速,应该进弯道之前就把速度减下来,调整好方向,进入弯道之后马上加速,也可以规避卡在弯道的其他车。但因为同组男生太多,作为女生,不垫底就已经很有面子了。

这次是女生居多的design team,分到我们这组只有一个男生,排位赛就已经在开始猛飚,列在第一。正式开始之后,也觉得很顺,但中间有被前面的车堵在几个急转弯,导致被第二名(老板开的车)超过了。之后半程一直在追她,只觉得隔得并不远,但就是没有机会赶超。

GoCart一开始拼的是技术,后来拼的就是体力了,老板是L,我充其量只是个SM,越追不上越觉得没可能追上。直到最后一两圈,她拐弯过急,加上前面又有车挡道,才又被我超。

所以一直紧跟,找不到机会的时候,真的不能急,等的就是对手犯错误,因为疲劳或是其他外在因素。

之前觉得GoCart每轮都20分钟,太长,这样一想,20分钟实际上是给比赛有变数的机会,make s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