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硅谷创业

Give future w/ the benefit of doubt

天色还只是蒙蒙亮,我也才刚刚醒,坐在后座上看101公路上稀疏的车流。

他指着左侧的一家餐馆广告牌,看,我就在这里工作,做 Beverage Manager。

噢,我去过一次,很 popular 的,一定很忙吧?

是挺忙,但我也乐意做这个,它能负担我很大一部分的生活开支了,何乐而不为?
 

以前住得离机场近的时候,可没少麻烦和被朋友们麻烦接机送机。现在搬远了一些,离机场不近不远三十分钟,又是早班飞机,天不亮就得出门,麻烦朋友也得有个限度,想说那就打电话叫个 taxi 吧 。

出行前几天,ZF正好从国内回来,让我帮他在网上预订一个接机的 ride 。流程很简单,选择接机还是送机,选择机场和接送地点,很快,就有 volunteer driver 在 Tickengo 上 claim the ride,接送服务的价格也写得清清楚楚。我没多想,帮ZF定完,马上也帮自己定了个 ride to SFO 。

Thomas 是给我 ride 的司机,提前15分钟就到我家楼下,虽然是兼职司机+私家车,但他帮忙拿行李的架势,不难看出他挺有经验,上车后聊了两句,得知他的全职工作其实是在餐饮业,就更印证了我的想法。

其实类似 Uber,UberX,Sideride 或是 Tickengo 这样的服务已经遍地开花,但可能我是第一次自己尝试,还是觉得很有新鲜感。Thomas 一周大概能接4、5单机场接送,当然他也是其他类似平台的 registered driver,他不太 care 需要早起或晚睡,只要这个能给他带来一定工作之外的 decent 收入。

当听到同样的送机服务,如果是换叫 taxi,价格可能要再贵一倍,我还是不免觉得咂舌。Thomas 告诉我,最近三番市政府也希望出台法律,试图对 ride sharing 服务进行收费和征税。对于传统的出租车公司而言,他们价格贵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每年给政府或是机场这样的机构需要缴纳不少的费用,民间的 ride sharing 因为价格便宜,毫无疑问对传统的模式产生了冲击。

在独立的志愿司机 Thomas 看来,“可是他们的利润那么高,我们的收费这么低”,但从整个行业看来,因为价格优势而被掳走的这一部分市场份额,是传统出租车行业追也追不回来的吧。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政府应该怎么做,全职司机出租车司机,出租车行业本身应该怎么做?

(当然,这一切都免谈,如果 self-driving car 在不远的将来要成为现实的话)

Thomas 是一个好司机,服务按点,短信提醒,我很好奇,会不会有 “回头客” ? 他们可能就直接跳过 ride sharing app 这一步,直接跟 Thomas 联系,从而省下 Tickengo 从中扣除的中介费用。在我看来,如果同样的服务在中国,一定会有买方卖方琢磨这个问题,能省中介费就省中介费,也可以不用参与平台上和其他司机的竞争。

Thomas 的回答很美国化:对于省下的那几块钱中介费而言,我宁愿遵循这个平台的游戏规则,我可以根据我的时间来选择我愿意提供的服务,而不是让客户变成我的 ”朋友”,也不用担心收费问题,我宁可多花一点钱来让交给这个平台处理流程上的问题。

 

 

2013年,美国一家媒体做年终点评的时候,把 San Francisco Bay Area 评为去年美国最 attractive 的社区。除去各种 “光芒万丈” 的 IT 公司之外,在我看来,最吸引人的是 bay area 所提供的土壤,能让新想法生根发芽的土壤。这需要一个成熟的社区,买卖双方对付费服务需要有足够的自信,对新市场规则的制定需要有足够的自信,对传统行业的终将离去需要有足够的自信。

即使这种自信,在一定程度上需要牺牲个人的一些毛利,但无数像 Thomas 一样的社区的成员们,尽管他们并不在 tech industry 里工作,他们仍然对因为技术生发的新的市场模式和形态,充满兴趣,充满信心,愿意为新想法的试水,愿意每天 check their smart phones to give the new idea with that benefit of doubt,and that’s essentially how new ideas come to life.

The photo of the day

Medium上的文章越来越多,今天读到这篇 Marry an Entrepreneur: The heart attacks and the smiles 不得不说,标题党害死人啊,写得索然无味不说,还把文章当奥斯卡得奖感言 …  话说这位 entrepreneur husband 还没怎样呢,就已经开始感谢七大姑八大姨了…

Anyway, the point is,在这篇烂文章里,找到了下面这种虚实有致,掷地有声的图片,觉得还不错,转贴了 🙂

I love you because i admire you

幻灯片外貌协会

事实屡次证明,我对好的 presentation 和 slide deck 没有任何抵抗力,而做得烂的 slides 则会转移我的注意力,让我对演讲者,以及演讲者所代表的公司和与会方都没有什么好印象。

当然,必须承认,这种视觉传播上的洁癖并非人人都有,很多大牛的演讲稿和幻灯片也并非丝丝入扣,但如果能做得好一点,避免一些明显的错误,并且更有效的传播信息,为什么不呢?

上周末参加的一个 conference,九点多十点不到,第一个上来的 keynote speaker 的 slides ,就已经让我有吃过午饭下午一点的困劲儿了… 讲句老实话,老先生说的内容并非全无道理,并且会议主办方还以老先生曾经中过风,现在战胜病魔又回到职场上这一点来做噱头,听完老先生的故事,不免还是对他充满敬佩,但当他一开始“叙述”这整版整版的文字内容的时候,当他居然把一个表格完全 copy & paste 到幻灯片上,当他居然没有在幻灯片边缘留下任何边框(margin),当全世界都在扁平化,简单化,他不仅用了间隔行变色(alternative row color),还加了色彩渐变(gradient),我就有种特别想帮助他的冲动…

最近常听说的一个理论是,人真的不需要长的太好看,长得正常到,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注意不到你的长相,你就安全了(当然这一点对女生可能不太适用…);同理适用于幻灯片,不需要太花里胡哨,但正常到观众们集中关注幻灯片上的信息就好了。

2013-10-05 09.44.37

2013-10-05 09.40.28

2013-10-05 09.36.06

相较之下,Evernote 的 presentation 真是个不折不扣清清爽爽的”帅哥”。说实话,这位 COO 讲得也无非是摆事实引数据,讲得也都是些中规中矩的 facts ,但往这高端大气上档次的 slides 前一站,气场马上就低调奢华有内涵了。也没什么特别的,高清晰度图片,清晰的色彩对比,少量文字,大字体,平衡的页面布局,与原产品一致的视觉风格,要点突出,信息简明。即使对于马上就要走神的听众而言,光是看到硕大的 “ 75 million users ”,也已经抓到他的 point 了。

说实话,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人费劲心思的琢磨这些 conference keynote 到底在讲什么呢,大多数时候都是匆匆扫一眼,能抓到幻灯片上的几个重点信息就不错了,更多是冲着演说者或者所代表公司的名气去的,在这种情况下,幻灯片变成了另一类的公关工具,需要达到的效果是,直接打印出来,就能够当公司的宣传册用了。

一个幻灯片做得烂(注意,不是 presentation 做得烂,很多公司的大佬可能并不拥有舞台感,没有台上的 chrisma ,所以并非一流的演说家,但公司团队仍然可以做出有质量的幻灯片)的公司,如果做的又是 consumer product 的话,我个人觉得凶多吉少,不注重细节也无法做出高质量的产品。

而最近两周常听人说的一个概念是,以前大家总认为,做产品一定得有个独特的想法,但事实是,一个普通的、能帮助到一些用户的产品想法,只要确保有上乘的用户体验,也能吸引到用户的眼光和关注。仅仅是使用产品的过程,就是一种享受了,至于能否达到目的,反正大多数消费者产品也都是先创造需求,再满足需求。

更何况,好的用户体验,本身就是一种需求。

2013-10-05 16.51.24

2013-10-05 16.41.41 2013-10-05 16.35.42 2013-10-05 16.27.36 2013-10-05 16.25.16

改变总是需要的

加入新公司不过短短半年多一点,周一去上班,照例是开All Hands(全体员工会),想不过是和往常一样,了解下公司最近业绩吧。不曾想,CEO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公司被收购了,正式的消息今天下午就会被发布。”

这是一间成立时间并不短,但最近才颇有起色的start-up,同一间会议室里,既有跟着公司一路走来的老员工,也有像我这样,不过是最近才加入公司快速增长这一轮wave的新员工。已经待到疲软的老员工们应该是期待公司被收购已久,而还满是干劲的新员工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毕竟有不少也是从大公司出来加入start-up,但很快又要再回到大公司的环境中,可能会觉得这样的转变来得太快。

但,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变得很有意思(社会学家们其实应该好好拿这个群体做个focus group研究 :))。收购对于老员工们而言,money wise一定是有丰厚回报的,虽然不是能拿了就退休的一笔钱,但五六年这样陪伴小公司成长,这也是应得的可以改变生活的一笔钱。即使我仅仅是坐在公司的一角,都可以感受到,他们抑制不住的兴奋。看到有不少人开始掏手机,老大一再强调,下午一点正式消息发布之前,请各位一定不要facebook,twitter, etc. …

之前听过这样的说法,如果你不是在为自己的梦想而工作,那就为钱而工作吧。毕竟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又挣得很好收入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我可能还太年轻,总觉得以钱来衡量工作选择是一件奇怪而且不应该被推崇的事情,但回头想想,包括自己真正做选择的时候,也都无法免俗。难道是因为,现在身边还没有出现一份能让我在“为梦想工作”的职业,所以做什么工作不是工作,那还不如做份薪水高的?又或者是,我完全可以选择不计成本的“为梦想工作”,不过是一直不断在“主动”屈服于世俗和现实吧。

会议结束,坐我旁边的几位老员工们在已经开始迫不及待的算起来了,一些来了一两年的同事,觉得他们走路也变轻快了不少…

之前就约了和Patrick开会,他来公司一年左右,看他心情不错,我也想今天估计公司有心情上班的也不多,就想随便聊聊先。听他说,他之前所在的公司被HP收购,但收购之后公司团队被拆得七零八落,最后只有一些最最核心的技术团队成员被保留下来,因为公司收购的核心其实是产品团队,所以其他部门的人在收购完成之后就纷纷跳槽。“但反正是拿一笔钱就走人嘛,也没差,再找下一家就是了”,Patrick讲得很轻松,但我听得还满心惊肉跳的… 这是说,我也是属于可以被忽略的人员了吧…

午餐间隙,组里的中年工程师大叔James走过来聊天,说是这是他exit的第七家start-up了,之前卖得好的,卖得不好的,整个公司都黄了的,他都见过,在他看来,这个算是正常的一个被收购的case吧。每每看到这种连锁跳槽的员工,有时候真的很难想象将来自己的职业生涯,如果要如此频繁的换工作,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到最后应该也是刀枪不入了吧,所谓跟老板提走人这种事情,也会练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下午公司办了个小party,觥筹交错之间,一些和我差不多年纪,刚入职场才两年左右的sales小哥小姐们已经开始考虑,新公司团队如何分配,需要学哪些新的产品,公司搬家到新的总部之后,上下班要怎样才更方便。股票和收益之类,对于刚入职场的人而言,可能是不及新公司和新环境所带来的憧憬吧。

 

周围唯一淡定的是一刚来才几星期的伊朗大叔(当然刚来几星期也没法不淡定了… ),跟他开会,我问说,你之前经历过吗,感觉怎样?大叔很憨厚的笑笑,很浅入深出的跟我哲学了一番,但真的让我对大叔和acquisition这件事情都刮目相看…

“嗯,也有那么几次的(我心想,您真低调…),但你知道,这些事情带来的不过是改变,改变总能给人带来短暂的兴奋和动力,但最终这些改变,都将再次成为你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你也就不觉得新鲜了,不过是工作而已。呵呵,不过一段时间,人是需要有这样的改变作为刺激的,嗯,挺好。”

Company Party

The Big Red Apple in NYC

Came back from a Northern California Cornell Event tonight in Menlo Park.

(I know, I only attend Cornell alumni events unless it’s within 10 minutes drive from where I live or where I work, right… )

I was actually drawn by the topic/speaker of the event. The dean of Cornell NYC Tech Campus came to the silicon valley to give an update on Cornell’s plan building the NYC Tech Campus and its curriculum programs.

Last year, Cornell won this ‘bid’ in NYC (believe was competing with Stanford) and will be building a tech campus on 1/3 of Roosevelt island in NYC for graduate programs, primarily graduate students interested in Tech and Entrepreneurship. To NYC, it’s an huge effort to catch up with west coast tech centers such as Silicon Valley and Seattle.

The dean Dan Huttenlocher is a very good speaker, with great manner and tempo cultivated from years of academia experience. A few interesting facts learned from the event tonight are:

  • The tech campus starts in January 2013, with 15 students recruited from existing Cornell master student body.
  • Unfortunately, no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re allowed at this stage, as DHS still needs to review all the criteria needed for foreign students to be accepted by programs in this Tech Campus.
  • Before the tech campus takes off, Google has generously offered some of its office spaces to Cornell to host courses and events.
  • Twitter’s former CTO (Greg Pass) now full time works for Cornell Tech Campus, and is recruiting industry talents and entrepuernuers to offer courses and become industry mentors for graduate students in the Tech campus.
  • By 2017 (which is only 5 yrs from now, sounds so dauntingly future and yet, CLOSE!), at least 3 buildings will be ready for classes, student dorms and supporting facilities. The rest of the campus areas will be occupied by industry offices, co-working spaces, depending on the amount of donation and industry support Cornell may get. Itself is a fund raising project.

I remember going back to Cornell back in May, and met with my former advisors in grad school after I’ve been out in the bay area for 2 years. They asked me, how did the graduate level of courses prepared you for industry?

To be honest, I’d say, in terms of mindset and learning skills, I benefited a lot from the courses and doing research with faculties, but in terms of real world hands-on experience, very minimum. The fact that Cornell locates in upstate New York, and when New York’s no long the center of everything, especially in the tech field, makes it more difficult for interdisciplinary students (info science, user experience, communication, etc.) to stay in the game.

I’ve met with graduate students from Stanford, since the valley’s so close, it’s literally a part-time job from their full time schooling to get hands-on experience in the industry. Ultimately, only a small fraction of graduate students will/should stay in academia and continue down the career path of a professor. The majority of us will end up building something, or selling something. The location itself also prevents industry-smarts to give talks and host events on campus. It’s a very ideal environment for theoretical science and research, but not so much for industry/tech incubator styles of higher education, as we often see here in the bay area. That’s also why the MBA program of Cornell was never a bit hit in comparison to other ivy league schools.

The marriage of Tech and NYC might also lead to some interesting chemical reactions. For those CS graduates who ended up working in NYC, I believe it’s the city itself has turned them into half financial professionals. The trend is to combine everything with finance, just like in the sillicon valley, everything is depended on technology, web or mobile. In order to live in NYC, even if you are a geek, you need to learn what’s appropriate to dress and what’s not; you need to get used to hitting a bar as opposed to a cafe after work, and you need to have some sense of the financial data of your company, not to hire a CFO to take care of everything.

In a city in which an average developer can get pretty decent income just by working at a financial company, what’s the attraction for them to work under a mid to low salary for a start-up for 10+ hours each day then? People come to silicon valley to work for their next Google or Facebook dream, but what do people go to NYC for? Wall street, Madison avenue or Statue of Liberty? None of those seems to be as attractive as Palo Alto or Mountain View in a same aspect.

Before Cornell puts this Big Red Tag in NYC, maybe the metropolitan life style is the real question here, for Cornell Tech Campus, as well as for IT start-ups in NYC to think about.

PM与UX

最近工作一直在跟PM合作,跟engineer们干仗,感觉俨然已经和PM成为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了(之前不知道有这么多懒得思考feature,懒得解释技术,懒得实现的engineer们,要没了PM盯着,估计最后结果就是用户也懒得用了吧)。

然后就在Quora上看到这个问题:

Given that the qualities of a good UX Designer and a good Product Manager seem so close, what are the distinguishing features of the two roles?

意思是:

既然一个好的用户体验设计师和好的产品经理所需要的能力和素质如此相近,到底两个职位之间的区别在于?

区别想一想,还是可以数出来许多的吧,比如UX需要对界面和工作流程的敏感,PM需要对产品技术层面的熟悉,但有鉴于在开会的时候,屡次觉得UX和PM其实是在思考同一个问题的解法,所以很好奇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下面选了几个觉得比较make sense的:

简单的来说,设计师和(产品)经理之间的区别在于,是否有能够在一个时间里只“奢侈”的思考一个问题。

设计师,和工程师类似的,当他们深入的钻研某一个特定的问题时,他们能做出最高质量的工作。而经理则需要创造出条件,让设计师们有设计的要求,重点和相关的资源。

区别在于,你是否在一个特定的范围内工作,或是你在定义多个产品的范围,并融入对未来的思考。尽管设计师也在工作中定义着范围,但他们更像是自己管理自己。

上面的评论来自Ryan Singer37 Signal的产品经理,难怪当了经理的人都木有时间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好好工作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PM和UX都在产品研发过程中为用户们说话,不过

  • 产品经理们是从商业角度出发,他们对用户体验关注的前提是,这能进一步促进产品在商业上的成功。
  • 用户体验则是纯粹的代言用户,而商业应该是好的用户体验的附加值,有水到渠成的效果。

在以产品为导向的公司里,UX应该在产品团队中,由产品经理管理;在以用户体验为导向的公司里,UX则应当成为PM所需要协调和听取意见的顾问,两者是平级关系。

上面的评论来自一位叫Josh Byard的Quora用户,有十多年PM经历。所以,我在想,哪样的公司叫以UX为导向?当然,我觉得说的最有道理的,还是下面的评论(好像在这三个评论里,只有这条是来自一位做UX出身的,Glen Lipko,一个网络B2B产品公司的用户体验VP。

产品管理团队定义问题。我依赖PM们来对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并将多个问题优先化。这阶段的结果可以用一个简单的“市场需求文档”概括起来。PM同时还有其他很多工作要做,比如研究市场的最新走向,与公司中其它部门进行协调。

用户体验团队思考如何解决问题。最初使用PowerPoint来绘制“产品故事版”,并用文字来辅助解释。我们将PowerPoint文档作为我们的“产品要求文档”。UX需要定义前台的界面行为,这将决定后台工程师们的代码该如何写。

一个好的PM需要

  • 研究能力:搜集所有相关的数据来研究问题的背景
  • 洞察力:他们需要明确了解,数据、知识和智慧之间的区别,既要有“照本宣科”的能力,又不失随机应变的灵活。
  • 判断力:需要基于研究结果做出好的判断。在关键时刻能做出正确的战略性的决策,这个恐怕是最重要的技能。
  • 活力:这不是份简单的工作,需要非常投入。

一个好的UX需要:

  • 扎实的专业能力: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替代在信息架构(Information Architecture),界面(User Interface),认知科学(cognitive science),可用性(usability)和技术(technology)方面,UX需要掌握的知识。
  •  创意:不同寻常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并不常能被人想得到,但与众不同(think different)的确可以让你的公司处于不败之地。
  • 团队合作:你需要和很多人工作,流川枫之类的就可以闪一边去了。知道如何跟团队高效率的开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 洞察力:UX需要能够影响到PM,从而帮助他们在关键时刻了解到重要的信息,并做出正确的决定。

其实我常常在想的一个问题是,如果UX常常给PM出产品功能性方面的主意,或者PM常常给UX出设计方面的想法,甚至是critique设计方面的想法,会不会有互相“越俎代庖”的嫌疑,当然适当的交流有助于想法的完善和激发创意,但这个度到底在哪里,有多难掌握呢?

 

Date Your Dream

Shaherose是一位普通的加拿大女孩。对她来说,美国加州的硅谷是一个让无数人梦想成真的地方。大学毕业不久,她便背上行囊,只身来到加州打拼。她很快发现,几乎所有的硅谷奇迹都由男性缔造,她不甘沉默,在人生地不熟的加州,她希望通过广交朋友,拓展社交圈,给自己,也给周围的女性朋友们寻找合适的职业机会。于是,每周六,她和室友们都买来酒和奶酪,在自己狭小的公寓里组织女性创业者聚会,让老朋友认识新朋友,让每个人的想法都有传播的渠道。

六年过去了,当年小小公寓里的wine & cheese(酒和奶酪)聚会已经演变成为硅谷乃至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女性创业和领导力组织—— 女性2.0(Women 2.0)。Shaherose带领着她的伙伴们活跃在硅谷的各个角落,为女性创业者们提供交流,发展和合作的机会。每年,女性2.0还会举办一次大规模的创业路演比赛(Pitch Contest)。今年的2月14日情人节,我和来自Girls in Tech China(科技女孩-中华区)的Lifei从旧金山驱车前往位于硅谷中心的山景城,来观摩女性2.0今年的路演比赛,与参加会议的来自全球各地的一千多名姐妹在情人节,来了一次“与梦想的约会”。

在硅谷,能让一千多名女性企业家,工程师和设计师齐聚一堂,让在场寥寥可数的几位男性感到“女性压倒性优势”,的确不是寻常可见的场景 🙂 不仅到场女性的数量多,重量级人物也不少:Flicker的创始人Caterina Fake, Zip-car的创始人Robin Chase,Facebook的平台与移动广告部门主管Katie Mitic都登台分享她们个人和公司创业的经历。

上午11点,路演正式开始,来自Duke的一群女生带着她们的产品Perfect Beauty,将女性创业者对“美容”,“化妆品”和“社交”的偏好表现的淋漓尽致。她们所创建的社交网站让女性们评论,交换和购买化妆品。评委们显然对吸引特定消费群体的社交网站创业已经不陌生了,所提的问题也大多集中在“如何吸引初始用户”,“如何增加平台的用户粘性”上。小女生们一腔热情,但这明显是她们的第一个创业项目,还需要不少经验的积累。接下来的四个团队,也是大多将目标锁定在购物和社交上。

午餐间歇,为了让与会者能够有的放矢的学习经验,拓展人脉,每个午餐桌都设有一个特定的主题:Funding(投资机会),Product Marketing(产品营销),Product Development(产品开发),Product Design(产品设计),等等。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自己感兴趣的方向,然后和在桌上就座的行业“导师”(Mentor)和同行(peers)进行交流。我和Yifei毫不犹豫的坐在了“产品设计”一桌,很快结识了在SRI International(研发出Siri技术湾区研究机构)工作的Raj,和从IDEO出走,自己创业的Sarah和Amy,他们都是应邀来为与会者分享经验,提供创业指导的。

下午的路演则穿插有各种主题的Panel Discussion(座谈)穿插,其中最出彩的是一个叫”$50 million Panel” (五千万美元座谈)。之所以叫“五千万美元”,是因为三位座谈嘉宾,都是来自美国的成功创业女性,而她们在创业过程中所筹集的风投的总和恰好是标题的数目。三位中有从澳大利亚远渡重洋来到加州,从程序员开始,最终创办自己公司的Deena, 也有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为了梦想,重回职场的Sheila。她们的故事都真实而感人,机会从不会轻易到来,但当机会来临时,是她们的执着和积累,让机会帮助她们梦想成真。

Tiny Review(微点评)是全天最后一个出场的创业团队叫。初上台时,两位瘦瘦高高的创始人还略显紧张。他们的商业想法是给人们提供一个移动点评平台,该平台将用户点评和地点,图片,用户评分结合起来。这想法乍听上去让人觉得会是又一个不成气候的Yelp或Foursquare,评委们看上去也有快“灭灯”的架势。直到创始人Melissa展示了下面两张Tiny Review的产品截屏:

  

正如你所看到的,与传统的点评网站不一样的是,Tiny Review将用户的评论限制在“3 lines + 1 picture(三行文字,一张图片)”,并且将用户的评论直接显示在图片上,顿时让图片和评论都充满了别具一格的“设计感”。左侧的图片里,一位用户写下的对餐馆中一碗汤的评论是:“If God wanted soup, he’d order this(如果上帝也想喝汤的话,那么他会想要点这个)”。而在右侧的图片里,用户不仅仅是在“点评”,更是在抒发自己的情感:“I waved goodbye but I don’t think he cared(我挥手再见,但他却并不在意)”。事实上,用户情感的抒发,让评委们看到了这个平台在“点评”之外的巨大空间,试想一下,如果大量用户都开始用这样的方式“直抒胸臆”,那Tiny Review的终点可能不再是Yelp或Four Square,而是Twitter或微博了 🙂 我和Lifei都是设计背景出身,这样简洁大方的用户体验真是让人爱不释手。

整整一天的演讲和路演比赛,直到六点才落下帷幕,而Tiny Review(微点评)也不负重望夺得了创业团队第一名。因为是女性主题的创业比赛,第一名的奖品也颇具女性特色:首先,团队将获得与包括Twitter创始人在内的几位湾区天使投资人单独会面的机会,其次,来自欧洲的服装设计团队将为Tiny Review的两位创始人量身定做套装,这恐怕是天天T恤牛仔裤的湾区男工程师们一辈子也用不到的装备吧 🙂

夜幕降临,带着收集来的厚厚一沓名片,满电脑的照片和笔记,我和Lifei已经在加州的101公路上,从山景城返回旧金山了,但会议的“议程”却仍在进行中:在一楼大厅的鸡尾酒会和巧克力品尝活动吸引了爱美食爱社交的各位女性创业者,也提供了更多结识朋友和商务拓展的机会。

是的,2012年2月14日,在湾区,在山景城,我们的情人节,这一千多位女性的情人节,少了些烛光晚餐和玫瑰薰香,多了些创意,机会,热情和友情,因为我们的约会对象——是梦想。